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言出法随!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19
  第1045章 言出法随!

    丝丝缕缕的剑气烙印入了虚空之中的诸多规则当中,而后让天地之间都泛起了淡淡的涟漪,重演【浑沌之时】的气机,而后将那浑天所赠的青竹竹竿裹挟其中,以群星列宿,森罗万象为核心,不断地击打淬炼此物,最终让整个汇聚有浑沌之力的青竹成型。

    化作了一柄通体青翠,犹如长竹的长剑。

    剑身相较于寻常的剑器更为地窄长。

    仿佛有星辰化作的雷霆在其上奔走变化,予人【天道苍茫,浑沌洞同】之感。

    天帝右手握住了剑柄,左手平静在这剑脊之上扫过。

    无数的细碎星光交错汇聚,化作了剑鞘,【太一生水】。

    而后平静一扫,长剑连鞘飞入道人身前,稳稳地停滞下来,仍旧可以看到上面的气机交错,星光剑气,卫渊伸出手,握住了这柄剑,感知到了其中极为雄浑的气息力量,而后立刻察觉到,这一柄剑,尽管只是相当于以星光包裹淬炼了浑天留下的青竹为剑。

    但是却极为契合卫渊自身域中四大之道。

    其实想想也可以理解,一者浑天一者群星,某种程度上清气之世前后两位天帝,是跨越时间的联手才完成了这一柄长剑,拔剑出鞘之时,剑气流转变化,隐隐和天地契合,收剑回鞘,越是畅快。

    天帝平淡道:“如何?”

    道人屈指叩击剑身,让这一柄神兵散发一阵涟漪,剑鸣声音清越,道:“极好。”

    “就是名字……”

    卫渊脸色古怪,道:“可不可以换一换?”

    青萍剑,青萍,清贫。

    到时候和人打架之前,先说一句‘贫道此剑,名为清贫……’

    这个buff叠的也太满了。

    天帝淡淡道:“本座觉得,恰如其分。”

    卫渊嘴角抽了抽。

    天帝难道是一个面瘫腹黑战斗狂?

    帝俊看着远处的群星万象,为了淬炼这一柄青萍剑,他的库存当中耗费了巨大量的宝物,若是说出来的话,大概可以让这个道人从禹王时代一直打工打到岁月尽头都未必能够还得起,不过祂倒是没有说这些,只是平淡道:“不必道谢。”

    “你将浑天之物带来给本座,我承你的情。”

    “只要你之后和我倾力一战即可。”

    卫渊挑了挑眉。

    下意识脱口而出:“终于不说本座了?”

    天帝垂眸。

    群星万象齐齐亮起。

    大日万千,映照虚空,炙热霸道,恐怖喧嚣,当年直接把浊世天帝碾碎扬了的恐怖压迫力再度疯狂地压制下来。

    白毛道人转过身。

    眼观鼻鼻观心,满脸的淳朴无害。

    等到了群星万象又重新隐没下去的时候,卫渊才徐徐吐出一口浊气,装作无事发生过,道:“那么,就等我重新推演完成我的剑阵,你也在大道之上更进一步,而后我们再重新切磋。”

    天帝颔首,语气清冷平淡:

    “本座自不会原地驻足。”

    卫渊颔首,又看到这群星起落,万物浩瀚,许久后心境越发平和,将原本得知后土情况之后的焦躁逐渐按压下去,要做好足够充足的准备,而后一气呵成将后土救回来,看了一会儿这群星万象,卫渊向天帝告辞,先要回去天帝山。

    也是要给天帝留下足够安静的,参悟浑天留下馈赠的时间。

    要把禹王那家伙带回涂山一趟……

    这家伙,当年三过家门不入。

    现在可好,已经是五千年了啊。

    卫渊忽而有些惆怅。

    原来事情已经过去了足足五千年之久吗?

    已经走下了这个所谓的观星台,卫渊忽而脚步微微一顿,察觉到了诧异的气机,而后,耳畔传来了一丝丝碎裂的声音,道人的动作彻底僵住,眼底瞳孔收缩——

    这,这个声音是。

    不,不会吧?

    喂喂喂……你……

    卫渊猛地转身,一步踏出,在观星台下面几位神将惊愕诧异的目光当中,直接化作了如星光风暴般的气息,一瞬间掠过了观星台的层层禁制,抵达了先前的地方,他看到群星万象之中,天帝平淡地站立在那里。

    右手握着浑天托卫渊赠予帝俊的珠子。

    而此刻,那珠子之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隙,其中原本圆融无暇的大道,只在刹那之间,就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大圆满之境,出现了诸多的漏洞,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破绽,而后化作了元气倾泻而出。

    卫渊脚步一顿。

    “你……”

    天帝淡淡道:“天尊为何回来?”

    卫渊看着天帝手中几乎已经立刻要碎裂的珠子,不敢置信道:“你,把它碎了?”

    来自于唯一超脱者的馈赠!

    来自于浑天最后苦心留下来的道韵。

    就这样在天帝的手掌缓缓碎裂了,天帝嗓音平淡道:“你已经将他委托的东西送来了,如何使用,便是本座的事情了……”

    白发道人鬓角发丝垂落,道:“这或许是超脱更进一步的契机。”

    “错了。”

    天帝道:“这是让我走入邪路的迷障。”

    他的语气平淡无波:“或许所谓的顿悟和机缘,确实可以让我更进一步,但是又如何?这是来自于浑天的领悟,是浑天的道路,我若是去领悟这所谓的机缘,那么他的上限,就会是我的上限。”

    天帝一身墨色服饰,玉簪束发,神色清冷淡漠,自语道:

    “我一生不会走他人的道路。”

    “这馈赠,于我如浮云。”

    卫渊道:“哪怕那是超脱之路?”

    天帝没有回答。

    手中对于道果层次的强者来说,无异于最强之宝物的珠子终于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隙,最终化作了恢弘而浩瀚的流光,天帝平淡将其送出,道:“这是浑天送于我的,那么我就再借他的名义,送给这天地众生一场造化。”

    星辰碎裂,宇宙浩瀚之道于天地之中衍化。

    化作了前所未有的一场流星雨。

    灿烂而明亮,几乎笼罩了全部的世界。

    而奇怪的是,流星雨落下的时候,并没有留下陨石的痕迹,让人间界的科学家,以及其余世界的修行者,机关师们颇为遗憾,只是诧异的是,在这之后百年间出生的各族后裔之中,几乎全部具备有不错的修行天赋,对于最为艰深玄奥的星穹之道有极佳天赋的更是许多。

    而这样的影响,一直蔓延到了千年之后,才逐渐消弭下去。

    修行史上,记录为群星千年。

    诸族豪杰并起,群雄争锋,是修行的盛世。

    而在这千年之前,这仍旧还只是一场看似是寻常的巨大流星雨,只是让无数人都忍不住抬头看着这星辰失神,也有不少的情侣和孩子们默默对着这灿烂的天象许下了各自的愿望和誓言,人世间繁华,而背对着那让无数众生失神的壮阔气象,天帝转身离去。

    黑色袖袍自星光灿烂走向安静。

    天帝平淡自语道:“如此,也算不负你的馈赠了。”

    “而是生是死。”

    “我都要走在自己的路上。”

    ……

    卫渊离开观星台的时候,整个人就陷入一种沉默当中。

    甚至于一时间都没有和禹王提之后一起回去,一起下山,回到人间界,去涂山氏的事情,只是和牛叔重逢,两人安静地在一起坐了很久很久。

    也成功地将精卫收入了门下,算了算真正意义上的时间。

    精卫被后土代为收徒的时期,姬轩辕还年少。

    而阿玄是姬轩辕退位之时的约定。

    至于噎鸣,则是最后的。

    所以这样一算下来,精卫其实是大师姐,而堂堂的天帝副手,大荒岁月神灵噎鸣,辈再度理所当然地往下滑落了一个层次,变成了三师弟。

    这些事情结束之后,卫渊在夜里打坐吐纳时候,意识懵懵懂懂,踏入似有若无之眠。

    周围泛起涟漪,层层叠叠,银光柔和如剑气,无天无地,无宗无上,正是当时浑天和卫渊最后见面时候所处的虚无之境,卫渊会来此进行领悟虚无之道,手中的【青萍剑】仍旧如一根鱼竿般伸出,垂落的剑气为鱼丝,

    正是因为在此地的顿悟和感悟。

    卫渊方才重构了诛仙剑阵的最后一环,也就是重现【浑沌之时,阴阳未判】的概念。

    这才是目前的最强杀招。

    重现浑天的力量。

    但是此刻,卫渊心中却隐隐胸怀激荡,隐隐然有种复杂之感,不能如同之前领悟剑阵的时候那样平静沉静,此刻他明明立足于虚无之境,脑海中回忆起来的,竟然是那灿烂恢弘的星海之下,步步离去的天帝背影。

    ‘遵循着他的馈赠,最后他的上限就会是我的上限’

    ‘是生是死,我都要走在自己的路上’

    卫渊吐出一口气,睁开眼来。

    自嘲笑道:

    “心静不下来了……”

    这浑天的虚无之境之中,无数的剑气勾勒法则,化作了一圈一圈的涟漪,涟漪和涟漪相互叠加,越发汹涌澎湃,亦如此刻心境,周围剑气勾勒变化,重演地水风火,域中四大,绝地天通,逆转先天诸多阵法,最终汇聚虚无。

    “镇,困,杀……”

    道人看着眼前的阵法变化。

    镇神魂,困肉身,杀魂灭魄,除灭因果!

    无论是肉身神游万里,亦或者肉身成圣不坏,还是说其余路数吞纳一方世界的先天神圣。

    陷入此阵。

    皆要神魂俱灭,因果不存,天机不入,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着一座阵法的最终,仍旧是【浑沌之时,阴阳未判】。

    卫渊本来性情闲散,但是此刻却不知道为何,眼前始终只是出现天帝的背影,心中升腾起来一丝丝涟漪,剑阵剑法交错变化,诞生出了不知道多少种细微玄妙之变化,胸膛之中,似乎是有一腔锐气凌厉变化,让他原本的功体从【因果】开始偏移。

    卫渊感知到,此刻需要斩出一剑——

    斩出一剑,将此刻的情绪此刻的感悟此刻的心境全部斩出!

    而后便可以踏出极为关键的一步。

    若是差了时机,就再不会有这样心境沸腾的机会。

    但是此刻哪里有什么对手?

    手中青萍剑垂落剑丝,道人忽而自语道:“值得试剑的对手……”

    垂落的剑丝落在了天地苍茫,虚空之中忽而泛起了涟漪,而后无数的银色法则丝线猛地碰撞,化作了一片如昆仑镜般的画面,卫渊抬眸,看到了一根巨大的棍棒砸落,而后,一道身影迅速地远离,只是此刻青萍剑垂落因果,泛起涟漪,竟然有种此人被垂钓而起的错觉——

    一个值得试剑的对手——

    浊世·水神。

    因果·【言出法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