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谁为鱼?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19
  第1046章 谁为鱼?

    虚空之中无数的涟漪自然而然地散开,将那位浊世水神的样貌全然呈现在了卫渊的眼前,清晰无比,纤毫毕现,隐隐然有着说不出的因果纠缠其中,卫渊心中自然而然地明悟,这就是因果指向的,自己胸中那一种郁郁不解憋闷之气的解决方法。

    也可以说是直接锁定了。

    或许也是因为此地的特殊性,才让卫渊直接以【因果】锁定了对方。

    直接锁定了实力之上或许有些差距,但是位格上处于同一个层次的浊世水神。

    对于【因果】,【天机】,【命运】这三大类别的强者来说。

    被纳入他们的观测之中,基本上就相当于放在了案板上的菜。

    会有无形之中的命运交缠纠缠,让哪怕是动辄呼风唤雨,可令山河颠倒的前者也不断地出现预料之外的情况,会【阴差阳错】却又【恰到好处】地落入了被指定的那个悲惨结局之下,卫渊若有所思。

    “……浑天遗留下来的这个东西,对于我的因果有加成?”

    他看着周围流转变化的银色法则涟漪,揉了揉眉心,否决掉了自己的猜测。

    不对。

    或者说不完全对。

    作为象征着最初的世界浑沌状态,浑天之道足以演化出后来的各种道路的基础,也就是说在这里,可能任何一个实力抵达神话概念层次的强者都能够得到强得离谱的加持,而且——

    之所以让这位可怜的浊世水神落入卫渊因果范畴之内的。

    是因为祂现在的状态其实很糟糕。

    非常地,糟糕——

    轰!!!

    巨大的水流纠缠盘旋于长空,而后以雄浑可怖之气势狠狠地砸落下来,沉重恢弘地仿佛天崩之劫,而诞生的声音就仿佛是无数喧嚣的雷霆,这是一个空无一人的世界,唯独这种蛮荒之处才符合两位神灵之间的厮杀。

    整个星球的水循环彻底被操控,破坏,扭曲。

    而后互相厮杀在一起。

    导致了整个世界和星球的生态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恐怖变化。

    大地开裂,地壳在滑动,导致了地震,挤压出了火山,星辰内核的高温在一阵阵恐怖的声音当中喷薄而出,赤金色的熔岩冲天而起,在空中就和巨大的水流冲击凝固化作了黑色的岩石,轰然砸落,火山之力和水流的冲击诞生出了足以瞬间蒸熟凶手的高温白色蒸汽。

    这些白色的蒸汽大团大团地朝着上方涌动着。

    又和雷云交错冲击。

    火焰,雷霆,暴雨,狂风,厚重而蛮荒的云气。

    仿佛世界毁灭一般。

    这是映照在浊世水神眼底的画面,而在这一副恐怖的画面当中,刚刚被祂以绝杀狠辣击中击飞出去的身影徐徐走出,一身黄金锁子甲,手中握着一根恐怖的长棍,而后在那充斥着恐怖的诸多气象当中徐步走出,雷霆在铠甲上奔走,雨水环绕于身躯周围。

    明明身上也受伤,但是正是这些受伤的地方才反倒是更为凸显出其暴虐之气。

    浊世水神额头冷汗滴落,咬紧牙关,终于清晰且直观地明白了那个称号的分量。

    “淮水,祸君……”

    无支祁嘴角裂开,呵出了白色的雾气,而后狞笑道:“没吃饭吗?”

    “浊世的水神?”

    他歪了下头,用自己的左手小拇指掏了掏耳朵,语气轻蔑:

    “就这?”

    浊世水神额头抽了抽。

    淮水祸君……这一副充满了挑衅的欠揍姿态,又是从何而来?

    怎么不记得共工是这种性格?

    但是下一刻,无支祁手中的兵器就已经狠狠地砸落下来,沉浑而厚重,浊世水神之前的鏖战当中,已经彻底明白了无支祁的破坏力,脚下这个小世界已经不知道是他们破坏的第几个,只是似乎是帝俊的手笔,是天帝做出了无形的引导。

    双方的厮杀走向的方向,都是这些蛮荒而危险的世界。

    这样的地方,有着极为狂暴的元气,最为适合绝杀。

    浊世水神和淮水祸君已经斗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按照道理来说,对面的实力和修为境界都远远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不知道为何,那家伙竟然是越战越酣,放声畅笑,一棍扫来,本来十分力竟然能用出十二分,十三分的效果。

    这是那种天生的战神,最强的战斗体质。

    浊世水神又接了一棍,只觉得手掌震颤剧痛。

    心中旋即越发不甘。

    忽而回忆起来当年,他和大地一同前往浑沌之海探险,尝试从其中寻找并且针对后土之时的遭遇——他当时抛下了大地,而后独自离开了,此刻其心中之感,正如他当年的经历,于是心中浮现出了一丝丝退却之意。

    就只是这一丝的退却就立刻遭到了无支祁的迅猛攻击。

    直接朝着头上就是好几下。

    每一棍都附带有万钧巨力,力量恐怖还附带有极为强横的侵蚀震动之力。

    让浊世水神只觉得痛苦,狼狈后退,但是不知为何,原本似乎不擅长速度的淮水祸君,此刻和过去的传说却出现了某种程度的偏斜,速度上竟然也展现出了相当的风姿,浊世水神如此鏖战许久,心中战意越来越弱。

    但是眼见着若是不解决掉拦路的无支祁。

    祂自己竟也休想要离开似的,一咬牙,忽而想到了,无支祁和寻常的水神河神不同。

    无支祁并非是以水神权能而成就的淮水之神。

    而是以自身的无匹战力,以自身那种强横恐怖的破坏力,强行压制住了所有的淮水一系神灵,并且征服了淮水,于是才拥有了水神之位,如此对手,自然不能也不应该和他去比试战斗——

    应该比拼的。

    是对于水的领悟!

    如此方才是全身而退的破局之道!

    复又强撑着吃下了数招,浊世水神忽而手臂一扫,以拳狠狠地砸出,无数水流涌动,而后一掌按在了无支祁手中的兵器之上,只能够说毕竟是道果之境,哪怕是曾经差点死于数千年前,此刻仍旧展现出了极为强大的力量。

    沉重霸道的棍棒被阻拦住。

    伴随着呼啸磅礴如同雷神般的水流激荡之声。

    无支祁和这一根伏羲铸造的兵器竟然被强行推动朝着后面飞起来。

    无支祁用右手死死地控制住手中的兵器。

    而就在这个时候,浊世水神吐气开声,双手之中仿佛纠缠着诸天万界诸多水流,道:“万水归一,天地大化……”无支祁面色似乎隐隐变化,看到了一道道水流竟然无声无息诞生而出,就这样缠绕着棍棒而起,纠缠到了自己的手上。

    其中有不同的水脉,有着不同世界不同传说诸多的水源。

    有销魂夺魄的黄泉,有神灵也无法飞过的弱水,也有沾染一丝便可以剥离不死性的幽冥寒泉,无数的水流,乃至于都无法被称呼为水流的【水性概念】,就在浊世之水神的操控之下,飞速地盘旋流转。

    而后,万水归一,黄泉侵蚀魂魄,足以令神灵之魂在短时间内处出现无数的裂隙。

    弱水腐坏肉身。

    可以让哪怕是千锤百炼的身躯都崩溃。

    浊世水神剧烈地喘息着,但是眼底却透露出一种痛快之感——

    终于,胜利了!

    呼……哈……

    很好,很好。

    无支祁,战力无双,甚至于在那种战意磅礴之时足以和更强者抗衡的类型。

    但是,但是!

    他不擅长水性之道!

    “呵……哈,哈哈哈哈……”

    浊世水神放声大笑:“看你如何脱困!”

    “除非是这个时候有谁来救你,否则的话,淮水祸君啊,你今日就死在这里吧!”

    “咳咳咳!”

    一边大笑着,旋即却又剧烈咳嗽起来。

    而同时操控如此之多的水流,对淮水祸君这个层次的对手,设下了这样一种无论如何都足以称得上是精妙的陷阱,哪怕是他也要付出足够的代价,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但是这不妨碍他的喜形于色。

    但是就在他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忽而察觉到了不对。

    神色微微凝固。

    背后——

    水流的声音出现了变化。

    不可能……不可能……

    淮水祸君,只是战力无双,但是但是他不可能。

    不可能对水流之道有所感悟的。

    不可能,不可能从这样的情况当中脱身。

    他不可能……

    浊世水神转身,看到了那身穿铠甲的祸君立于虚空之中,一只手握着棍棒,无数的水流环绕身躯,哪怕是那些极端强大极为具备破坏力的水流,同样无法对他产生丝毫的影响,竟然,反倒是让无支祁的气焰越发地升腾而起!

    他不可能……反向操控我的水流之势。

    无支祁步步虚空,右手握着如意金箍棒,左手微微抬起,嗓音平淡,道:“尽数都是杀伐凌厉,浊世水神啊,你的道路,错了!”

    “水,怎么会如此地狭隘!”

    浊世水神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被一个只是战力强大却不懂得多少水道的猴子给教训了?!

    祂怒道:“你!!!”

    无支祁手中的棍棒横扫,语气平淡,道:“水流,岂是如此用于战斗之事?”

    无数水流顺着他的身躯落下,流转变化,淮水祸君背后仿佛有一道身影,那是苍老年迈的老者,带着笑意,牵着青牛,喃喃自语,而真实存在的无支祁嗓音清朗平淡:“万水归一?”

    “错了。”

    “是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浊世水神不敢置信地看着无支祁,看到祂的气机从无边的暴戾,竟然刹那之间就柔和下来,变得温和平静,刚柔之变化,竟然已经抵达了变化如意的境界。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无支祁,无支祁他的道路,这不是他的道路!

    “你!”

    而后下一刻,浊世水神神色骤变,看到那些失去了暴戾之气的天下奇水忽而暴动起来,簇拥着无支祁,以可怖之势朝着自己砸下,一改之前的柔和,无支祁踱步虚空,口中平淡回答:“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

    “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

    背后老者虚幻之行,前方淮水祸君平静开口:

    “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

    “多谢你送来的天下万水。”

    无支祁双手展开,手中的棍棒平静落下,嗓音淡漠:

    “万水为国。”

    “我为诸水祸君。”

    恐怖的水流变化莫测,刹那之间朝着四面八方撕扯而去,直接将浊世水神吞没。

    ……

    黄泉侵蚀神魂,弱水腐烂身躯。

    浊世水神在刹那之间失去了肉身,几乎横死当场,但是正如他数千年前,能够从中央浑沌之海的死局当中脱身一样,此刻的他同样瞬息离开,十大巅峰道果境,可败,却是难以死去,水神心中怀有无边惊惧,不知为何,却又想起了当年和大地一同遇到的那道人。

    可恶,如此关头,怎么突然想起来他?

    这个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就好似……

    浊世水神神色凝固,动作骤止。

    袖袍翻卷的声音顺着风波而来,祂看到了天地苍茫如图虚无,看到了虚空之中似乎有一白发青衫道人平静地端坐于上,手中一竹竿,竹竿垂落银色鱼线,鱼线的末端就落在了自己的前面,让虚空泛起了一层一层的银色涟漪。

    如同垂钓大千!

    而自己,竟不过是其垂钓的一尾鱼儿。

    浊世水神心中惊惧不已,打算朝着后面无声退去离开的时候,忽而看到那青衫白发的道人睁开眸子。

    于是鱼线晃动,垂落之处泛起了层层的涟漪。

    浊世水神面色瞬间苍白,只觉心神战栗,大脑一片空白。

    是为大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