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8章 见面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44
  第1058章 见面

    只是这样简单的理由而已。

    瑶姬忽而有些羡慕起来了,尤其是想到现在自己的模样,反倒是成为了束缚着苍龙的一道锁链,旋即又想到一点,面色微有担心,道:“……可是,你自己图谋如此之盛的话,肯定是要冒险的。”

    “到时候要是你援军又没有来,自己又陷入这里的话,怎么办?”

    “归墟之主可不是个容易对付的对手啊。”

    瑶姬声音微顿,看到眼前的少女将手中的面具扣在了手里,看到她噙着的笑意收敛,忽而凌厉莫测的气息变化,地水风火相随,隐隐然汇聚于长刀之上,森然霸道,浩瀚高淼,如同九天之灾劫,正是三界称劫难,和眉宇清冷柔美的少女形成了极为刺目的对比。

    仿佛环绕在了代表着诸多元素的风暴之中。

    这是清气之力。

    而其根本,竟然还有不逊昆仑的精纯浊气,清浊合一,天之灾厉!

    恐怖压抑着的气势竟然让瑶姬一时间心神震动,说不出话来,直到少女手指齐齐扣在了瑶姬的脸上,珏把面具戴在脸上,青丝柔软垂落下来,带着温和的笑意,道:“昆仑的第四天女,当然不会是归墟霸主的对手。”

    “但是……”

    “昆仑【西王母】要走,归墟之主,又有什么资格要留下我?”

    !!!

    瑶姬瞳孔收缩。

    西王母!

    看着最为与世无争的四妹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已经转身离开。

    黑发垂落,红衣如火。

    一双眸子清亮干净,黑白分明。

    天之灾劫,归墟霸主,两尊果位竟然在未来有一定可能性融合,那少女周身散去了先前霸道凌厉的气机,却又仿佛重剑无锋,反倒是越发让人惊心动魄起来,被地水风火,清浊二气纠缠起来,让发梢和衣摆微微扬起。

    仿佛被群仙诸神簇拥的西王母。

    瑶姬看得出神,而后下意识道——

    “啊,四妹,你……你要去哪里?”

    少女回过身来,语气和缓,却又褪尽了方才的凌厉和浩瀚,呆愣了下,道:

    “啊?”

    “渊有客人来。”

    “我得买菜去啊。”

    瑶姬:“……”

    ……

    “可恶啊,我的妹子,我可爱的单纯的妹子,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呜呜呜呜……不好揉了,我怎么能对第二代西王母揉脸?”

    “而且,而且,这一副轻描淡写的说出让人心脏骤停的话的风格,又是从哪里学会的啊!我那个单纯可爱,善良又好骗的妹妹,现在到底去了哪里?”

    在珏离开之后,瑶姬回到了天机阵法的核心之处,用归墟的数额公费购买了好酒,仰脖就灌,吨吨吨吨吨吨吨,苦酒入喉心作痛。

    苍龙:“……”

    沉默了下,四灵之首淡淡道:“你现在是阵法之灵,没有心脏。”

    “哈?!”

    “没有心脏怎么了?没有心脏我也是会被吓到的啊!”

    瑶姬咬牙切齿。

    而后心中气恼。

    不行,我要找到伏特加娘娘,再下一个单子——

    主题和题目就叫……

    对,就叫【诸神之首的女帝和人间剑仙侠客篇】!

    给我砸钱!

    狠狠地砸,不缺钱,好好画!

    反正这个是归墟的钱。

    归墟钱很多。

    尤其最重要的是,这个不是自己的,花起来一点都不心疼。

    正在瑶姬准备暗中哗啦一点点的归墟数额到自己的小金库里面的时候,眼前忽而传来了灵气波动,瑶姬一个机灵,刹那之间从家里蹲宅女状态,化作了清冷疏离的天机阵法真灵,身着蓝色的长裙,周围环绕着丝丝缕缕的流光,看上去智慧而冰冷,没有自我的感情波动。

    归墟霸主缓声道:“对于我归墟镇守貔貅的评断,如何?”

    瑶姬面不改色,淡淡道:“可信。”

    归墟霸主回忆之前这位镇守所立下的大功。

    想想这位阵法真灵,这可是归墟之大阵,乃是整个诸天万界当中排名前三的天机阵法,而其中所覆盖范围之广大浩瀚,就直接就是第一,是最强,祂做出的判断,那自然是可信的,于是既有战功,又有天机,打消了心中最后的一缕疑虑,微微颔首:

    “上善!”

    ……

    “今晚馆主不在家,大家放肆嗨,放肆玩!”

    “哈哈哈,来,我们来打一局游戏,我看看……”博物馆当中,水鬼咬着一根吸管,喝着冰镇到最好时候的快乐水,而后眼眸亮起,他自己的帐号已经被封禁了,索性直接创建了新的小号,嗯,直接用了之前那位白发红瞳大姐姐,人间界第一美人的照片做头像。

    匹配队友。

    在玩游戏的时候,有个队友毫无犹豫直接选择了战士附带真伤的吕布奉先。

    而且尼玛杀得贼凶。

    冲得贼前面。

    完全就救不回来的那种。

    水鬼这一次是玩的【貂蝉】,硬生生不得不拉着那个【吕布奉先】不要再往上送了。

    麻了,每一次冲得最前面就算了,还直接扎堆儿。

    哪怕前面是三人扎堆,也是毫不犹豫直接上。

    水鬼嘴角抽了抽。

    看了一眼战绩表——0-23-0。

    这么凶狠毒辣的战绩,水鬼纵横游戏圈儿这么久,也就只是在之前那个什么【龙虎山天下无敌】的家伙那边看过,这万万没有想到,避开了那个龙虎真无敌,在这个时间上,竟然又遇到此人。

    麻了,真的麻了,我老水何德何能,竟然能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面遇到这样的卧龙凤雏,他忍不住打字吐槽道:“不要往前,不要再送了!你打不过他们的!”

    “不可能。”

    对面的回答冷峻,旋即道:“这个游戏有问题。”

    有问题?

    水鬼狐疑,而后看到那边的回答——“若真是吕布凤仙,区区三人,岂是我一合之敌!”

    水鬼:“……”

    得了,遇到了个极限中二病,水爷今天运气不好啊。

    水鬼忍不住吐槽道:

    “你还真的把你自己当做吕凤仙了?!”

    谁知道对面还回答了:“正是。”

    旋即复又问道:“你的头像,是你自己的真容吗?”

    水鬼这一次是真的认为这个是来找自己寻开心的了,因为他现在用的小号,头像图片完全就是从老兵魂的C盘学习资料当中寻找到的,白发红瞳的大姐姐,当时的直播,可是几乎所有都看到了,之后更是热度一度被吵起来。

    现在居然说不认识?

    莫不是来寻你水爷爷的开心?

    于是水鬼理所当然,非常理直气壮地点头道:“是啊,就是我。”

    而且这一次直接找来了变声器私聊。

    声音甜美美好,极为诱人。

    作为天性喜欢找乐子的水鬼,嘴角都要勾到了耳朵那里,看了看这个队友的名号,很奇怪的帐号——【伟大尊者的未来义子】,真是个稀里糊涂的名字啊,就在水鬼打算再开一局的时候,那边传来了推门声。

    水鬼一个激灵,连在阁楼里面喝酒的伏特加娘娘都呆滞住。

    而后两人隔空对视一眼,嘴角抽了抽。

    不好!

    馆主回来了!

    ……

    还不等待两个家伙反应过来,哗啦一声,门已经被推开来,而后回来的却并不是卫渊。

    珏提着大包小包,一进门就呆滞住,看到了整个家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散乱的外卖盒子,是各种空瓶子,而后博物馆三鬼面容呆滞和抱着东西杀气腾腾回来的珏对视着,空气中一时间弥漫着某种尴尬的地方。

    不知为何,珏忽而觉得这种气氛有点不同。

    有点熟悉。

    这种感觉,这样稍微有点压抑和小紧张的氛围,

    就像是……像是当年,摘取不死花回到了昆仑山的时候,当时候自己还只是个孩子般的大小,穿着白衣跪在昆仑的大殿上,大殿冰寒而空旷,在上座是代表着昆仑的昆仑三神高座,眼神或者无奈,或者玩味,或者冰冷,注视着那时候的自己。

    不知怎么的,眼前这个时候的感觉,竟然和当时有些相似了。

    只是当时跪在地上准备接受惩罚的自己,却是站着的,而眼前的博物馆三大员工则是尴尬地呆滞在那里,伏特加娘娘把一块薯片放在了嘴里,轻轻咬下去,发出了酥脆的声音,一下就把这个氛围给打破了。

    身材娇小精致的伏特加娘娘呲溜一下直接窜了回去。

    而水鬼和兵魂也是大惊之下作鸟兽散,唯独剩下了珏无可奈何,哭笑不得,最后以流风拎着这三位重新回来,然后勒令他们一起帮忙收拾这屋子,即便是如此,也是耗费了颇多的时间和心神才把这里重新收拾好。

    “呼……应该没有问题。”

    少女一身简单素净的衣服,马尾垂落,然后把袖口挽起来,露出了白皙的手腕和手臂。

    穿着温暖黄色的袜子,踩着一双可爱的居家拖鞋,站在厨房前面,马尾摇摇晃晃。

    她很满意自己的准备,食材都已经切好,也已经被初步地处理过。

    这些食材,只要渊回来的话,立刻就可以烹饪。

    水果洗好干净,然后放在了果盘里面,茶也已经准备好,屋子在博物馆三大员工的努力下,以及流风的吹拂之下,终于也回归了整洁,少女呼了口气,而后转过身来,看着这边的模样,心满意足地点头:

    “这样就可以了。”

    “完美!”

    “幸亏提前回来了,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

    正在这个时候,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而后,早已经准备就绪,一切都从容不迫的少女走过去,打开了门,带着温暖端庄雅致的笑容,看到了卫渊,看到了有些紧张的精卫鸟,以及到了现在仍旧还是一身甲胄的刘牛。

    “你回来了?渊?”

    卫渊点了点头,一番寒暄,进了屋子之后,珏以流风牵引沏茶,精卫稍微有些许的紧张和好奇,坐在沙发上左右摇头去看,而卫渊把茶放下,指着那边的刘牛,看向那边的珏,语气郑重道:

    “这是牛叔。”

    “对我而言,和义父一般。”

    义父?

    珏脸上的完美笑容微微凝固。

    少女终于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有些微妙的异常。

    而后看到前面的白发道人起身,看到他拉着自己的手也起来,道:“牛叔,介绍一下。”

    “这是珏,是……”

    卫渊微微吁了口气,道:

    “是我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