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章 胜负,长安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81
  第1051章 胜负,长安

    长安剑刹那之间,于一生无比清越的剑鸣声中,飞入卫渊手中,入手无比地顺手,毫无丝毫的迟滞和滞涩之感,剑身之上,如同是有肉眼可见的,真实不虚的剑气逸散流转,于虚空之上,泛起了层层叠叠的涟漪。

    浊世大尊微微皱了皱眉,缓声道:“……元始天尊?”

    “你竟然敢来我浊世。”

    “真当作我浊世无人么?”

    祂几乎是立刻就看到了,眼前的元始天尊只是分身,只是类似于意念之类的存在。

    而浊世大尊,还是本体。

    是比起在清气之世时的状态更加强大更为全胜的本尊。

    而卫渊也是同样立刻察觉到,自己只是能够抵达此地,在这个主场之上,并不是浊世大尊的对手,对方虽然丝毫没有属于强者的自尊,但是至少在本身的战力之上是没有问题的,上一次卫渊之所以能够破了祂的功体,是有其余诸多加成在。

    是因为那个时候是清气之世,浊世大尊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全盛,回到浊世之后也未曾立刻恢复功体,而是检查浑天之躯的情况,二来,那是有着昆仑化剑,有着雷霆,火焰,真实,大地,因果这所有道果的汇聚状态,更是要有天帝的群星加持。

    如此,才可以做到一剑斩破了清浊两界。

    彻底破了浊世大尊的功体。

    现在的实力对比,卫渊毫无疑问不是对手。

    卫渊自己倒是没有什么,这个身躯只是因为浊世大尊和卫渊产生了因果,而后以因果凝聚了身躯,而身躯又被诸多浊世神魔看到,故而进一步强化了因果现世的概念性,故而才显现于此。

    卫渊自己可以从容离开。

    大不了抛弃这一副分身。

    但是此刻卫渊却也感觉到,长安剑和浊世之中存在了极为巨大的因果,想要靠着这一具分身将其带走,似乎过于困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浊世大尊本身的强大,毋庸置疑,卫渊心念微动,却又感知到自身的因果之道开始变得艰涩,冥冥之中已经有所预感——

    本体不足以靠着这些因果跨越而来。

    或者说,卫渊作为元始天尊的本体过于【沉重】。

    此刻的【因果】,能够容许一缕念头化作分身而来,却无法做到本体降临。

    是大尊的手笔?

    卫渊的视线落下,看到浊世大尊平淡立在那里,就有着无数的,肉眼几乎无法察觉到的法则纠缠变化,缠绕而来,像是一缕一缕的墨色长蛇,缠绕于道人身边,而哪怕是因果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扭曲。

    浊世大尊在浊世的时候,可以运用所有的法则?

    而且优先级极高?

    果然,在浊世当中的大尊,实力层次比起之前遇到的那个,更强。

    不是对手。

    卫渊若有所思,右手握剑手腕一震,长安剑流转变化,猛然竖着劈斩。

    一剑,破法!

    于是森罗万象,天地山川,在这一剑之下分流。

    浩翰磅礴,正在这个时候,放声长啸之声,穿金裂石般冲天而其,而后一道墨色残影浩荡磅礴,朝着卫渊的方向撕扯而来,旋即是一声怒喝:“何方狂妄之辈!”

    “竟敢于在此地对大尊不敬!”

    “找死!”

    卫渊手中长安剑只是平静横斩,将那墨色残影逼迫停滞。

    那是一柄,汇聚了人间界各种兵器特性的,专门为了战场杀伐而淬炼出的杀器!

    “方天画戟……”

    卫渊缓声自语。

    而后就看到一道身材高大的男子冲天而起,双手握住了方天画戟,顺势蓄势,而后狠狠朝着卫渊劈斩下来,气焰滔天,气势如虹,卫渊手中长安剑一引,将这蓄势的霸道一戟拦下,看着那此刻解开兜鍪之后的,熟悉的面容:“……吕布凤仙?”

    他眼前仿佛还是当年那个在曹孟德屠杀徐州之时,直接背后狠狠给了曹孟德一下狠辣的。

    最后让后者不得不狼狈快速回转的男人。

    那个明明是自由随意,却被冠之以【奉先】这个表字的天下第一武人。

    吕布凤先气焰暴起,手中的方天画戟以大开大合的霸道方式狠狠地砸落,劈斩,气焰如虹,每出一招,其本身的气机就仿佛要提升一次,到了后面,漫天长空都是狂暴的战场煞气,看上去竟然仿佛压制住了那道人。

    最后方天画戟和长安剑压制在一起,只是道人单手引剑,吕布双手握着方天画戟。

    那一双虎目盯着眼前的白发道人,被浊世大尊所淬炼强化的身躯,具备有超越常人和反诉的感知能力,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忽而道:“我知道你。”

    “你是黄巾军的余党。”

    他周身的气焰疯狂暴起,而后握住方天画戟不断下压,神态恣意狂傲,放声大笑道:

    “你也要学曹孟德,来此做献七星宝刀的事情吗?哈哈哈,不如就献给我!”

    “你们黄巾军不过是余党,被各路诸侯轻易地扫败!”

    “而本将军在虎牢关下力拒十八路诸侯!”

    “区区一介黄巾残党,又有何用?!”

    声音霸道,有着无双鬼神的勇武,却又有着对于浊世大尊的恭敬。

    而卫渊却怔住。

    曹孟德献七星宝刀是去刺杀董卓。

    以七星宝刀代指长安剑,又说把七星宝刀给他。

    力拒十八路诸侯?

    那之后就是吕布刺杀董卓……组合起来的意思是。

    ‘把剑借给我,我会从背后刺杀此人’

    卫渊心中浮现一丝波动,吕布周身气焰暴起,而后猛地挥斩方天画戟,卫渊此刻的因果之躯分身受到了浊世的压制和浊世大尊的干扰,索性顺势后退,而吕布立于虚空,气焰巍峨,仿佛成功将道人击退,更是气焰如虹。

    手中的方天画戟旋转一周,猛地握紧,指向天穹高呼道:

    “我吕凤仙,对大尊忠心耿耿,此心此情,天地可表!”

    “你,休想踏前一步!”

    卫渊垂眸,因果流转变化,围绕着吕布凤仙所说的话是否是正确的自然开始推演变化。

    将得到的结果,以非常直观的直觉方式呈现出来。

    卫渊眼前微微恍惚,闪过了一片血色,而吕布凤仙一只手握着方天画戟,一只手握着长安剑,恣意狂笑,而浊世大尊的袖袍和衣衫上多出了刺目的血色,甚至于摇摇晃晃倒下来,旋即又看到了浊世的地面出现了一道一道的裂隙,看到了一片广袤的大地上。

    身穿浅色长裙,面容柔和的后土正在没有目的地行走在这宽阔到了没有边界感的地面上。

    前方是滚烫炽热的炼狱,而就在这个时候,吕布凤仙走过的区域,浊世的大地崩裂,无数的浊气逸散,撞击喷涌落在了那炽热可怖的炼狱之上,而后在后土的前方构建出了一条道路,让她能够安然地度过这危险的区域。

    画面刹那之间消散离去。

    但是这一幅画面给予的因果提示已经极为清晰。

    只要给出一定的机会,那么吕布凤仙就会直接背刺了浊世大尊。

    连犹豫一下都不带的!

    而且,不知道吕布凤仙是怎么做的,那种大地崩裂之感,就像是吕布直接对浊世造成了相当程度的冲击之感,大尊摇摇晃晃倒下,是被重创,而后面的后土,就代表着,因为吕布凤仙的行动,本来会陷入某些危险的后土,将会化险为夷。

    而吕布为何之前不对大尊动手?

    卫渊立刻想到了原因——

    原本的吕布背刺大尊,都破不了防。

    但是,如果这个时候的吕布凤仙手中多出了一柄孕育蕴含道果的剑呢?

    那画面太美。

    卫渊屈指叩击长安剑。

    瞬间将长安剑当中灌注入了足够强大的因果,以及锋锐无比的剑意。

    双瞳神光内蕴,道人看到了虚空中的层层涟漪,浊世大尊出手,撬动诸多的法则浩瀚磅礴,却又运用得得心应手,从容随意,从各个方向,锁定了卫渊,封锁其因果,扭曲其概念,在浊世之中,将元始天尊的概念剥落,打落尘埃,化作为寻常的道人。

    ‘这就是你最后面临的对手?’

    卫渊眸子微垂。

    道人五指握紧了长剑,周身忽而被剑气包裹。

    浊世大尊直接封锁剥夺卫渊的因果之力。

    元始天尊之位,剥夺!

    因果概念,剥夺!

    浊世之力压制,将其周身的各项权能全部降低!

    法则之力,剥夺!

    卫渊在刹那之间明白了,无论是当年癫狂的伏羲,还是说好奇心比天都要大的开明,都是最终败在这样的情况下,浊世大尊的力量来源,是整个浊世世界对于清世强者的排斥和敌对,是以一整个世界的力量让伏羲和开明的权能短暂无效化。

    吕布凤仙抬起手中的方天画戟,猛地朝着此地追逐过来。

    而大尊强行剥离卫渊的力量。

    无数神魔都朝着此刻道人的分身而来,但是却被那凌厉无比的剑气所撕裂,最终凌厉一剑,直接刺下,浊世大尊为了自身的心境,为了破去卫渊先前那凌空一剑斩去左臂的破绽,故意抬起手,以之前特殊手法完成的左臂,直接拦在了卫渊的剑锋之前!

    刹那之间,无与伦比的剑鸣升腾而起。

    无数的法则碎裂,朝着四面八方涌去。

    浊世大尊双目幽深,注视着前面的道人:“在这里,我,即是道!”

    “道人岂敢逆道!”

    卫渊右手握剑,回答:“道者顺道应命。”

    “天道若有救,那么我就引导,我就庇护。”

    道人发髻裂开,手中的长安剑忽而长鸣,白发微微扬起,而后,那锐气越发凌厉森然,冲天而起:“天道若无救。”

    “我辈道人。”

    “不过下山,伐道!”

    “再造苍穹!”

    “如是而已!”

    道人无视了浊世大尊怒声之时朝着自己心口袭来的右臂。

    旋身而动,长剑剑鸣悠长,猛地穿过了某个阻碍,而后浩荡磅礴,横扫而过。

    纯白色的剑气逸散流转,仿佛那九天之上云气翻涌坠落,长安剑的剑锋顺着浊世大尊的左臂撕裂而过,迸射出无数的灿烂星光,最后归于一缕悠长剑鸣,浊世大尊以无上密法重铸的左臂再度被斩过。

    长安剑落在地面。

    浊世神魔嗓音微滞,看到了那青衫道人和浊世大尊交错而过。

    看到那道人身躯晃动扭曲,最终缓缓出现逸散的迹象。

    具备本体八成左右战力的身躯陨落。

    但是只是身躯开始变得模糊起来,周围环绕着淡淡的云气,反倒是更为缥缈,视线看着浊世大尊的手臂,仍旧从容平淡:“我斩下了手臂,你怎么将它重新接回来了?”

    “无妨,我给你斩下来。”

    “从此以后,你再续一次,我再斩一次。”

    “这就是因果。”

    道人看着自己消散的右手,看着落在地上的长安剑,白发微扬,明明祂是落败的一方,但是气势之盛却丝毫不逊,周围的诸多神魔却都只是死寂,莫能仰视,道人转身,淡淡道:

    “我的配剑就留在这里,有谁要送贫道一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