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输赢,胜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96
  第1030章 输赢,胜负!

    温和的声音和言语,仿佛有着让人心神安定下来的能力,而在这一片虚无之地当中,卫渊也看清楚了那中年男子的模样,正是自己的好友,本来也已经离去的浑天,只是此刻,男子就这样坐在天和地之间,手中持一根竹竿,正自垂钓。

    垂钓无饵亦无鱼。

    但是落下来的时候,却又让天地之间,泛起了层层叠叠的涟漪。

    卫渊茫茫然地向前,却也不觉得浑天出现是如何让他诧异的事情,只是坐在了另一块青石之上,平和地看着这仿佛万物皆未曾诞生的世界,看到了虚空之中一片安然,唯独偶尔,会有清亮的涟漪在此地层层叠叠地晃动,荡开。

    道人询问:“无钩无饵,你要钓什么鱼?”

    浑天平和注视着前方,玩笑般地道:“什么鱼?”

    “我不是,已经把你这一尾鱼钓上来了吗?”

    道人不置可否。

    看着泛起了层层涟漪的‘地面’,看到了里面仿佛出现了一层层的波澜。

    出现了无数的画面。

    卫渊看到了流转变化的时间线,看到了过去发生的种种画面,最终无数晃动的涟漪,导致伏羲在万法终末之地,看到那家伙一个金蛇摆尾。

    直接抽击在了自己的身上,而后直接落入了混乱繁杂的时间乱流当中,

    无数的时间乱流变化莫测。

    自己当时根本没有能力抵御,只能随着时间乱流在变化。

    原本是要落在某个时代的一个偏僻岛屿,去体悟小世界开辟的经历,但是刹那之间,仿佛有冥冥之中的【因缘】,让卫渊的身影和落下的位置出现了细微的偏差,比起伏羲预定的时间点,更要提前许久许久。

    最终落在了早数万年的某个小世界。

    也因此和后土,以及浑天,产生了某种因果和相识的缘分。

    这些画面徐徐消失不见,那构成了这一幅画面的无数银光般的法则重新化作了最为原初的光芒,而后散去,化作涟漪,层层叠叠地朝着周围扩大,最终归于了平静。

    卫渊道:“……当初渣蛇把我送到了那个时代。”

    “和浑天你也有关系?”

    所以伏羲才会错判。

    才会因而遭遇到了反噬,之前甚至于不断咳血?

    中年男子嗓音温和宁静:“或许有,或许没有。”

    “或许是因为我一动念,于是世间万物,皆奔我而来。”

    “亦或许,我根本不曾动念。”

    “只是这山海万物,天下一切感知到你我的相识当是好事,便蜂拥着你来到我的时代。”

    卫渊沉默。

    而后徐徐吐出一口气来。

    道:“请你不要一本正经轻描淡写地说出这种话来。”

    “对心脏不大好。”

    “我现在也没有上清灵宝宗的救心金丹。”

    浑天大笑。

    卫渊道:“所以,你现在是什么状态?”

    “和上次那样,只是一缕分魂吗?”

    中年男子手中垂钓,语气平和道:“当然,不是。”

    手中的竹竿微微晃动,却泛起了层层涟漪,而下方却分明都不是水,而是地面,仔细去看的话,那甚至于根本不是坚实的地面,而是无数的法则,时而汇聚,时而散开,汇聚之时,便如同一条一条的银蛇抖动,散开之时候,便是漫天星火,散发银色辉光。

    “可知道此地是什么?”

    “你问我钓鱼是钓什么,但是,元,此地,根本就没有水,没有天,没有星辰万物。”

    “自然也是没有鱼儿的。”

    浑天的神色温和平静,淡淡道:“我只是在距离你的时代数亿年前的浑沌虚无之中。”

    “在和你闲聊。”

    “我在后世陨落离去,但是在那个时代长存,所谓的时间,亦不过是一副卷轴。”

    “每一个时间的我,都是久远存在而不灭的。”

    “这一根竹竿,便是天地万物。”

    “这一缕鱼线,便是万古岁月。”

    “我在此端,而你在彼端。”

    “故而,我垂钓的,便是你。”

    “元始天尊……”

    平淡的言语,手中的竹竿微微晃动,似乎是鱼儿上钩,垂落的银色丝线泛起涟漪,波动万物,似乎鱼儿在挣扎,而卫渊‘看到’,前方一缕银色的鱼线垂落,落在自己的面前,微微闪动,散发着悠远的光。

    玄妙,苍茫。

    诡异。

    如同大道虚无,宇宙尽头般的大恐怖和无与伦比的诱惑。

    端坐于虚无之中的灰袍男子平和垂眸,隐隐然似乎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五官七窍。

    一片苍茫浑沌。

    万事万物,尽数内敛,诸多法则,阴阳八卦,猛地朝着内部收缩,化作了世界宇宙大爆发之前的那一个奇点,无数的星河都在逆流,而刹那之间,两根白皙手指将这一枚【奇点宇宙】拿起来,仿佛一枚珠子般托举在手中。

    轻描淡写。

    举手投足。

    却无一处不在彰显其恐怖和壮阔。

    卫渊摇了摇头,语气平淡道:“撒谎。”

    他从浑天手中将【奇点宇宙】拿了过来,那一枚仿佛世界爆发之前的东西,化作了一把鱼饵,随手扔下,撒落入水面,也泛起了层层叠叠的涟漪,卫渊语气平淡:“你当我是谁,会信你这样的话。”

    “而且,浑天,你也太不会说谎了。”

    中年男子微笑摇头。

    于是那般壮阔的景色却也慢慢消失不见,悠然道:“是说谎,不过眼前你所见到的,却也是真的,是来自于我的本体真灵的【心象风景】,代表着万物和阴阳都还没有诞生的时候,这个世界真正的风景。”

    “天地未形,混沌未开,万物未生。”

    卫渊自语:“混沌之时,阴阳未判。”

    浑天之影颔首,道:“不过你为何如此快又出现了?”

    “短短时间,你似乎也经历了不少。”

    “要再闲聊片刻吗?”

    卫渊将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剥离了那些风险和冒险的事情,也只是和好友风轻云淡地讲述出来,浑天摇了摇头,带着些玩笑道:“我也没有你那什么上清灵宝宗的救心金丹。”

    “所以,你也不要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这些对心脏不大好的事情。”

    他感慨一声,复又道:“没有想到,你竟也成长地如此之快。”

    “倒也是不愧于你的名号。”

    “本体当年坐化之前,本来打算要打破清浊两界的烙印,强行逆转基础规则。”

    “在浊世当中归墟天地。”

    “如此可以在清世当中创造出不少的福地,也可以在这个过程当中让归墟之主踏足十大巅峰,但是可惜,可惜,浊世大尊毕竟是有些手段的,我的坐化被阻止了,所以,最后关头为了防止他有什么其他的动作,故而留下了我这个后手。”

    “任何阻止我的身躯的清世强者,不管是谁,都会得到这一缕念头的馈赠。”

    “只是我一直以为,阻拦他的,会是帝俊那孩子。”

    “却没想到,是你。”

    帝俊,那孩子?!!

    卫渊的眉头挑了挑。

    然后手指动了动。

    动了,动了!

    涂山氏的血脉烙印动了!

    要不是在这里没法留影,卫渊高低得把帝俊难得的黑历史之一给保留下来。

    你要是敢于逼迫我打架,我就把你的黑历史公开!

    哼哼!

    完美!

    卫渊又想了想,觉得这件事情极有可操作性,心念一动,已经将方才发生了的事情直接元神烙印剥离。

    天帝的黑历史啊!

    这怎么能忍下来?我特么直接记录在灵魂深处!

    涂山渊心满意足.JPG。

    而浑天只是温和笑着等待,卫渊道:“如果来的真的是帝俊,浑天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

    浑天笑着道:“本体也已经料到了这个可能性,故而留下了一缕力量。”

    “以方才那一幕幕表现出的神秘和强大。”

    “尤其是森罗万象,群星列宿回归于最初的模样,帝俊哪怕知道是诱饵,也会拿在手中,他太自信了,而后自然可以和他谈一下了。”

    “元你来到这里的话,我的准备,反而是没能成功了。”

    浑天似乎有些遗憾。

    但是却也带着笑,似乎虽然说是提前的准备有些失败了,但是来到这里的是卫渊。

    仍旧让祂感觉到欣喜。

    卫渊点了点头,迟疑了下,道:“……你,现在的状态。”

    浑天温和道:“死了。”

    “这只是提前针对大劫布置下来的后手而已。”

    “若是你还能遇到大尊的话,就和他说……”

    “当年之战,远未完结,死亡,并非是终点。”

    中年男子声音温和宁静。

    说出的话却是霸道得很,卫渊颔首。

    浑天长叹息道:“只是可惜,浪费了你一枚大地的道果,不过……虽然不再是我,但是浑沌之道未曾颠灭,故而,机缘巧合之下,亦有可能,重新诞生出灵智。”他声音温和:“无论如何。”

    “若是真的有如此的境遇的话。”

    “还请你多多照顾他。”

    而后手中不知为何,又多出了一枚珠子,正是方才世界起源,群星裂变之力,嗓音温和道:“帝俊那孩子独自镇守天地苍穹,坐镇清浊封印,战力无双,境界之上,却也毕竟有所疏漏,此物你就交给他。”

    “这是他从不曾见过的风景。”

    “亦是群星万象距离最巅峰最后的一步。”

    “我本来以为见到的是帝俊,所以提前准备了此物,没有想到,是元你。”

    浑天摇头笑叹:“你啊你,每每让人讶异。”

    他想了想,起身,随手将手中的钓竿扔给了卫渊,啸道:“左右身无长物,此物给你。”

    “虽然不值钱,也算是可以一用。”

    “平时若有时间,也可以来此垂钓,或许有机缘呢?”

    灰袍男子似乎玩笑了一句。

    而后转身,步步离去,卫渊想要去追上去,但是不知为何,动作却无法移动,只是看着浑天远去,道:“你要去哪里?!”

    中年男子温和回答:“天地皆是过客,我亦不过归人。”

    “你们还记得我,就也足够了。”

    “没有来去之分。”

    “何必拘泥死生。”

    卫渊声音微顿,忽而又朝着那边的雾气里面喊道:“你真的,输了吗?!”

    中年男子脚步站住,回眸含笑:“输了啊。”

    卫渊垂眸,心中多少还是不忿。

    浑天平淡道:“毕竟。”

    “没能在我大限时间到之前。”

    “在他大本营里面把他生生打死。”

    “算我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