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 以牙还牙,复仇之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57
  第1020章 以牙还牙,复仇之战

    突如其来的援军,突如其来的变数,超越极限的一箭,恰到好处地击中了浊世阵法最后的一个节点,甚至于这一箭还无比精准地刺穿了浊世伏羲的心口,而后才旋转着洞穿了阵法,其时机把控,天下无双。

    单纯以箭术,制衡对抗十大巅峰!

    古往今来,诸天万界,不过一人!

    “大羿!”浊世伏羲嗓音沙哑。

    “大羿?”

    这是刹那之间松了口气的圆觉。

    而白泽几乎要欢呼雀跃起来,转过头来哈哈大笑道:“对了,对了,咳咳,我就知道卧龙会知道这里的情况,哈哈哈,大羿你来的正好!正好!”

    清秀青年一只手握着弓,道:“卧龙先生之前有让一批技术人员和军方特种来女儿国进行技术和神通的交流,他们携带有特殊的法宝,可以传递信息,每天都会有固定频率的天机传递,而后突然中断,卧龙先生就知道出现问题。”

    “稍加卜算,就让羿来此。”

    白泽狂喜之下道:“欸?等一下?”

    “他就不担心是出了点小bug?”

    “就这么直接地把你给送过来了?”

    大羿目光注视着那边的战局,他没有出手,但是他的目光落下的时候,那种无形的威慑力,竟然让整个战局都不复先前那般地疯狂,只是靠着双目,以及在技艺之上,古往今来唯二靠着技艺接触到了十大巅峰门槛的存在。

    没有谁想要在交战正酣的时候。

    背后遭遇到大羿的冷箭。

    亲,暗算吃吗?

    能射下太阳的那种哦。

    大羿想了想,温和腼腆道:“卧龙先生说,判断局势未必需要得到所有的情报。”

    “无法演算出天机,也是一种情况。”

    “以亮之奇门,虽是不才,然三界之中可胜亮的寥寥无几。”

    “皆是大敌。”

    大羿腼腆一笑,道:“他是这么说的。”

    白泽嘴角抽了抽:“啊,这……”

    “这种听起来好像语气措辞温柔,但是他妈的看起来狂的不行的话。”

    “确实是他会说出来的。”

    提前设定好暗子,如果说那件法宝不被干扰的话,自然而然地也会勘测出情报。

    当法宝被天机干扰的时候。

    诸葛武侯就会知道那里出事了,开启第二轮的天机卜算。

    卜算出来那自然不用说。

    卜算不出来……

    卧槽连诸葛武侯都卜算不出来那还用说什么?那百分百是大麻烦,还有一定概率是大纪元,那自然是直接把此刻能够动用的,武力值和机动速度最恐怖的家伙直接靠着天庭符箓体系的定位,直接空投到附近了?

    虽然说层层叠叠的计算肯定会更为复杂,但是大概也就是不断地判断。

    奶奶的,就是派遣个交流团留下这个心眼,而那个家伙现在每天要处理的事情有多少?

    白泽脑海中下意识闪过了历史上诸葛武侯的性格。

    事必亲力亲为,心思缜密谨慎。

    这是哪个狐狸坑里面出来的小狐狸仔?

    大羿笑着道:“至于此身,之前机缘巧合之下,真灵复苏,卧龙先生似乎是靠着某种叫做基因肉身培育的方式让我的身躯重现,当然,和过去的我自然无法比拟,但是靠着涂山女娇夫人的神农鞭,此刻倒是强化到可堪一战的级别。”

    白泽听得叹为观止。

    卫渊在前面浪。

    后面的武侯都把后路准备好了,那是半点没闲着。

    架构天庭符箓体系的同时还悄咪咪地搞出来了一尊远距离顶尖战力。

    而且拉远距离,提供给足够的兵器,足以对十大巅峰产生威胁的那种。

    白泽旋即心中悚然一惊。

    等一下……那个可是诸葛武侯啊。

    又不是卫渊和轩辕那种性格,这两个莽夫简直像是刑天一样脑袋空空,特别好懂。

    可是武侯不一样,那家伙简直就跟蟑螂一样。

    当你看到一只蟑螂的时候,那代表着你家里已经有一堆了。

    当你看到诸葛武侯掀开一张牌的时候。

    那就意味着,这一张牌已经不再是他的底牌了。

    这是什么极品的后勤啊,还会主动暴兵的……

    白泽连连感慨,但是要让他回去武侯那边的话,他是敬谢不敏的,那个疯子一样的加班狂人,难以想象在这么短的事件里面到底搞出来什么事情,白泽甚至于怀疑武侯运用了石夷权能之类的神话概念,然后疯狂拉长了自己的时间,减缓时间流速,然后疯狂加班。

    现在回去?

    我傻啊我。

    回去不得被加班过劳死?

    什么?我是神,我死不了?

    那他么不是更惨了?

    白泽再度在心中确定,诸葛武侯,就是自己的天敌,绝对不能落到他手里面。

    而此刻的伏羲却是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哈哈,诸葛武侯?!”

    “好!好!”

    “是个好孩子!”

    “比起卫渊那个家伙要好得太多了。”

    浊世伏羲捂着自己的心口,射穿他心口的箭矢,乃是铭刻有特殊符文的射日箭,威力之强大,足以诛杀三足金乌,而射出这一箭的,正是古往今来最强的射手,再加上此刻的浊世天机根本也属于重创状态,三者叠加之下,这一箭造成的伤害,竟然让祂无法痊愈:

    “大羿……”

    大羿温和腼腆的神色变得冰冷漠然。

    抬手又是一箭洞穿而去,浊世天机手中之剑瞬间横扫,将这一枚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箭矢直接扫断,但是在这一刹那,早就已经有箭矢转向,凌厉无匹,径直地洞穿了浊世天机的手腕,大羿道:“当年射日箭是你送给我的,设计让我等自相残杀。”

    “现在这最后一枚射日箭,正好还给你。”

    声音平静和缓,箭矢却如暴雨洒落。

    浊世天机咬紧牙关,掌中之剑施展出了仅次于卫渊的剑术,将一枚一枚的箭矢全部都击落,击碎,哪怕是循着空间和因果的必中之攻击都被祂阻拦下来,但是下一刻,伴随着激烈的破空声,伏羲一巴掌直接抽出,直接让逆反先天八卦全部崩碎,而后重重地砸在了浊世天机的脸上。

    巨大的力量抽击,让祂身躯踉跄,身子猛地后仰,而后倒退了半步。

    雷霆在虚空中奔走,留下炽热爆裂的力量。

    纯正无比的先天八卦之力,操控着虚空中的无数法则,流转变化,玄妙万分。

    将浊世伏羲所控制的力量和法则线全部都中和掉。

    两股气机相似,但是属性截然相反的法则气息在虚空中纠缠盘旋,最后齐齐陷入虚无平静当中,只是在这浩荡长空当中留下了一道道几乎微不可察的涟漪,以证明那足以撬动天地伟力的力量是真实存在过的。

    哗啦!

    雷霆和狂风的席卷,白色的道袍翻卷着。

    在这厮杀的战场之上,身穿道袍,玉冠束发的身影徐徐向前,眉宇之间的神色反倒是温和下来,但是却带着哪怕是白泽都觉得心惊胆战的杀机,正是天机之主,伏羲。

    “你!休想!”

    浊世天机神色隐隐癫狂愤怒,猛然出手,便是神牢天劫。

    先天八类概念流转变化,隐隐颠倒,创造出威能甚至于还要在卫渊翻天式之上的招式。

    但是下一刻,仿佛光雨一般的凌厉箭矢就已经从天而降,以肉眼甚至于神识都无法观测到的恐怖速度不断地落下,无比精准地将浊世天机的动作打断,却又不曾触及到伏羲半分,伏羲五指握合起成拳,猛地出手。

    直接一拳砸在了浊世天机的腹部,而后右手张开,扣住他的骨骼,猛地一下捏碎。

    浊世天机张口咳出鲜血,被紧接着的一脚直接砸翻在地上。

    伏羲喃喃自语:“你终于落到我的手上了啊。”

    “我想着这一天,想了足足几千年。”

    “几千年。”

    伏羲的右脚踩在浊世伏羲的脸上,缓缓用力,将他的脸庞踩得一片扭曲污浊。

    大羿的箭矢恰到好处地落下。

    将虚空中一根根法则线切断,恰到好处地终止阻拦了浊世天机妄图逃脱的机会。

    下一刻,伏羲的脚不紧不慢地踩下去,将浊世天机的右脚踩得粉碎,骨骼,血肉,皮肤全部都踩碎成一摊烂泥,而后是小腿,是膝盖,是大腿。

    而后稍微收起脚。

    让浊世伏羲稍微狼狈地逃脱。

    却又在祂即将脱离的时候追上,不紧不慢地追上,踩下。

    更为用力地将浊世天机的左腿踩碎,原本一身青衫,洒脱儒雅的浊世天机之神刹那之间就化作了浑身血肉模糊,狼狈不堪的模样,而伏羲的暴虐似乎完全没有抒发出来,一身白色道袍,却仿佛浸润着黑红色的血水,透露出难以言喻的疯狂。

    他又收回了手。

    似乎还是要继续之前那样,给予浊世天机一些梦幻般的希望。

    而后再继续将其打碎的恶趣味。

    浊世天机忍着如此的剧痛。

    就在伏羲的右脚抬起的时候,刹那之间,浊世天机洒落在地上的诸多血肉和泥泞猛然散发出了浓郁的污浊血光,而后在虚空中凝聚,化作了一根根的法则线,转瞬就已经完成了逆反先天八卦之势。

    他还有机会!

    还有!

    浊世天机这一招并非是要反击,而是要遁逃!要寻求机会!

    似乎是连伏羲本身都没能够想到,浊世天机在经历如此的折磨和痛苦之后,竟然还保留有一部分的力量,而且还冷静地等到伏羲已经完成了两次的折磨,心中隐隐放松警惕的时候,才骤然暴起,瞬间逃离,一时间都没能阻止。

    浊世天机刚刚在爬行躲避的时候,就已经在朝着南海封印的方向移动。

    此刻更是毫无顾忌,刹那之间化作流光,避开了三十六雷神的层层围杀,避开了大羿的箭矢攻击,避开了圆觉后知后觉的佛门力量,而后冲向了浊世阵法的残留,阵法之上泛起了层层涟漪,而后出现了一道身影,长身玉立,黑发垂落,眉心一点红色痕迹。

    浊世大尊!

    浊世天机心中大喜,乃至于狂喜,升腾起了绝望之下的生机喜悦:“大尊!”

    “救我!”

    浊世大尊讶异,颔首道:“让你来南海,可没有让你如此狼狈。”

    “本座方才解决了那元始天尊。”

    “且过来吧。”

    “是!”

    浊世天机闻言大喜,迅速靠近,避开了背后的大羿箭矢。

    转身朝着大羿冷笑,伸出手捏住了一根金色箭矢,而后手掌用力,将其捏做齑粉。

    心中极尽欣喜,转身行礼之时,却忽而眉心一痛。

    下一刻,浊世大尊掌中之剑猛地抬起,直接洞穿了浊世天机的眉心,这一剑狠辣无比,刹那之间就已经洞穿真灵,湮灭魂灵,哪怕是浊世天机,都在狂喜之下未曾做出反应,只是双目茫然,看着这绝不可能对自己动手的大尊神色平淡:“你已经没有价值了。”

    浊世天机张了张口:“大尊……?”

    剑芒猛地暴涨。

    直接用力刺穿了浊世天机的眉心。

    一抹寒芒直接从他的后脑穿出。

    浊世天机气机断绝。

    怀揣着茫然和不解,怀揣着欣喜之际却被最信任之人袭杀的不甘和剧烈的愤怒魂飞魄散。

    剑锋微鸣,那位气质冷峻的浊世大尊模样变化,化作了身穿道袍的伏羲。

    眼前仿佛浮现出当年的娲皇,浮现出娲皇死于浊世伏羲的一幕,以及那最后那不敢置信的一句。

    “阿兄……”

    伏羲面容冰冷,下一刻,长剑横扫。

    浊世天机的首级被直接撕裂。

    从眉心开始的小半头颅被直接掀飞,露出淋漓的血肉,鲜血脏器如雨落下,死得魂飞魄散,不得超生,惨烈肃杀之气席卷苍穹,无论敌我双方都被这一股疯狂而惨烈的杀气镇住,一时死寂,白色道袍纤尘不染,邪异而疯狂,而伏羲的神色温和而宁静,喃喃自语:

    “阿娲……”

    “阿兄给你,报仇了。”

    ……

    与此同时,封印之中。

    赵公明所化大日金乌已经重新冲天而起,而整个南海之中,生死轮转之气越发浓郁。

    大地几乎全然崩裂,下方混沌虚无,乃是生死之境。

    而这些混沌虚无之中,却又散发着极为浓郁的金红色火焰之光。

    灿烂明净。

    创造哪怕是寻常生灵也可以拥有【再来一次】的机会,祝融数千年的苦心孤诣。

    终于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