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胜?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74
  第1040章 胜?负?

    剑光流转泛起层层涟漪,就只是如同水波,亦如同虚空垂落的光华,仔细去看的话,完全和浑天所处之境是一般无二的,卫渊强行靠着和天帝交战之时,气机的互相碰撞,互相借助来将自身的气息推升到了极限。

    他确实不如阿亮,不如伏羲,不如契那样地聪慧。

    若是说领悟大道的话。

    十个他垒在一起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毕竟零乘以十,那也还是零。

    但是,若是将所有法则看做剑气……

    再将浑天所谓的浑沌之域,看做一片无有四方,无宗无上,混混沌沌的剑气汪洋。

    那么思路就刹那之间,豁然贯通。

    卫渊阐述般的叙述语气自语。

    “天下剑道。”

    “我当为魁首。”

    并指横扫,神色平淡,而刹那之间,垂落下来的无数星光,灿烂恢弘,浩瀚磅礴,就此停滞于空中当中,而后轰然破碎,化作了大片大片的星辰光羽,四处地洒落下来,天帝垂眸,那一双素来冰冷无波的眼眸里面,终于出现了一丝丝的涟漪。

    涟漪之后,是火焰。

    “好。”

    复又平淡出拳,浩瀚磅礴的流光灿烂恢弘,在出拳的时候,无数的法则编织交错。

    卫渊自己创造的剑阵直接被冲击打开。

    权能——【太一生水】!

    卫渊瞳孔剧烈收缩。

    “这是……”

    水神共工不在,但是卫渊终于明白了为何帝俊会如此看重无支祁,为何,帝俊和共工见面的第一面,素来清冷的天帝居然会主动出招,他看着无数的星光汇聚,灿烂辉煌,竟然如图汹涌澎湃的长河,不敢置信:“……你的功体,是水?”

    帝俊曾用【太一】之名行于人间。

    太一者,水之尊号也。先天地之母,后万物之源——《灵枢经》。

    星辰,只是天帝所征服的。

    并非是一出生就是宇宙群星之主,而是以自身实力,征服了群星的力量。

    就如同无支祁。

    我的强大,并非源于天帝的身份。

    刹那之间,最初之水轰然砸落下来。

    刘牛猛然起身,双目死死盯着那悬空于天穹之上,无数星光流转汇聚,仿佛长江大河奔腾不息却又浩浩恢弘地让人身心战栗的画面,“这,这是……银河?”

    刑天感慨道:“是啊,银河,也叫做银汉,河汉,天河……”

    刘牛呢喃:“竟,竟然是真的……”

    “银河和天河,是这样理解的吗?”

    刑天疑惑道:“???”

    “什么叫做这样理解的?”

    “如果不是这样的画面,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把星星叫做银河?而不叫做黑河?”

    “水是流动的啊,你没看上古文字的水都是弧线性的啊?”

    刑天不解,右手抬起做了个弧度:“难道我们不是在表示出,银河星光是弧形会动的吗?”

    “我们一向都是写实的啊?”

    “这样写实???”

    刘牛和刑天,六目相对,无言以对。

    不周山哈哈大笑:

    “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啊,多少年了,竟然又一次看到了【河汉】之威。”

    刑天还点头道:“其实银河这东西,还有许多别称的,比如说【绛河】,【星海】。”

    刘牛呢喃:“绛河?红色的河?”

    “为什么是这个……”

    不周山的脸色迟滞了下,道:“是,绛是大红色,但是绛河在你们人族的语言里面确实是天上的星河,而以你们这一族上古文官的风气,小家伙,我觉得你应该不想要知道,上古的人族究竟是看到了什么,才把星河取名为绛河的。”

    “至于星海……”

    “相信我,你绝对不想要看到那一幕。”

    绛河……

    漫天血色的星辰吗?

    刘牛下意识握了握手中的雷霆长枪,而后努力地瞪大眼睛,尝试要在满天星光灿烂当中,寻找到那一个神影,道:“渊呢,他怎么样?会不会……”刘牛自己只是远远旁观,都能够感觉得到其中蕴含着的恐怖暴烈的力量。

    只是远处旁观尚且如此。

    更不必说是卫渊现在身处于其中。

    只要心里面一想到这件事情,哪怕是知道卫渊此刻的实力远远凌驾于自己,刘牛的心中仍旧会止不住地提起,竟然是比自己身处其中还要更紧张。

    白发少女沉默,而后左手抬起搭在栏杆上,右手悄悄抬起。

    尝试要以自己对于人族的感应能力,悄悄地远程疗伤。

    但是前方的星辰流光过于暴虐,剑气也锋锐到了法则级别,无法接触。

    就在白发少女感觉到有些心烦意乱,心中创生之时就有的燥气出现。

    打算要强行来的时候。

    她的右手却被一只温暖手掌压住,白发少女本能地要挣扎开,抬起头却看到了那位和自己相貌一般无二,只是稍微成熟安宁许多的少女出现在旁边,伸出手按住了自己,娲皇噙着温和的微笑,将白发少女的手掌握在手里,道:“这个时候,就要相信他。”

    “不要贸然地帮忙。”

    “可是……”

    “相信他。”

    无数的剑鸣声音汇聚,那灿烂浩瀚的【太一生水】之力被无形无质的剑直接斩开,星光以可怖的速度开始熄灭,而帝俊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卫渊眼前,卫渊被一拳向下砸落不知道多远距离,而天帝踱步虚空,似缓实快地逼近。

    一柄柄神剑汇聚,在卫渊身前交错。

    将无数颗轰然砸落下来的星辰之力都抵御住。

    诛仙剑阵汇聚,原本最大的创造幻想也只是镇住地水风火或者说摧毁地水风火,而现在重演地水风火基础概念,也只是这剑阵的基础能力,现在汇聚了上古最顶尖传承的剑阵已经远远超过了所谓的评书版本,卫渊五指握合,域中四大转动重演,逆转法则,将卫渊身边汇聚为【混沌之时,阴阳未判】的状态。

    天帝背后群星起落。

    嗓音平淡:

    “【洞同天地,浑沌为朴,未造而成物,谓之太一】。”

    洞同天地?

    卫渊怔住。

    而老不周的神色也微变:

    “混洞太无?”

    “卧槽开功体了?开功体太一生水还不够,你连天帝法身都用出来了?”

    “帝俊你个老小子,你你你,你和后生仔这么认真做什么?!”

    “卧槽你你你,你耍无赖啊!”

    老不周山直接一只手按住了天帝山围栏,一只脚踩上去显而易见打算直接翻过去围殴。

    石夷将老不周山的动作打断,语气沉静而郑重:“不周山神。”

    “你搞错了。”

    “什么搞错了?”

    石夷缓声道:“不是前辈和后辈的交锋。”

    “这是天帝和天尊的决斗。”

    “所以,正是不能留手……”

    【洞同天地】其位格丝毫不逊色于【阴阳未判】。

    区别是,卫渊只是以自身的剑道境界强行逆推而成的浑天之力,而这洞同天地,却是天帝自己本身之法门,卫渊强催这初生之剑阵,剑气流转变化,自浩瀚无穷凝聚而为凌厉森然,锐气无双,伸出手握住剑。

    这个时候,常人自然会选择暂避锋芒。

    但是卫渊却选择直接握剑,迎着天帝终于展现出的,属于天帝的权能直接冲上去——

    硬碰硬!

    刑天和禹王齐齐抚掌大笑:“哈哈哈哈,好!!!”

    “好啊!”

    “吾道不孤,吾道不孤!”

    独自闭门造车的话,无论如何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瓶颈,有些时候,唯独和最强的敌人交手,才可以彼此互补,在彼此提供的压力逼迫之下,让自身气机不断攀升,让招式越发精妙,甚至于出现哪怕是后来自己实力更强之时都未必能够重现出来的绝妙招式。

    而卫渊此刻就觉得这无数的星辰起落,隐隐然化作了无数的剑锋。

    天帝群星,森罗万象。

    亦可以划入剑道当中。

    而天帝群星变化流转,上古浑洞之力,隐隐然也带上了剑气的锋芒,自【洞同天地】的混洞的基础上,多出了浑沌特性,双方都抵达了短时间内的巅峰,而就在卫渊的剑气催动到了极限的时候,却隐隐然听到了丝丝缕缕碎裂之声。

    下一刻——

    哪怕是天帝的珍藏。

    哪怕是诸多世界当中最强的神兵。

    此刻除去了轩辕剑之外,剩下的三柄神剑齐齐爆裂,化作了齑粉,唯独剑意浓郁,无可匹敌,卫渊并指一引,最后一招和天帝的星河碰撞在一起。

    一瞬间,反倒是寂静无声。

    唯独湮灭,只剩下了大片大片的虚空。

    卫渊右手握着轩辕剑朝着下方坠落。

    而天帝仍旧是从容不迫,似乎没有丝毫的影响,其余的三柄剑现在连齑粉都不复存在,卫渊嘴角鲜血流出,却在此刻,感知到了周围仍旧存在有和浑天那个梦境类似的法则涟漪仍旧还未曾散去,心中充斥着强烈的不甘心。

    对,现在确实是还不是对手。

    但是这不妨碍对于失败的不甘,对于胜利的渴望。

    在不甘心之下,卫渊脑海中闪过一个疯狂的念头。

    右手五指握合。

    猛地一拉!

    【大小如意——法天象地!】

    轰!!!

    天穹之上云气层层叠叠地出现,属于元始天尊风格的庆云就这么不可思议地出现在了这本不该有云气出现的虚无之中,而后大团大团地崩溃。

    天帝抬眸,看到天空中一根巨大无比的青翠柱状物靠着卫渊重演的浑天法则出现,而后带着无与伦比的沉重和锋芒,跨越了天帝山,跨越了拉着天帝山的那巨大星辰,朝着帝俊额头砸下去。

    天帝想要动。

    但是身上竟然浮现出了丝丝缕缕银色的涟漪,帝俊的神色微有变化:

    “这是……”

    “剑气?!”

    重创的卫渊道:“天帝,你太自信了。”

    以无数法则和诛仙剑阵重演浑沌之时,阴阳未判。

    而后靠着浑天烙印,沟通浑天留下的馈赠领域。

    强行将其残留的所谓的【鱼竿】具现而出,而后以法天象地最大规格巨大化。

    相当于将【元始天尊】最后的全部法力和底蕴。

    以【浑天宝器】为释放途径,以【法天象地】为释放方法,全部爆发,而后一股脑朝着敌人的天灵盖上砸下去的。

    非常有上古文官传统风格的神通。

    “这一招叫做……”

    卫渊看着那巨大地仿佛星辰一般砸罗下来的恐怖玩意儿,起了个恰如其分的名字。

    道:

    “打神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