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 涂山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93
  第1055章 涂山歌

    柔软的星光之下,花瓣一片一片散落下来,女娇的眸子瞪大,这一次不再是伪装亦或者说是涂山氏的手段,因为那眸子已经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手掌仍旧还是屈指,做出了叩击的感觉,眼神却还是怔怔看着前面的男人。

    没有先前道人以【胎化易形】变化时候的那么干净。

    身上只是很简朴的衣服,袖口卷起来,露出了健硕有力的小臂,不修边幅,却又有许多的粗狂质感,明明是天帝山的服饰,是天帝那种清冷雅致之感,但是现在穿在了禹王的身上,却硬生生穿出了一种天下豪侠,唯我无敌的感觉。

    女娇手掌在颤抖着。

    人在极度的恐惧和极度的悲伤之下,是完全控制不住手掌的。

    但是这样的情绪变化,哪怕是实力道行五千余年的女娇都做不到控制,亦或者说,对于涂山氏九尾狐的女娇来说,控制情绪,控制身体的变化,以让谎言如同真话一般,已经是如呼吸般自然的事情。

    但是即便是她,即便是这样的行为已经是足足持续了五千多年。

    在这样重逢一般的喜悦之下,她已经不想要,甚至于忘记去控制这些了。

    这一次整个涂山部,整个青丘国,都仿佛下意识屏住了呼吸,亦或者,可能人的情绪会彼此影响的,大家都下意识安静看着,没有先前那种仿佛甜蜜美好的模样,但是却又有种静静流淌着的,安静的美好,在心底泛起涟漪。

    青衫白发的道人落步无声,袖袍宽广。

    “前两计之简陋,乃以诱敌。”

    “最后方才是杀招啊。”

    他俯身从屏住呼吸安静看着那边变化的狐族大长老那边取来了笔,在一众安静而小心翼翼的呼吸之下,落笔——

    涂山氏女娇和渊之比。

    第三局,涂山渊,大胜!

    而最后的结局,千古以来狐族涂山氏最为擅长捉弄人心之辈自此更名——涂山渊!

    道人嘴角微微勾起。

    而后这个时候,女娇仿佛终于意识到了,眼前的人不再是幻梦,不是梦中的泡影,不再是那每每醒来之后,就会消散离去的身影,她颤抖着手伸出去,触碰那张粗狂的面庞,触碰到了青色的胡渣,语气呢喃:

    “……是你……”

    “真的是你。”

    禹王看着眼前的美好女子。

    笑容灿烂。

    而后,

    一下展开双臂,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白发的美人抱在怀中!

    哗啦锁链声中,人类的古老英雄一把将女娇抱起来,一只手揽住她柔软的腰肢,一只手放在她的腿下,将她抱起来,黑色的头发只是乱糟糟地用绳子系起来,眉宇明亮,抱着女娇旋转起来,让风缠绕着花瓣缠绕在周围,眼眸明亮,没有丝毫的遮掩,没有半点的含蓄,灿烂地大笑着道:

    “我回来了!”

    涂山氏的狐狸们都惊呆了。

    他他他……他怎么敢?!

    他怎么能这么直接的?!

    这种手段对于我堂堂五千年道行的九尾狐怎么可能会有……

    然后他们第二次地呆滞。

    看到那嬉笑怒骂,皆是手段的白发女娇面颊上泛起红晕。

    “这,这是……”

    “我是不是眼花了,你打我一拳?!”

    哐当!

    啪!

    “还眼花吗?”

    “不,但是我觉得我眼被你大小了。”

    “错,你是藏狐啊,你眼睛本来就小!”

    两只小狐狸呆滞了会儿,然后齐齐地看着那边的老祖宗。

    好一会儿之后,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感慨,齐齐的叹了口气。

    而卫渊放下笔,看着那边大笑着的禹王,看着白发美人面颊通红,美不胜收。

    人类的文官追求的是直接和真诚,且并不只是直截了当的战斗,从不会遮掩自己的情感,因而会去坦然地将自己的情感交出去,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应当也值得相应的回报,千机百变的九尾白狐,通晓世间的一切人心。

    如何才能攻破如此的难关呢?如何才能让如此的美人含羞?

    道人放下手中的笔,神色温和含笑。

    “可是啊,明明第三局赢了的。”

    “可是看着这一幕,却莫名其妙地感觉输了啊!”

    “岂可修!!!”

    卫渊转过身子看着旁边弯腰开口的高大男子,看到周围的狐狸精都被吓得避开,周围哗啦啦地就空出了大片大片的范围,不能够怪这些涂山狐狸们胆小,其实涂山狐狸的胆子素来都是很大的。

    现在之所以这样一下跑了太远,完全是因为这个开口说话的家伙太夸张了。

    肚子上竟然还有眼睛和嘴巴。

    “刑天,你不要乱加旁白可以吗?”

    卫渊无可奈何。

    刑天挑了挑眉,道:“可是我觉得我这旁白加得挺好的!”

    “你难道不是这样想的吗?”

    “当然,不是!”

    “嗯?!!”刑天怔住。

    而后道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毕竟,我也有妻子。”

    “我当然不会有什么其他感觉啊。”

    而后这个道士侧过眸子,语气平淡却又带着复杂的感觉,道:

    “永远也等不到那个人的。”

    “是你啊,形夭。”

    刑天张了张口,一时无言。

    涂山氏女娇被一下抱起来之后好一会儿,这些涂山氏的狐狸才在这巨大的冲击之下回过神来,然后整个涂山氏,都爆发出了一种巨大喧嚣的欢呼声,仿佛要把天穹都给掀翻了一样,热烈沸腾。

    白发的美人面容泛红。

    好一会儿才从那种剧烈的惊喜之下回过神来。

    而后视线寻找那边的卫渊,却在一片一片的灿烂笑脸当中,看到了那身穿青衫,白发垂落的道人,看着他嘴角带着温和的微笑,眸子安宁如玉石,在这不知道多少涂山族人的欢呼声中,竟然显得安静而清冷,仿佛遗世而独立。

    白发道人微微笑着,浅浅欠身。

    而后手指竖起抵着唇边。

    眼眸里面都带着笑。

    而后一步一步地后退,自繁华喧嚣,以及女娇的视线中退出。

    转过身来,就仿佛是周围这么多的人都无法看到他一样,不单单是无法看到他,甚至于是无法感知到他无法记住他,连此刻他们汇聚于此的理由都遗忘了。

    元始天尊,不沾因果,存于万物之中,却也不存于万物之中。

    卫渊一步步走在喧嚣热闹的人群中。

    千机百变的九尾天狐,洞察了一切的人心。

    在这五千年间,只是带着慵懒的笑意俯瞰着人世间的一切。

    如何才能攻破如此的难关呢?如何才能让如此的美人含羞呢?

    无妨啊……

    道人听着身后的笑声。

    只要是你就好。

    卫渊青衫白发嗓音温和安宁,自语道:“候人兮,猗。”

    这是第一首女子说出的歌谣。

    是炎黄南方第一首歌。

    我在等你啊。

    而五千多年之后的现在,终于得到了回应——‘我回来了。’

    道人心中不知为何,觉得尤其愉快,背后的刑天大步赶来,精卫鸟就坐在他的肩膀上,而那些涂山氏的子民们齐齐地踏步,齐齐的高歌,声音清越而悠扬,卫渊也在心中低语着迎合,歌谣围绕着那相拥的男女,仿佛要回到天上去,仿佛要回到五千年前的时代。

    绥绥白狐,九尾庞庞。寥寥千年,只待惘惘。

    绥绥白狐,九尾庞庞。与君相拥,地久天长。

    绥绥白狐,九尾庞庞。成子家室,乃都攸昌。

    ……

    刑天追上来,道:“喂喂,你现在就走吗?”

    道人语气平淡含笑,道:“是啊,这个时候,我就不在这里呆着煞风景了。”

    刑天狐疑道:“是这个理由?”

    卫渊回答道:“还有另外一个理由。”

    刑天好奇道:“是什么?”

    “这第二个原因就是,我把禹王带来,还让他藏起来,故意借助禹王来对女娇阿姐下套,这个一旦暴露的话,女娇很快就会从现在的感动反应过来,现在的反应有多美好,待会儿神农鞭挥舞起来就有多用力。”

    “那么我很有可能会陷入了上古夫妻混合双打的困境,为了避免这个困境,就要离开。”

    “这是夫子的教导。”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刑天嘴角抽了抽。

    卫渊补充道:“当然,这两个理由里面,乃是一真一假。”

    “第一个是真,第二是假。”

    刑天视线古怪看着卫渊,道:“可是,我觉得第二个才是主要原因。”

    溜了溜了.JPG。

    刑天的身躯难得赞同脑袋的看法:“我也一样。”

    道人咳嗽一声,道:“我啊,元始天尊啊!”

    “天尊会害怕涂山氏?”

    刑天难得展现文官风采,辛辣回答:“但是弟弟一般都怂姐姐。”

    卫渊嘴角一抽,无可奈何。

    刑天道:“接下来去哪里?”

    卫渊看了一眼建木飞舟,此刻的刘牛还在那里,道:“当然是……回家。”

    他想了想,就仿佛之前给女娇那样,牵扯到了珏的因果,而后那边传来了少女的声音:“这是……渊?”

    “嗯,是我,珏你现在在家吗?”

    “我,我现在在……在……”

    少女看着此刻的归墟之阵,以及周围的画面,作为新任的归墟四大镇守之第五位。

    珏有了很高的权限,现在正是在熟悉自己的领地和阵法区域,以及,浏览归墟的兑换名单,咳嗽了一声,道:“我现在在进货!”

    “嗯,对,在进货!”

    “进货?”卫渊道:“家里没有饭菜了吗?”

    他想了想,道:“今天有客人来。”

    “是牛叔,他抚养我长大,对我来说。”

    卫渊郑重道:“就像是义父一样……”

    “嗯?”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卫渊忽而察觉到因果单方面的断裂了,讶异,而此刻——

    归墟之中。

    周围的归墟阵法亮起。

    作为了归墟四大镇守这个级别的存在,是需要和整个归墟天机大阵的阵灵见面,留下印记的,天机阵法的时候,珏担忧卫渊,主动掐断了因果,而后者对于她的因果没有强制力,所以珏能做到这个。

    “可是,渊刚才是说什么?”

    “有客人?是谁来着?”

    “不管了……待会儿一定要早点赶回去才行!”

    少女握了握拳头,给自己打气。

    此刻还并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的少女,只是想着待会儿得去一趟超市。

    有客人来的话,饭菜要多准备一些。

    进货,进货……

    其实也不算是说谎。

    归墟进货嘛。

    正想着的时候,就看到了归墟天机大阵亮起,显然是那阵法之灵要来了,少女当即神色收敛,将自己的情绪波动和感知全部内敛,带着一张法宝面具,右手扶着刀,身躯挺直如剑,神色冷锐冰冷,仿佛生人勿进。

    下一刻,身着蓝色长裙的美丽女子出现在前方。

    熟悉的面容,温和的神色,让珏一下愣住,神色凝固,那种杀气锐气都散去干净。

    不敢相信,呢喃道:

    “……三姐姐?”

    归墟之阵·天机真灵——

    瑶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