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8章 疯狂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47
  第1038章 疯狂

    那一瞬间的凝固,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巨大的崩溃。

    原本的几位神将,原本是打算要第一时间看到这位古往今来的第一名厨的手艺究竟是有多厉害,一个一个都凑上前去,满脸的好奇和期待,而后——

    他们第一次看到了无敌的天帝,脸上出现了一丝痛苦的神色。

    天帝。

    破防了!

    那边的禹王捂着墙壁,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满脸痛苦,左右来回猛地去看,而后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急急狂奔而过,端起来自己那此刻还在不断翻滚,还在散发出了不可名状凄厉惨叫的‘美食’,仰起脖子,一口吞下。

    吨吨吨吨吨!

    让那几位神将刹那之间呆滞。

    这,这是在……以毒攻毒?

    而后他们看到禹王的标准动作,让他自己做的饭菜和汤汁在口腔当中反复回荡,几位神将这才反应过来禹王这是在做什么,脸色呆滞——

    漱口!

    用那种显而易见能够把神都难吃地晕厥过去的东西来漱口。

    然后捂着墙壁,弯下腰,开始干呕。

    天帝脸上的痛苦缓缓消失。

    他把那东西咽了下去。

    嗓音隐隐沙哑,道:“……元始天尊,素来让人讶异。”

    一字一顿,说得极慢,仿佛是担心自己说得太快了,会导致干呕。

    会忍不住做出不符合天帝尊严的事情。

    可是这样的行为,反倒是给卫渊带来了更大的伤害,卫馆主的嘴角抽了抽,缓缓低下头,看着自己做出来的美食,陷入了迟疑,不对啊,明明浊世伏羲已经被干掉了,财运什么的也似乎已经回来了,没有道理,厨艺没有回来啊。

    刚刚感觉到了的,厨艺回来的那种感觉。

    总不至于这个因果回归的感觉都是假的吧?

    然后不信邪地伸出筷子,夹了一筷子放到嘴里。

    而后——

    “呕!!!”

    “呕!!!”

    人族上古帝禹,道门元始天尊,一起趴在那里干呕。

    唯独上古天帝还能够端坐在中间。

    面不改色,身躯不摇不晃。

    如此巍峨!

    坚不可摧!

    天帝,无敌!

    天帝伸出手,虚抬了下,止住了娲皇想要尝试的东西,语气之中,难得不再清冷,不再平淡,而是多出了些许涟漪,多出了些许的语气波动:“不要吃。”

    “这东西,只有伏羲才有资格吃。”

    手指微微一抬。

    以星辰食盒将其装起来,语气平淡道:“速速给天机之主伏羲送去。”

    “不可凉了。”

    虚空之中自然而然有无数的星光汇聚,化作了两尊高大巍峨,身穿甲胄的神将。

    而后主动接过了食盒。

    卫渊缓缓支撑着墙壁,稳住身子,一只手捂着腹部,听到了天帝的话,再回忆一下浊世天机扑街的原因和情况,卫渊几乎立刻明白了现在这样的情况究竟是从何而来,咬牙切齿——

    “伏羲……”

    不愧是你啊。

    最后还要阴我一下……

    你特么……

    他见到那两位神将躬身行礼,正要离开,伸出手阻止,两位神将怔住,卫渊大步走过去,而后把一个东西塞进去。

    那两位神将才又化作了无数的星光散去,奔走逸散,流转消失。

    ……

    虚空之中,万法寂灭,一切法则的变化无穷无尽,众生喧嚣嘈杂。

    但是在这诸多变化的最深处,却又安静沉寂,仿佛一切的最初,竟也没有丝毫的涟漪。

    而就在这无边寂灭无穷喧嚣却又死寂安静到了仿佛一切生命诞生之前的状态中,隐隐然有些许的低声鸣啸响起,就像是【命中注定】将会出现的驳杂,就像是无数的天机命运谱写之时都隐秘留下的注脚。

    诸多的法则汇聚,补充。

    以【法则】这一最基础的框架,汇聚了世界上的最基础的粒子。

    而后,重塑肉身。

    此身不死,肉身不灭,神魂不亡。

    是为天机主。

    最终直接依靠天地之间的诸多基础粒子,重新化作了双鬓斑白,样貌邪异儒雅的青衫男子,只是面色稍微有些苍白,一只手捂着胸口,先前的伏羲下手太狠,直接重创了真灵,哪怕是祂,真灵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尤其是,伏羲那家伙直接以极为暴力的方式将他的道果摘走。

    非但是道果,连一些法宝,以及自己搜索得到的命格。

    还有那些元始天尊的因果。

    但凡是稍微有些价值的东西,全部都被伏羲以最为痛苦的方法夺走,归纳于他自身。

    浊世天机觉得伏羲就是为了折磨祂,才会故意如此。

    否则的话。

    怎么会连那区区的财运和厨艺都非要强行从神魂上剥离?

    不就是为了让祂多体验两次那种神魂撕裂般的剧痛么?

    那样的剧痛,频繁地体验,哪怕是他,现在回忆起来都会感觉到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神魂撕裂般的痛苦,捂着额头缓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咬紧牙关,冷笑道:“……伏羲,好一个伏羲,这一次,算是我栽了。”

    “但是,你不要以为这样就算是结束了。”

    “哼,我就知道,此次去南海有些危险,提前做好了准备,大尊,大尊也不信。”

    “没有道果?没有道果又如何?”

    “本座的智慧,本座的手段,比起道果更为厉害,等着吧,你,还有那个元始天尊,还有娲皇……”

    “对,两个娲皇,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足够的代价。”

    低声的呢喃里面,浊世天机远离了此处,迅速地辨别了方向,确认了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而后尝试寻找一些有智慧种族生存的地方,而后潜藏于那里,再等待崛起,他发现了一座人族后裔的城池,冲入进去。

    有人发现了他,抬起头,还没有开口。

    就被浊世天机一下捏碎了咽喉。

    “人族后裔……”

    “哼!”

    “伏羲做的孽债,就让你们来亲自偿还!”

    他掀起了无数杀戮,直接将这一座城池里面无论男女老少全部杀死,将其血肉吞噬入自身,看着无数人的痛苦,立于长空之上放声大笑,无数的血色流光飞入自己的身躯当中,双臂展开,双目眯起来,感受那种血肉恢复自身的痛快。

    感受到血肉进入体内的甜美!

    “哈哈哈哈!”

    “死吧!”

    “恨吧!然后为自己的弱小哀叹吧!”

    浊世天机将自己的痛苦和恨意宣泄出来,但是很快他突然察觉到了不对,身躯一顿,瞳孔收缩——“没有,为什么会没有用处……”

    “这,这么多血肉,为什么一点用处都没有?”

    他惊疑不定的左右环顾。

    而后察觉到不对,面色骤变,猛地朝着前面冲去,其遁速极快,撕裂长空,但是很快就直接撞在了一个透明的,无法穿破的屏障上,发出了一声巨响,重重砸落在地上,只觉得头晕眼花,一脸痛苦:“这是……禁制?!”

    他不断尝试更换方向,却发现这个禁制竟然是全方位禁制。

    无论是哪个方向,他飞出去一段时间就一定会撞击在了一个透明的,严实的屏障上。

    根本就飞不出去。

    浊世天机的神色越发地惊怒,算卦天机,而后朝着上方腾空而起,穿过了层层云气,穿过了无数星辰,似乎抵达了世界的极限,而后瞳孔骤然收缩,看到世界的最高处,竟然是一只眼睛!

    一只金红色的蛇瞳。

    妖异而玩味。

    正自向下,冰冷俯瞰。

    浊世天机大惊骇。

    !!!

    而后立刻反应过来,怒道:

    “伏羲!!!”

    他低下头,看到了那些被他杀死的人倒下来。

    化作了一张一张纸人。

    惨白惨白的脸上画着大红色的痕迹,带着诡异的笑,齐齐看着浊世天机。

    伏羲嘴角勾起,道:“你为什么,会觉得,在我的手里死去。”

    “还能够留下神魂?”

    浊世天机神色凝固,而后立刻收拾了自己的心境,徐徐突出一口气,青衫微扬,双鬓斑白,气质儒雅而邪异,道:“你!你既然留下了我的神魂,没有直接将我杀死,看来,应该是有求于我,亦或是是说。”

    “我这样一条性命,还是有用处的。”

    伏羲道:“哦?”

    “那你说说看,你有什么用处?”

    浊世天机淡淡道:“我参与了浊世大部分的计划,我也明白浊世大尊的手段。”

    “有我在,你们面对浊世的计划才有真正翻盘的机会。”

    “否则的话,哪怕是天帝再如何强大,也不可能做到……”

    “因为清世是防守方,是被动之一侧,而天帝必须要坐镇于此,如此本身这大势大局,就对你们不利,而大局在此。”

    “伏羲,你不能杀我。”

    伏羲怔住,而后放声大笑:“哈哈哈哈,果然是你,不过,你弄错了一点。”

    “其实我素来不喜欢麻烦,你这种麻烦的家伙,交给帝俊处理肯定是最好的了,这个叫做甩锅,我那外甥也很熟悉,不过我是甩锅的那个,他是尝尝被甩锅的那个。”

    “但是你猜猜看,我为什么不把你直接送到天帝那里?”

    “反倒是主动把你留下了?”

    “嗯?猜对了有奖哦。”

    浊世天机的面色缓缓凝固。

    “大局?!清浊?!”

    伏羲呢喃,忽而捂着自己的眼睛,放声大笑:“哈哈哈,那算是什么?!”

    他道:“你伤了阿娲,这就是重要之事!”

    “你伤了阿娲,这就是大局!”

    “帝俊或许会为了大局而让你活下来,或许会和你联手,但是我!”

    “你还没有看清楚吗?你还没有看明白吗?”

    他的蛇瞳冰冷看着浊世天机,让那双鬓斑白的青衫男子脸上神色缓缓凝固。

    让祂的心底出现了一种无边的恐惧和寒意,伏羲道:

    “对我而言,你只有一个下场——”

    “死。”

    伏羲伸出手,将瓶子拿起来,于是浊世天机就只是感觉到了天地之间的剧烈震荡,而后耳畔传来了伏羲沙哑玩味的声音:“而你在问我为什么,要让你的真灵存续下来?”

    “那当然是因为——”

    “只杀你一次。”

    “本座,如何甘心!!!”

    “让你那么轻松得死了?”

    “本座,如何甘愿!!!”

    浊世天机看到伏羲眼底疯狂癫怒和并存,看到那一双蛇瞳的恨意和怨毒,黑暗和杀机。

    然后听到了伏羲的声音,就像是平日里在地面上抱着尾巴打滚,和卫渊彼此闲谈时候那样:

    “本座伏羲,发誓要让你尝遍世间一切痛苦一切折磨,让死亡和魂飞魄散。”

    “成为你永远的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