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前往天帝山的客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94
  第1036章 前往天帝山的客人

    浊世之中,暗潮涌动,神州历史当中最为知名的背刺之王悄悄磨砺了自己的刺刀。

    随时准备给那位可亲可敬的伟大浊世大尊后腰子上来一下狠的。

    卫渊则是在天帝山中开始摩拳擦掌,准备思考今日的晚餐,以及尝试着如何开口从帝俊哪里借一把剑,好方便决战,而南海之战的残留余波终于也已经抚平,最终全部都归于平静。

    火神祝融缓步走出,以表示对于不周山神,水神共工,以及昆仑陆吾的看重。

    而后注意到了此刻身着白衣的珏。

    回忆自己的妻子所说,祝融的神色浮现感激之色,主动道谢道:“就是阁下出手帮助了我吗?”

    归墟之主怔住。

    下意识看向旁边的白衣少女,右手隐蔽地握了握。

    不会吧?

    还有功劳吗?

    表面上看起来威严冷峻的归墟霸主的心境都为之晃动——这一次是出来进货的,但是现在,不得那是一件宝物都没能带回来,现在连自己身上用来防身所用的紫金铃铛都给扔了出去,再这样下去的话,难道自己这堂堂的归墟霸主,竟然还要向属下欠债吗?!

    耻辱!

    何等的耻辱!

    珏也有些茫然,祝融道:“若非是阁下解决了【真实】和【大尊】的后手。”

    “非但是我的妻子会……就连我,恐怕也是难以逃开毒手。”

    当时他急急忙忙赶回去见自己妻子的时候,本就已经是近乎于油尽灯枯时的状态,借出去的道果刚刚才回到手中,也未曾彻底让功体恢复过来,而浊世大尊之前有靠着【真实】道果,对自己的妻子留下后手。

    若是以自己当时的状态,承受被浊气干扰强化的妻子一击。

    至少会被重创。

    到时候不单单是【真实】道果,恐怕就连自己的【寂灭】,都要落入浊世的手中。

    归墟之主脸上的神色复现惊愕,道:“……真实道果,大尊的后手?”

    祂惊疑不定地看着那边白衣白裙,眉心朱砂,一脸安然无害的少女一眼。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属下做出来的事情。

    祂忍不住自己的好奇,缓缓开口,嗓音平和道:“也就是说,我这属下,貔貅镇守,参与了对大尊和真实的作战?”

    祝融点头道:“若非是她的话,非但我会重创。”

    “就连【真实】,都有可能死灰复燃。”

    归墟之主眼底神色讶异,沉声道:

    “也就是说,浊世的十大巅峰之一【真实】,已经陨落?”

    祝融看了一眼归墟之主,虽然彼此的立场有些冲突,有些相悖之处,但是毫无疑问,这位归墟霸主同样是清世的一员,在制衡浊世之上,东海大壑归墟有着无法被取代的重要价值和作用,平时彼此之间的争斗无所谓,但是针对浊世的战果,却也理当公开,于是颔首道:

    “不错。”

    “和我这属下有关?”

    “然也。”

    珏双眼茫然,不知为何。

    只是在归墟霸主的视线扫来的时候,双眼放空,反倒是一副玄妙悠长,不可测度的模样。

    归墟之主缓缓颔首,似在沉思。

    ……

    而在此刻,石夷注视着白发娲皇,那边的刑天已经赶来,和大羿相谈正欢。

    大日金乌面色苍白清冷,止不住咳嗽着,先前也曾对浊世之人出手的女丑已经离开,按照她的说法,这么长的时间里面,都呆在南海之处,已经熟悉了,而今距离她曾经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了足足数千年的时间。

    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巨变。

    她短时间内不打算离开。

    那边的刑天正和大羿闲谈,顺便拉着那边的精卫,道:“这是我家老大的孩子,这一次顺便带着回去人间界,然后也在博物馆那边给哗啦个小店铺,开个宠物店,养一养鸟儿啊,盆栽啊什么的,顺便也可以和那边的白素贞学一下后世的医术。”

    “啥?”

    “你说什么?”

    “身份证明?”

    刑天满脸你在开什么玩笑的表情,然后用那小萝卜粗的手指头掏了掏耳朵。

    满脸理所当然地道:“那不是有张若素老道士吗?”

    “嗨,什么叫做咱们和卫渊不一样,和他的关系没有那么好?”

    “我啊,刑天啊。”

    “哈哈哈,我亲自带着精卫上龙虎山恳求拜托,我就不相信那张若素那老道士不给我办……”

    大羿满脸无可奈何。

    刑天又打了个哈欠,道:“说起来,那个和烛九阴似的小家伙,叫做诸葛卧龙的。”

    “让你来这里,就只是支援?”

    大羿讶异地看了一眼刑天,刑天得意洋洋道:“不要看我这样。”

    “我可是文官,文官懂吗?”

    “这么点事儿我肯定猜得出来。”

    “再说了,那小子和烛九阴的气质太像了,肚子里指不定有多少个弯弯绕绕,废了那么大的功夫让你出来一趟就只是为了支援这边的话,对他们这帮家伙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浪费了。”

    刑天举了个例子:“就像是烛九阴。”

    “那家伙欺负卫渊的话,就绝对不只是欺负。”

    “还会夹杂训练,谈话,以及压榨剩余价值,要求做多少多少顿饭菜一起。”

    原来是有鲜活的例子。

    大羿了然,微笑道:“……是的。”

    “卧龙先生让我搜集一只活着的浊气妖魔,然后带回朝歌城的研究中心。”

    “朝歌城?研究中心?”

    刑天狐疑:“要做什么?”

    大羿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只是卧龙先生说,众生各司其职,或许人族的个体战力无法抵达神灵的层次,但是古往今来,又有多少生灵抵达了这个级别?”

    “与其将各种力量用于战斗和厮杀。”

    “不如用来生产和研究。”

    “如亮一般的凡人,也是有可取之处的。”

    刑天嘴角抽了抽:“这一句话,都不知道他是谦虚还是傲慢了。”

    不过想一想,那个温和笑着的少年当年可是直接将墨家的机关术改造成木牛流马,用来运送粮食的家伙,比起其余顶尖谋士来说,那个少年在后勤和爆兵上的天赋可能更恐怖一点,刑天伸出手揉了揉头。

    然后左手抬起,按住右手。

    制止了自己的右手打算把头拔下来直接一个大力抽射的动作。

    引得肚子上的那个嘴巴啧了一声。

    刑天嘴角抽了抽,装作无事发生过,道:“也就是说,那小子打算要研究浊世妖魔?”

    大羿道:“人族是创造的种族,只要是可以被研究的存在,被困住的浊世妖魔,耗费漫长的时间,也可以将其彻底解析,而后在先天八卦,奇门遁甲之外,再逆向开发出一类专门针对浊世妖魔的法术大类。”

    刑天倒抽一口冷气。

    然后刑天2.0肚子也倒抽了一口冷气。

    被刑天一巴掌糊在嘴上:“你不要吸冷气,你再吸冷气,老子回去要肚子进风蹲茅坑的。”

    而后看向大羿:“谁能做到这样的事情?难道说是伏羲?”

    伏羲悄悄竖起了耳朵。

    装作若无其事地咳嗽了声。

    大羿温和腼腆的脸上浮现出了无奈之色,重复道:“亮虽不才……”

    “行,懂了!”

    “可以了!”

    “打住!”

    刑天伸出手,制止了大羿重复那句话的动作。

    转移话题:

    “那么,要怎么样困住浊世的妖魔?”

    “那些家伙虽然不难击败,但是打死之后,大部分就直接血肉崩溃,化作浊气散了个干净,而浊气也无法困住。”

    大羿道:“他说,他也没有办法,但是有人知道该怎么做。”

    刑天和大羿视线同时落在了那边的白发红瞳卷毛身上。

    白泽打了几个寒颤,僵硬地抬起头,道:“你,你要做什么?”

    大羿道:“……卧龙先生说,原本察觉到你失踪了的,但是后来想了想。”

    “这件事情反正也需要你。”

    “而如果让你主动跨越这么遥远的距离来加班,你肯定不乐意。”

    “不如让你先跑出来,就当做散心了,远离人间界主动来了这里,再加班。”

    “你就会很快乐。”

    白泽目瞪口呆:“……”

    “可,可……”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伏羲,道:“可是,祂不应该察觉到我的事情。”

    大羿神色浮现出感慨和敬佩之意,缓声道:“先生说这个时代和他的时代不一样,而他自己的实力太弱了,所以为了防止他自己的记忆和神魂被影响,他每过三个时辰会把自己的认知以法术备份一份,时常对比,以俯瞰的视角去看待自己脑海中认知的情报。”

    “如此,任何的情况都可以在可控范围和时间内部进行察觉。”

    “一对比就察觉到了你的问题。”

    “另外还希望那位先生,可以善待博物馆的纸人员工。”

    伏羲眸子微敛了敛。

    “啧……”

    雷泽龙神呆滞转头。

    卧槽你砸嘴了对吧?卧槽你小子原来想要做什么啊?

    卧槽你还真他娘渣啊。

    白泽更是呆滞到几欲吐血——主动备份认知,那就相当于常态化剥离神魂,这什么狠人,什么加班工作狂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又是什么谨慎的性格,和狂妄的天才,才会连自己本身的认知和记忆都不相信的?

    一个连自己的认知都在防备的天才。

    我和他,果然不对付!

    白泽旋即反应过来,自己在这里,凭什么那边的武侯只是说一句屁话自己就要老老实实听话的?世界上哪里还有这样简单的道理?

    “我不同……”

    一封锦囊递过来。

    大羿古怪道:“他说,白泽你先看一下锦囊里面的东西再决定。”

    “哼,不管是什么东西我都不会……”

    白泽随意打开锦囊。

    看到了一沓厚厚的写真照,全部都是白毛红瞳颓废风大姐姐。

    白泽脸上的微笑凝固。

    哗啦一下把东西收起来,而后面无表情地揉碎湮灭,白泽立刻道:

    “对不起我承认刚刚我说话声音是有点大!”

    “我非常愿意合作帮助人间界捕获活体浊世神魔然后带回去研究!”

    大羿道:“卧龙先生说,你如果同意的话,回去之后你任何愿望都可以满足。”

    “可以有一整个最舒服的房间,最高级的游戏设备,以及吃不完的零食和看不完的漫画书。”

    白泽嘴角抽了抽。

    可恶,这家伙,难以拒绝!

    赵公明正要开口的时候,大日金乌道:“以你的实力,不必去做这样的事情,咳咳……”大日金乌双瞳孔注视着前面的大羿,沉默了许久,亦或者说是这一次的险死还生的经历,也或者是因为当年引导出了这一场悲剧的浊世天机已经伏诛。

    他的心境多少是有些变化,道:“要回去天帝山吗?”

    “姐姐和父亲……”

    大羿的神色复杂下来。

    抚摸着手中的战弓,道:“……我先要将浊世神魔镇压回去。”

    先……

    大日金乌感知到了这一句话里面的意思,微微颔首:“那么公明就随我回去。”

    赵公明迟疑了下,还是没有开口拒绝,选择了默认。

    忽而传来脚步声。

    大日金乌看向那边的众人,道:“你也要去?”

    身穿铠甲的刘牛沉默着点头,精卫也道:“我,我也要去看一下师尊。”

    大泽雷神也陷入迟疑。

    伏羲轻描淡写道:“你们的话,去一趟人间龙虎山。”

    “还有神霄宗。”

    “在道门天师的见证下,把你们的名号和存在与雷部玉清神书符箓联系起来。”

    “如此,才算是真的成为了天庭雷部。”

    “咳嗯,记得一定表明身份,是渊麾下。”

    大泽雷神也颔首。

    而此刻,珏也有些意动,担心卫渊,想要去天帝山看望一番。

    大日金乌也看过来,平淡道:“归墟,也要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