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 天帝之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75
  第1031章 天帝之约

    因为没有在大本营把全盛的浊世大尊打死。

    所以输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下意识抬起手,捂住胸口的位置。

    在这一刹那,他不是一个人,龙虎山天师张若素和他同在!西极之主石夷和他同在!

    上清灵宝宗速效救心丸和他……

    伸手摸了个空。

    显而易见,速效救心丸并不和他同在。

    道人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不要用,这种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这种对心脏这么不好的话啊。”

    灰袍男子大笑。

    背对着他的方向,摆了摆手,而后踱步走入了雾气当中。

    雾气缓缓消散,再不存在,而在那无数的雾气散去的时候,中年男子的身影也已经离去,彻底地消失不见,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这里也仍旧还是那苍苍茫茫的浑沌一片,卫渊缓缓收回视线,看到了自己的手中。

    一侧是一枚珠子,幽深内敛。

    其中仔细看去,仿佛可以看到群星列宿,星辰颠倒,变幻莫测的梦幻景致。

    另一处,则是一根青翠碧绿的竹竿。

    其上垂落了一根银色丝线。

    散发流光。

    如同是诸多世界之法则的变换。

    而天地之间,一片苍茫,在浑天离去之后,卫渊便感知到自己的意识逐渐变得沉重,如图陷入了沉睡当中,如图身处于幻梦当中,不自觉地重新落座在了浑天曾经在的位置上,顺势抛竿,垂钓大千。

    银色的法则丝线落下。

    在这混沌未开,阴阳未判的天地之间。

    激荡起了一层一层的涟漪。

    涟漪扩大,朝着四方而远去,最终消散,化作了一点一点的银色星光,星光朝着上下四方流转变化,最终让这苍茫幽深的所在,笼罩在了大片大片的银色辉光当中,而青衫道人,白发自然垂落,端坐于上,垂钓万古,气机幽深而遥远。

    如梦似幻。

    ……

    与此同时——

    南海。

    身穿白衣白裙,黑发只是垂落在后,眉心一点红色朱砂的珏头疼看着前面的陆吾。

    如果是西王母娘娘的话,娘娘不会如此地严苛,只要确认没有包藏祸心,没有邪念的话,是可以随意离去的。

    虽然说曾经的娘娘执掌天之灾劫五厉,性格凌厉刚正。

    但是后来也转而柔和。

    雍容大气,有一方神系传说之主的气度。

    至于说是开明的话,那就更好说了。

    虽然之后可能会迎来他的各种麻烦和纠缠,但是一开始却是会轻易把人放走的。

    按照开明自身的说法,他喜欢挑战和刺激。

    一开始就把对面的路堵死了,岂不是太过于无聊?

    唯独陆吾。

    也只有陆吾。

    会毫不留情面地把事情打破砂锅问到底,绝不会留有丝毫的问题和迟疑之处,这当然不能说是问题,甚至于可以说正是代表着昆仑三神之一陆吾的刚正肃然的特性,若是不是这样的性格的话,那么他也就不再是陆吾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反倒是给珏带来了大麻烦。

    认真的人不是坏事。

    但是前提是这个人认真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你虽然具备有浊世的功体,浊世的气息,但是却认得本座。”

    “看来确实是故人。”

    “而虽是故人,却又如此地遮遮掩掩,看来,也是有些苦衷。”

    “不过可惜。”

    “你的苦衷,却和本座无关。”

    白衣白发,衣冠胜雪的少年五指虚张,丝丝缕缕的流光汇聚纠缠于指掌之间,化作了一柄散发森冷寒意的长剑,剑锋三尺,明如秋霜,整柄长剑剑身都带着那种通透的质地,内里仿佛有着无数的灿烂流光,纵横交错,如梦一般。

    珏怔了下,下意识回忆过去,回忆那身材高大健壮,漠然冰冷。

    以双拳对敌的高大神灵。

    看了看此刻白发少年手中的剑。

    道:“……陆吾神,你什么时候,开始用剑器了?”

    白发少年神色微微有一刹那微不可察的凝滞,而后语气平淡道:

    “令有一番机缘。”

    “此事和你无关。”

    珏点了点头,终究还是忍不住好奇道:“突然间运用剑术,是遇到了什么特殊的人吗?”

    白发少年皱了皱眉,却还是回答:

    “……勉强,算是吧。”

    “终归也是和你没有关系。”

    陆吾掌中之剑朝着珏落下,因为顾及到或许是认识自己之人,故而出手已经收敛了几份力量,但是即便如此,一剑落下之处,却被那少女飘然躲开,不只是陆吾,就连珏本身都惊愕,看到那柄剑锋芒森寒,却又隐隐然携带有群山巍峨之念。

    ……昆仑化剑之术?

    是类似于人间界昆仑山那样的支脉?

    可是,这,这不是渊的手法吗?

    复又数招,珏勉勉强强地避开了这剑锋,心底的狐疑越发严重,已经认出来这一路剑术的风格,虽然说剑招剑意,完全不同,但是论及其剑理,却和卫渊数千年磨砺而出的剑道风格,极为相似,简直可以说是一脉嫡传。

    ……那个特殊的人,是阿渊?

    珏心中蓦然升起这样的念头。

    而后看着前方,左手背负身后,单手持剑,衣冠如雪的白发少年。

    忽而觉得。

    要是此刻被陆吾神看出真身的话,那么会发生什么?

    毕竟陆吾可是当年之事的亲历者,完全知道卫渊和珏两者之间的因果起源,也知道即便是这个时代,卫渊和珏之间也有着极为浓郁的因果纠缠,其中的复杂,已经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了。

    这要是被认出了真身。

    再想想那个特殊的人?

    直接社死?!

    那么今天在这里,陆吾和她之间肯定要失忆一个了。

    珏的小脸一呆,刚刚还觉得无所谓,这个时候却突然开始努力尝试地离开此地,但是陆吾掌中之剑旋转一周,横拦在前,而后屈指轻描淡写敲击了剑脊,并指如剑,顺着剑脊轻轻拂过。

    这个动作让珏的小脸煞白。

    熟悉地仿佛下一刻,眼前的陆吾就会说出那句‘当世卧虎,泉州卫渊……’

    要社死了,要社死了……

    而这个时候,仍旧神色清冷,动作从容平和的陆吾不知道前面之人所想。

    只是平淡道:“想要走的话,已经迟了。”

    珏结结巴巴道:“那个,陆吾神。”

    “我觉得您还是不要再强逼下去,对我们都好。”

    白发少年平淡道:“哦?”

    “本座可以认为,这是挑衅吗?”

    左手五指微微抬起,嗓音淡漠:“但是本座选择拒绝。”

    五指握合。

    周围剑气纵横,仿佛直接重现了那山海当中的十万里昆仑山系,连绵纵横,直接环绕于此,化作了一个极为喧嚣的阵法,陆吾掌中之剑抬起,平淡道:“此地,不可存在隐瞒,不可存在遮掩之身份!”

    珏的神色一凝。

    糟!

    ……

    青竹杆垂落下来,垂落的鱼线落入不知道是该称呼为地面还是说水面的区域。

    让无数的法则震荡泛起涟漪。

    银色的光明朝着四方震荡,卫渊的意识就仿佛沉入了这无边的法则之海当中,沉寂而安然,当诸多法则泛起涟漪,开始晃动,就感悟其中的变化和奥妙,若是当这无数的法则安静下来,则是感受其宁静,感受所有的法则汇聚在一起的虚无之境。

    苍苍茫茫,混混沌沌。

    不知岁月之流失,不知此身之所在。

    无忧无怖,无悲无喜。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卫渊耳畔忽而传来了轻声温和的呼唤,传来了轻轻的哼唱声音,不知道为何,心神晃动,此地出现了一层一层的银色涟漪,而后涟漪到了极限,整个世界都在刹那之间,直接崩碎,消失。

    无数的碎片坠下,化作了黑暗。

    卫渊猛地沉下去。

    但是因为那温和的声音,而没有丝毫的恐惧惊动。

    这明明是神魂层次的巨大变化,本该让神魂震动,哪怕是卫渊,在重创之际也不可能毫发无损。

    却自有一股温和的感觉源源不断地传来,让他心神自然安定下来。

    只是如同陷入了一场平静美好的梦境。

    不知许久,卫渊缓缓睁开了双眼,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自己在一处陌生的屋子里,这个屋子整体的装潢古色古香,并不显得奢侈,但是却又有一种别然的自然,自己躺在床铺上,身上的伤势,竟然已经开始有些恢复过来。

    卫渊抬起手,道:“这是……”

    而后微微怔住,视线偏移,看到床铺一侧,趴着睡着的白衣少女。

    眉头微微皱着,枕着一侧手臂,另一只手则是轻轻握着卫渊的手,方才他在那种神魂坠落之时,感觉到的安心感,就是来自于少女,而此刻,初步复苏的娲皇竟然疲惫到了沉沉睡去,阳光落在少女的面颊,隐隐虚弱苍白之色。

    卫渊神色温和下来。

    本来想要把自己的手取出来的,但是那少女娲皇即便是沉睡当中也握得很紧。

    卫渊尝试两次之后,就也不再挣扎。

    只是任由少女娲皇握着自己,而后察觉到了气机的变化,微微抬眸,看到前方,神色平静,一身黑衣华服的天帝平淡走入,道:“看来,你已经醒了,娲皇创世之力,果然对于人族的效果极好。”

    卫渊道:“帝俊……”

    天帝颔首,平淡道:“她为了让你苏醒,足足数日不眠不休的疗伤。”

    “耗费的心力太大,再加上她也才刚刚苏醒没有多久。”

    “本身的根基底蕴远远没有回复过来。”

    “所以才睡去了。”

    “你之后,要好生道谢。”

    卫渊颔首道:“那是自然,这里是?”

    天帝淡淡道:“本座的道场。”

    卫渊神色怔住。

    天帝山?!

    等一下,这里既然在天帝山的话,那么甚至于都不能说是在大荒和山海之间了。

    你把我带在这里做什么?

    帝俊双眸幽黑,左手背负身后,嗓音平淡道:

    “三尺青锋荡乾坤。”

    “天地无双。”

    帝俊看向那边的道人,淡淡道:

    “看来,元始天尊,你我的第三战之约。”

    “是时候履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