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6章 借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93
  第1026章 借剑!

    代表着生死和逆转的浊世大地之力。

    卫渊突然开始庆幸,庆幸自己刚刚没有用这一道浊世的道果去开辟生死之界,而是直接靠着因果完成了生死之境的最后一步,否则的话,在这里,根本就没有办法可以破开此次劫难,也没有办法应对浑天。

    刹那之间,浊世之力,生死流转。

    卫渊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一道道果飞速地消融汇入了浑天的眉心位置。

    道门上丹田泥丸宫。

    天脑者,一身之宗,百神之会,道合太玄,故曰泥丸!

    刹那之间,气机交错,元气流转,恐怖的气机碰撞让周围的天地法则都散发出磅礴的流光,似乎要发生某种可怖的变化,卫渊指决变化,右手低着浑天眉心,左手指决低着自己的手臂,缓缓下压。

    双目之中,神光流转,嘴角鲜血留下。

    浑天眉头皱起,口中发出一声沉声低吼。

    忽帝猛地起身,下意识想要开口让卫渊收手,却又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神色痛苦,泪流满面,而浊世大尊更是未曾想到这样的变化,眼前这一幕,就仿佛是卫渊竟然在关键之时,绝地反击,而如此反击,竟然连曾经无可匹敌的浑天都已经受伤不轻!

    下意识想要出手阻拦。

    却是被星光纠缠,而后前方那道人袖袍猛地一扫,明明是已经中了暗算受伤的状态,竟然强行纠缠无数的因果,其中甚至于还有浑天的因果,两者交错变化,猛地变化,在阻拦住了浊世大尊的时候,在卫渊的眼前浮现出了一道道的画面。

    似乎是因为他和浑天的因果纠缠,再靠着【浊世大地道果】的引导,本能地指向另外一处。

    他和浑天一起循着因果的走向,‘看到’了身穿黄衣的温和女子尝试突破层层的困境,了,独自经历了无数的难关,不止一次地受伤,不止一次地险些重创,最终找到了一处大阵,似乎她看着那阵法安然许久,闭了闭眸子。

    似乎下定决定,稍稍握了握拳,语气轻快自语道:

    ‘那么,元。’

    她带着些许的微笑垂眸:

    ‘我就等待着,你在未来来救我啦。’

    她独自走向一处大阵,而后阵法打开。

    卫渊和浑天‘看到’了这个阵法最终散发出了磅礴的力量气息。

    看到阵法猛地变化,另一处开启,而后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黑发的娲皇冲破了阵法,得以脱困而出,娲皇出阵之后似乎微有诧异,还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出来的,旋即就察觉到了整个大荒和昆仑的天崩之局,来不及去查看情况,就已经离开。

    于是阵法缓缓闭合。

    两座阵法,最终朝着内部笼罩,层层叠叠的法门符箓,将穿着浅色长裙的女子罩入其中。

    于是她再不曾出来。

    这也已经是,足足六千余年前的事情。

    正是娲皇为何能够从之前困住她的阵法离开的缘由。

    卫渊心中悲怆,而那边的浑天同时低沉怒喝,神色痛苦愤怒。

    “不,不对!”

    卫渊眼眸亮起。

    浑天却忽而猛地握拳!

    那无数层层叠叠的因果,竟然自中间,全然断裂,浊世大地的道果已然尽数被消耗,但是浑天却并未曾如图卫渊所预料的那样苏醒,而几乎是瞬间,卫渊就明白了原因究竟是在哪里——

    浊世大地,太弱了。

    亦或者说。

    浑天,太强大了!

    立于最初,象征着【天地未形,混沌未开,万物未生】,【混沌之时,阴阳未判】,以及最后的【浑沌超脱,万物创生】,区区单一道果,连清浊合一的状态都不是,根本没有办法对这个层次的巅峰强者产生影响。

    哪怕只是他真灵离去之后的身体。

    同样,不可能。

    肉身不坏,万法不侵!

    浊世地尊,你他么就不能够再强一点吗?!争气点啊混蛋!

    卫渊咬牙。

    和似乎反倒是被激怒的浑天猛地对招。

    气机激荡,诸多法则流转于苍穹之上,照亮于幽微,让虚空之中多出了丝丝缕缕幽深玄奥之感,卫渊再忍不住,鲜血滴落,恰好飞落于【浑天】的眉心,这一下强行出招对决,直接就是最为纯粹的根基上的硬碰硬,来不得半点的侥幸。

    卫渊功体激荡,周身气机开始暴动。

    此刻的巅峰状态本来就只是暂时的。

    而且,万物万法,大地为基。

    此刻分出了一道道果,原本稳定的气机猛地开始崩塌,维持住的巅峰气焰也开始朝着下方飞速坠落,雷火道果也有分离的趋势,毕竟是直接失去了【基础】,又硬接了浑天的一招,更是直接震得卫渊的道果鼓荡,隐隐然有直接从身躯之上离开,飞身而出的趋势。

    从旁人看来,就仿佛是卫渊硬接一招而遭遇重创,连功体都要崩溃。

    刹那之间,卫渊已然像是失去了之前那种制衡最强的基础。

    只是留在虚空,捂着自己的伤口,喘息急促。

    这明明已经是最好的出手时机!

    就算是这个层次的存在已经是极为难以陨落,但是抓住如此的关键时刻出手,也必然可以直接将其重创,甚至于将其打得肉身粉碎,不得不真灵转世也是极有可能的。

    只是不知为何,【浑天】却没有追击。

    强横无比的男子只是无声无息站在原地,不攻击,也不防御,似乎是之前受了点伤势,但是整体的气焰却仍旧强大无比,丝毫没有降落,和卫渊此刻的状态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而没有谁察觉到,方才滴落他眉心的鲜血,无声无息汇入其中。

    浊世大尊连连催动,【浑天】都无法攻击,来不及去查验是否是这一具浑天之躯发生了什么变化,只得心念一动,直接移形换影,和【浑天】位置交错变化,让浑天出手,去拦截天帝,而他则是带着决然的杀机,直接杀向卫渊。

    在短短时间内,竟然就已经修行到了如今的地步!

    更可以让【浑天之躯】发生某些不可说的变化。

    这是变数!

    是不在把握当中的变数!

    变数,就应该抹去!

    这一招凌厉果绝,毫不留情,而浑天舍弃了卫渊,直攻天帝,不再有先前出现的迟疑,不再有先前出现的异状,而是决然霸道,绝不留情的模样,但是毫无疑问,浑天的功体出现了些许的问题,出招的时候,力道和气韵都比之前弱了几份。

    而这样的变化,更是坚定了大尊除去眼前那重伤道人的决心。

    “留下吧,天尊。”

    大尊声音平和,出手的时候,却是不再以轻蔑的语气称呼卫渊,出招的时候,似慢实快,令周围仿佛陷入了苍苍茫茫一片虚空当中,隐隐映照出诸多法则,空深幽玄,仿佛要人坠入无间。

    禹王大怒,手中的轩辕剑直接握紧,踏步,就要将剑甩出。

    而大羿早已经搭弓上箭。

    伏羲暴躁地挠乱头发,咬牙切齿,不断地破口大骂:“臭傻子,蠢货,臭小子!”

    “没有脑子的竹竿子。”

    “就知道给老子闯祸!去死吧!”

    “等你回来我一定把你按在地上揉圆搓扁个一千遍啊一千遍!”

    破口大骂,还是准备出手。

    先天八卦概念早已经流转变化,玄妙莫测,面对着浊世大尊,也不可以留手,一出手就是神牢天劫的手法,但是浊世大尊出手,凌厉可怖,速度更是仅次于因果,更是占据了先手,众人根本援助不及。

    只能看着无数幽深之物,仿佛连光芒都要吞噬的幽玄气机要将道人吞噬。

    而浊世大尊的手掌缓缓压下。

    让时空发生扭曲,速度仿佛缓慢,动作舒缓,但是却让万物直接寂静,甚至于可以看得到一道道光缓缓流过的轨迹,众人的攻击靠近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变得缓慢凝滞,简直像是一场幽深异常的梦境,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掌缓缓落下。

    就在这个时候。

    忽而有流光变化莫测,灿烂恢弘如图星海。

    袖袍鼓荡的声音平淡落下。

    一只手掌直接扣住了大尊的招式。

    幽深空洞仿佛最为死寂之地的氛围刹那之间微顿,破开了一道一道的空洞,让星辰流转变化,逸散于其中,于是万物凝滞的氛围刹那之间散去,天帝平淡地站在道人身前,直接接下了来自于大尊的招式。

    浊世大尊微微敛眸:“帝俊……”

    神识一扫,后方的浑天此刻被一颗颗星辰锁定,短暂甚至于无法挣脱出来。

    浊世大尊道:“……没有想到,帝君是要保他?”

    “难道是打算试试看我二人联手吗?”

    天帝神识扫过背后重创,功体不稳气息冲突的道人,平淡道:“他,本座保了。”

    “你二者……”

    “齐上吧。”

    天穹之上,磅礴黄天猛然散去,天地之间,浩宇清平!

    唯独一颗颗星辰散去了原本的光芒,不知不觉已经靠近了大荒的大地,显露出了星辰那种壮阔浩瀚,苍茫古朴的洪荒气质,让整个大荒都陷入一种奇异的感觉,星光散去,方才是群星之主全力爆发的姿态。

    雷泽龙神察觉到一股股无形的力量。

    哪怕不是主动干涉空自己自己,都让自身的血脉和血肉有种激荡的感觉。

    撕扯的引力,恐怖的蛮力。

    大尊瞳孔收缩,一直以来,天帝无法真正意义上展开群星之力,是因为这恐怖的权能也会对大荒昆仑世界本身带来可怖的伤害,就像是之前他唤出百万的浊世神魔之兵一样,此刻祂心中已经出现了退却之意。

    看着身穿黑色华服,右臂微拦在那道人面前,神色冷淡清冷的天帝。

    哪怕是心中冥冥中有所感觉。

    这或许是距离他杀死元始天尊最近的一步。

    也终究还是选择了退一步。

    淡笑道:“那就算了,以二敌一,本座还不如天帝这般的下作。”

    帝俊平淡道:“以一敌二,本座倒是乐意得很。”

    大尊心中忌惮,忽而出手,和浑天二者同时朝着天帝方向出手,只是却忽而变招,直接袭杀此刻不得不凝神静气压制住自身各类道果崩溃的卫渊,让帝俊不得不回防,而后忽而缥缈变化,踏步虚空,颠倒清浊。

    身躯缥缈散去,放声大笑:“那么,天帝,此次的交锋,也是甚是愉快。”

    “他日若有机会。”

    “定然回报。”

    刹那之间,已然气息远去,竟是直接从清世的南海要离开,就在此刻。

    天地之间,忽而有平淡清朗的威严声音落下——

    “此地,不可出现清浊之界。”

    声音落下,秩序变更。

    浊世大尊本来消散的气机和因果重新出现。

    天帝抬眸,看到极西之地,一名白衣白发的清朗少年神色冷淡,步步而来。

    衣冠胜雪,却是眉宇威严。

    昆仑·陆吾!

    陆吾平淡看了一眼此刻的卫渊,皱了皱眉。

    复又开口,淡淡道:“此地,功体不存在失衡之危。”

    “万物顺遂,天地广阔。”

    于是刹那之间,卫渊的功体暴动直接稳定下来。

    天帝抬眸:“秩序权能?”

    白衣白发,衣冠胜雪的少年冷淡道:“本座所在之处,便是昆仑。”

    卫渊抬眸,嘴角鲜血流淌,双目死死锁定住了因为陆吾而显现出因果痕迹的大尊方向,伸出手来,嗓音沙哑:“帮忙……”

    少年陆吾冷淡道:“已经将自己伤成如此模样。”

    “竟还不知死活。”

    “若非你和昆仑有累世因果,本座却不会来此救你。”

    看到那道人模样。

    沉默了下。

    视线转移,平淡道:“下不为例。”

    五指握合,虚空之中,忽而生出了磅礴而浩瀚的森然气息,仿佛十万里昆仑重现于此,苍茫浩瀚,冰冷绝世,白发少年嗓音平淡清冷却带着些许威严——

    “昆仑,化剑。”

    十万里昆仑玉龙雪蟒为剑。

    卫渊掌中长安剑上出现了森然的气息。

    重新以昆仑山万界唯一的特性作为基石,雷火并行,循着因果。

    气焰重新暴起。

    双目直接锁定了那边的浊世大尊。

    吐气而动,旋即长剑之上,又无声无息浮现出了来自于天帝的群星万象之光,更是剑光流转,其气息之暴烈和强势,哪怕是卫渊都一时间压制不住,只觉得长安剑不住地高鸣,震得他手腕刺痛,而后强行定住自身的功体,双目直接看到了那一道因果,心神上浮。

    无宗无上,元始天尊。

    而后,手腕一动——

    “斩!!!”

    长安剑化作流光,冲天而起。

    刹那之间,消失不见。

    诸界唯一是昆仑,心念所及称因果。

    敢称道果号天尊,万里飞剑取人头。

    纵然是远不止于万里。

    长安剑直接洞穿了清浊两界!

    此剑,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