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 道果!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94
  第1048章 道果!

    剑气恢弘,整个世界的上空,【天】之概念翻涌滚动,浩荡磅礴,竟是前所未有的壮阔,浊世之基死死盯着前方的画面,天穹翻卷,大地因而诞生,天地之间的青衫道人,其位格和气度之强势,远远超过了寻常,超过过去,已经能够和天地相媲美。

    域中有四大,天大,地大。

    人亦大。

    此即为道。

    浊世之基双手手臂交叉抬起,阻拦在身前,以抵御那种无声压迫下来的威势威压,但是相较而言,本来就已经是身负重伤,被无支祁殴打到激发道果的浊世水神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几乎可以说是无声无息就在这浩瀚恢弘的剑势当中湮灭。

    既判阴阳。

    当定生死!

    杀无赦。

    身负着浊世之基大道命格的高大男子垂眸,看着浊世水神在旁边缓缓消散,看到他绵满脸的惊惧恐怖,伸出手死死地拉着自己的手臂,似乎打算要说什么,但是作为道果境界的存在,此刻竟然也一句话都没有办法说出来,就这样消散无形。

    浊世之基神色之中浮现复杂:“……这是什么功体,不是因果,也并非剑道。”

    似乎是有这两者的痕迹在。

    但是整体的表现却绝不是这么简单。

    因为青萍剑之上纠缠的天帝气机而浮现出的虚幻之形消失散去。

    天帝和浑天的虚幻之形散去。

    但是青衫道人本身的气机却仍旧强烈。

    带着一种孕育之后,踏破困顿,得到新生的浩荡壮阔感。

    浊世之基眸子微敛,没有立刻朝着此刻的道人出手,而是视线看向一侧正在显现出来的,浊世水神的道果,思考迅速后撤的方向,欲要离开此地,浊世之基素来沉稳,和不周山神截然不同,并不打算为了已经陨落的浊世水神而和眼前越发摸不清楚底细的道人交锋争斗。

    死去的人。

    哪怕曾经再如何强大,也是没有价值的。

    浊世之基嗓音平静:“没有想到,水神他避开了六千年前的死劫。”

    “最后是陨落在了元始天尊的手上。”

    “倒也不算是亏欠。”

    “我会将此事全然告知大尊。”

    祂将周身权能概念流转变化,将一方世界演化为浊世形体。

    因为先前强大无比的诛仙剑阵已经彻底化为一剑。

    这一剑直接斩杀湮灭了浊世水神,远比那剑阵更为可怖,威力更为集中霸道。

    至少那剑阵给他的感觉,还是十大巅峰道果层次就算是无法攻破,但是在付出一定代价的情况下,也是可以离开的,不至于毫无手段地陨落其中,但是将这剑阵合一并且进一步推进演化出的一剑,却是直接可以给予他一种强烈的威胁感。

    就仿佛,假若某些要素齐备的话,哪怕强大如他,也会被瞬间重创。

    隐隐然真的有了天帝群星和浑天的气度。

    不过,也因为是爆发了全部剑阵威能递出的一剑。

    此刻先前那种演化出了【浑沌之时,阴阳未判】虚无之境的剑阵消失不在,原本周围由无数的银色法则涟漪彼此交错,碰撞而衍化出来的虚无剑阵也自然而然的消失不见,于是自身周围平静从容,再无困顿。

    而眼前的元始天尊,尽管说方才斩出了一道即便是浊世之基都感觉惊艳无比的剑法。

    但是这只是分身!

    并非是本体降临,是以并不在浊世之基的眼中。

    至少是这样说——

    元始天尊的分身,并不是浊世之基的对手。

    所以即便是方才那惊艳无比,划分阴阳的一剑,也只是让原本重创的浊世水神神魂消散,而本体前来的浊世之基也只是稍微受了些许的轻伤,而这样的轻伤,对于道果境界的强者来说,也不过只是几次呼吸几次吐纳便可以全然恢复的级别。

    “今日之举,他日必报。”

    “那么,暂且告辞。”

    高大男子周围的法则变化交错。

    抢先道人一步。

    提前以浊世之力将周围的法则短暂浊世化。

    以防止其重演诛仙剑阵。

    磅礴恐怖的浊世气焰冲天而起,黑色的光芒彻底地笼罩四周,压制清气。

    哪怕是那道人,靠着分身也绝对斩不出那一剑。

    而后抓住了浊世水神的权能道果,迅速离开,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浊世之基忽而动作凝滞,感应到了恐怖的因果加持在了自己的身上,让祂的神色微僵,隐隐然感觉到了森然锐气,因果如剑,直指眉心,就仿佛他只要握住了道果,就是和【玉虚元始天尊】结下了因果。

    而一旦结下如此浓郁的因果。

    那么元始天尊就可以直接靠着这恐怖因果的纠缠,本体降临于此。

    浊世之基眼前浮现出画面,那是自己强行带走了这一道因果,而后天穹洞开,浩瀚磅礴,而后那道人真身降临于此,一剑斩开阴阳,气浪滔天,锋芒剑意直锁自己,让自己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这是……什么?”

    青衫道人嗓音平淡:“因果。”

    浊世之基的性格都几乎忍不住要在心中浮现出些许的嗤笑之感,他自然知道因果之能的运用,是可以提前预知,是可以靠着因果锁定敌人,在推断谋划之事上具备有仅次于命运的优先层次,但是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行为?!

    “这不是因果……”

    青衫道人垂眸,嗓音温和:“你们弄错了一点……”

    “你们怎么会以之前对于因果权能和概念来定义我的实力边界呢?”

    “说什么因果不是这样,因果是怎么样呢?”

    “事事谋划在先,背后掌控大局?”

    浊世之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顾不及去掌握浊世水神的道果。

    而是瞬间气机逆转,直接封住了自己的双耳,定住神魂,不听不看不见!

    否则的话,便是接受了元始天尊的道。

    是大因果!

    而那道人的声音却似乎无法被避开,淡淡道:

    “你们在用因果神话概念的表现来逆着推动我,而我原本也在以清世之中对于因果的运用来决定我自己的方式,但是错了啊,错了,我直到今日斩出这一剑,心中方才有所明悟,一切都是错了,你们错了,我也错了。”

    道人右手握着青萍剑,剑身之上出现了凌厉悠长的剑鸣。

    “并不是因果决定了我的边界。”

    “而是我,定义了因果。”

    浊世之神色微变:“元始天尊,即是因果!?”

    祂终于豁然贯通!

    所以,无论如何,无论是他想要做什么,都会自有因果流转,让祂想要做的事情发生,让祂不愿意发生的事情绝不可能发生,这一动作几乎不是神通,不是法术,不是概念,就像是寻常的人族呼吸一样。

    并非是我奔向因果。

    而是因果向我而来。

    元始天尊回答:“还是错了……”

    “众生皆是因果,万物皆是因果,天命皆是因果。”

    “而我。”

    “更在因果之上。”

    !!!

    浊世之基面色骤变,感觉到了自己和眼前的元始天尊之间出现了强大的因果联系,在终于明悟了对方大道的时候,也相当于受到了元始天尊的直接‘指点’,就是相当于结下了师徒传业授道的因果。

    一步一因果。

    一剑一死生。

    “你!”

    浊世之基终于知道自己还是着了套。

    带走浊世水神的道果是结下了巨大因果,而若是在这里的话,也会收到元始天尊的大道侵染,时间一场的话,哪怕自己同样是十大巅峰层次,都会伴随着接触时间越来越长而受到因果的压制,到最后自己甚至于没有对眼前元始天尊出手的力量。

    是根本无法对敌的强大和诡异!

    暗算?!

    要怎么暗算?!

    元始天尊功体已成——

    不可动念,不可动心,不可念诵其名号。

    一动念即被知。

    一动心即被知。

    念诵其名,降临此处。

    除非是在被他因果之力彻底扭曲压制之前,击杀元始天尊,而那样的话,就要直接面临,甚至于在意境之上超越浑天的剑术最强招式【我判阴阳】,一时之间,哪怕是已经度过漫长岁月,曾经和无数的敌人战斗过的浊世之基,都感觉到了无能为力。

    元始天尊,不擅征伐?!

    这是谁传出来的?

    是,不擅征伐,这是因为他几乎是六边形战士完全没有短板的原因吗?!

    无法暗算,无法谋划,无法背刺,无法背叛,无法谈论,甚至于都不能动念。

    而哪怕是克服这些近距离厮杀,人数一多便是诛仙剑阵,人数一少即是一剑阴阳。

    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元始天尊做不到的吗?

    浊世之基袖袍一扫。

    浊世水神的道果朝着卫渊飞来,被他握在了手中,而后浊世之基础刹那间以自身的道果震荡神魂,将因果之道的干扰扭曲暂且排斥出去,斩断了因果,而后迅速离开此地,唯独青衫道人垂眸,右手握着剑,左手手中托举着浊世水神的道果。

    其中尽数都是些充斥着灾祸和死亡的水流特性。

    远处水流奔走的声音几乎接近是雷霆,无支祁也察觉到了浊世水神只是肉身被他摧毁,真灵和道果都溜了,这对于无支祁来说,就是世界上总共只有十个的世界级别唯一性BOSS,尤其是还有好几个BOSS都已经被杀了之后,尤其珍贵的野外BOSS。

    都已经把这个野怪推到血皮儿。

    马上就要爆出装备了。

    好家伙。

    刷一下,这家伙直接溜了。

    哪儿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今天要是给你溜了,我是那博物馆小子的儿子。

    无支祁额头冒火,手中的金箍棒舞动生风,气得暴走,靠近之后,大怒道:“水神你给你爷爷我滚出……”无支祁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双金色的眼睛差一点凸出来,看到了那边的青衫白毛儿,无支祁的怒意一瞬间就萎靡下去。

    而后眨了眨眼睛,伸出手揉了揉:“卫渊?!!”

    又看到了卫渊手上的浊世水神道果,大怒:“卧槽。”

    “你他妈抢人头?!”

    “我打了足足十天十夜打成了血皮,你给抢了?”

    “你无耻!”

    但是无支祁旋即面色微变,感知到了周围那种和浊世水神截然不同的浊气功体,感觉到了其中的沉浑厚重,手中的金箍棒一转,斜持在后,一双金色眸子极为警惕左右横扫,口中道:“这气息……不对,刚刚有谁出现了!”

    “浊世的道果境界?”

    “而且比起水神强大得多,卫渊你小心!”

    卫渊道:“不必了。”

    “祂已经走了。”

    无支祁怔住,看向了卫渊手中的浊世水神道果,水猴子又不傻,立刻反应过来——对面既然出现,又没能将浊世水神道果带走,那么毫无疑问,是和卫渊做过一场,而这一场的结果,自然是对面被击溃。

    “你没有追?要是你能把他困一困的话就好了。”无支祁遗憾。

    卫渊点头道:“是啊……可惜了。”

    无支祁正要说话。

    看到青衫白发的道人抛了抛手里的道果,淡淡道:

    “我这毕竟只是一个分身。”

    “可就算是分身,你就不能再努力一下……毕竟分身也有你几分……”

    无支祁神色刹那凝固,呆滞。

    一点一点抬起头来。

    ???

    什么?!

    分身!

    ……

    与此同时,浊世。

    天地之间,忽而风起云涌,有无数的法则清晰无比地映照出来,洞彻幽冥,恢弘壮阔。

    浊世大尊走出行宫,看着天穹,神色讶异。

    “这是?!!”

    “新的大道烙印……”

    “清气那边,出现了新的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