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 决然!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51
  第1025章 决然!

    突然出现,阻拦下了卫渊此刻臻至自身巅峰一剑的,正是早已经应该突破了最终关隘,踏足绝巅之境的古之大帝浑沌,也即是浑天,也或许唯独那代表着万物最初状态的虚无浑沌,才有可能直接拦下卫渊此刻的一剑而不需付出代价了。

    “……浑天……”

    只是卫渊看着眼前的好友。

    看到他本身气息不存在,但是肉身却环绕着远比其余十大巅峰级别的浊世强者都纯粹浩瀚的浊气,这些浊气化作了无数的概念和法则,而后在他的身躯当中流转变化,强行以后天返先天,因为万物法则自虚无之中诞生,那么便以万物法则汇聚为一,重演浑沌,作为力量根源。

    但是,浑天已经离去了。

    这是对于他的尸骸的亵渎!

    相当于直接以浑天不朽不坏的身躯作为傀儡!

    直接在浑天的身躯之上刻录天地的纹路,引导浊世气息进入其中。

    将其化作一种神代机关人!

    卫渊的嗓音变得沙哑,甚至于还有些许的颤抖,却并非是因为直面曾经横压万古,镇压了一整个时代无数强者的天下第一,也非和好友见面的欣喜,而是愤怒,无与伦比的,绝对的愤怒,长安剑似乎感知到了剑者的怒意,鸣啸之音越发激昂。

    长剑下压,似乎连浊世重构的浑天都一时间压制不住如此的可怖之力。

    剑鸣的声音当中都携带着无与伦比的怒意和愤恨。

    元始天尊的心境之中都出现了那种,即便是无宗无上,凌驾一切的特殊状态心境,都有一丝丝的杀机不可遏制的升腾而起。

    即便是能够渡化数十亿生灵死前执念的心境,却也压制不住。

    长安剑鸣。

    “你!该!死!”

    因果编织,锁定要害,雷火随行,以剑引之!

    绝对已经抵达了十大巅峰第一阶梯层次的可怖剑势爆发,直接朝着浊世大尊攻去,但是却落入了一片苍苍茫茫的气机当中,【天地未形,混沌未开,万物未生】的虚无当中,可怖至极的剑术恢弘散去,所有的力量都溃散,恢复到了混沌未开,万物未生时的状态。

    而后被浑天平静握在了手中。

    五指握合。

    十大巅峰第一阶梯的【剑】就已然灰飞烟灭。

    右手抬起,骨节清晰的手指张开。

    【混沌之时,阴阳未判】

    于是卫渊几乎同时用出的伏羲先天八卦,神牢天劫直接崩溃。

    伏羲面色骤变,一只手直接按在了雷泽龙神的脑袋上,怒道:“你疯了?!对付他不能用处于阴阳五行八卦当中的一切东西!所有的权能概念在浑天面前完全就是虚无的,他直接可以解构一切概念,而后纳为己用!”

    “这就是所谓的【天覆之】!”

    浑天右掌击出,仿佛天在缩小,仿佛天在往下压,让苍穹变得孤高耸立,因而万物只能匍匐于下,道人手中之剑猛地鸣啸,双手拄剑,猛地下压,无尽剑气流转变化,仿佛化作了一个新的世界。

    后土之道——地载之!

    最后这一掌落下,只是掀起了一层层的柔软流风。

    伏羲惊愕,甚至于此刻交手的天帝和浊世大尊都微有变色。

    白发道人双眸闭上,白发微微扬起。

    ‘我们三人,相交许久,也应该留下点什么东西才好,在我那个时,咳咳,我是说,在我老家的时候,人们若是关系很好的话,也有的会留下些纪念的。’

    当年功行圆满,即将离开的时候,道人喝酒吹牛。

    打算三人联手创造招式,后土只是温软笑着,只是没有想到,那位素来平淡的中年男子,也同意了这样的做法,三人闲散之时,也曾将自己的招式拿出来,凑了一招出来,但是说实话,三者分开的时候,尚且还有几分威力,若是联手的时候,简直像是在彼此戏耍。

    ‘这样的招式,有什么用?’

    ‘啊这,原来没有什么用嘛,哈哈哈。’

    ‘如此,便是他日相逢的时候,至少也可以打个招呼。’

    ‘多帅!’

    道人低语:“地载天覆,人行其中!”

    打个招呼么……

    这只是失去了原本灵智的傀儡,只是最为本能的招式而已。

    只是哪怕死去之后,身体也还记着的动作而已。

    仅此而已。

    仅此……

    卫渊心中却不可遏制浮现出悲凉悲怆之感,双手握剑,剑势逆转,招式一变,转而用出当年彼此之间切磋所用的招式,不可思议的画面出现,哪怕是忽帝都怔住,看到那两位此刻气机气焰都是当世无双的强者之间,招式你来我往。

    虽是精妙万分,动辄便可以引动周天气韵,无数的却散去了浓郁的杀气。

    竟然有了几分至交好友之间,彼此切磋的模样。

    只是不知为何,隐隐缺憾,总是觉得,旁边似乎还应该有另外一个人。

    坐在石桌之上,捧着茶盏,噙着浅笑,看着两人交锋。

    此刻三者少了一位,总觉得遗憾。

    而两者一者清气一者浊世,哪怕是这样的交错切磋之中,都带上了些许的悲怆,剑锋和拳脚碰撞,发出的鸣啸凌厉,而另外一端,星辰起落流转,巨大磅礴的引力下压,碾压万物,撕扯规则,浊世之基涌动变化,无尽黑暗吞没一切光明的交锋同样壮阔而恢弘。

    浊世大尊猛地后撤。

    身形隐没于层层叠叠的浊世当中。

    真实和虚幻在此地交错,而后逆转。

    他语气平淡道:“浑天。”

    本来被卫渊引动因果和身体的本能,陷入了切磋当中,神色隐隐然有些茫然的浑天身躯忽而一动,那种【混沌未开,阴阳未判】之力猛地爆发,卫渊掌中之剑抬起,方才拦住了这一招,只是那股似要令万物万法归于浑沌的力量太过于恐怖太过于霸道。

    哪怕是卫渊都不得不后退数步。

    长安剑鸣啸不已。

    虎口震裂,只是鲜血仿佛流动的恒星星核一般,只是流转变化,不曾滴落。

    此刻一滴血,也已经是天材地宝般的存在。

    而后明明是在后退,却刹那之间踏足因果,因果流转变化。

    竟是在浑天之前出现在了浊世大尊之前,袖袍翻卷,已经是一剑凌厉霸道,劈斩而出!

    世人皆说腾云驾驭,挟山超海,金乌化虹,雷火之速。

    可虹光如梦,电光石火。

    却如何超得过因果随心,动念而起?!

    大尊面色微变,周围的万物规则无效化,而后浊世气息再度变化,同样有道果境的雷霆烈焰齐齐爆发出来,纵横交错,直接阻拦住卫渊一剑劈斩,道人右手握剑,左手按着剑锋一侧,缓缓下压,黝黑双瞳当中散出了淡淡的金色。

    “你曾经说过,【大道】恒在,而十大巅峰,只是大道的执掌者。”

    “你可以用出浊世雷霆。”

    “看来,你的力量来源,是浊世那些大道烙印的总体化?”

    浊世大尊神身躯变化,真实虚幻交错,刹那之间移形换影,已经避开了卫渊的剑术,而浑天的气机袭来的时候,忽而天穹之上,流光大亮,无尽星光垂落于下,直接填充了一道道法则的轨迹,而后强行切割分离世界,短暂将浑天和大尊分开。

    此刻,对手直接交换。

    帝俊和浑天交锋,而浊世大尊则是不得不面临卫渊的剑。

    短暂交锋,大尊不得不连连后退,但是即便如此,那蕴含着暴怒的剑仍旧让祂感知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之感,让祂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道伤痕,浊世大尊的双眸深处仍旧是平淡地如一摊死水,不知道为何卫渊明明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竟然还是会被感情所左右。

    倒不如说,人族的强者都是这样吗?

    竟然会因为愤怒,悲伤而出现这样的波动和涟漪。

    有意思。

    浊世大尊拦截剑招,眼闪过一丝涟漪,刹那之间直接踏破空间。

    论攻杀,卫渊不逊于他,但是若是论那漫长时间当中的诸多积累,和各种奇奇怪怪的法门知识,卫渊却是远不如他,这些本就不是可以速成的东西,卫渊若非是有着和浑天后土的论道,若不是有娲皇提供的知识,他现在对于道果的运用可不一定有这样的从容。

    可是即便如此,对于大尊的招式,仍旧未曾提前防备。

    浊世磅礴之气直接袭杀天帝。

    而后被诸多星辰流转,直接笼罩其中。

    就在这刹那,浑天舍弃了天帝,以曾经天下第一的速度直接出现在卫渊的面前,恐怖磅礴的招式运转,气焰无双,朝着卫渊落下,正是【天地未形,混沌未开,万物未生】,神牢天劫逆转的防御手段刹那之间崩碎。

    就在此刻,【浑天】眼底似乎闪过了一丝笑意。

    传音出现在了卫渊的耳畔:

    “元始,这一击,在你右侧上位!”

    卫渊神色微顿。

    而后刹那之间调整了自己的防御。

    层层叠叠的因果流转,直接拦在了自己的右侧,但是下一刻,那代表着万物纪元最初之力的浑天招式,就已经落在了他的心口,只是刹那,就洞穿了元始天尊的肉身,鲜血淋漓洒落,浊世大尊放声大笑。

    “可惜啊,我当年便觉得有用。”

    “早已经收集了浑天魂魄碎片,就在此刻所用!”

    “哈哈哈,你竟然会如此轻易地中招?!”

    帝俊动作一顿。

    忽帝怒道:“浑天你个蠢货啊,蠢货,你为什么,渊啊!”

    他气得大哭。

    卫渊近距离看着好友,看到他眼底并无半点的涟漪,只是刹那之间,感觉到了浑天的掌心之中,似乎有一股股力量伴随着浊气同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体当中。

    而这个感知未曾持续太久。

    卫渊同事反击。

    一掌按在了浑天的真灵眉心。

    但是,浑天只不过是尸骸傀儡,根本没有真灵。

    这一掌似乎是无用功。

    白发道人嘴角鲜血流淌,双目决然。

    而后——

    掌心内陷,一道流光微不可察自身躯之上分出,而后毫无迟疑,直接打入浑天眉心真灵。

    【道果——浊世大地】

    特性——

    【生死,逆转】!

    一切的计划,哪怕不惜硬接这一招,都是为了此刻。

    毕竟——

    浑天是不会叫他元始的。

    道人垂眸,白发垂落,嘴角染血,眼神却温和如往昔。

    ‘我名,渊。’

    ‘元?’

    归来吧……

    吾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