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章 归墟的执掌者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41
  第1056章 归墟的执掌者

    归墟天机阵法流转变化,散发出了层层浩瀚灵气,而这些灵气以极为玄妙的方式化作了浮空纹路,在天空和大地之间流转变化,次第生灭,这是用于防御类的天机变化之术,可以隔绝探查,屏蔽天机,最是适合用于私下里交流。

    而现在是归墟四大镇守之第五位,貔貅镇守构筑自己私人阵法的时候。

    这个时候,旁人没有那个权限来探查。

    而归墟之主则是自然而然地表现出自己的恢弘大度。

    更是不可能来!

    是为了收拢人心——

    毕竟这个在归墟之中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飞速上升的镇守,自加入归墟之后可是立下了许许多多的功劳,如此之人,早就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忠诚,不是我归墟的人才,难不成还是间谍叛徒吗?

    简直是笑话。

    于是归墟之主大手一挥,极为放心地让【貔貅】自己去,想做什么做什么。

    这正是归墟之主的雍容!

    我以真心换真心!

    所以此刻正是极为安全之地,并无旁人的妨碍。

    也因此,当看着那天机之阵的真灵显化而出的时候,哪怕是珏都忍不住呢喃出声来,而眼前的女子神色柔和美好,眉眼大而柔和,娇憨天真和女子丰腴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四大天女之中的外貌难分轩轾,而其气质则是各有其擅场。

    正是当年炎帝神农氏的长女。

    死后为西王母所救,点化为昆仑天女之一,代表着大地。

    “三姐姐,你怎么……”

    珏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旋即却又警惕,担忧眼前的女子是否只是这归墟之主的阵法显化,是其狡诈的手段,而后眼前女子却莞尔笑道:“怎么了,珏,连我都不认识了吗?”她伸出手,指掌之间缠绕着独属于昆仑天女才具备了的清气。

    而后又道:“当年你因为摘取陆吾的不死花下山来的时候,姐姐我可是常常去你那里,给你带花的。”

    复又说出了好多细节,珏才慢慢相信了眼前的女子,真的是自己的姐姐瑶姬。

    而且真灵未曾被蒙昧,未曾被归墟之主的阵法所操控。

    “太好了,真的是你啊,瑶姬姐姐。”

    少女呼了口气,眼神温和下来,摘下了面具,面容清冷却又柔和。

    嘴角带着笑意。

    瑶姬的笑容绷不住。

    看到少女一直到这个时候,才慢慢地把右手从自己的配刀刀柄上移开来,可是即便是刚刚已经做了这样的反应,右手却仍旧还是虚搭着刀柄,那种警惕和残留的些许凌厉之气,让刚刚来见珏之前还在躺尸废宅,作为甲方,和作为乙方的【伏特加娘娘】激情互喷的瑶姬都有些心里面嘀咕。

    ???

    这么稳的吗?

    那个最年轻,最单纯的四妹。

    什么时候竟然有这样的防备和力量了?

    “不过,姐姐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少女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而后反应过来,道:“……是归墟之主吗?”

    瑶姬点了点头,道:“……是,当年的事情颇为复杂,但是最后,也确实是归墟之主对我设计,若非是我的运气比较好,小妹你现在看到的就不是我,而是把我的功体打散,抽调了权能之后,剩下的真灵改造成的阵法之灵了。”

    说到这里,瑶姬都有些后怕。

    那样的话,就不能够看本子,不能吃零食,也不能够在诸天万界吃瓜了。

    她叹了口气,道:“大姐和二姐呢?”

    珏将九天玄女和女魃的情况告知了瑶姬。

    瑶姬怔怔失神许久。

    女魃之前被封印数千年,功法受损,已经不再是当年那种,女魃一怒,赤地千里的级别;九天玄女似乎也只剩下了一缕真灵;而自己的功体也是残存于此,临到了来,现在状态最好的,实力最强的,是当年需要她们保护的小妹。

    珏打量着瑶姬,道:“姐姐你现在的状态是……”

    而后伸出手,朝着瑶姬的身上按去。

    瑶姬带着一丝无奈,摇了摇头,道:“不必尝试了,我的功体被破,此刻只是一缕残魂,化入了天机大阵当中,和这天机融为一体,若非是机缘巧合之下,恐怕是连现在这样的情况都无法做到,在这之前,我们也已经尝试过……”

    瑶姬的声音戛然而止。

    眼前的少女手掌轻轻按在了瑶姬的肩膀上。

    双眸微敛,就有淡淡的金色佛光,流转于上下,刹那之间融入到了瑶姬身上,让她的心神一定,仿佛连那种融入到了阵法当中的真灵都在瞬间安宁下来,而眼前的珏身穿劲装,黑发垂落,周围却又有丝丝缕缕的金色流光变化流转,看上去竟也有许多的神圣庄严之感。

    “这,这是……”

    “是一位高僧的转赠,不是我的力量。”

    珏睁开眸子,脸上浮现出歉意道:“只是可惜,我只是能够利用这些力量,但是不如他那样地境界高深,可能只是能让姐姐你稍微舒服一些,却无法让你彻底恢复过来……”

    瑶姬脸上的笑容凝固。

    ……

    刀术,警惕,剑气,还有现在这样的佛光。

    冷静。

    冷静……

    我家妹妹到底发生了什么?

    珏想了想,道:“不过,姐姐你没有办法勘破这里,似乎是因为底蕴有些分散,你的功体呢?如果能够找到你现在的功体核心所在,是不是可以让你也恢复底蕴,然后就可以从这里脱困而出了……”

    瑶姬眼眸微亮。

    好,可以反驳一下妹妹,来维持姐姐的尊严了。

    瑶姬微微垂眸,神色悲伤道:“可是,就算是能够脱困而出,又能够如何呢?”

    她半是想要阻止珏,一半也是真心实意,语气遗憾道:“这里是东海大壑,是归墟的核心区域,在诸天万界当中,有着极为特殊的地位,而归墟之主在这里有最高级别的权限,足以动用整个归墟的权能。”

    “我一脱困,他就会出现。”

    “那可是距离十大巅峰只差一步的存在,甚至于不是当年陨落的话,此刻早就已经达成了夙愿——汇聚四海之力,贯通清浊之源,踏足十大巅峰,而且一口气进阶为十大巅峰,就是仅次于最强那一批的级别。”

    “就算是能够脱困,又有什么用呢?”

    “我们也走不出去。”

    “归墟之主在这里,完全可以靠着此地的特殊,发挥出十大巅峰级别的力量。”

    “除非,珏你能够找来十大巅峰的强者,可是这怎么可……”

    “我可以啊。”

    少女的声音响起。

    瑶姬的叹息声戛然而止。

    僵硬着一点一点抬起头,道:“嗯,其实一个十大巅峰在这里似乎也是有些冒险的。”

    珏想了想,伸出手指:“我可以叫来……”

    不周山,水神,火神,渊,娲皇。

    她白皙手掌展开,道:“五位十大巅峰。”

    瑶姬面色呆滞,而后下意识踏前一步,道:“你找到王母娘娘他们了?!”

    珏摇了摇头,道:“没有。”

    “如果能够找到娘娘和开明神的话,就是七位了。”

    “陆吾神素来镇压昆仑下的浊世,不会离开那里。”

    瑶姬听着少女一字一句地说着这些,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大够用,而那边少女珏想了想,右手握着自己的战刀,一时间似乎是有些胆怯,有些小心翼翼地,可还是道:“另外……姐姐你说归墟之主曾经在上古陨落过一次。”

    她垂了垂眸。

    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似乎是有些踟蹰了。

    有点想要退却。

    有点怯意。

    而后努力抬了抬眼眸,那双清亮的眸子看着眼前的姐姐,努力握紧了自己的刀,嗓音里面,流淌着少女清澈的勇气,道:

    “击败他的。”

    “是我的夫君。”

    “哦哦,珏你认识的人可真多啊,没有想到你的夫君竟然已经……”

    瑶姬因为先前的那些消息实在是太过于震惊,下意识开口回应,而后在三秒钟之后,终于反应过来,那张柔美的面容一下子凝滞住,眼神一点一点下垂,落在了少女的脸上。

    “嘎?!!”

    “什么?!谁?!!”

    “夫君?!!”

    瑶姬哗啦一下上前,双手握着少女的肩膀,用力摇晃道:“不对啊,你们怎么会?你你你,你已经成婚了?!结婚了?!夫君,你……你……”

    “你什么时候的事情?”

    “破瓜之痛真的很厉害吗?!”

    “生了孩子了吗?”

    “生了几个?!”

    “舒……”

    当!!!

    连着刀鞘的战刀一下打在了瑶姬的头顶,眼前的少女已经化作了一缕流风退后数步,黑发青丝垂落鬓角,系成了高马尾,清丽柔美的面容早已经涨红,通红通红,结结巴巴道:“你,你你……”

    “你在说什么啊!”

    “姐姐你这段时间究竟是在看什么?!”

    少女下意识挥舞着手中的刀鞘,瑶姬知道自己失态。

    咳嗽一声,道:“这,只是,只是姐姐在关心你嘛。”

    “不要太生气。”

    “嗯,我们说正事,说正事,珏你打算要直接一口气带来那些强者,直接攻破这里吗?”

    “不……”

    少女摇了摇头,思维冷静:

    “那样的话,姐姐你可能会因为身在归墟大阵当中被牵连到。”

    “所以我想要,至少把姐姐你救出来,再做下一步。”

    “而且,归墟之主既然之前能在渊的攻击之下活下来,就代表着他的后手足够多,贸然出手的话,很有可能会让归墟之主再度藏匿起来。”

    瑶姬看着眼前的小妹,心中感慨果然发生了变化,想了想,道:“我的功体的话……是因为归墟之主想要一口气踏足清浊两重功体,以自身之力分散为诸天万界,而后万界归一,证得唯一之位,所以才会对我们下手……”

    “而现在,大姐,二姐,还有我的功体清浊之气,都已经被祂拿去。”

    “我想,归墟之主应该打算要在最近,在归墟大壑,清浊分界的区域里面完成最后一步,靠着这直接涉及诸天万界的庞大阵法逆转清浊,踏足十大巅峰境界……想要把我们三个的功体带回来,恐怕只在这之前了。”

    瑶姬又道:“其实这一段时间归墟霸主是潜藏于归墟之中,就作为一个简单的归墟镇守,哪怕是其余世界的归墟之处也不知道他的真身,只是知道了一条敕令——【携风火清浊归来者为归墟霸主】,应当是为了防止旁人对他弱小时下手。”

    “也是为了在暗中掌控一切,去旁观各个世界的归墟之人在他失踪时的反应。”

    “借此辨别出谁可用,谁不可用。”

    瑶姬叹息:“其实归墟之主原本更为霸道,但是似乎被你……”

    “嗯,被你的夫君杀死一次之后,就变得阴冷谨慎了。”

    珏却似乎陷入了思索,道:“祂为了掌控全局,观测人心,所以藏匿在了暗处?”

    瑶姬不解点头:“是。”

    “这样才能够看到人心幽暗处的决定。”

    而且……

    也有可能是担心自己出现的话,会被你的夫君再找上门来。

    所以才一直藏起来。

    不,大概率一定是这样。

    珏又道:“【携风火清浊归来者为霸主】?”

    瑶姬回过神来,点头道:“是啊……这就代表着他打算蓄势,裹挟大势归来。”

    她莞尔一笑,看着自己的小妹,只是当做后者好奇,亦如当年安抚那个年幼而清冷的孩子,道:

    “怎么了吗?”

    “我只是想到了一个问题。”

    少女珏指了指自己,道:“如果说,所有世界的归墟系都接受了这一道敕令的话。”

    “那么【归墟之主】。”

    “为什么不可以是我?”

    瑶姬神色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