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 剑阵——诛仙!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15
  第1039章 剑阵——诛仙!

    伏羲压下了心底的怒意,看着那里还在挣扎的浊世天机,嘴角微微勾起,玩味道:

    “方才的‘鲜血’是不是很够味?很香甜?”

    “嗯,从博物馆里面顺来的那瓶樱桃味的快乐水,还是有点用处的。”

    “现在的话,浊世天机啊,你现在似乎只是失去了道果和规则,元气大伤的状态吧。”

    浊世天机神色骤变:“你要做什么?!”

    伏羲随手取出一瓶散发着扭曲气息的东西,道:“这个是凡间的风油精,我根据他的原理创造了的,以山海诸界的各类顶尖灵材一比一替换而成,足以驱逐寻常的妖兽,对于飞虫类型的妖物,效果尤其够劲儿。”

    “我取名为上古·神·风油精。”

    “当然,在保留有其基础效果的同时,也特别强化过了其刺激性。”

    浊世天机神色凝固。

    “你住……”

    而后看到伏羲直接打了个响指。

    那种以上古灵材淬炼而出的东西就直接充满了伏羲手中的玉瓶。

    里面不断传出浊世天机凄厉至极也同样是绝望至极的惨烈叫声,仿佛正在经历这个世界上最为痛苦最为绝望的折磨,而伏羲却听得沉醉入迷,呢喃道:“这样的叫声,这样的声色,实在是,实在是太治愈了!”

    “录下来,录下来!”

    伏羲取出了最高级别规格的录音类别法宝。

    然后对准了这个纯粹淬炼出的法宝,将浊世天机的痛苦惨叫全部都以最高级别音质接收下来,伏羲眯着眼睛摇头晃脑:“真是太美妙了。”

    “决定了,以后我每天睡觉。”

    “就听着这个声音去睡了,完美。”

    而那手中的瓶子只不过是凡间寻常可以见到的饮料瓶。

    顺手从博物馆里面顺出来的。

    以伏羲之能,轻而易举就将其化作了一处小洞天的级别,而其中仔细去看的话,根本就没有浊世伏羲的身躯,只有一团真灵在那里痛苦无比地扭曲着,跳动着,就连所谓倒入其中的‘灵液’,也并不存在。

    缸中之脑。

    浊世伏羲所见到的一切都只是伏羲想要让祂看到的。

    这代表着的,是最高级别的折磨。

    “好了,接下来,就去一趟天帝山。”

    “哼哼,我可是知道了,小阿娲想要吃‘好吃的’,哼哈哈哈哈。”

    “现在那臭小子的厨艺尽在我身,我看他怎么和我争!”

    伏羲志得意满。

    又给手中的那个瓶子里加了一点料,而后将其收入自己的袖袍当中,意气风发就要出发,忽而虚空之中,星光流转,两尊身穿甲胄,巍峨高大,散发出星空浩瀚神秘之感的神将现出身来,而后微微一礼,将一个食盒放在桌子上。

    而后就齐齐消失不见。

    伏羲挑了挑眉:“这是……帝俊的信使……”

    “算了,帝俊的面子还是要给一点的。”

    “奇怪,他竟然会给我送信,该不会是卫渊那小子的病危通知书吧。”

    打开盒子,看到了食物,因为被层层的星光保护着,送来的时候,仍旧还散发着热气。

    “居然主动给我送来饭菜。”

    “肯定有诈。”

    伏羲冷笑道:“怕不是天帝想要吃吃看那小子的手艺,结果吃了之后发现是连饕餮都要吃吐了的,故意派遣神将送过来给我吃,如此简单的计策,如此幼稚的动机,如此显而易见的手法和坑,当真以为本座是卫渊那小子,直接跳下去?”

    “可笑。”

    而后他看到食盒里面写着一行字。

    “是娲皇亲手做的哦。”

    伏羲的动作凝固。

    啊这……

    阿娲亲自做的?

    这,这或许是卫渊那小子的计策。

    这根本就是他的字迹!

    真的以为本座会中这么简单的计策?可是,要是是真的呢?

    要是真的,这就是阿娲亲自做的美食。

    伏羲的眼神凝固了。

    片刻后——

    Duang!

    食盒落在地上翻滚了两下。

    刚刚把浊世天机算计在指掌间,一眼勘破帝俊心理动机的天机之主趴倒在地上。

    “呕!!!”

    “卫渊……”

    伏羲抬手擦过嘴角,额角青筋贲起。

    “你他妈……个小渣……”

    他忽而意识到卫渊的‘妈’基本等同于娲皇。

    而后生生地控制住。

    道:“个小可爱!”

    “不要让我找到机会!”

    ……

    大日流光,化作飞虹,浩浩天光,化作巨轮。

    一艘以传说中【建木】所建造的巨大木船浮在空中,以人间界此刻的科技和超凡技术都无法解析的方式飞速前行,周围的层层涟漪,正是众多修行者们可望而不可及的法则丝线,巨船的最前方,身穿金色滚袖华服的大日金乌负手而立。

    船只之上,白发少女凭栏而立,看着下方的山川湖海以极快的速度掠后。

    她是第一次离开浊世来到清世的大地上,看得怔怔出神。

    刘牛坐立难安,精卫担忧道:“师父他不会有事吧?”

    刑天摇了摇头,哈哈大笑道:“他可是我们人族这一代的文官,怎么可能会有事情?”

    “哈哈哈,放心吧放心吧。”

    “我们文官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精卫鸟道:“都可以化险为夷吗?”

    刑天很肯定地点头道:“没事儿,活下来的就化险为夷。”

    “不小心没了的就当场埋了,方便得很。”

    大日金乌淡淡道:“其实不必过于担心,既然是父亲将他带走,又有娲皇作为疗伤,那么应该不会有事,天下之间,再不会比这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众人都稍稍安心。

    老不周山也抚须认可这个说法。

    而就在这个时候,这一艘以建木为材料打造的飞舟跨越空间,出现在了本体游荡于诸天万界之外的天帝山之前,看到了一轮一轮的星辰大日在前方拉动着天帝的行宫,在点缀着无数星光和无数世界痕迹的虚无当中缓缓前行。

    大日金乌淡淡道:“到了。”

    赵公明有些许的紧张。

    白发少女微微抬眸,忽而一怔,视线下意识偏移,看到了天帝山上,行宫伸出来的部分楼阁之上,一位黑发白衣的少女正在凭栏而立,其气质温柔安宁,模样却是和自己一模一样,只是稍显得成熟。

    在这个时候,那边的白衣少女似乎也有所感。

    温柔视线垂落。

    白发少女下意识把视线低垂。

    旋即又怔住,觉得自己这样是有些示弱的,握了握拳头,抬起头看过去。

    两人的视线对视。

    那边的白衣少女娲皇展颜微笑,笑容温和。

    正要开口的时候,忽而这一艘笼罩着金色晨曦般光芒,跨越世界之力的建木飞舟剧烈晃动起来,周围那温暖纯粹的晨曦之光也开始了剧烈的震颤,空气中发出雷鸣般的呼啸,刘牛和精卫一个不察险些未曾站稳。

    刘牛右手一挥,雷霆化作的长枪猛地砸在了建木飞舟之上,将自己的身体稳住。

    而后抬起头,道:“怎么回事?!”

    大日金乌双手撑开,金色晨曦越发浓郁。

    足以抵御诸神的攻击。

    此刻却如图风中薄雾一般剧烈地震颤,鸣啸,就仿佛下一刻就要被撕裂一般。

    是赵公明及时出手,两只大日金乌鸟的力量才勉勉强强的将这一层防御稳定住,大日金乌素来清冷的脸上都出现了惊愕之色,道:“有人,在天帝山附近战斗,但是,这怎么可能?!”

    不周山抬眸,不可思议道:“天帝山周围有人打架?”

    “这真是奇了怪了。”

    “难道说天帝那小子不在?!”

    “要不然怎么可能有谁胆子这么大,跑到了这里来闹腾,就不怕惹得天帝动怒?”

    其余众人都认可这个说法。

    若非是天帝不在,怎么可能有人敢于在这里打架?

    齐齐备战。

    唯独大日金乌脸上神色数次变化,震怒,不可思议,茫然,最后化作失神,摇了摇头,呢喃道:“不……父亲他在。”

    “甚至于……”

    大日金乌的声音有些艰难。

    不周山老伯开个玩笑道:“总不至于这是他在打架吧?”

    忽而无数星辰在天穹之上复现,映照于四方上下,让无数法则都变得幽深,明亮,变得越发的有虚无和缥缈之感,观者众生都觉得自己的渺小,而无数的星光流转变化,身穿黑袍的天帝踏足虚空,神色苍茫。

    不周山怔住。

    “那他的对手是谁?!总不至于是浊世的那个大尊又杀回来了吧?”

    忽而眼底瞪大。

    一种不敢相信的感觉从心底浮现出来,一把攥住他的心脏。

    他缓缓移开视线。

    看到天帝右手当中握着的,是大团大团如图森然雪芒的剑气,而后被黑洞吸收碾压粉碎,袖袍一扫,化作飞灰,而在天帝山的背面,青衫白发的道人同样立足于虚空,白发微微扬起,周围剑光环绕不休。

    以剑光镇压天地,重演地水风火,抵御星空虚无。

    不周山声音顿住许久:

    “……卫渊。”

    剑光一扫,将星辰之力隔绝在外,卫渊看了一眼那边的建木飞舟,微微颔首,周身磅礴浩瀚的剑气散开一条道路,而天帝那边的星辰之光同样收敛,于是建木之舟缓缓前行,一侧是星辰起落,浩瀚苍茫;一侧是无穷剑气,上穷碧落下斩黄泉。

    恢弘恐怖,仿佛太古之战。

    让众人失神。

    刘牛双手握着飞舟的栏杆,死死盯着那边的白发道人,许久后双手松开。

    似乎疲惫,脸上却不可遏制浮现出了一丝温和满足的笑意。

    飞舟飞入天帝山。

    卫渊感知到自己的伤势,刚刚只是和天帝交手数招,就已经有庞然巨大的压力往下压制下来,让自己的经脉贲起,身躯痛苦的感觉,旧伤也有复发之迹象,只能说天帝的底蕴之雄浑恐怖,几乎难以企及,感慨之余,索性将手中长剑抬起,道:

    “我的伤势不大好,而且功体在南海那边才完成。”

    “真要实打实的话,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

    而后白发道人微微笑了下,手中之剑横斩:“不过,我倒是有一招绝学。”

    “是我自悟。”

    “干脆你我之间,一招定胜负,如何?”

    天帝颔首嗓音平淡:“好。”

    他抬手虚引,就当做已经出了一招。

    卫渊大笑,袖袍一扫,虚空中一道道剑光流转变化,刹那之间,竟然就已经压制下了一半的星光,于是这虚无之境当中,一半乃是无尽的星辰流光,缥缈浩瀚,另一侧则是剑意如海,卫渊身前悬着四柄长剑。

    道人屈指轻弹第一柄,宽长而薄,如天之渊,天光在上,道:

    “此剑名为【天痕】,上法天光,如同苍天有痕。”

    长剑鸣啸。

    “此剑名为【尘后】,下效地纲,剑身稍短,却又沉厚。”

    第二柄短剑同样鸣啸,声音沉浑。

    如是一柄柄剑屈指弹过,最后连带着轩辕剑一起散发流光,彼此之间更是隐隐然有种奇妙的感觉,道人五指握合,四柄剑以【天】,【地】,【人】,【道】,域中四大之力变化交错,汹涌磅礴地朝着天帝斩杀而去。

    帝俊垂眸道:“来得好。”

    右手握拳,微收,而后缓缓一拳击出,刹那之间仿佛有无数的星辰摇落流转不息。

    四柄神兵在碰撞的刹那直接被击飞。

    在天空中飞舞,气机却流转变化。

    道人嘴角鲜血流出,五指猛地朝着下面一按。

    上则域中四大。

    逆转域中四大,颠倒因果,变化天机,是为——

    【绝地天通】!

    于是剑气流转,化作两座大阵,一则是卫渊自身域中四大演化而来,一者逆转域中四大,而变化流转之时,却又契合了颛顼绝地天通之术,其中上方是正,下方是逆,二者合一,仿佛一座巨大磨盘交错流转,杀伤力恐怖至极,契合了逆反先天大阵的奥妙。

    一剑就已经成就三座绝世阵法。

    集【镇】【困】【杀】为一体。

    天帝神色缓缓凝重了些。

    周围星光大亮,猛地垂落和剑阵厮杀在一起,而天帝山中众人只能看到无数的星光从天而坠,而剑光浩瀚,逆转其势,斩向苍穹,双方不断碰撞,发出了震撼人心的可怖声音,让人心神都止不住的战栗,止不住的震撼。

    卫渊见到四柄神兵齐齐被击溃。

    五指握合。

    于是这经过了三类上古顶尖阵法的层层推进,终于找到了那一缕契机。

    从浊世大尊以无数法则逆转创造虚无浑天功体而得到的顿悟。

    【域中四大】

    【地水风火】

    【逆反先天】

    【绝地天通】

    最后无数的剑气契合无数的流光,失去了锋芒,仿佛一道道涟漪散开,无声无息,亦是避无可避,这是令此地一切法则全部化作神剑,而后以心映照之的手段,重演浑天所处之地的的浩瀚虚无——

    “浑沌之时,阴阳未判。”

    道人五指握合,那平淡的银色涟漪已经直接将天帝和无数星辰笼罩其中。

    语气平静温和:

    “剑阵·诛仙。”

    “天帝,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