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上前听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48
  第1018章 上前听封!

    可怖癫狂的咆哮,一身白衣的伏羲裹挟九天神雷,直接踏足因果,刹那之间出现在了浊世天机的面前,卫渊从他这里偷学了一画开天的招式,又学会了神牢天劫的一丝皮毛,可是伏羲却也不是吃素的。

    卫渊的因果之道也被他偷学了不少。

    刹那之间,这个世界最初的概念被引动。

    乾、坎、艮、震、巽、离、坤、兑。

    浊世天机想要离开。

    却忽而听到了轰然一声佛钟震颤响动。

    佛光浩荡澄澈。

    忽帝双手按在了差一点涅盘的大和尚圆觉的身上,本来吹气一样膨胀起来的根基疯狂地往里面灌溉,本来涅槃就像是敲打燃烧的铁器迸射出的火光一般,此刻更是疯狂地容纳了忽帝炼假还真出现的气机。

    也是因为卫渊搞出了雷部诸神。

    是因为雷部诸神当中偏偏又有了白泽和伏羲的马甲。

    甚至于有了雷泽龙神这个级别的力量。

    最终导致了老爷子再度膨胀,此刻高呼道:“圆觉小光头,这一次能承接多少底蕴气机,就看你自己的境界了,给我,起!!!”轰然磅礴的力量猛烈地灌注下来,而后被僧人以佛门法门用出。

    浊世天机一时不查,思绪刹那之间停滞一秒。

    一刹那的时间。

    对于伏羲来说已经足够了。

    右手直接按住了浊世天机的天灵盖。

    真正的神牢天劫,万物劫灭,伴随着可怖至极的气息,无数的法则编织汇聚,刹那之间先是将浊世天机所在的区域直接从世界当中剥离,而后直接在这个新剥离出来的世界当中,演化世界毁灭的可怖一幕。

    而后世界再度重生,在一个动念之间湮灭七百余次。

    每一次的劫灭和创生都代表着规则的剧烈重组和万物的死亡。

    哪怕是伏羲都无法高强度支撑这个级别的权能爆发,更何况此刻只是依附于博物馆纸人之上的状态,伏羲的手掌微微颤抖,哪怕是他都开始了喘息,而那一片区域彻底变成了世界未曾诞生之前的浑沌,渺渺茫茫,万物不存!

    可是即便如此,浊世天机竟然还活着。

    没有彻底随着世界而灰飞烟灭。

    这代表着即便是世界破灭的纪元劫灭,祂也仍旧可以存活下来。

    天地灭而我不灭,万物死而我不死。

    但是他身上的青衫早已经化作了劫灰,就连原本双鬓斑白,气质儒雅的面容都已经彻底扭曲,像是被无数的火焰雷霆击打过,变成了焦黑而蜷曲的状态,他的眼睛化作了两个空洞,一颗眼珠仍旧还黏连在身躯上。

    皮肤碎裂,但是皮肤之下,是盘旋着的法则,而现在就连这些法则都已经崩碎。

    那本该是滴血重生,我在不死的骸骨,血肉,尽数失去了一切的生机。

    伏羲,人文始祖。

    最擅杀伐!

    但是尽管是如此,浊世天机竟然还未曾神魂死去,本该碎裂化作齑粉的手臂忽而抬起,猛地横扫,一气贯穿,已经将全力爆发出的伏羲短暂逼退,此刻浊世伏羲心中充斥着的满是愤怒和不甘,他没能想到,伏羲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更不曾想到,伏羲竟然会如此疯狂如此地癫狂如此地不理智!

    竟然在见到自己的第一面,就全力出手!

    就不顾他自己本身的伤势和此刻被浊世追杀的状态,强行用出了神牢天劫!

    更是怨恨自己之前见到这佛门弟子的时候没有立刻将其诛杀而后干脆利落地杀入其中。

    怨恨为什么那佛门弟子背后竟然还有忽帝那个老不死。

    导致自己在关键时刻竟然思绪凝滞了那么一息!

    浊世天机冰冷地视线扫过那狰狞疯狂的伏羲,旋即发现此刻后者身上的暴虐竟然要比自己还要强,还要疯狂,还要更像是从浊世之中诞生的魔神。

    浊世天机猛地朝着后侧飞掠,完全没有和伏羲厮杀的念头。

    只想着踏入天机之中,他的右手抬起,身躯焦黑,上面还有崩碎湮灭化的雷霆在奔走着,散发出可怖的威能,而后猛地伸出手,朝着那边的浊世大地拉去,却被此刻吞纳了忽帝多出来权能气机而实力暴涨的圆觉双臂拦住。

    僧人的僧袍猛地撕裂,面色煞白,但是他确确实实是抵挡住了这一招。

    浊世天机感知到背后那明明是依凭之躯,刚刚胡来导致了气机大幅度降低的伏羲又起身,像是恶鬼一般朝着自己杀来,不愿意再继续浪费时间,忽而抬手,一掌将此刻的圆觉击退,而后忽而出手,一道可怖气息疯狂涌动向地藏。

    “以大地的肉身而重新诞生出灵性。”

    “哈哈哈哈,难道以为,这样就可以和以前的因果彻底分开?!”

    他是奉命寻找浊世大地的下落的。

    自然也是携带了浊世大地的天机,此刻出手,直接将巨量的浊世大地尊者过去的天机化入了地藏身躯当中,而后五指握合,手腕翻转,猛然一攥,本已经受伤的地藏忽而张口发出一声声痛苦的惨叫,眼前一黑,直接倒在地上。

    而后身上散发出了越发汹涌磅礴的浊世气息,少年释迦连忙将他搀扶起来,发现地藏明明五官模样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但是眉宇之间却凭空多出了大片大片的戾气,让人望之心惊异常,释迦抬手,右手直接按住了地藏额头,佛光流转变化,将浊气压下。

    本来该暴起帮助天机的‘浊世大地’动作凝固。

    浊世天机神色暴戾,猛地伸出右手,袖袍一扫:“给我起来!”

    “一个一个,一个又一个,为什么你们都要与本座作对,为什么?!”

    “大地,起!”

    地藏痛苦不堪,喉中发出痛苦的喊叫:“不,我不是,我不是!不是他!”

    但是身躯却不受控制,右手抬起,并指如刀,纠缠着锋锐无比的浊气,仿佛能够连带着生死这样厚重的概念法则都一并劈斩开来,而后猛地朝着前面刺穿过去,轻而易举地撕裂了血肉,而后温热的鲜血直接洒落下来。

    地藏的脸上浮现出茫然。

    旋即哪怕是浊世地尊的天机和过去的干扰,都无法再继续让他发生任何的妄动。

    他身躯颤抖,抬起头,看着那俊美温和的少年僧人腹部已经被他的手掌刺穿,而释迦的手仍旧是落于他的额头,双眸微垂,嗓音温和,念诵佛门的经文,化解他的浊气和疯狂,巨大的冲击,意识的争斗,让地藏口中发出了一声声癫狂的嘶吼和痛苦。

    双目猩红发黑,却不知为何留下眼泪。

    猛地收回右手,带出了的鲜血,而后不顾那边的浊世天机以过去浊世地尊的种种命格烙印加以操控,只是双手捂着头,放声长啸,声音疯狂悲怆,而后不顾一切,直接朝着外面疯狂奔逃而去,来自于十大巅峰的肉身基础,刹那之间就已经远离。

    “地尊!!!”

    浊世天机怒喝,伸出手,掌心中的灵宝散发流光。

    浊世十大巅峰道果境界,都是浊世整个世界出现的大道烙印而化生而出。

    这就是大地生死的大道烙印之一的痕迹。

    足以唤醒肉身残留的记忆,哪怕是魂魄和真灵已经碎裂,但是就如同从杯子里倒水一样,终究也还是会在杯子上留下种种的痕迹,但是此刻这一道灵宝当中,竟然散发出了层层叠叠的澄澈佛光,开始和那原本的烙印争斗起来。

    “!!!”

    浊世天机看向那边盘坐在地的温和少年。

    看到他僧袍染血,面色苍白却神色温和,不由得面容扭曲:“你!!!”

    “阿弥陀佛,那是贫僧的弟子。”

    少年释迦盘坐,单手竖立胸前:“小僧不能让你再把弟子引入歧途。”

    “你不怕死吗?!”

    “不过是割肉饲鹰,舍身喂虎,生死不过是终点,而重点在于,是以何种方式走向这个终点的,这也是圆觉师父教导我的。”

    “尊下虽然贵为神,却不懂得人啊。”

    “又是人族!”

    浊世天机神色难看至极,忽而道:“水神,你还要继续看下去吗?!”

    空气中忽然变得极为湿润起来,而那种湿润又像是要阻塞口鼻一般的粘稠感觉,让人只是觉得浑身不适,在另一处方向,大地之中突然开裂,出现了一道一道的水流,轰隆隆地奔走不息。此地正是南海之域,既然说现在清世的水神不在这里的话,那么自然是浊世水神的最大舞台。

    轰隆隆的水流声里,一名身材高大异常的男子出现。

    周身缠绕着浑浊的黑色水流,代表着的水的暴动,水的杀戮,水的死亡。

    只是他的脸上却带着一张覆盖了整张脸的面具。

    而在这水流当中,旋即出现了一尊一尊的浊世神魔,浊世伏羲手掌出现一柄剑,应对本身根基受损又是依凭之躯的伏羲,双方都陷入了重创状态,斗得狼狈,浊世天机又受了一剑,拧着面容怒吼道:“速度快点,立刻进入南海!”

    “我屏蔽了天机,但是对于帝俊来说,效果不可能持续太久!”

    “等到他察觉到这里的话,我们就都迟了!”

    话音未落,一柄剑已经猛地劈斩下来,直接刺穿他的肩膀,如果不是浊世天机躲避及时的护啊,这一剑恐怕是要彻底杀死他,面容扭曲,咆哮怒吼着和伏羲厮杀在一起。

    浊世水神神色漠然。

    他之前和浊世大地同时参与对后土的围杀。

    但是他却抛下了大地逃命,最后只有一道道果逃命出去,自此之后便是性情大变,此刻抬手出手,平淡道:“杀!”

    圆觉吐出一口浊气,佛门气息化作浩瀚光芒,直接镇守住此地。

    万万不可让他们在冲入此地化作浊气。

    否则的话,一切都来不及了。

    看着前面无数的浊世妖魔冲杀而来,圆觉右手缓缓握紧,佛门气息流转不定。

    忽而——

    整个逸散出来的黑色水流开始剧烈的暴动,无声无息,天穹之上的厚重云雾几乎在转眼之间就被撕裂,刹那之间冲中间崩散,数万里云海浩瀚磅礴,逆着朝着上空翻卷,化作了恢弘而壮阔的画面,而后一根粗壮的地方比拟地上泰山的水棍。

    裹挟风雷,猛然砸落!!!

    于是妖魔轰然散开,一道穿戴甲胄的身影握着棍棒从天而降,气焰滔天。

    本来懒洋洋的浊世水神面色微凝,捂着自己的脸颊一侧,嗓音沙哑低沉:“淮水,祸君!”

    “好!”

    无数的妖魔刹那之间就被那仿佛泰山一般的巨大棍子砸落下来给碾磨捣碎成为肉酱。

    忽而浊世水流汹涌澎拜。

    十大巅峰之一的浊世水神一只手顶住了那根水流所化,一端就有泰山之大的可怖长棍。

    而后猛地一拳砸出。

    直接将这长及数百里的长棍打得层层粉碎,化作了无数的雨雾甚至于就是以东海之水连结成水幕,轰然砸落,而后水幕被直接撕裂,两道声音猛地冲撞在虚空中,彼此以肉眼和神识都完全无法捕捉的恐怖速度相杀,两位水系顶尖神灵的厮杀。

    整个四海都在轰然地涌动着,一个个滔天巨浪席卷而起。

    而后猛地砸落。

    虚空中有金色鲜血和白色猴毛垂落,其中掺杂着浊世的黑红色鲜血。

    但是毫无疑问,哪怕是悍勇善战如同淮水祸君,此刻却也直接陷入下风,但是以非十大巅峰之躯,竟然和一尊十大巅峰彼此胶着,已然是令人震撼不已。

    就在这不止是东海,乃是四海风起云涌的时候。

    一道声音出现在南海上空。

    珏脚踏莲花,神色缓了口气,自语道:“总算赶上来了。”

    看到了无支祁和浊世水神的疯狂,对方也是顶尖的水系神灵,淮水水棍几乎是直接碎裂,无支祁不得不肉搏,珏五指张开,一根长棍震颤晃动,散发出浩瀚气息,似乎是感知到了和自己同源的无支祁所在,不断震颤。

    珏嗓音温柔道:“去吧。”

    又取出了那一枚卫渊亲自写下,无支祁赌约时候滴落精血的符箓。

    袖袍一扫,齐齐飞上天穹。

    于是整个天穹之上,猛地下压,而后疯狂的雷霆,气运,浩瀚磅礴,直压得四海之水都齐齐下压,狂风暴起,四下无声,而后那压得无比沉重无比雄浑的可怖黑色云气轰隆隆翻腾,猛地散开!

    一柄首端如泰山,仿佛自三十三天而来的恐怖兵器撞破云气,恢弘浩大,缓缓落下。

    其上金光流转,不断有雷霆奔走其上,却连丝毫痕迹都没能留下。

    只令其越发地气势磅礴,浩瀚可怖。

    而后模仿卫渊的声音,徐徐开口——

    “齐天大圣。”

    “上前听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