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爆杀!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01
  第1033章 爆杀!

    看到怒气冲冲,急急躁躁冲上来的白袍男子,共工本来打算出手阻拦,旋即就听到了那带着一股子憋屈火味儿的传音,共工和不周山彼此对视一眼,道:“伏羲?”

    “是我!”

    “我说,你们不是在保护阿娲吗?!”

    “怎么现在在这儿了?”

    身着白色道袍,伪装成了雷部玉枢院真君的伏羲气得三尸神暴跳。

    而后不周山安慰道:“那自然是因为,娲皇已经不需要我们保护了,我们才离开。”

    “不需要?”

    伏羲怔住,而后心中突然升起了一种浓郁的不安。

    “什么意思?”

    共工平淡回答道:“既是不需要,那自然是既足够可靠,又有足够力量的强者,此刻正在保护娲皇。”

    伏羲心中的不安越发浓郁:“是谁?!”

    共工回答道:“天帝。”

    伏羲的神色凝固。

    “那,阿娲就,就跟着走了?”

    共工看了一眼他的表情,补充道:“天帝说卫渊的伤势很重,只有娲皇能够疗伤。”

    “所以娲皇只说了一个字就去了天帝山。”

    伏羲张了张口,仿佛传来了心脏碎裂的声音。

    就,就这么去了?

    为了给那个臭小子疗伤?

    痛,太痛了!

    不周山绕开了伏羲,裹挟极为强势的气势,一步一步,脚踏虚空,来到了此刻的南海之处,心中打定了主意,要为自己的那个便宜徒弟出一口气,磅礴浩瀚的气焰不断地震荡虚空,引来了此地的诸多强者侧目。

    雷泽龙神缓声低语:“不周山神……”

    撑天拄地,力量最强之神。

    不周山神眸子扫过,嗓音平和道:“方才,我的弟子受了伤离开。”

    “老夫前来,是来看看。”

    “谁人动手,伤了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子?”

    周围散发出磅礴气息,有无数的流光汇聚,化作了白发道人的模样。

    敢打我老不周的弟子?

    那就是打我的脸。

    真当老夫是乐子了?!

    知不知道撑天拄地的大巴掌糊在脸上是什么感觉?

    雷泽龙神见到了那边的道人虚形,微微一怔,缓声道:“这位……是您的弟子?”

    老不周山眸子微垂,看到了那边的三十六尊上古雷神,每一个都散发出磅礴恐怖的气息,让人不容小觑,不周山须发皆白,微微扬起落下,缓声道:“这么说,是你们对我的弟子动手了?”

    区区雷神,看我……

    却看到那位大泽龙神脸上神色古怪。

    而后三十六尊上古雷神齐齐拱手,微微一礼。

    雷光流转,齐齐道:“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麾下雷部三十六战将。”

    “见过不周山神。”

    齐齐发声,神色颇为有些恭敬,让已经是蓄势不周山大逼斗2.0的老不周山好悬一口气没能上来,直接堵死在那里,右手抬起不行,放下也不行,最后满脸疑惑道:“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那是谁?!”

    就是这个什么所谓的天尊把那个臭小子打成那样子?

    老不周山大怒。

    雷泽龙神道:“您不知道?”

    “那正是您的弟子啊。”

    “我怎么可能知道……”老不周山的话戛然而止,一双眼睛瞪大,眨了眨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沉默了下,道:“……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是那个小子,也就是说,你们的意思是,你们都是他的部将?”

    雷泽龙神点头。

    不周山神倒抽一口冷气。

    “???”

    最终还是要维持住了脸上的尊严和不周山神最后仅剩的那么一点的脸面,咳嗽一声,道:“咳咳,不,不错嘛,果然还算是勉勉强强,凑凑合合。”

    “嗯,还算是能看。”

    “没有丢了老夫的脸面。”

    一边想着,一边用出了那懂得不是很多的天机因果之术。

    来,让老夫瞅瞅,你这所谓的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有多少气运……

    卧槽。

    老不周山只是打眼一看,险些就被整个南海笼罩着的磅礴气运和香火给晃瞎了眼睛。

    嘴角抽了抽。

    强硬着道:“还,还不错。”

    “凑合。”

    “能看。”

    “咳咳,不过,雷泽龙神,老夫还有一件事情要问,那小子既然有如此的实力,那他的伤势又是从何而来的?哼,总不至于是那天帝给打的吧?”老不周山咳嗽一声,声音低沉威严,要收回作为老师的尊严。

    大泽龙神摇了摇头:“那倒不是。”

    “哼,我猜也……”

    “是浑沌大帝。”

    “……不咳咳咳,谁?!!”

    老不周山差一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本来是世外高人一手背后一手抚须状,现在直接揪下来好几根胡须,嘴角抽了抽,道:“谁?!!”

    大泽龙神道:“浑天大帝啊。”

    他脸上也带着惊叹之色,感慨道:“可惜了,不周前辈你不在。”

    “当时,天尊和天帝联手,对抗浊世的大尊和大尊复苏的浑天大帝。”

    “气焰滔天,四海之水都为之逆转。”

    “最终天尊虽然受伤,天帝也以一敌二,而浊世大尊选择了逃跑。”

    “就在此刻,天尊还是一剑洞穿了清浊两界。”

    “斩下了浊世大尊的一条手臂。”

    “更是破去了他的功体!”

    大泽龙神说得滔滔不绝,与有荣焉,满脸都是感慨叹息之色,而老不周山早已经呆滞。

    什么?

    什么玩意儿?那个臭小子和谁打架?

    还斩了谁的手臂?破了谁的功体?

    就那小子?

    不周山神倒抽了两口冷气,下意识伸出手捂住了自己的心口,而后则是无比地懊悔恼怒,几乎要当场气得呐喊出来,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自己竟然不在,非但是不在现场,没能参与,甚至于是连看都没看到!

    浊世大尊的手臂被斩,这么大,这么大的乐子!

    雷泽龙神说完之后,意犹未尽,而后道:“不过,既然天尊冕下是您的弟子。”

    “想来,不周山前辈也是知道天尊的手段!”

    “能够培养出天尊这么强的弟子,不周山神,高深莫测啊,高深莫测!”

    不周山神干笑数声。

    只是表情神秘莫测地点了点头。

    而后微微抬眸,背对苍生,嘴角抽了抽。

    这什么玩意儿?

    这么生猛的家伙,真的是那个臭小子?

    做梦似的。

    忽而旁边出现一名高大的男子,面容坚毅英武,面无表情,正是大荒西北域天境的最强者,石夷,石夷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嗓音漠然道:

    “这个,需要吗?”

    递过去一个玉瓶。

    老不周山下意识接过来,道:“这是什么?”

    石夷垂下眸子,看了看已经赶赴此地的小道士阿玄。

    嗓音平淡:

    “上清灵宝宗速效救心金丹。”

    ……

    而在这个时候,伏羲也找到了那白发娲皇,瞬间靠近,脸上带着无害的微笑。

    “是娲皇吗?”

    “我是雷部玉枢院真君,是来带你回天庭的。”

    白发少女面无表情的看了祂一眼。

    而后悄悄地往后退了两步,躲在了青衫龙女献的背后。

    伏羲脸上的笑容僵硬。

    白发少女面色苍白,语气平淡没有多少的情绪波动,询问旁边的人道:“阿渊在哪里?”雷泽龙神看了一眼伏羲,道:“……是在天帝山。”

    “……天帝山。”

    白发少女想了想,看向石夷。

    “带我去。”

    伏羲神色凝固,努力道:“那什么,其实我的太清净大赤天也是不错的。”

    “什么漫画,好吃的,快乐水,都有的哦!”

    “可以每天都躺尸。”

    白发少女看了他一眼。

    无慈悲。

    然后看向石夷:“我要去天帝山。”

    伏羲张了张口,只觉得自己的完美无缺,只有卫渊受伤的世界计划直接梦碎当场,整个人的表情都像是燃尽了一样变得灰白,哗啦一下,跪倒在地,五指趴在地上,而后仰天呐喊:“不!!!”

    仿佛天地之间传来了一阵悲怆的歌唱声音。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天地一片苍茫~’

    越发衬托着伏羲身躯悲凉,天上还飘落了雪花。

    不,这是真的歌曲。

    伏羲一点一点抬起头,扭过头去,嘴角抽了抽,看到那边一个巨大的音响,某个白毛红瞳颓废社畜气质男一只手靠着音响,摇头晃脑地主动给伏羲的悲惨遭遇配上了BGM,正是白泽,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白泽一点一点地抬起头。

    看到了那边的伏羲双眼通红地看着自己。

    白泽脸色僵硬,干笑道:“我就是觉得,这个时候,配着这首歌,更符合你的气质。”

    “卧槽你冷静点?!”

    伏羲暴走。

    而后有一个果子被放在了伏羲的头顶。

    白发少女的袖口多少有些大了,垫着脚尖把果子放在伏羲头顶的时候,袖袍顺着伏羲的鬓角滑落,麻麻痒痒的,嗓音没有多少的感情波动,只是道:“点心,好吃的,还有什么都不要做。”

    “只有阿兄会喜欢。”

    伏羲猛地转过头去,看到那边的白发少女已经走远。

    呆滞了一会儿,嘴角止不住地勾起。

    而后伏羲忽而想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

    “不对……!”

    “阿娲,也在天帝山啊!”

    “阿娲和阿娲,她们两个,要见面了!?”

    正当欣喜的时候,伏羲旋即想到,两个阿娲相遇的契机,竟然还是因为那个臭小子。

    一张脸直接臭下来。

    吐了一口唾沫:“臭小子!”

    “让你多活两个月!”

    ……

    “约战?现在?”

    卫渊神色呆滞,看着那边显而易见认真的天帝帝俊,更为呆滞。

    卧槽,卧槽。

    卫渊勉强指了指自己的伤势:

    “我是个病人,重伤号。”

    天帝平淡颔首:“本座知道。”

    “所以,为你找来了娲皇。”

    卫渊:“……”

    好啊,合着之所以把娲皇带到天帝山,是因为可以放心打。

    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拉回来。

    所以不用担心用力过猛了是吧?

    你他么,你做初一的话,就不要怪我做十五了。

    卫渊吐出一口气,微笑道:“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帝俊你看这是什么?”

    他手中多出了先前记录的天帝黑历史,得意洋洋道:“约战自然是可以的,但是贫道现在伤势还没有恢复,咳咳,战意不够圆满,若是天帝强行逼迫的话,或许此物就会传遍大荒也说不定呢?”

    身子微微晃动,白发垂落背后,简直像是背后生出了几只白狐狸尾巴。

    天帝平淡注视着那一段留影。

    而后伸出手,握住了留影。

    卫渊成竹在胸道:“这个是留存于我魂魄的,所以,你毁了这个也没用。”

    天帝神色淡然,五指握合,星光猛地一激,这一段留影直接散去,而后冲天而起,直接在天地之间,化作了古之大帝浑天之影,于是浑天温和平静,说出的那句话‘帝俊那孩子’就已经远远传出。

    ??!

    卫渊瞠目结舌,动作凝固。

    仿佛背后的狐狸尾巴都直接停滞住。

    而后天帝平淡收回手:“本座已经替你传遍了大荒。”

    “此也算是‘颠倒因果’。”

    他看着呆若木鸡的卫渊,淡淡道:

    “那么,如你所愿,我们可以交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