第1060章 开眼永远都会让日常变得不再日常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94
  第1060章 开眼永远都会让日常变得不再日常

    卫渊身躯僵硬,眼睛稍微有些发直,直勾勾地看着前面的画面,灿烂无比的,无穷浩瀚的金色因果密密麻麻,几乎要把他的眼睛给直接晃瞎了,理论上,因果是无形无质的,只有和这个世界,和天地万物都存在有极重的因果,才有可能汇聚为纯粹的金色。

    基本上有了些许金色因果,就代表着是和天地有功。

    是属于人间真修,亦或者山水之神这个层次。

    但是现在眼前的,不是一条两条,甚至于不是几十条,几百条。

    而是几千万条!

    几千万条!

    密密麻麻,疯狂汹涌,凑在一起就在眼皮子下面暴涨,光芒灿烂,疯狂地挤进眼睛里面去,几乎是想要把眼睛给弄瞎似的,卫渊的元始功体常态化开启到一个比较低微的级别,但是毕竟是代表着因果观测之力,刹那之间险些眼睛都给闪瞎了。

    就像是大半夜睡醒了然后被大车远光灯直射了一下。

    卫渊的笑容凝固。

    那边的水鬼打了个哈欠,就连这个哈欠都是冰镇快乐水的味道。

    而后看到了那边的卫馆主,想到了自己这一段时间内的肆无忌惮,总而言之也就是一句话——今天馆主不在家,大家放肆嗨,放肆玩,嗨起来!

    当即面色微僵,然后躬身一路小跑过去,腆着笑脸道:“哎哟喂。”

    “我说今儿个怎么外面的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呢。”

    “原来是馆主你回来了啊。啊哈哈哈……”

    “要喝点快乐水不?”

    “我最近可是研究出了好多种,有人参味的快乐水,有咸菜滚豆腐的快乐水。”

    “还有雪碧味道的快乐水。”

    “来两杯?”

    卫渊没有去回应这好久没有过的问候,没有一如既往地吐槽你这是博物馆员工还是某些不良场所的老妈子?

    丢人!

    而是视线微微抬起,上移,视线落到了为了防止自己再度被叉出去而努力的水鬼身后,看到了无数的因果纠缠变化,交错浩瀚,化作了恢弘巨大的九首猛虎,看到了那九首猛虎眼眸低垂,灿烂壮阔,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灿烂的金色光明,九首神虎的异相。

    ‘……开明?’

    卫渊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呢喃着说出这句话来。

    九首开明,昆仑三神之一,隔垣洞见。

    彻视洞达,坐见十方,天上地下,无有障蔽。

    六合内外,鬼神人物,幽显大小,莫不了然分明。

    认知一道的魁首!

    水鬼疑惑道:“什么?开一瓶?”

    “好!我这就去!”

    水鬼大喜,而后卫渊看到那一只以无数的因果和气机汇聚而成的巨大九首开明垂眸,散发出纯粹金色光明的眼睛扫过卫渊,而后伸出爪子,爪子蜷曲,啪一下,重重地打在了水鬼的肚子上。

    “嘶呼!!!”

    水鬼抱着自己的肚子,嘶了口气,道:“怎么突然饿了?”

    “好饿好饿。”

    “饿的我的胃都在疼了。”

    “先吃饭先吃饭!”

    卫渊嘴角抽了抽。

    这个是……不是,难道说水鬼每天的食欲和饥饿感是这么来的?

    物理饥饿。

    而后看到那边矮小精致的少女画师抱着自己的画板,踩着拖鞋哒哒哒地走过来,周围的无数云气汇聚,化作了一位看不清楚面容,衣摆飘飘,衣袂翻飞的神女,发髻庄严,脚踏祥云,周身飘着飘带,而后慢悠悠地朝着饭桌飞过来。

    卫渊眨了眨眼睛。

    看到那边的少女画师抱着画板,简直是飘下来的。

    而在因果气韵里面,这个素来宅女的少女画师是直接踩在那个神女气运的云气下来的,根本已经懒得自己动了,卫渊嘴抽了抽:“……这样移动?”

    那少女画师看到卫渊,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

    然后伸出手揉了揉眼睛,往日这个动作很常见,毕竟伏特加娘娘是画师。

    本身还是个鬼。

    两个buff叠满了,属于是整个博物馆里面最为昼伏夜出的存在。

    常常都是熬夜到了四五点才会去睡觉,什么一两点睡觉,那对于少女画师来说,是一整天的时间刚刚开始的好时候,是最为灿烂的日子,所以她常常会困倦地不停打哈欠,手掌五指微蜷,像是猫爪一样揉着眼睛。

    此刻卫渊眼前。

    却看到那少女画师蜷缩着的手掌是抓住了那气韵神女的飘带,然后用虚幻飘逸的飘带在眼前擦了擦因为困倦眼酸流出来的眼泪,然后打了个哈欠,咕哝道:“馆主早啊,你回来了……”

    “快点吃饭吧。”

    “……”

    卫渊眼睁睁看着那边的少女画师落座,而后感觉到了某个巨大的阴影透落下来,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和脸上,具备有极强的压迫性。

    卫渊僵硬转过头去,看到了兵魂老哥,看到后者一丝不苟地朝着自己点头。

    看到他的背后,一只巨大的九尾猛虎昂首而行,威严沉凝。

    没有像是之前的神女,开明一样帮助兵魂。

    而是带着兵魂一起维持着一丝不苟的行动准则。

    卫渊眼睁睁看着这九尾猛虎和兵魂一丝不苟,神态庄严地从自己身前走过。

    啪嗒!

    仿佛凝滞了,一道虚幻的声音,而后有一本书直接从九尾猛虎真灵身上滑落下来,掉到了地上,卫渊下意识垂眸看去,而后视线一下子凝固:“《绝密·人妻のNTR》,《曹贼之最佳作作品》……”

    九尾猛虎的气韵凝固。

    和元始天尊对视着。

    最后元始天尊沉默,缓缓移开了视线,装作自己什么都看不到,而后余光看到那边的九尾神虎沉默着,一丝不苟把所有的书卷都收起来,而后藏到了自己的后脖子毛发里面,依旧迈开脚步,神色庄严而沉重,一丝不苟地坐在了饭桌上。

    九尾猛虎。

    九首天虎。

    以及看不清面容的庄严神女。

    卫渊沉默,只是觉得头皮发麻——

    九尾猛虎是陆吾。

    九首虎的则是开明。

    那么那个神女呢?总不会是西王母吧,不对啊,气质什么的都对不上啊,就连陆吾,可是陆吾本体不是还在昆仑山吗?之前也就是在南海之劫,和浊世之战的时候,进行了一次支援,也就是说陆吾还活得好好的。

    怎么会出现兵魂背后有陆吾的?

    再说了,陆吾也不是开明那种没什么事儿就分身玩的啊。

    权能对不上……

    穿着居家服饰的少女迈着轻快的脚步,看到那边的卫渊似乎是在发呆,忍不住笑了一声,伸出手放在腰后,轻轻解开了围裙,左手拉着卫渊手腕,而后穿着棉拖的脚步轻盈,滴滴哒哒,旋转一圈,把围裙轻轻抛在了卫渊的怀里:

    “还愣着做什么呢?”

    少女面容微微泛红,模样清丽美好,并未曾察觉到屋子里的不对:

    “吃饭了。”

    卫渊回过神来,抬起头看着珏双手背负身后,脚步轻快地朝着那边走去。

    博物馆外面,邻居阿姨买菜回来的时候,看到了这博物馆里面坐满了人,难得熙熙攘攘,笑着打招呼道:“馆主终于出差回来了吗?哈哈,难得看到这么热闹啊,好,热闹点好,热闹点好啊。”

    卫渊僵笑着回应。

    从玻璃窗户里面看到了倒影。

    一张大桌子上,刘牛吃着白米饭,而水鬼吨吨吨地把快乐水倒入白米饭里面,怒视着那边的少女画师,少女画师翻了白眼,然后吨吨吨把伏特加给倒入白米饭,兵魂正在一丝不苟地按照素菜,荤菜,米饭,汤汁配比,而最后剩下的小纸人儿努力地抱着醋瓶子。

    珏笑意温暖拉着精卫说话。

    卫渊坐在旁边,看上去确实是温馨美好啊……

    嗯,温馨美好。

    道人闭上眼睛,眼底复现出元始天尊的金色纹路。

    于是看到这里,天庭雷部玉枢左神将法身躯纠缠雷霆,站在牛叔背后,头顶出现黄巾;看到了九首猛虎,看到了陆吾真身,看到了身披羽衣飘带的无面神女,都身躯恢弘神圣,散发出灿烂浩瀚的光芒和威能。

    卫渊僵硬低下头。

    这什么鬼?

    西昆仑?

    我这里到底是博物馆。

    还是说西昆仑神系驻扎人间分部别动队?

    卫渊心力有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一个又一个的疑惑,看了看那边一丝不苟的陆吾,而后看了看在画师少女背后,散发出了雍容气息的无面神女,最后选择了毫无疑问最熟悉,也揍得最熟悉的九首大猫开明,放下碗筷,拍了拍水鬼,然后指了指屋子里面。

    水鬼恍然大悟,点头。

    啪地打了个响指,凝聚出芬达分身和雪碧分身。

    熟极而流道:“来啊,把我叉出去!”

    牛叔:“??”

    卫渊:“……”

    “不,不是让你把自己叉出去,你过来!”

    卫渊拉着水鬼走到静室内,水鬼疑惑不解,而后大惊失色,噔噔噔地后退,双臂抱在一起保护自己,道:“那个什么,卫馆主,虽然我被迫看过那个矮子的那什么本子,但是我是直的,你要是实在不行,你,你去找白泽!”

    “天下第一美人哦!”

    “白毛红瞳颓废大姐姐哦!”

    卫渊一手刀劈在了水鬼额头,吐槽道:“这个时候就不要耍宝了。”

    水鬼疑惑。

    卫渊叹了口气:“我已经知道你的真身了。”

    他忍不住吐槽道:

    “没有想到当年袁天罡就只是说了一句,你竟然真的淹死了以后自己把自己钓上来了……”

    水鬼还是不解,道:“哈哈,老大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真身?”

    “哎呀你这个人,就会开玩笑,我怎么会在其他地方打工呢?”

    卫渊道:“这样啊,吃糖葫芦吗?”

    水鬼回答:“糖葫芦?不吃啊,我都喝快乐水的。”

    卫渊随手从袖袍里面掏出一根糖葫芦,而后晃了晃,随手一扔,糖葫芦旋转着落下,就要落在地上的时候,被一只手掌接住,水鬼背后的巨大金色九首虎猛地朝着内部下陷,水鬼双眼一下发直,而后随手把糖葫芦塞到嘴里。

    “没有想到,居然被发现了啊。”

    水鬼慢悠悠地开口,明明声音音色没有变化,但是却多出了更多的轻佻感觉。

    而后手掌撸起头发,眉宇五官不变,气质却越发地俊雅,仿佛逍遥名士,微微一礼,笑容调侃:

    “所以,需要您的员工为你做什么呢?”

    “尊敬的馆主大人?”

    “还是说,我要这样称呼你?”

    “元始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