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7章 不死不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40
  第1027章 不死不休!

    以二敌一,但是对手是清世目前的最高战力。

    而且毕竟是深入敌人腹地交手,与其说是大尊畏惧于天帝的实力。

    倒不如说祂更为担心的是清世的其余诸多高手闻讯而来,到时候若是不周山,以及娲皇抵达的话,那么清世当中十大巅峰道果境界的第一阶梯,全部高手,都会齐齐现身。

    再加上,不知为何【浑天】竟然出现了本不该出现的问题。

    到时最糟糕的情况,或许是他不得不直接对上十大巅峰道果境界前三的联手。

    正是因为不愿意面对如此的遭遇。

    祂才耗费了漫长的时间,将这些强者一一分化,寻找其弱点,将其或者诛杀,或者封印。

    耐心,平静,以及漫长的谋算。

    他的战果亦是极为的繁杂。

    乘势而起,大势不在,便是随心转圜,绝无所谓巅峰者的拘泥。

    浊世大尊回归浊世,众多浊世的强者齐齐现身,前来迎接,浊世大尊仍旧是神色平淡,微微颔首,抬眸看向苍穹远处,在这浊世的天地之间,无数的大道流光汇聚,化作了恢弘恐怖,直接环绕诸多世界的法则光带。

    其中每一道流光,都代表着的是法则的奔流。

    这就是浊世十大巅峰道果境的本体,是清世那边大道烙印在浊世留下的痕迹。

    而只有在这里。

    在浊世。

    大尊方才是本体,因为在此地,他足以动用整个浊世所有的法则,动用整个浊世的所有大道烙印,如此才是全盛之姿,代表着的诸多道果的统合,和诸多法则的最初浑天恰好是一里一外,也是如此最后才是双方硬拼过。

    与其说是【浑天】和【大尊】的交锋。

    那更像是【源初】和【终末】,是【浑沌未开,阴阳未判】和【万物烙印,终归大道】之间的终极对战,也只有他,才有可能让【浑天】在真灵散去之后,仍旧还保留其肉身活性,保留其功体存续。

    那位之前曾经阻拦过大唐时期卫渊的高大男子注视着【浑天】之躯,道:

    “大尊,这具身躯,出现问题了吗?”

    “若非如此的话,您怎么会如此快就转圜回来?”

    浊世大尊神色平淡颔首。

    “毕竟是浑天。”

    那位高大无匹,代表着【基】,和不周山虽然不同却又某种程度上位格类似的高大男子沉默,就仿佛是不周山不会轻易离开清世,前往浊世战斗,祂也同样如此,不会轻易离开此地,沉默了一会儿,却又回忆起当初的事情。

    注视着沉默不言的【浑天】,道:“确实如此。”

    “浑天大帝当初毕竟是选择自我坐化……”

    “若非是大尊阻止的话,几乎功成。”

    “让祂真的逆转清浊。”

    大尊微微敛眸。

    当初的浑天来到此地,最终的选择本来是打算在浊世坐化归墟。

    以其恐怖的根基,足以逆转清浊之世的基础法则。

    往日是清世强者死去之后,基于清浊两世的原理,将会在浊世产生相应的福地,产生大量的元气,这个过程将会通过东海之大壑【归墟】完成,但是当时的浑天,竟然打算彻底颠倒这个基础的法则。

    “若是他成功的话……”

    那么他本身的根基!

    以及他杀戮的诸多浊世神魔。

    都会刹那之间,自归墟之壑逆转倒流。

    这个过程,不单单会直接在清世创造出超过上百的福地,更是会直接让东海大壑之主。

    归墟至尊。

    直接借此机缘,踏足十大巅峰,至少是半步踏足其上。

    “若是让祂成功的话,几可为清世续命十万年。”

    “咳咳……”

    浊世大尊咳嗽数声,嗓音平缓:“但是,太天真了。”

    高大男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双眸子横扫,没有看到之前和自己时常争吵的女子:

    “大尊,雷神在何处?”

    大尊平淡道:“死去了。”

    高大男子沉默,“那么真实呢?”

    “也死去了。”

    “……浊世天机,他最为狡猾。”

    浊世大尊平淡道:“浊世天机,死在了伏羲的手里。”

    而后他摇了摇头:“但是,既然说伏羲在本座手里死过一次之后,竟然还逃得命魂不散,或许也可以期待一番天机的造化。”

    高大男子沉默了下,道:“那么,【雷霆】和【真实】,是死在了天帝的手里吗?”

    “……”

    浊世大尊沉默了下,平淡道:“不。”

    “不是,他们都是死于元始天尊手中。”

    “元始天尊……”

    高大男子呢喃,道:“是清世新出现的巅峰强者吗?”

    浊世大尊道:“就是一千多年前那个持剑来此发疯的人间剑客。”

    !!!

    高大男子猛地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那边的大尊,哪怕沉稳安静如他,声音也忍不住提高,道:“是他!!!怎么可能?他之前的状态,明明是连功体都没能成就,哪怕是将功体大成,都需要万年之久,怎么可能这么快?”

    浊世大尊道:

    “成长速度很快,但是功体驳杂,是以特殊的法子短暂提升起来的。”

    “倒是不足为惧。”

    “况且,也已经被浑天重创,功体大幅度降低。”

    如此周围其余的浊世强者们方才压下了那诸多的震动和心神失守,道:“原来是取巧的法门,现在也已经被重创,那也就不足为惧了。”

    “毕竟是大尊出手。”

    “岂有不手到擒来之理?”

    “此次若非是浑天之躯出现了问题,定然可以斩获更大结果。”

    “便是将那所谓的元始天尊,斩杀当场,为雷霆,真实复仇,将其首级和道果带回来。”

    “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浊世大尊并不在意这些驳杂之话,只是皱着眉头注视着出现不该出现问题的浑天身躯,以无数的法则重新构筑了浑天的功体,按理来说,绝不可能出现那种动手迟滞的情况,莫非是……真灵出现问题?

    是因为浑天太过于强大。

    哪怕是真灵已去,也残留了些许烙印,些许痕迹。

    在遇到好友故交的时候。

    会随之而动,本能地有所激发,有所反应?

    不,这也不可能,浑天之真灵,已然抵达了最初之境,浑沌万法,统合唯一。

    这个境界,是绝不可能留下所谓的痕迹和烙印。

    他离去了,就是真正地离去了。

    浊世大尊随意挥手,示意旁人退下,那些浊世的强者,以及高大男子都躬身行礼,步步后退,而浊世大尊已经查验过了基础的情况,略有沉吟,回忆起来了卫渊先前和浑天交手的一幕幕,实现抬起,落下,看到了浑天的眉心。

    难道说……

    那元始天尊做了什么?

    浊世大尊有所察觉,缓缓抬手,指尖沾染流光,朝着浑天眉心探查而去。

    “……难道说,就是在这里。”

    就在此刻!

    恰到好处!

    一道清越如同九天龙吟般的剑鸣声音陡然升腾而起,震撼左右,摇晃乾坤!

    整个浊世的天地都剧烈晃动,浊世大尊的手指一顿,未曾触及到浑天眉心。

    而后猛地抬起头。

    看到那代表着浊世大道烙印的无数光芒忽而短暂逸散开来,竟然仿佛是在躲避着什么一般,浊世强者们遵循着唯我的信条,猛地四下躲避,而那高大男子则是朝着大尊方向掠去。

    一切事情发生在短暂的时间里。

    旋即便是森然无匹的浩瀚剑芒。

    如同群星坠落于地上。

    猛然斩下!

    高大男子伸出手,却仍旧未曾触及,只是眼睁睁看着那一剑恐怖落下,看到大尊踉跄后退,才刚刚回到了此地,还未曾彻底和天地道果联系起来,就已经被这一剑斩过,因为这一剑,竟然比起接触大道的意念更为凌厉迅捷!

    剑光散去。

    诸多浊世神魔猛地抬起头,看去。

    而后尽数无言,神色仓惶,看到浊世的大尊一手捂着左臂,而他的左臂竟然已经齐根而断,就这样落在地上,仿佛刹那之间失去了所有的活性,而一柄长剑就倒插在地上,尚且还有剑鸣声音,袅袅不觉。

    平淡的声音直到此刻,方才落下。

    缥缈悠远,如自九天之外而来。

    “斩。”

    浊世大尊捂着手臂的断痕,咬牙切齿:“……元始天尊。”

    于是四下皆是死寂。

    而大尊五指一张,其手臂竟然无法再愈合,无法再生长,丝丝缕缕的因果纠缠于其上,哪怕是把断臂放到伤口上,也无法恢复,与此同时,其功体就仿佛也被直接斩去六分之一一般,如雪崩一般飞速的跌追。

    功体·破!

    清世。

    卫渊缓缓伸出手,五指之间因果聚合,是如图落宝金钱一般的手法,却不在拘泥于形体。

    “因果缔结。”

    “大尊功体和我之性命联系在一起。”

    五指缓缓握合。

    丝丝缕缕的因果纠缠于大尊的手臂端口上,在虚空中汇聚,仿佛化作了一名白发道人,周身缠绕因果,丝丝缕缕金色光尘逆着流转,如图跨越诸天万界,清浊两世注视着大尊,五指微握,手腕转动低垂。

    因果缔结。

    这一次,道人主动提供了因果两端的存在——自己的性命。

    于是他眸光微垂,嗓音沙哑低沉:“你我之间。”

    “不死不休。”

    整个浊世之间,已然没有了半分的声响。

    ……

    而在这个时候,放完大话的道人摇摇晃晃,再也控制不住伤势。

    先是出了那石破天惊的一剑。

    又强行借助长安剑的因果缔结了因果,破了大尊的功体。

    哪怕是常态化的十大巅峰都无法承受,刹那之间,真实道果和寂灭道果分出,重新朝着祝融方向飞去,而雷霆同样归于天庭符箓体系之中,道人刹那之间气息骤止,朝着下面坠落,禹王张开双臂仰头看着天狂奔着过去打算接人。

    伏羲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绳子,打算套马杆一样把这个臭小子套回来。

    大泽龙神道:“儿郎们,前去迎接天尊!”

    但是一只手轻描淡写直接拎着了道人的衣领,手掌扫了扫,就有云气汇聚,托举住重伤昏迷的天尊,而后群星之主平和道:

    “本座和他还有一战的约定,此人我就先带走了。”

    “在天帝山中,可以好生养伤。”

    祂视线越过残留浊气,注意到了升腾而起的两轮大日,看到了持拿战弓的大羿。

    而后微不可察微微颔首,嘴角勾起了一丝像素级别的笑意。

    迅速收敛。

    大泽龙神怔住,高声道:“可是他是我们的天尊啊。”

    伏羲连连点头:“啊对对对!”

    白发少年平淡道:“此人和我昆仑有关。”

    伏羲再度点头:“啊对对对!”

    “原来如此。”

    天帝视线微垂首,语气清冷平淡:“无妨,谁要带走此人。”

    “可以来天帝山。”

    “本座,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