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2章 后手之后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07
  第1042章 后手之后手!

    森然的杀气,冰冷地近乎于浸入骸骨的战场煞气,同样是属于最顶尖的战场战将,属于将星璀璨时代最强的那一批存在,曾经彼此相杀的强者们,跨越了时代岁月和漫长的距离,终究于此重新相遇。

    白泽一个敏锐地翻身,直接落在了队伍身后。

    落在了大羿的背后,一双眼睛瞪大,死死地盯着那边的吕布,茫然不敢置信:

    “这特么……吕布?!”

    吕布的气机怎么可能会抵达这个层次?

    卧槽,这是……十大巅峰之下的一流高手?

    但是,这个刻是神代蛮荒时期的判定标准,道果境下,和诸多山神层次之间的那大片的空白很难说强弱,没有一个非常标准的划分,或许某一位存在的气机悠长恐怖,绵延婉转不肯休止,一吐气就是八百里的惊雷。

    但是也同样有虽然气机不如这样绵长。

    可战斗技巧却臻至化境,靠着厮杀之力足以和其对战不落下风。

    也有的或许不擅长战斗,但是权能变化随心,堪称莫测,一言为法。

    这三类别的强者,以及各种其余门路的存在,先天神灵,亦或者吞噬了某个小世界本源的存在,占据在十大巅峰和寻常山神之间的实力层,而且彼此之间谁强谁弱,也无法用单纯的气机雄浑来评价。

    谁强谁弱。

    杀一场便知!

    这就是上古蛮荒时代的风格。

    白泽趋利避害的感觉让他感知到了——

    要打架了!

    关云长手中之青龙偃月刀抵着地面,手腕微转,刀锋微鸣,已经直接引动了天庭符箓体系的力量,清气之世的力量让他的气机层层叠加,而后胯下驳龙马长嘶鸣,战场肃杀之气爆发,猛地朝着前方冲锋,几乎化作了一道恐怖的光龙。

    青龙偃月刀撕扯寒芒,其中挡在前方的浊世妖魔几乎无法开口就被直接撕裂。

    浩瀚磅礴!

    气焰如虹!

    来自于武圣,来自于【三界伏魔大帝神威远镇天尊关圣帝君】这个级别的概念化作了降魔之力,猛地劈斩下来,吕布凤仙的兜鍪遮盖住了大部分的面容,只留下了有着黑青色胡渣的下巴,冷哼一声,手中的方天画戟猛地砸落。

    硬碰硬!

    丝毫不让!

    并州狼骑的主簿。

    文官浓度爆炸。

    恐怖的冲击力直接将大地撕裂,关云长的蓄势一刀被阻拦住,吕凤仙单手握着魔神兵级别的方天画戟,竟然只靠着右手就拦住了青龙偃月刀之力,而下一刻,张文远手中的战戟也同时刺穿过来,吕布凤仙左手探出,直接抓住了战戟的杆部。

    三名神州古代的名将直接开始角力。

    关云长的丹凤眼已经瞪大。

    而张文远同样咬紧牙关。

    而吕布凤仙似乎仍旧还是觉得游刃有余。

    大羿眸子睁开:

    “……是顶尖的浊气功体,和云长,文远那种接引天庭符箓加持不一样。”

    “浊世功体……”白泽嘴角抽了抽:“浊世大尊脑子是不是被卫渊那小子给打得坏掉了?这家伙可是三国时代唯一让互以为宿敌的刘备和曹操一起联手亲征的怪物,而且还不是死在战场上,是被自家人背刺下毒,连兵器都给偷了这才挂了的,麻了,死都死得这么乐子人。”

    “背刺者最终被背刺。”

    “现在再加上浊世大尊给淬炼出来的功体。”

    “浊世大尊是疯了吗?炼出吕凤仙这么个乐子人,就不怕被背刺?”

    大羿道:“可能他觉得这样更有挑战性?”

    “我知道很多强者都有这样的毛病。”

    白泽嘴角抽了抽:“而他们很多最后都成了乐子。”

    大羿看了看现在的肉身,道:“可惜。”

    “这一具好不容易淬炼出来的肉身,恐怕又要坏了。”

    白泽还没有反应过来。

    此刻肉身是女娇和诸葛亮不眠不休修复出来的大羿放下了战弓,道:“对面也是有过传说事迹的神箭手,再加上浊世功体,我现在的身躯,没有顺手的弓箭,很难直接射中要害。”说着直接操起旁边的大斧头。

    而后迈步冲上去。

    在鬼神版本的吕布凤仙和关云长以及张文远交锋的时候。

    猛然一斧砸落下来。

    狠辣无比。

    上古猛士,全部都兼修斧头。

    这一下直接砸在了吕布凤仙的头上,将浊世大尊淬炼的神兵兜鍪直接砍碎,露出了吕布凤仙的真容,是一名极为眉宇飞扬的三十余岁男子,战斧被那兜鍪抵抗住了大部分的力量,最后只是一部分砸在了吕布凤仙眉心。

    鲜血流下来。

    腼腆温和的大羿似乎遗憾,呢喃着什么。

    白泽嘴角抽了下。

    真是……无比标准的上古斧法。

    毕竟文官的取名风格都是写实风格的,斧者,斧正也。

    头者,首也。

    质疑斧头路数第一招直砍头的,直接回去想一想这种兵器的名字为什么叫【斧头】。

    斧头者,又名斧钺,为祭礼之器,威严庄重。

    不服教化者,斧其头也,故而为礼!

    鲜血留下来,落入了吕布凤仙的眼角嘴角,他的嘴角反倒是挑起恣意弧度,最后化作了阵阵狂笑声,周身黑红色气焰猛然爆发,关云长,张文远,大羿,直接被逼退,而那些前来救援的浊世神魔也都被震撼地头皮发麻,齐齐后退。

    吕布凤仙将碎裂剩下的兜鍪摘下来,直接抛下。

    放声大笑:“好,好,好!”

    “这才对,毕竟你们素来都是这样的,哈哈哈,少于三个顶尖战将,就不要来和某交锋,张文远,关云长,还有你!”

    吕布凤仙如同一只恣意狂笑着的猛虎,手中的方天画戟一摆:

    “你们,齐上吧!”

    白泽默默往后退去,眼前唯独他的权能才能看得到的无数的信息流转变化,显而易见,似乎是见到了关云长和张文远,外加似乎还有【关云长在内的三名高手围攻】,貌似是触发了吕布的某种buff,让他越发地狂怒。

    “滴,吕布凤仙已经狂暴。”

    白泽呢喃。

    而后看到大羿因为这个肉身是后来创造的,和魂魄的协调度并不完美。

    平常时候,或者说选择远攻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影响。

    但是在如此激烈疯狂的战斗当中,又是贴身进展,这个些许弊端的影响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白泽几乎可以眼睁睁‘看着’大羿和肉身的契合度指数疯狂往下落,而相对应的,此刻的肉身能够发挥出的战斗能力也在开始滑落降低。

    草,要死要死。

    白泽嘴角抽了抽,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和那边的互殴。

    沉默,沉思。

    而后转过头,打算装作无事发生过那样地溜走。

    那边的战场厮杀已经极为狂暴化,战马几乎承受不住那种级别的可怖杀伤,被彻底强化过的吕布凤仙,又加了【强制性被收入麾下变成小弟】的环境情况,此刻亦如当年虎牢关前拒十八路诸侯那样,关云长手中的青龙偃月刀被不断震颤。

    而张文远的战戟也被吕布凤仙拦截。

    战斗,战斗。

    对于这两个所谓的故人,吕布凤仙似乎毫不留情,但是唯独在战场上才能够感觉到,吕布的方天画戟,大部分的攻击力都奔向了那个对自己的压力最大的,清秀腼腆的少年,四者乱战一团,有想要靠近的浊世神魔被卷入其中,当场身死。

    最后吕凤仙猛地放声咆哮。

    手中的方天画戟几乎化作大团大团的乌光,猛地横扫,关云长和张文远被逼退,而此刻根本不算熟悉自己肉身的大羿似乎是慢了一步,被那乌光扫过,浊世大尊之力猛然爆发,而后肉身直接被斩下一臂。

    吕布凤仙右手一握。

    方天画戟猛地旋转朝前。

    直接洞穿了大羿的心口,锋锐之力化作毒龙冲天而起。

    鲜血一滴一滴地滴落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吕布凤仙周身的气浪一震,没有强行刺穿了大羿的魂魄,而是硬接下来了关云长和张文远的联手,步步后退,气焰滔天,将大羿那个被培养出的肉身直接以气焰抹去,唯独只剩下了血焰弥散,经久不休。

    轰然巨响当中,敌我双方齐齐后退。

    而浊世的神魔们都呆滞了。

    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传说中的人族强者大羿就此陨落。

    先前可是这位大羿,一手扭转了南海战局。

    导致了浊世天机的陨落。

    就这样死在这里了?

    心中震撼之时,下意识抬眸看向那边浑身散发可怖气焰的战场鬼神,而吕布凤仙手中的方天画戟斜抵着地面,淡淡道:“尔等联手,竟然也不过如此。”

    似乎是已经满意,也或许是已经失望。

    张文远不甘心道:“……将军,你为什么,会臣服于他们?!”

    明明当年的吕布军,哪怕是四下逃亡,哪怕和全天下各大诸侯为敌。

    也不曾做过屠城杀戮这样的事情。

    哪怕是满是黑料的吕布,历史上也没有记录。

    因为他们的并州狼骑,全部都只是寻常的出身,只是在那个世家的时代里恣意而疯狂燃烧的火把,所以最后作为并州狼骑当中最有天赋的武者之一,高顺和陈宫,陪着吕布奉先共同赴死,一文一武,陷阵之营,说要继续征战幽冥。

    而张文远则是被安排计策里活下来的那个,去看天下最后的结局。

    张文远不肯接受吕布奉先会变成这样。

    却只是迎来了吕布的放声大笑:“哈哈哈哈,为什么臣服?”

    他手中的方天画戟抬起,直指苍穹,大笑道:“因为可亲可敬的伟大的浊世大尊给与我新生,在这里,我有无数的对手可以对战,有着无数的有趣的事情,吕布凤仙不会臣服于任何人,只会追求我的欲望和野心,但是,浊世大尊除外,这里,可以满足我的一切欲望!”

    “还有什么话吗?”

    “我,决不允许你说半句大尊的坏话!”

    张文远感知到那一股杀气扑面而来,话音被堵住。

    吕布凤仙缓声道:“何况……最后我安排你带着玲绮离开。”

    “将她从乱世中救出来,然后送到当年那个小道士身边,你也没有做到。”

    “文远啊,你还有话要和我说吗?”

    “你又怎么能和我说?!”

    张文远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甚至于一时间无法分出来,这恐怖的杀气是来自于说大尊的坏话,还是没能将吕布的女儿带离乱世而来,而浊世神魔们看到了战场鬼神之威,自然而然地欢呼,这已经是最近浊世难得的战果。

    气焰滔天。

    与此同时——

    昆仑山海区域·朝歌城。

    一座阵法当中,有着一座座玉棺,里面有着最为顶尖的灵液,周围连接着巨大的机器和机关,灵液当中,一具肉身缓缓睁开眼睛,那是腼腆而温和的青年,正是大羿,那边的卧龙武侯感觉到了什么,抬眸,温和含笑:“……嗯,招魂引和犀角香真是有用。”

    “但是最有用的,还是烛九阴冕下的【真实之梦】,不愧是九幽之主。”

    “直接可以将大羿前辈的魂魄强行召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