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与你机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02
  第1043章 与你机缘

    丝丝缕缕的流光温养,伴随着无数的阵法流光和诸多灵材的精确配比,不断地输入灵液当中,让这个肉身迅速地恢复,大羿呼出一口气,伸出手活动了下手腕,看着那边悬浮虚空的少年武侯,看到他的鬓角已经满是白发。

    周围环绕着丝丝缕缕的金色流光,蔓延到极为遥远之处,和诸多奇门遁甲阵法联系起来。

    大羿叹了口气,而后环顾四周。

    这里是整个人族朝歌城最为核心的区域。

    周围的阵法纹路极为繁密,甚至于这些法阵的灵纹已经密密麻麻到了让人惊叹无言级别,以这一座占地数百里的超巨型天机阵法为核心,以及诸多建筑为隐藏,为的就只是这个最核心区域的房间,为的就是能够完成这个构思。

    等待灵液当中的东西消失不见,大羿起身,活动身躯。

    少年武侯嗓音温和,道:“果然,真实梦境的效果优先度极高。”

    “九幽之主,果然强大啊,不愧是十大巅峰层次的境界。”

    大羿沉默,感慨道:“我还是觉得,哪怕是烛九阴都没有想到。”

    “居然有人可以把他的【真实梦境】这样用……”

    “之前只是用来训练渊的。”

    大羿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到现在都有些不敢置信,感慨道:

    “死后魂魄直接不去轮回直接召唤回来……”

    少年武侯漫不经心道:“因为你们根本就没有复活啊,只是【依凭】。”

    “虽然说表现形式上极为相似。”

    “但是这真是的不一样的。”

    “况且,这也是因为人间界有足够多的方士和奇门术士,以及那些典籍和神话的知识。”

    “所以做到这一点不难。”

    大羿无言以对。

    在卫渊在外冒险,生死鏖战的时间里面,少年武侯当然不可能闲下来。

    毕竟作为人世间历史上最强的加班狂人。

    他怎么可能闲得住?

    这方圆数百里的恐怖阵法,之所以能够在相对而言极为短暂的时间内出现,其实很简单,因为人世间上到一百一十岁,下到十三岁,但凡是个能够喘气的,但凡是会堪奇门的,全部都被发动起来。

    至于理由——

    奇门遁甲一脉最强的祖师爷诸葛武侯躬身行礼请你们出山。

    你们走不走?

    甚至于有半截身子入了土,心跳都要平下去的老爷子蹭一下直接心率暴涨,热血沸腾,带着徒子徒孙一起完成了武侯拉着白泽数据库亲自算出的巨大风水奇门阵法,少年武侯笑着摇头,道:

    “这也是因为九幽之主的真实梦境,是因为涂山国主的神农鞭之力。”

    “因为这诸多奇门方士的努力。”

    “以及那些招魂引魄之物,亮只是居中协调。”

    大羿沉默,道:“以神农鞭完成了娲皇的权能【起死回生】,而后逆转了三十六天罡的【钉头七箭】,以杀为引,并且靠着天地风水,强行将这两类固化于此,这样可不是所谓区区的居中协调。”

    诸葛武侯摇了摇头,嗓音温和:“不值一提。”

    “说实话亮在奇门之术上不算最强,疗愈之术,墨家机关都不够。”

    “计谋和后手也都不算最强,唯独谨慎尚可。”

    “只是将其糅合起来,姑且可以一看。”

    “仅此而已。”

    大羿无言以对。

    是的,不是最强的。

    可是你几乎是历史上奇门遁甲前三,奇谋军略前三,后勤保障前三,墨家机关前三。

    也只有完全的六边形战士才有可能做出这么恐怖离谱的计划。

    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然后压着九倍于自己资源的对手揍。

    少年武侯曾经叹息着玩笑了一句话:“我还从没有打过这么富的开局。”

    此刻诸葛武侯皱眉道:“只是可惜,现在的消耗也太过于巨大,大得离谱,无法对现在的顶尖战力普及化,以及……其实这个计划的核心仍旧是十大巅峰之一,九幽之主的【真实梦境】,目前只有大羿前辈你,以及蚩尤,神农,还有轩辕帝这几位可以有一定可能性以这样的方式复苏。”

    “而且也只是可能性。”

    “轩辕帝的魂魄真灵强度不够……尝试都失败了。”

    他看着玉棺当中准备的肉身,皱了皱眉,道:“算了,不提此事。”

    少年武侯语气温和将方才的话揭过:“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特殊情况,需要让大羿前辈你以这样的方式将情报传递回来?”

    这正是武侯和大羿说的话。

    一旦遇到棘手的情况或者说超过预料和计划的变数。

    就以身死魂回的方式传递情报。

    于是大羿将方才的画面全部传递出来。

    ……

    浊世。

    本该要闭关的浊世大尊此刻却是神色平淡漠然,端坐于行宫道场之上,前方是流转着变化的浊世气息,化作了一门类似于昆仑镜,足以穿透清浊两界,看到此刻清世发生之事的神通——

    祂可不曾相信所谓的吕凤仙。

    对于这样的,有非常丰富的前科和经验的存在,自不可轻易相信。

    直到祂看到吕布凤仙霸道无比,以一战三,而且还不落下风。

    直到祂看到了那吕布凤仙甚至于直接杀死了大羿。

    若非是因为关云长和张文远瞬间的暴起,大羿甚至于当场要被吕凤仙直接杀死,以及之后看到了那吕布凤仙毫无迟疑毫无半点作假的话语,方才满意颔首,道:“……看来,这也是个追逐利益的莽夫,如此之人,足以轻松收服。”

    “吾可安心也。”

    与此同时——

    朝歌城核心区域。

    少年武侯神色古怪,道:“这一些话……”

    大羿缓声道:“那个叫做吕凤仙的,实力很古怪,其命格和风格和淮水祸君无支祁,以及那个西楚霸王类似,但是却比起他们两个更为混乱,尤其是西楚霸王此刻,似乎已经没有了那种决死狂乱的味道。”

    “而现在,又被浊世大尊强化淬炼。”

    “恐怕要危险。”

    “大羿前辈,无需着急。”

    少年武侯回过神来,微笑着道:“无妨的,若是亮所料不差的话,接下来这温侯恐怕是会推脱自身受伤,再和关将军,文远,一并纠缠片刻,就会主动离去了……”大羿略有迟疑,却通过了少年的天机卜算,确切地看到了事态的发展。

    看到了吕布凤仙和关云长以及张文远纠缠片刻后。

    任由他们离开。

    而后带着浊世神魔,气焰恢弘地离开清气之世,未曾远离。

    大羿疑惑道:“这是……”

    武侯手中的羽扇微摇,温和道:“其实不怪大羿前辈你,若不是和那位温侯同处于一个时代的人,不是比较了解他的为人和性格,是很难以明白吕凤仙究竟想要说什么……”

    大羿道:“他的话,是假的?”

    少年摇了摇头:“是真的。”

    “而且真的不能再真。”

    他自语重复道:“……因为可亲可敬的伟大的浊世大尊给与我新生,在这里,我有无数的对手可以对战,有着无数的有趣的事情,吕布凤仙不会臣服于任何人,只会追求我的欲望和野心,但是,浊世大尊除外,这里,可以满足我的一切欲望。”

    “浊世大尊给予他新生,而让吕凤仙说出可亲可敬这四个字,当是代表着,浊世大尊对他的神魂加以控制和影响,这是很容易理解的东西。”

    “吕凤仙的目标是追逐他的欲望和野心。”

    “而浊世大尊可以满足他的愿望,所以他不会背叛。”

    大羿微微皱眉。

    少年武侯道:“这句话放在其余人那里自然不是什么,但是加上吕布凤仙的性格和为人的话,那么还有隐藏的下一句话。”

    “他既然看到了云长和文远,大概率也会猜测出,还有其余的同时代的谋士存在,所以,这是唯独我们明白的话……”

    武侯羽扇微微抬起,平静道:“只要我们能够给出比浊世大尊提供给他的。”

    “更有趣的东西,更多的对手和野心!”

    “以及更多的所谓乐趣。”

    “那么吕布凤仙。”

    “就会立刻背叛大尊!”

    “那是一只猛虎啊,吃不饱的时候,是会吃掉主人的;也是恶鹰,只会短暂栖息,却绝不会臣服任何一方,浊世大尊,终究不了解这个人的秉性。”

    大羿怔住,这个时候反应过来,道:“……真的值得信任吗?”

    武侯羽扇微摇,道:“五成可能吧,但是我愿意相信他一次,至于为什么,那自然还有另一点原因,吕布凤仙,本来是边关猛将,并州狼骑统帅,以及第二位飞将军。”

    “你可记得云长如何称呼他?”

    大羿没有想到武侯会问出这个问题,回忆了会儿,道:“温侯?”

    “是。”

    少年武侯垂眸,似乎是在回忆着一场永远都无法醒来的梦,而后回答道:

    “大汉,温侯。”

    ……

    天帝山——

    经历了两位娲皇的同时治疗,卫渊的伤势以极为快的速度恢复过来。

    这些伤势一部分是来自于是天帝和卫渊的厮杀,而另外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因为卫渊自己最后的拼死招式,卫渊的气息稳定下来之后,还没有和娲皇说话,就看到天帝平淡走进来,卫渊叹息感慨道:“……这一次,是我输了。”

    天帝不置可否道:“输?”

    祂视线看过那边的白发少女,微有讶异,平淡颔首。

    而后道:“只是可惜你的剑阵最后也没能完成。”

    卫渊也心中有些惆怅。

    天帝淡淡道:“另外,你还损毁了本座的三柄收藏。”

    道人的神色凝固。

    ???

    “啊……这,我?”

    那个时候打架打得太投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个……

    天帝平淡颔首:“这三柄剑,就记在你的账上。”

    卫渊张了张口,满脸呆滞。

    不单单是厨艺没有能回来,连财运都没有么?

    堂堂元始天尊,在全盛之势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背上了来自于天帝的巨额债务。

    天帝平淡道:“等你取回自己的厨艺,或许可以用厨艺抵债。”

    卫渊抽了抽,因为天帝的表情素来都冷淡地和没有似的。

    所以他现在完全不知道帝俊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而后忽而想到了浑天给予的那一枚珠子,道:

    “不过说起来,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东西给你。”

    “哦?是何物?”

    卫渊想了想,道:“与你一场机缘。”

    “一场,突破此刻境界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