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 所谓恩仇者,一报还一报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77
  第1017章 所谓恩仇者,一报还一报

    圆觉伸出手,手掌按在了这一处浊世的封印之上,手掌微微下压,澄澈佛光流转不休,印照此间浊气缓缓逸散,但是浊世再此地六千余年的积累何其深厚可怖,哪怕是佛门真修,苦修了两世,再加玄奘真传,之后更是在忽帝那里得了偌大好处。

    一时之间,却也奈何不得这浊世封印。

    那位被取名为地藏,仍旧是满头乱发的头陀捂着自己的额头,不知道为什么,哪怕是释迦都没有办法给他剃度,费劲了心思地把头发都剃掉了,结果睡一晚就长出来了,后来更好,哪怕是忽帝幻象出来的神兵利器都去不掉他的头法,连圆觉的力量都拔不下来。

    僧人看着那头发坚韧的地藏。

    忍不住叹了口气说,这一头头发,若是在人间界的话,不知道多少人羡慕。

    而后沉默了会儿,又道,这是六根不净,俗世的因果未了。

    当出家人可惜了。

    后来反正是连圆觉从卫渊处看来的剑术都没能斩下来这个头发。

    圆觉只好叹息一声说,这么重的因果俗缘,可能真的得要卫馆主亲自来剃度了。

    这么重的煞气杀机,索性先做个头陀,带发修行。

    而此刻只觉得不知道为什么,额头的痛苦越来越强,仿佛是被一柄剑刺穿了一般,而且持剑之人还握着剑,在自己的眉心不断地搅动着,那是仿佛连灵魂都要粉碎的力量。

    听到了圆觉的询问。

    下意识点头,道:“是,是这里……”

    “那一只我觉得很熟悉的异兽,就在这里。”

    他伸出手触碰到了浊世的封印,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会让圆觉的佛门力量剧烈损耗的浊世封印,对于地藏却是没有半点的作用,圆觉微微抬眸,将这一幕收入眼底,道:“好,你既然可以通过这个封印,那么我们自然可以内外联手,将其打出一个空洞。”

    忽帝也早已经有所准备。

    正在几人准备联手之时,忽而无声无息,一道森然气息猛地出现,直撕向此刻沉思,打算以佛门力量联手忽帝权能,再靠着那地藏能够通过这个封印的特性,来将此封印打破出一个空洞的圆觉。

    这力量极为隐蔽。

    哪怕是圆觉和忽帝也没能察觉到。

    唯独那正该头痛欲裂的地藏,却反倒是察觉到了这样一股不知道为何极为熟悉的力量。

    他看到那力量直奔着圆觉后心而来,这些日子里面释迦的教导几乎本能地浮现心头,地藏顾不及开口提醒,只是猛地起身朝着圆觉的方向扑过去,僧人抬眸,手中的九环锡杖下意识抬起,却看到那浑身缠绕难以言喻之煞气业力的地藏竟然是挡在了自己面前。

    一道青色剑影瞬间洞穿地藏身躯。

    黑红色鲜血猛地洒出,但是出乎预料,那即便是圆觉和忽帝都要极为忌惮。

    甚至于他们两人都会被直接重创濒死的一招。

    却只是让地藏受了些不轻不重的伤势,让他猛地半跪在地上,身躯一下萎靡不振,忽帝和释迦一左一右护住了这加入队伍的高大男子,而圆觉已经双手握持九环锡杖,站在最前,玄奘留下来的佛门至宝猛地抵着地面,口中低沉喝道:“谁?!!”

    “给贫僧。”

    “出来!!!”

    佛门禅唱猛然剧烈。

    经过了大荒修行,以及卷入忽帝的炼假还真之中数次,圆觉佛门修为不断提升。

    浩瀚纯粹的佛光猛然四下散开。

    旋即被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意径直斩断,佛门流光四散,青衫磊落,一道身影步步走出,嗓音平和淡然:“天机流转,不过随心,神牢天劫,万物劫灭。”

    “大地啊大地。”

    “我找了你这么久,却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沦落到现在这样。”

    青衫落下,双鬓斑白,气质儒雅邪异的男子负手而立,眼眸冰冷平淡,俯瞰着万千,于是诸多法则,万物的天机都在此地萦绕不休,流转变化,但是却和人世间的那种紫薇八卦算法截然不同,带着一种癫狂,愤怒,混乱和爆发的意蕴。

    浊世·天机!

    只是刹那之间的气息,圆觉面色一变,右手当中的九环锡杖猛地往下压下。

    当当当的佛钟震荡声音不绝于耳。

    金色佛光流转变化,汇聚化作了一座倒扣在此地的金色佛钟,抵御住了浊世天机的爆发,但是却也只是如此了,金色佛钟猛地亮起,而后寸寸崩碎,化作了金色如同晨曦的雾气,猛地后退了半步,旋即右手血管贲起,将九环锡杖猛地往下压。

    口中长暄佛号。

    九环锡杖之上的九环剧烈震颤。

    这一件玄奘当年所用的佛宝之上终于出现了丝丝缕缕的裂痕。

    但是也成功地阻挡住了。

    阻挡住了十大巅峰的一招,哪怕只是随手一招。

    哪怕是浊世天机都略有讶异,旋即颔首道:“不错。”

    旋即下一刻,那一道青衫身影直接出现在了僧人面前。

    右脚抬起,轻描淡写地踩下。

    于是轰然鸣啸。

    玄奘当年持那,一步一步走过了十万长路,最后留下来的禅杖直接崩碎!

    “可惜。”

    “本座没有兴趣和你们纠缠了。”

    ……

    剑气流转变化,恢弘壮阔,一次又一次地斩裂了那纠缠不休的厚重浊世,但是浊气在这个巨大的封印当中,似乎已经完成了一种稳定的状态,可以自行地流转变化,自行补充被打散的底蕴。

    长安剑·红尘万丈!

    同时具备有剑气,剑势,以及精神魂魄攻击的剑招。

    却被浊世大尊一拳击碎。

    “可惜,元始天尊,你没有力气了吗?”

    “你的招式威力,似乎已经不如一开始那么厉害了啊。”

    浊世大尊仍旧还可以轻描淡写地和卫渊交谈,哪怕他的脸颊上也已经出现了一道狰狞的剑痕,而方才若不是卫渊要庇护住祝融前方的区域,这一剑或许就是直接从他的眉心刺穿,将这一具浊世分身直接搅碎。

    浊世大尊颔首:“我或许不该和你在剑术上交锋。”

    “只是靠着剑术的话。”

    “你毫无疑问,确实是我古往今来所见的,天下第一。”

    “可惜啊可惜。”浊世大尊抬起剑,玄黑浊世旗所化的黑剑横于身前,自语道:

    “若是你在外面的话,若是你不需要守在祝融前面的话。”

    “或许你我之间,胜负生死,犹未可知啊。”

    “现在,也不迟。”

    卫渊右手握着剑,发簪束发,剑气剑势仍旧凌厉,平淡道:“要用言语来打破心境的话,大可不必了,哪怕是我也知道,浊世的大尊,怎么能够用清世人间界的道德来理解?”

    “那就相当于教导一只畜生何为君子道德,何为炎黄风骨。”

    “即便是大尊,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吧?”

    “什么叫做即便是大尊?”

    “这样挑衅的言语不知道是和谁学来的。”

    浊世大尊笑着道:“你和浑天所说,却是不同。”

    “至交好友来了,自然有美酒好茶。”

    “对于你,就只有刀剑了。”

    浊世大尊微笑着看着前面的剑客,道:“说句不是很光明正大的话,这个封印,其实是专门为了你而准备的,对于你这样的功体压制性抵达了最强,嗯,现在的你在这里战斗,其实是和凡人沉入水中,无法呼吸一样吧?”

    “你的功体本来就是用的我浊世因果的。”

    “你觉得这样的功体,面对本座,能够发挥出几分?”

    卫渊抬起手中的剑,感知到背后的生死轮转进入了下一个阶段,平淡道:

    “就算是功体被限制,你又如何?”

    “过此界者,死!”

    “吾之身后,不存浊世之人。”

    “若我非要过去呢?”

    “那么,我可以破例。”

    卫渊手中的长安剑鸣啸,尖锐剑意直接指向浊世大尊眉心:

    “可以让你的尸体过去!”

    ……

    轰!!!

    与此同时,外界的圆觉踉踉跄跄后退,而九环锡杖已然是寸寸的崩裂,落于大地之上——面对眼前的浊世天机,哪怕是他的修为已经是当代人族的巅峰,佛门千年真修的级别,也没有用处,口中鲜血流出,圆觉神色沉默下来,手中的佛门佛珠齐齐碎裂开来。

    生机逐渐逸散,佛门气息却越发醇厚,任何一名佛修,都可以涅槃。

    而就在这一刹之间,圆觉涅槃之前,却靠着未来视,看到了卫渊的浓郁死劫,竟然正在这封印之上,但是死劫之中,却也犹有生机,明明不死花已去,但是圆觉却觉得卫渊若是在此地陨落,却也可以再度转世,应该是另外有所机缘。

    但是……

    “此世因果未曾了解,卫馆主,死却不是解脱。”

    “这一次,就让贫僧以身做舟,度你过劫。”

    “呵,不必担心于我。”

    “佛门修士,断绝烦恼,此生终点,本来就不求长生。”

    圆觉双手合十。

    却不知道为何,忽而想到了的,却是卫渊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佛门修寂灭。

    可得长生否?

    只是洒脱一笑,道:“阿弥陀佛,往后的博物馆,可以少一双筷子了。”

    “倒是好事。”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日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僧人气息猛地散开。

    已经抓住了浊世大地,大步冲入此地的浊世天机动作骤然凝滞。

    本能回头!

    却不是为了僧人的最后一击。

    可怖的声音刹那暴起,轰隆隆如同苍穹之怒,天地之间,恐怖至极的雷火仿佛巨大的柱子一般轰然砸落,哪怕是浊世天机这样的存在,竟然硬生生被这无边可怖的雷火控制住,一道道巨大如同山岳倒砸而下的恐怖雷火猛地砸落,更有无数的雷霆在天空盘旋呼啸,如同一个巨大无比的钻子狠狠的钻下来。

    哪怕是浊世天机都被打得狼狈不堪,鬓发燃烧,衣衫碎裂,发出了一声声怒吼,连大地都被甩开。

    圆觉的涅槃忽而凝滞,而后硬生生被逼迫回去。

    雷霆不绝!

    一道道视线下意识回过头去看。

    远处高山之上,身穿白色道袍的伏羲站在高出,右手指出,剧烈喘息着,那一双瞳孔直接化作了暗金色的蛇瞳,泛着血,他伸出手指着那青衫男子,脑海中一幅幅画面闪过,最后化作了阿娲被那一剑刺死的一幕,面容扭曲,嘴里生出森然獠牙。

    五指握合。

    天雷并行!!!

    雷火之中,一道癫狂的身影如同千古不灭的梦靥,疯狂地咆哮杀下,伏羲终于喊出了那挤压在心中数千年不散的怒吼,癫狂地突进——

    “你他妈的!!!”

    “我他妈要你死!!!”

    “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