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拔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99
  第1034章 拔剑

    卫渊看着前面主动把自己的‘黑历史’公之于众的天帝,看到后者身上流转着星辰之光,嘴角抽了抽,眼底茫然。

    不,这不对啊。

    这,剧本不是这样写的啊……

    帝俊平淡道:“准备出吧。”

    卫渊叹了口气,知道这次是怎么样也避不开了,可是视线偏移,落到了旁边趴着床铺睡着了的娲皇,听到了白衣少女轻轻的呼吸声,一瞬间,天帝和天尊的动作都下意识放得缓和下来。

    让当今之世最强之人,以及绝对排行前五的剑道魁首,人间天尊同时失却了战意的人。

    普天之下,或许只有一个。

    不……

    是两个。

    卫渊想到还在南海的白发少女,眼底闪过一丝担忧。

    “不必介怀。”

    帝俊平淡道:“不知道你当时是否还有印象,在你出剑之前,昆仑陆吾也已经抵达,再加上南海祝融,以及你麾下的三十六上古雷神,除非是大尊去而复返,否则寻常十大巅峰,只有来,无从去。”

    祂看了一眼沉睡着的娲皇。

    徐徐吐出一口气来。

    先前的战意,磅礴浩瀚,竟然也缓缓地消失了干净。

    语气平淡道:“罢了,等到她醒来,再战。”

    “打完之后,你再离开天帝山。”

    转身,拂袖,语气平淡道:“今日的晚饭,你负责。”

    “也算是比斗。”

    卫渊哑然。

    而后还是忍不住道:“你就这么把自己的黑历史,额,我是说,把那一段留影传出去了?”不科学啊。

    我涂山氏一脉的手段!

    竟然失灵了?

    天帝眼眸平淡落下,淡淡道:“天地之间,只有你,才有胆量记录下本座的过去。”

    “其余众生,根本不会记住。”

    “你要知道,记录下本座的过去,恐慌的不是我,而是众生。”

    “天,是不会有错的。”

    ???!

    卧槽?

    元始天尊目瞪口呆。

    看到天帝从容平淡地离去。

    什么叫做,如果知道了你的过去黑历史,恐慌的就是众生了?

    因为知道了天帝的过去。

    而天无罪。

    那么知道这样秘密的,便是获罪于天?

    你要不要这么霸气霸道?

    直到帝俊已经远去,卫渊才记起来,自己好像还有一件东西没能够交出去,不过,今日的晚饭……卫渊忽而有些担忧,若是自己的厨艺还没能回来怎么办?

    不过,他有印象,浊世天机似乎已经被伏羲给蹂躏暴虐地魂飞魄散了。

    那么,自己的厨艺什么的也该回来了。

    顺带还有原本就很可怜的财运。

    卫渊伸出手,掌心之中那一枚代表着宇宙起源大道的珠子就在掌心,散发着柔软流光,此乃是浑天所赠,上古大帝所悟之道,代表着的,乃是世界的起源,是而今清世第一人,群星万象之主最后缺乏的大道。

    这个可以算是无价之宝了。

    看来,财运应该是已经恢复了,那么厨艺应该也差不多了。

    卫渊转而看向那边沉睡的少女,神色温和下来,低声自语道:“……多谢您了。”

    “不客气。”

    柔软温和的声音响起。

    卫渊怔住。

    看到那边的白衣少女已经微微睁开眼睛,眼眸温和含笑,悄悄打量了那边一眼,然后放缓了语气,小心翼翼道:

    “天帝走了吗?”

    卫渊道:“娲皇你刚刚已经醒了?”

    黑发少女小幅度点头。

    而后压低声音,道:“天帝很厉害,要不然我们先悄悄走?”

    卫渊看着娲皇小心翼翼的模样,一时间豪情大发,人族被动发作。

    右手一挥,豪情万丈道:“不必!”

    “天帝一战,也是迟早!”

    说出来就后悔了。

    但是看着娲皇,卫渊嘴角抽了抽,感觉自己完全没法子把这一句话给收回来。

    不能让娲皇失望啊。

    这必须要靠着娲皇装睡才能找到机会,然后带着娲皇灰溜溜地从这里离开跑路什么的,也太耻辱了,不行,绝对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做了的话,伏羲那家伙怕不是要笑得倒在地上,捂着肚子滚来滚去,大声嘲笑自己三天三夜!

    先做饭,做完饭之后,总是要和天帝比试一下。

    卫渊伸出手,指掌之间,剑气流转变化。

    丝丝缕缕,纵横交错,而后速度越来越快,却反倒是失去了之前的凌厉万分,森然可怖,连速度都在肉眼直观的注视下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慢,连那种看去仿佛要撕裂神魂般的锐利都逐渐变得缓慢下来。

    缓慢而柔和,婉转流动。

    简直像是安静水域之上,一点一点泛起的银色涟漪。

    带着梦幻,以及无始无终,不知道何时开始,亦是没有结束之时的玄妙意味。

    竟然和浑天所在之处,隐隐有了几分相似。

    只是一次经历,就已经得了其中的些许神韵。

    无宗无上,浑沌之时,阴阳未判。

    只是这玄妙万分的银光涟漪最终速度越来越快,失去了原本的柔和平静之感,最终崩碎消散,在执掌之间化作偏偏流光,卫渊五指握合,撕裂虚空,将其抛掷出去,没有让其在天帝的屋子里面爆发出来。

    只是平静带着些许遗憾道:“失败了。”

    “我也想要试试看啊……”

    道人微微抬眸。

    而遥远的天地之外,一只足有珠峰般巨大的恐怖妖兽振翅,发出了震撼的咆哮,前方的天地之间,流光如水的剑光纵横交错,变化无形,银色的涟漪流转,竟然有种笼罩整个世界一切法则,以万法万物为剑的强大气韵。

    妖兽躲避不及,已经要撞击上去。

    却发现那层层叠叠的流水般的银光法则,竟然也如涟漪般散去,未曾爆发,未曾杀伤自己。

    卫渊五指平静落下,低声道:“我也想要试试看。”

    “不利用雷火道果的我,距离天帝的常态战斗能力,差距究竟还有多远。”

    白发垂落,眼眸平和,周身剑气残留余韵,仍旧还是强横无比,甚至于还隐隐有了浑天之道,浑沌之时,阴阳未判的气机,谈论的也是和此刻的天下第一的交锋,卫渊虽然说之前不愿交手,但是事到临头,若是说他不期待和帝俊的交锋,那也是虚假的。

    而娲皇却只是伸出手拍了下卫渊的头顶。

    嗓音温和道:“嗯,好。”

    “我很期待。”

    于是那种天下剑道无双,排行前十,道果之境的玄妙气机就消失散去了。

    卫渊看了看自己的手,嘴角抽了抽:

    “不知道能不能和天帝说一声,看一下他的兵器库。”

    决战之前,去决战对手的兵器库里面淘几柄能用的剑。

    这怎么这么怪怪的?

    虽然说自身境界早已经抵达了万物为剑的层次,但是这个境界的战斗。

    手中有没有一把足够适合足够习惯的兵器,对于发挥出的实力也是有一定影响的。

    娲皇歪了歪头,疑惑看着卫渊:“嗯?”

    卫渊已经领会娲皇的意思,伸出手指比划了下,道:

    “我出了一剑,把浊世大尊的胳膊肘给他卸了。”

    “嗯,我其实原本是预留了一定力量,以唤回长安剑的,真的留了点力气。”

    “但是说到底一剑斩穿了清浊两界,损耗稍微大了点,比我预料的大很多,我的剑砍了浊世大尊功体之后,就有点操控不住了,也有可能是被那家伙的血给染上了,不大好操控……”

    “最后反正就是,我预估的力量有点偏少了。”

    “没法再斩穿一次清浊两界,回不来。”

    “不管这么样,这也怨不得别人,是我自己的疏漏。”

    卫渊解释。

    白衣少女听着,而后无奈一笑,屈指弹了下道人眉心:

    “你这孩子……”

    “往后可不要这样说话了。”

    什么叫因为预估的力量不够,结果斩了浊世大尊功体之后。

    没有办法再斩穿清浊两界。

    这算是我的疏漏。

    嗯,这种话实在是不利于心脏健康,而且这个味道实在是太有印象了,白衣少女一手托腮,道:“你之前是和浑天大哥见过面吗?总觉得你们都喜欢这样,轻描淡写地说出一些让人心脏不是很健康的话。”

    卫渊微怔,点了点头:“是啊……我们,关系很好。”

    “不过其实还好。”

    长安剑具备有特殊的气息。

    无法损耗。

    而因为其属性是人族铸造,浊世的生灵也完全无法使用。

    甚至于还会反向激发长安剑当中所孕育的剑意和剑气,反而会遭遇到神兵的主动反击。

    凄惨点的,拔剑不成,当场被杀,魂飞魄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哪怕是大尊想要碰触,也要强行耗费功体,而那样就相当于强行和元始天尊缔结因果,到时候直接远程锁定,再给那家伙来一剑!

    不过,没有了昆仑气息,没有了长安剑本身,雷火道果,以及群星加持。

    未必能一剑斩了大尊。

    事实上卫渊那一剑直接是奔着要命去的,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浊世大尊竟然还能够避开锋芒,以一臂换一命,这样的应变和决然,哪怕是卫渊都觉得惊愕。

    等到恢复之后,迟早要去浊世,将长安剑取出来才是。

    ……

    浊世——

    来回数日。

    【浑天之躯】仍旧还在浊世大尊道场行宫之外的秘境当中休养,只是他之前隐隐然竟然诞生出了自我的意识,明明有了自我的意识,却是充斥着茫然和痛苦,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来源于何处,不知道自己归属于何方。

    更不知道为何,自己要听命于那位大尊。

    但是此身的全部功体,皆是由浊世大尊以无数的法则汇聚,重演虚无而成就,几乎可以说,直接是因为浊世大尊而出现的,其中留下了的后手密密麻麻,近乎于无穷无尽,是直接从存续的根本上而成的。

    此刻苍茫空白的身躯意识根本无力反抗。

    因而也越发痛苦。

    这些时日当中,他唯独只有在深夜之时,其余诸多魔神远离的时候,会借助自行巡卫的轨迹,前往当日那柄从天而降的长剑之处,只有伸出手触碰着剑,听到那低沉的剑鸣,才能够让祂那空白茫然的心灵安宁下来。

    今日也一样,趁着没有神魔感知到这里,祂伸出手,握住了长安剑的剑柄。

    双目微闭,那种痛苦茫然的感觉,和神魂中的刺痛,缓缓的被悠长的剑鸣安抚,平缓下来,而就在这个时候,背后传来了一声带着冷意玩味的笑声:“哼。”

    “果然不出所料。”

    “你已经恢复了意识,对吗?”

    浑天之躯痛苦收缩,猛地转过身来。

    看到那边站着身材高大,身穿甲胄,气焰滔天如人间猛兽的恐怖身影。

    吕布·凤仙。

    此刻浊世大尊最忠诚最可靠的护卫。

    浊世无数天材地宝,人间乱世猛将之魂的结合。

    被发现了……

    浑天之躯的右手缓缓握合。

    而扛着方天画戟的高大身影同样如此,方天画戟划过虚空,抵着地面。

    气机瞬间变得紧张凌厉,针锋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