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84
  第1015章 救!

    “……那里,是在交锋的核心了。”

    石夷右手缓缓落下,抬眸看向遥远之处,看到了天地之间,无数的法则正在汇聚,化作了丝丝缕缕的浊世气息风暴,赤红色的恢弘风暴,若是在人间界的话,足以直接将整个神州的中原全部笼罩其中。

    上通天穹。

    下镇浊世。

    而大地上正在不断出现一道道撕裂般的痕迹。

    “你们,站在我的身后。”

    石夷缓步踏前,时光岁月之力弥散开来,将阿玄,献,钦原,凤祀羽。

    以及白发少女娲皇庇护此地。

    阿玄忽而左右去看,发现少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急急道:“石夷大叔,那,那位依石将军呢?他怎么不在这里?”石夷背对着他,右手背负身后,灰黑色的袖袍微微翻卷,嗓音平淡道:“他?”

    “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

    “!!!”

    浊世身影看到,天穹之上的黄天压下,云气翻卷,无数的雷霆奔走咆哮,四下散去,看到那道人袖袍翻卷,上应黄天,契以雷声,隐隐在那青衫之上,已经有蓝紫色的流光奔走盘旋,化作纹路,就连发簪之中都流转雷霆。

    这是要以我心为天心。

    雷声所及。

    四海八荒。

    皆受庇佑!

    “你!”

    浊世的强者瞬间判断出了眼前这个看上去温和的元始天尊,竟然是存了要以自己一己之力,强行控制雷霆奔走,镇压整个壮阔封印之中所有浊世存在的念头,看到那白发微微扬起,因果奔走,雷霆不息。

    浊世强者忽而长呼一口气,喉中低呵出声。

    “起!”

    浊世大化·非生即我!

    神通变化不定,是浊世最为精准的神通,裹挟万物,污浊一且的意境化作一根根锁链,直接困住了卫渊的手臂,身躯,首级,其中裹挟着的,疯狂和暴虐的气息和意志直接令卫渊思绪凝固,让他的心神仿佛坠入【世界之基】一般。

    安宁,平和,无它,无想。

    于是那浩瀚恢弘到了直接笼罩住整个南海以及一半东海和西海的雷霆无上神通被打断。

    起伏奔走的雷光重新隐没。

    卫渊眸子微敛,双手握剑,但是剑气锋芒之下,那浊世仍旧具备有无形无质之特性。

    飘渺散去,出现在前方,但是尽管能够在形体上避开。

    但是整体上却无法全身而退,仍旧是出现了一定的伤势,以及本源的溃散,有丝丝缕缕的力量化作了雾气,此刻却仍旧还有着昂然的战意,缓声道:“元始天尊,你休想要做到这一点……”

    “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

    “但是在这南海封印之下,也足以制衡。”

    “即便是你,也未必可以在和我交手的时候,分心他顾,完成直接覆盖整个神代外海的雷霆神通,小心,可不要分神了,否则小心,你那雷霆劈在普通人的身上,也是一样的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哈哈,元始天尊,你说祝融想要独自解决一切的麻烦是傲慢。”

    “可是你又何尝不是如此?”

    卫渊抬眸,见到一尊尊妖魔魔神自浊世化生而出。

    却舍弃了此地,以此为中心,死死朝着外面疯狂地奔走。

    而那位除去没有功体之外,几可比拟十大巅峰,道果境界的浊世强者。

    同样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付出性命来阻拦卫渊。

    从上空看去,已经有无数的浊世气息,绕开了祝融方向,绕开了卫渊和那浊世强者的方向,而后从另外的两个方向疯狂奔走而去,带着煞气带着杀机,带着疯狂和决然,似乎祝融和卫渊的联手已经失败,似乎哪怕是祝融有了卫渊这个帮助,这样和浊世的翻脸。

    终究还是会带来巨大的危险,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因为这里毕竟是清世的南海。

    因为毕竟,一个是守,一个是攻。

    一个是不惜付出一切的代价,视性命为蝼蚁,一个是不肯不甘放弃任何一处。

    祝融之国内部,白泽本来已经猛地起身,周身的金红色火焰锁链猛地鸣啸,似乎正在汇聚某种力量,白泽五指握合,正要强行脱困,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微微一怔,而后‘看到了’转机,神色怔住,双眸越瞪越大。

    最后放声大笑。

    浊世分流,打算冲杀到其余方向,破坏掉南海区域其他位置的地脉和整体法则,借以最大化将祝融的目标破坏,一名身高两米有余,双手持握战斧,心中满是杀戮之念的浊气化生之物已经踏上了高处,双目猩红。

    忽有破空之声传来。

    凌厉无比。

    就像是,完全没有时间这个层次的概念一样。

    刹那之间,弩矢已经洞穿了浊气战将的眉心。

    他重重倒下。

    前方看到了黑色的气质恣意张狂地翻卷滚动着,一批身穿玄甲的男子沉默无言地肃立着,大秦的黑龙旗帜在上空飘扬,身上的甲胄之上,涌动着大秦的军师,岁月之主的权能覆盖,依石缓缓拔剑,眉宇之间,锋芒毕露。

    一字一顿,缓声开口:

    “大秦始皇帝陛下麾下,黑冰台军团第一批先锋军锐士。”

    “遵人皇陛下令。”

    “凡有妖魔,犯我人族,尽诛杀之!”

    上千把秦剑抬起,斜持于地,岁月的权能猛地扩散,化作了军魂领域,直接封锁前方。

    与此同时。

    另一个方向上杀出去的浊世强者同样还没有来得及冒头,就已经被一道森然恐怖的斧光芒劈头亮起,而后齐齐挥舞起来,排头砍去,只是刹那之间,那些凶狠的浊世身影就已经被直接砍葱一般地斩去。

    轰!

    一只踏着战靴的大脚直接把一个脑袋踩爆。

    “你居然有脑袋?!”

    “还比我高?”

    “你不尊重我!”

    一踩一碾,然后猛地踏前一脚,将那残躯身影踹了下来,而后巨大的战斧抬起,直接扛在了肩膀之上,没有首级的高大战将站立于此,头顶是翻卷滚动的壮阔云气,以此为首级,肩膀之上,黄色的布条烈烈舞动,如同长空之火。

    旁边的中年男子手中多出了另外一柄长枪。

    背后是在这南海诸族各国的精锐联军。

    纵然我等身死,但是黄天之火,不甘于被压迫的反抗之心,仍旧还会在这一片大地上燃烧着,等待着继承他们的人,和卫渊彼此短暂制衡住的浊世强者瞳孔收缩,看到了元始天尊微笑着回答:“谁说,我是孤家寡人?”

    我们不断相逢。

    我们不断别离。

    这正是漫长岁月的烈烈长风,是一个个人的馈赠。

    于是卫渊抬起左手,笑容灿烂,神态睥睨而从容,傲慢而沉静,一字一顿:

    “大秦黑冰台,少上造!”

    “黄巾军,三十六渠帅之一,司隶!”

    “令——”

    “两军,冲锋!”

    黑甲秦军神不变,嗓音低沉漠然:“诺!”

    捆缚黄巾的人们本来不解,却看到那位刘牛却下意识挺起身躯,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兵器,然后高呼:

    “黄巾军!”

    “黑冰台!”

    双方统帅齐齐高呼,来自于岁月的权能,来自于战神的加护猛地爆发。

    汇聚为肃杀冰冷的高呼:“冲锋!”

    黄巾之火的烈焰,大秦黑冰台的玄甲,其传承来自于神州那历史之中也是最为赫赫名望的两个时代,代表着的是最不甘的反抗,最大众的人们站起来,推翻压倒在头顶的山,代表着的是最为高远的志向,秦剑无鞘,天下一国!

    于是两股钢铁洪流自两侧猛烈地冲击而下。

    若是要他们封锁住浊世无数的敌人,那几乎不可能,但是同时冲锋。

    却足以一气呵成。

    撕裂这汇聚于长空的黑暗。

    创造出一刹那的机会!

    不屈之志!

    高远之心!

    于是肃杀蛮荒的战场之上,有着两道声音几乎是怒吼着咆哮而起,像是穿越了无数的岁月,像是跨越了曾经的时光,像是从我们的手中,递给了下一代的火焰,像是我们从上一代哪里,拿来的流光,混合在战甲的鸣啸当中,仿佛低吟的长歌。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杀!!!”

    撕裂般的流光当中,战神刑天的首级归为,伴随着放肆狂笑里,过去的战神重现于世,而就在这个刹那,分心的浊世强者直接被洞穿了真灵眉心,上一次卫渊没有预料到对方的特殊性,这一次的剑并没有刺错。

    虚空震荡。

    直接刺穿真灵,剿灭魂魄,形神俱灭。

    在两重的怒吼之中,天空中忽而传来了越发清越无边的鸟鸣之声,而后温暖的晨曦流转落下,刺破黑暗和浊世气息,忽而一声洞穿天地和黑暗的流光,金色灿烂的光芒直接从此地爆发,扫过整个天和地。

    卫渊袖袍一卷,玄黑浊世旗猛地展开。

    刘牛抬起头,看到不远处的道人双手持剑,白发垂落,背后黄色云气压低,而后。

    一轮有着三足,每一根羽翼都仿佛黄金般的神鸟缓缓落下。

    悬于道人背后。

    雷声震震,大日明光。

    实乃元始天尊。

    ……

    卫渊双目微阖,握剑凝神,要和大日金乌联手,一起横扫整个南海封印的浊世气息。

    伴随着最为肃正的雷霆和纯粹的晨曦流光。

    一个个浊世气息所化的妖魔逐渐散去,惨叫着死去,刘牛手中的长枪裹挟雷霆,费尽心思杀死了一名战将级别的浊世妖魔,却看到那极为棘手的对手惨叫着散去,看着祂化作了黑色雾气,最后连这些黑色雾气也都消散不存了。

    而后他看着那边的元始天尊。

    眼底却是茫然,是不解。

    他是谁……

    他,我好像,并不认识他啊。

    刘牛脑海中不断有幻象出现,但是,但是那不是他。

    那是个瘦小而虚弱的孩子,笑起来温和,脸色苍白,和着背后大日流转,上空雷霆奔走的强大无比的身影,完全不同,刘牛遗憾地叹了口气,在这个时候,只有他是失落的,而后眸子一扫,神色骤凝——

    看到先前散去的浊气竟然汇聚!

    而那道人正在心神合一,要扭转整个南海这个壮阔区域内的所有浊气。

    为了防止误伤,防止雷霆的暴虐伤害到普通人,所以编织因果。

    因为这个封印所涉及到的范围实在是太大了,而雷霆的力量又过于暴虐,哪怕是卫渊都必须要全神贯注,不可分心他顾。

    而后——

    那浊世气息忽而幻化聚集。

    极端粘稠,黑暗,又隐蔽难以看到。

    就靠近那道人。

    刘牛不知道怎么了,只是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让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扔下了手中的长枪,下意识地狂奔过去,疯狂一般的冲去。

    卫渊在下一刻感知到了动静。

    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前方杀机纵横。

    先前为了保护自身而放出的玄黑浊世旗竟然自然翻卷,落入了那【没有功体,其余却都抵达十大巅峰道果境】的身体手中,对方的真灵明明已经崩碎,但是现在却化作了另外一人的分身,神色温和,容貌绝世,眉心一点红色痕迹。

    浊世,大尊。

    !!!

    卫渊瞳孔收缩。瞬间明白了浊世在这里的后手究竟是什么!

    明白了浊世为什么在这里布下了巨大的封印,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地拖住自己,为什么,会创造出除去没有了道果,没有功体之外,各方面都和十大巅峰层次相同的浊世身影,就是为了让浊世大尊降临!

    最强者。

    这才是浊世会有的战斗风格。

    那么哪怕是祝融再如何的谋算够深,而已毫无意义!

    卫渊的玄黑浊世旗被夺,气机凝滞反噬,动作不得不迟了一下,看到大尊带着微笑伸出手,不紧不慢地朝着卫渊心口伸出来,道:“你会怎么做呢?救是不救?护是不护?”

    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再期待什么。

    怎么做?

    是施展雷法轰击净化整个封印的浊气,还是说立刻避开?

    救是不救?

    护是不护?

    卫渊毫不犹豫,黄天之上,雷霆猛地暴虐,而后循着因果四下奔走,刹那之间轰击,砸落,净化了整个南海领域的浊气,而后强行撑住,打算以自身来抵抗浊世大尊的一击。

    刺穿血肉的声音传来。

    卫渊却没有感觉到痛苦。

    疯狂的脚步声音,卫渊抗衡浊世大尊的神魂都未曾察觉,一道熟悉的身影展开双臂,怒目圆睁,再度拦在卫渊身前,袖袍破旧,额头绑着黄巾。

    你会怎么做呢?

    救是不救?护是不护?

    卫渊呢喃:“……牛,叔?”

    刘牛口鼻喷血,怒道: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