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回来吧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38
  第1050章 回来吧

    清气之世·某个小世界。

    浊世水神和浊世之基残留的气息被彻底抹去。

    旋即连那些许泛起涟漪的法则也最终彻底消弭,连带着剑气一并散去无形。

    卫渊白发青衫,右手随手抛了抛水神道果,看着那边的无支祁,道:“浊世道果,以万水归元,水君你有老子前辈的馈赠,再加上你本身的感悟,应该也足够了吧?”无支祁脸上的神色恢复,明明心中震撼异常,但是却也无比嘴硬。

    “哼,本来就只是被我打得只剩下了一丝血皮的废物。”

    “我自己也能收拾了祂!”

    而后看着卫渊,想到过去那家伙的表现,冷笑道:“你放弃吧!”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求你的,反正我已经打得足够痛快了!”

    “道果什么的我……”

    无支祁声音一顿,然后怔住了下。

    因为前面那个道人已经将这个道果随手扔给了他。

    哪怕是无支祁都一时间手忙脚乱,差一点就把这个道果给抛飞出去,将其握在手中,感受到了那道果之中的强大能力,不敢置信地看着前面的道人,道:“你!”

    “不是想要吗?给你了。”

    道人随意笑道。

    无支祁看了看道果,强调道:“这个可是道果。”

    “是。”

    青衫白发的道人袖袍一扫,青萍剑化作飞虹飞入袖袍,白发被编织好,神色平淡温和:

    “可是对我没有什么用。”

    “千金不易一道,而无益处不过如同碎石。”

    天地万物。

    以【我】为尊。

    无支祁隐隐似乎觉得眼前的道人和自己之前见过的那个又有些不同,但是仔细看来,却又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隐隐然有种从容平淡之感,有种当年还是蛮荒时代的淮水祸君,看到天帝时候的感觉。

    我见道者,如见天地。

    仰之弥高。

    可是,卫渊,他已经……

    无支祁的眼中,那左手背负身后,白发垂落腰间,气机幽深的道人背影越发巨大。

    越发高阔。

    是人高?

    是道高。

    可在天地之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道人微微侧眸,眨了眨眼睛,那种缥缈出尘的感觉就消失不见了。

    他摩挲了下自己的下巴,伸出一根手指,无比认真地补充道:“毕竟卖钱都卖不掉。”

    “我要他干嘛?!”

    “你看,这个世界上,谁能出得起价钱呢?”

    “当然你如果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的话。”

    “叫我一声爸爸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

    无支祁喉咙一哽。

    TNND,老子刚才还觉得他身上有天帝群星一样级别的气息了……

    我特么,这一双招子不能用了!

    嘴角抽了抽,无支祁大怒:“去你大爷的!滚!”

    “我就要了!”

    “滚滚滚!”

    无支祁一把抓住了那浊世道果,而后随手放在了手中的棍棒之上,满脸的嫌弃,那青衫道人大笑,摇了摇头,看着前方仿佛世界初次诞生,亦或者最后毁灭之时的壮阔景象,朝着前面走出了一步,眼眸微垂,其中悲悯。

    脚步之下,仿佛有无声无息的涟漪。

    而后狂风刹那修止,裂变的大地恢复原状,火山停滞了爆发,云海,暴雨,雷霆齐齐安静下来,无支祁的视线下意识顺着道人的动作而动,看到祂的白发微微扬起,袖袍仿佛云气一般流转变化。

    道人的袖袍翻卷着落下,已经消失不见。

    一步。

    定因果!

    自劫灭的终焉,而化作了安静,无支祁的斗战之心都逐渐安静下来,而直到许久之后,他的心中才忽而一惊。

    他刚刚,视线和注意力似乎都被某种奇异的感觉扭曲了。

    “这家伙……”

    无支祁握紧了手中的兵器,恼怒地低下头,而后视线凝固,瞳孔缓缓收缩。

    在方才遍布死亡和寂灭,遍布无数伟力交锋的世界大地上,有一株小小的嫩芽缓缓生长出来,在朝着神灵展开了自己的枝叶,有着在毁灭之后的生命的坚韧,无支祁的动作凝固许久,呢喃道:“……创生……”

    定因果,分阴阳,是生死。

    道者慈悲。

    无支祁心中浮现出茫然:“刚刚的,不是错觉?”

    ……

    卫渊的一缕分魂回到了天帝山,回到了那虚无之境当中。

    但是虽然只是分身,其实可以发挥的效果和实力,比起同级别的道果境强者却又要强很多,这完全是基于【因果】的特殊性,卫渊完全可以本体远程拨动因果,以在遥远的世界里面完成自己希望完成的目标和结果。

    我顺着网线过去打你?

    不不不。

    这个只是过去的卫渊所运用的方法。

    是常规意义上隔空布局的因果之道,也是那个浊世的因果道果所明悟领会的运用方式。

    顺着【因果】这种网线过去。

    而卫某人尝试之后。

    发现自己现在完全不需要顺着网线过去。

    他完全可以抡起网线然后隔空把你抽成十八种不同的姿势。

    保证每一种都不同,每一种都酸爽无比。

    【因果】,岂是如此不便之物?

    所以在这个道果的运用层次上,卫渊的本体是否抵达,能够发挥出的效果是类似的;唯独基于诛仙剑阵【混沌之时,阴阳未判】时的那绝世一剑恐怕会有极为大程度的削弱,而卫渊现在也有些不明白。

    自己现在的功体究竟算是什么?

    具备有极高规格的【因果】。

    可以靠着因果,远程发挥出极为可怖的实力。

    就像是卫渊在数百万里之外,只是屈指叩击虚空,而这个动作牵扯元气,经历无数因果的交错,最后在战场之上,会化作森然的一剑劈斩,就像是人间界有说法,一只蝴蝶煽动翅膀,可能会在遥远区域产生一场风暴,这当然是概率极为低微,甚至于只存在假说里的存在。

    卫渊就可以让这种情况百分百地实现。

    如果他愿意。

    甚至于在原地和无支祁打一局游戏。

    都有可能在百万里之外的世界把某个敌人给揍得鼻青脸肿。

    而除去了【因果】概念上更高层次的主动性使用,以及被动防御之外。

    似乎和卫渊的剑术也有所纠缠,【判阴阳】这一剑直接是道果层次的剑招。

    自古至今,唯一以剑招入道。

    入道者,并非是持剑者,而是这【剑招】本身。

    是卫渊一切积累的爆发,而元始的功体表征就是【元始开天,我判阴阳】。

    开天地,定阴阳,而因果随之而出现,也就是说,孕育着的除去了表面特征,还有内部的诸果之音,一切因果的开始特性。

    可惜了啊……

    道人忍不住看着手中真正的【青萍剑】。

    这柄剑自然极为强大,但是终究是为了【域中四大】之中的天而准备的。

    是为了【诛仙剑阵】而存在。

    若是还能有一柄【道果】层次的剑就好了,如此的话,道果境的剑客,持拿道果级神兵,用出来的,同样是一剑撕裂阴阳的,以剑招入道的剑招,如此三者合一,能够斩出的一剑,却又会是多么地恢弘。

    在这个时候。

    元始天尊心中无意识地感慨期望着,能够有这样的一柄剑。

    一柄无比顺手的剑。

    一柄道果级别的剑。

    忽而,卫渊思绪微微一顿,隐隐有种极为熟悉的感觉浮现心头。

    这是……

    卫渊下意识朝着那里伸出手。

    ……

    浊世——

    无边的锐气,森然的寒芒,毫无疑问的剑意冲霄而起,形成了一道道极为恢弘的法则巨柱,震荡环绕,长安剑整体孕育无可匹敌的剑势,撕裂清浊二界,引动无数的法则回转化作了虹光流转变化,而就在这个时候,虚空被破碎,浊世之基自清气之世赶赴回来。

    祂身负伤势,急急赶赴。

    而一回来,就面色骤变,察觉到了法则的变化。

    旋即就看到了剑气巨柱冲天而起,仿佛人间昆仑山,仿佛大荒不周山。

    无数浊世神魔腾空御风,环绕于这巨大浩瀚的气焰之中。

    “!!!”

    大尊正在伸出手,引动无数的法则流转变化,克制住此剑之鸣啸。

    要将此剑撕裂清浊两界的气息直接斩断——

    祂可是知道的,知道这一柄剑的主人究竟是谁,只是听着此刻这喧嚣明亮的剑鸣声,就隐隐然觉得左臂伤口之处剧烈的痛楚,心中浮现出杀机,此刻见到浊世之基回来,未曾见到浊世水神,也没有询问,只是道:“水神呢?”

    浊世之基道:“已然陨落。”

    浊世大尊微微皱眉,复又问道:“你方才在清气之世,可知道此刻清世有谁踏足了十大巅峰,凝聚了新的道果?”

    浊世之基神色微凝,眼前闪过那青袍白发的道人,道:“是元始天尊。”

    “??!!”

    浊世之尊的面色微凝。

    脑海中几乎是瞬间浮现出了那青衫白发的身影。

    似乎是因为恨意。

    似乎是因为杀机。

    这道人的五官面容无比清晰,仿佛真实。

    而直到这个时候,浊世之基才终于可以分辨出,那散发出磅礴道果气机,周身萦绕无可匹敌之气焰的,正是那柄当时从天而坠的长安剑,神色凝固,忽而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急促道:“大尊,不要想!”

    “只要一想他的话,就相当于单方面和他缔结因果缘法。”

    “实力越强,这一个因果就越坚固!”

    如果是大尊你去想的话……

    “嗯???”

    浊世之尊微怔。

    而后忽而察觉到,自己记忆里面复现的画面无法就此散去。

    青衫道人抬眸,嘴角复现温和笑意。

    周身空洞幽玄。

    玄之又玄,妙不可言。

    “因果,缔结!”

    虚空中仿佛无数的因果纠缠,化作了青衫道人的虚影,毫无征兆地降临此处,袖袍翻卷,鬓角白发微微扬起,温和道:

    “既以念诵,那么就算是有了因果。”

    “徐久不见了啊,大尊。”

    “你的胳膊还好吗?”

    浊世大尊面容凝固。

    而因为此地无数神魔都在瞬间看到了那个道人。全部缔结因果。

    故而,那原本的虚像,刹那真实。

    剑鸣之声清越而愉快。

    道人伸出手,只是平淡道一声:

    “回来吧。”

    于是漫天剑鸣,刹那而止。

    唯余韵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