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鼎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010
  第1023章 鼎立!

    这个因果,我接了!

    卫渊的话语,让祝融都怔了下,而后微微摇头,阻止他道:“这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接下来的情况极为复杂,涉及到了太多太多的概念和生死,甚至于会有无数的死亡意念靠近这里,咳咳,你……”

    “你刚刚已经和浊世大尊交手太长时间。”

    “现在本来就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

    “情况就算是比我好,那也是好得有限。”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那道人忽而伸出手,一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祝融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变故,被这一股力道直接逆着击中,朝着此处上方飞去,神色一滞,下意识伸出手要抓的时候,却已经迟了。

    他看到那道人道:“我能够将你击退,看来,我的情况要比你更好。”

    “事实胜于雄辩。”

    上古文官鉴定法!

    嫡传!

    能直接动手证明。

    就别逼逼。

    祝融面色一滞,在这一路上面本来多有疯狂暴动的诸多法则,有着一层一层流转不息的狂风和烈焰,有着无尽汹涌的浊世气息,有着一尊一尊的浊世气息所化妖魔从各个地方涌出来,朝着这生死交错之地疯狂地冲击下来。

    但是被卫渊一掌送出来的祝融却【恰到好处】地避开了一切的阻碍。

    任由诸多浊世妖魔疯狂朝着祂扑杀过去。

    竟然连一处都没有被碰到。

    更不必说是流转的法则乱流。

    元始天尊权能——【不沾因果】。

    只是瞬间,祝融就被因果产生的力量直接送出此地,落在了坚实稳定的地面上,踉跄了下朝着后面做倒,早已经狂奔而出的白泽功体下意识搀扶住了重伤的祝融,而后急促道:“你,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这浊气,可恶,是浊世大尊的后手?!”

    “我早该想到的!”

    “如果是本体在这里的话,他一定能够看出问题!”

    “他是完美无缺的。”

    懊恼之余,白泽功体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立刻就着手帮助祝融去疗伤,尝试解析化去纠缠在祝融身躯之上的浊世气息锁链,但是祝融却猛地往前,掠到了这巨大生死之境的前方,猛地看去,白泽功体连忙拉住他,道:“你怎么了?”

    “火神,你冷静点!”

    而后他也下意识往前,下意识地往下面看去。

    旋即一时失神,被自己所看到的东西镇住,一时间无法言语。

    他看到无数的法则纠缠不休,看到浊世神魔疯狂地向着下方最为靠近生死之界的区域攻击,而在那无数锁链纠缠不休的核心区域,身上道袍都已经半是血污的道人平淡伫立着,玉簪长发,右手握剑,左手微微抬起,似乎托举着什么。

    下一刻,那道人的身影就已经被无数的法则锁链和疯狂的浊气妖魔所笼罩。

    无法以肉眼看到。

    原本由祝融支撑的金红色的火焰之力猛地溃散。

    整个生死之境猛然黯淡下去。

    祝融下意识猛地伸出手去:“涂山渊!”

    他咬紧牙关,就要仗着兵器再度杀回去,白泽功体被吓了一大跳,连忙伸出手把他拉住,急急道:“你疯了?他把你送回来不是让你回去送死的,你冷静点火神!”

    “我冷静不下来!”

    就在此刻,那些明明已经厮杀下来的浊世神魔的动作骤然凝滞。

    而后,就仿佛已经经历了无数岁月的冲刷一样。

    所有的妖魔都在无声无息地溃散,坍塌,最后化作了无数的齑粉。

    哗啦!

    狂风猛烈地鼓荡而起,化作了暴风,猛地朝着上方席卷,丝丝缕缕的,仿佛晨曦一般流转着的气息,因果出现,而后流转变化,妙不可言,道人垂眸,双目之中已经看到了无数的死亡,看到了一个个死去之人的意念,无数众生残留的,对于死亡的恐惧,对于生的希望,以及那种种遗憾。

    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放不下。

    “原来如此……”

    祝融瞳孔收缩。

    那是他和白泽所推演预料的,所有局面当中最为危险的一种。

    当整个南海区域无限地逼近生死界限的时候,是必然会有死去之人残留于世界的杂念出现的,若是些许杂念,根本就无所谓,但是眼前所见到的杂念,那岂止于亿万的数字,无数的微弱执念汇聚在了一起,那就是无限逼近于纯粹负面的东西。

    祝融定定地看着那无数死亡前的恨意汇聚,看到浊气和这些负面恨意汇聚在一起。

    看到一个个模糊的身影出现。

    忽而明悟过来——

    这也是浊世大尊的后手!

    他猛地握拳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却无法再踏入生死之境当中,只是怒道:

    “动手,涂山渊!”

    “立刻扫平那些浊气和执念,马上动手!否则的话,哪怕是你都会收到反噬和侵蚀!”

    “咳咳咳咳,就像我这样……”

    “所以,立刻动手,这是最后一步了!”

    动手……

    卫渊看着一道道先出魂体来的身影,看到他们朝着自己扑来,数目之多,已经是数十亿乃至于更多的死亡之前的遗憾,有着年仅三岁就因为绝症而死去的孩子,有年纪轻轻学成归来就死在道路上的年轻人。

    有一生勤勤恳恳,却被欺压剥削,一辈子未曾自由的普通人;有保家卫国一腔热血而死的战士,有为了缉拿毒品而被毒贩折磨而死的军警,也有因为天灾而突然死去的学生。

    无数的遗憾汇聚着。

    祝融的怒声提醒还在耳畔,道人平静注视着他们,右手五指松开,长安剑落下。

    双目闭上。

    祝融怒道:“涂山渊!!!”

    道人袖袍微微浮动,白发垂落,被气机激荡而起,而后,丝丝缕缕金色的气机复现而出。

    刹那之间,交错变化,笼罩着前方,而后——

    瞬间如雨洒落!

    一道道灿烂如同晨曦的金色因果猛地散开,每一个怨恨,每一个遗憾,每一道对于死亡的恐惧之上的念头上,都被因果所链接,刹那之间,在整个生死之境当中,留下了无边灿烂无比恢弘的画面。

    祝融瞪大眸子。

    你是要——

    而后看到那道人利于无数的因果之上,平静道:“众生,亦是因果!”

    在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卫渊忽而感觉到那浊世的道果功体忽而震动,忽然猛地溃散,而后刹那之间,和自身彻底融合为一,袖袍白发气机所动,而在祝融和白泽功体的注视下,那道人原本只是半白的长发平缓自然地化作了纯粹的白色。

    气机彻底幽深。

    左手虚拈三清指,右手虚捧,托举于下。

    没有如之前的计算那样,动用浊世大地之道果,行生死变化之权能。

    无数的因果猛地散开。

    道人开口:“太上……”

    声音顿了顿,似乎是怔了一下,复又洒脱一笑。

    重新开口。

    “玉虚敕令,超汝孤魂!”

    “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有头者超,无头者升。”

    “枪诛刀杀,跳水悬绳。”

    金色的因果流转,不再是如图斩杀真实之时的暴戾,而是灿烂明净如同晨曦,并非是纯粹的精华执念,而是以因果之力,重演死去执念所最为遗憾之事,令重病而死的,得以安然长大,让年纪轻轻去世的,得以一展抱负。

    让那些牺牲之人,得以看到世界,继续生活下去。

    更为纯粹的超度。

    并非是以法力,淬炼化去不甘和执念。

    是以因果,

    重续尔等的人生!

    刹那之间,金色因果,流转变化。

    数十亿生魂执念同时被超度,平淡的语言,刹那的道决,丝丝缕缕的金色光忙化作流转的晨曦,朝着上方升腾而起,竟然是连祝融都一时间茫然震撼的磅礴和恢弘,原来人世之念,竟刻如此磅礴浩瀚。

    并非是杀!

    并非是度。

    而是渡!

    三清——玉虚元始天尊!

    度尽苍生。

    死境自成。

    祝融和白泽功体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条自己从不曾想到的道路,看到那道人一步步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满头白发,功体已经成就,却也已经彻底虚弱,不要说继续战斗了,就好像是随便来一个十大巅峰之下的顶级战力就可以把他杀死。

    祝融道:“你怎么样?”

    卫渊看了看自己的手,刚刚的那一次手笔,即便是十大巅峰的功体都被瞬间耗尽。

    救,总比杀,来得困难。

    只是他心中还有一股火在升腾。

    他道:“刚刚那些生魂和执念,也是浊世大尊的手笔?”

    祝融点头。

    卫渊抬了抬头,看着南海之外,看着阵法之外,恰好看到了那从天而降的无尽星光,以及被阻拦住的浊世大尊,只觉得心中的火焰越发地狂舞着,他握了握手,道:“我有一句话,想要和那位浊世大尊说一下,祝融,你且在这里疗伤。”

    祝融道:“你等一下……”

    他缓缓伸出手,而后金红色的流光浮现出来,灿烂明净,充斥着绝对的破灭和万物寂灭的恐怖气息,灼热的恐怖力量,让整个天地之间的诸多法则概念都扭曲变化,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真实】的道果。

    祝融微笑温和:“暂且借你。”

    “也替我,和那位大尊好好说一说。”

    ……

    当初为了避开因果,避开大劫,甚至于不惜压制修为,不惜放弃十大巅峰雷神道果资格的大泽雷神伸出手按住了打算溜走的伏羲,一张老脸上,几乎已经是扭曲起来,一双金色瞳孔都要泛起血色。

    你他妈骗我!

    你还让老子拉来了一票雷神兄弟们给你战队!

    你不尊重我!

    死蛇渣你不会真的觉得雷神都是好脾气的吧?啊?!

    信不信老夫把你用雷劈成一条肉干?!

    伏羲被拎着衣领子起来剧烈摇晃,被喷了一脸的龙神唾沫,只好道:“咳,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快,快,那边快要打起来了,不要着急,看热闹,看热闹啊,这个可是最顶尖战力的交手,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

    “快看快看!”

    “要不我给你去码头整点薯条?”

    大泽龙神大怒。

    “你在放什么狗屁?!”

    但是伏羲并没有说错。

    眼下正在发生的,确确实实,就是那万年都不一定会再度发生的,清世最强之天帝,以及浊世最古之大尊的交锋,大泽雷神也不由得望那边看去,看到双方此刻气机流转交错,已经到了最凌厉压抑的级别。

    浊世大尊忍不住道:“早知道的话,不和那因果在下面戏耍了。”

    天帝抬眸,语气平淡:“戏耍?”

    大尊微笑着颔首:“我和他的战斗胜负,都不会影响到最后的结局。”

    “我已然取得到了大局的胜。”

    “而和他的交手,对于大局无碍,此非戏耍,又有什么是呢?”

    浊世大尊复又微笑,注视着苍穹之上流转变化的星光:

    “但是和你一战,我也想了许久。”

    “不知道我的浊世之基,和你的森罗万象,谁强谁弱。”

    他微微抬手,浊世气息流转变化,幽深莫测,似乎无尽之黑暗,乃是万物之基石。

    “我界大道,万物之基。”

    帝俊平淡抬手,星辰下压。

    诸天星辰,亦是森罗万象。

    这正是乾坤之交锋!

    是最为纯粹的清气之天和浊世之基的天地之斗。

    就在此时——

    无尽的剑气猛然冲天而起,剑光如林而起,剑势如雨喷散,森森凌厉之气,割裂万物,斩灭万发,于是苍穹为剑,狂风为剑,大地为剑,万物皆蕴含无穷无尽的森然剑意,磅礴可怖,黄天流转,在南海区域压制住了浊气的变化。

    浊世大尊微微抬手,脸颊之上出现了一道裂痕。

    眸子落下,看到了浑身青衫染血的道人一只手握着剑,摇摇晃晃走出。

    每一步落下,黄天就托举在下。

    脚踏虚空。

    “……你?”

    浊世大尊抬眸。

    卫渊吐出一口气,一步一步朝着天帝和浊世大尊走去,染血的青衫道袍在风中微微晃动。

    长剑斜持,每一步落下都让自身气机更上涨一分。

    大羿怔住:“阿渊?”

    禹王大喜:“渊!”

    圆觉愣住:“馆主?”

    伏羲在短暂失神之后,直接一拍雷泽龙神,道:“卧槽还不快去,那就是天尊!”

    于是三十六尊雷神迟疑之后,齐齐朝着那边飞掠而去,道:

    “见过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

    卫渊眸子扫过了伏羲,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袖袍一扫。

    天穹之上,黄天翻滚压下,一道道的天庭符箓猛地复现虚空,让整个苍穹之上都覆盖有恐怖的雷光,在他的方位,甚至于压下了天上的群星,道人吐气开声,双目扫视着那边的浊世大尊,平静缓和,道:“封。”

    灿烂明净的雷霆之光刹那之间流转不息。

    刹那之间三十六尊雷神的气机猛地暴涨。

    而后激发雷霆道果的力量朝着卫渊的身躯之上落下。

    一步踏足虚空。

    虚空之中,仿佛化作了玉阶。

    清脆之声在天地之间闪过。

    步玉虚,玉虚调!

    第二步。

    于是染血的青色袖袍哗啦声中展开,青衫道袍之上逐渐出现纹路,先是一层层的金色晨曦般的因果,而后金紫色的雷霆和赤金色的火焰纹路同时出现,刹那之间朝着虚无之处蔓延,涌动,磅礴浩瀚。

    卫渊束发玉簪出现了一道道裂隙。

    最终碎裂。

    于是白发直接散落下来,落于腰间。

    第三步抬起,踏出。

    被压制到了极限的气机猛地冲天而起,恢弘壮阔!

    上空黄天浩瀚磅礴,垂落无数璎珞,莲花,流光灿烂,背后三十六尊雷神身披甲胄,齐齐躬身,口中或者低沉,或者婉转,高呼天尊,道人白发垂落,身上道袍难得尊贵华丽,手中的长安剑缓缓抬起,一股无可匹敌的剑意,直接锁定了大尊。

    清气天帝,诸天星辰,亦是森罗万象。

    浊世大尊,浊世之气,乃是万物之基。

    一者为天。

    一者为地。

    道人气焰恐怖升腾,竟然三足鼎立,不弱丝毫,嗓音平静。

    “三尺青锋荡乾坤。”

    “天地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