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元始镇天,大日东巡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32
  第1014章 元始镇天,大日东巡

    冰冷的言语,锋芒毕露的气机,以及那直接令黄天晃动流转的声音,哪怕是代表着世界之基的反面浊世气息,都一时间被震住,而被长安剑和火神战刀刺穿的那道浊世气息猛地扩散开来,而后刹那之间避开来,站立于远处。

    “浊世道果境界,是靠着浊世天地法则的烙印倒影。”

    “而后汇聚凝聚成型的形体。”

    卫渊看着笼罩了正片南海区域的浊世大阵,这个阵法甚至于可以说不止是笼罩了南海,同时还笼罩了相当一部分的西海和东海,范围极为地大,再加上数千年在此设计准备的积累,已经类似于【大道烙印】,在这南海领的浊世身影,其气息极强,几乎可以匹敌功体不全的十大巅峰。

    但是,这也就足够了吗……

    浊世的设计只是如此吗?

    卫渊心中多少还有着一丝本能的戒备。

    只是此刻,已经由不得他继续深思下去,火神祝融此刻已经开启了他和那位【白先生】这几千年来的积累和底蕴,整个南海的天地忽而剧烈震颤,无数的法则丝线散发出明亮的流光,就这样子在整个天地之间亮起。

    轰然咆哮如风雷,道人袖袍猛地鼓荡,看到前方无数的法则丝丝缕缕的汇聚,编织,汇入了赤红色的浊世狂风之中,最终化作了一道道冲天而起的恐怖风暴,上接三十三重紫禁天,下抵九十九重地幽冥。

    伴随着撕裂之声,清气之天,浊世大地,同时出现裂隙。

    正片南海震动非常,竟仿佛要彻底被带着离开生死两界,立足于那更为玄妙之地。

    映照万物万法,幽深空洞,有种梦幻泡影,如露如电之感。

    就像是整个世界的基础天地法则开始扭转。

    像是某种本不存在于世界的漏洞。

    开始被人为地弥补。

    非是补天。

    而是补充天道的法则。

    在祝融之国,那个院落最深处,被一道道金红色的火焰气息流转围绕着,白发垂落,眼神温和,气质如玉的白泽功体无可奈何,叹了声气,自嘲道:“终究还是走了这一步啊,本体啊,本体。”

    “以您的智慧和判断。”

    “难道也没有看到这一幕吗?”

    “还是说,即便是你这样的智慧。”

    “看到了这样的一幕,最终也觉得,这样的事情是可以默许的吗?”

    “您也有想要见到的人吗?”

    “法则圆满生而知之的白泽,知道未来知道离别,最终仍旧选择了相遇。”

    “即便如此,却也还是会感觉到遗憾吗?”

    白泽功体感慨叹息,颇为复杂,低声呢喃道:

    “若是你在这里就好了。”

    “毕竟我只是个废物一样的残次品。”

    “而本体,本体是完美无缺的!”

    ……

    祝融之国的那个小小院落里面。

    柔美女子给自己孩子编织而成的九龙腰佩已经快要绣好,她似乎有些累了,稍微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活动了一下脖子,而后抬起眸子,看到了天穹之上,突而升起来了一股股很大的风,连带着那已经昏沉阴暗了很久很久的天空,都似乎有所变化。

    那积蓄千百年之阴云,缓缓开始散开。

    “天……要晴了?”

    ……

    轰!!!

    可怖的剑气猛烈地砸落下来。

    那以南海浊世创生而出的身影狼狈后退,身上无数的浊世概念和规则汇聚而成的甲胄都出现了丝丝缕缕的崩碎,而后化作了肉眼看来,层层雾气般的状态,被此刻暴乱的大道规则席卷,吞纳,没入了那如同狂风一般的龙卷风暴当中,声势极为骇人。

    “你!!!”

    “没有功体,你不是我的对手。”

    道人嗓音漠然,就这样立足于天地之间,掌中长剑鸣啸嘶鸣,凌厉呼啸,裹挟雷霆之声,袖袍扫过,那剑气恢弘浩大,就已经轻而易举地将那浊世所化形之身给拦住,以因果之力,层层叠叠,纵横飘渺,直接斩因果为剑。

    那浊世存在双臂交错,忽而怒喝。

    强行顶住了卫渊的剑气剑势。

    忽而无数的浊世妖魔魔神自浊世风暴当中诞生,从那覆盖了整个世界的黑暗当中扭曲着变化而来,而后朝着前方冲去,卫渊神色不变,左手并指一扫,袖袍猛地一震,而后风轻云淡,朝着前方徐徐扫过。

    手掌白皙修长,袖袍流转如云。

    在那些妖魔魔神的严重,却霍然骤变,袖袍一下变得无比巨大,仿佛遮天蔽日,内部幽深,狂风四起,轻描淡写,直接一气收纳十万妖魔妖神于我袖中,复又一震,自袖里乾坤,演化伏羲神牢天劫之术。

    刹那之间,魂飞魄散。

    袖里乾坤大。

    壶中日月长。

    谁敢说天尊神通不能杀人。

    五指张开,顺势向下,【恰到好处】按住了那浊世强者的额头,口中轻呵一句。

    “下去!”

    于是那位单纯看着实力层次和能力层级,几乎已经是短暂道果境的强者瞬间被打落虚空,重重坠下,道人五指握合,猛地往下一按,那柄长安剑凌驾于虚空,而后散发出灿烂的流光,猛地朝着下面刺穿下去。

    剑光灿灿如同飞鸿。

    而那绯红色的见光当中,隐隐却仿佛见到了市井人烟,看到了大漠风沙,看到了雪山白雪,异国他乡,绵延蜿蜒,天下独存,这也已经不再是昆仑或者人间,这一剑当中,蕴含的是烈烈大唐。

    刹那之间,南海众生,得见生灭,见到十万里红尘如梦。

    十大巅峰之中。

    是为道果之境。

    而同在这个层次之中的强者,彼此之间的差距,同样巨大。

    “比他妈狗都大。”

    “简直就是青壳儿螃蟹和红壳儿螃蟹那么大的距离。”

    刑天感慨。

    看到有浊世妖魔魔神迂回绕开战局,竟然想要去阻止祝融,想要去以自身散开化作的浊世气息压住祝融,让祂将南海带入非生非死之局的目标直接失败,让南海沉入浊世,正要功成,脸上都浮现出猖狂笑意的时候。

    忽而传来一声剧烈的破空之声。

    而在这破空声之前,就已经有一股可怖至极的劲气直接将他首级从眉心砍成了两半。

    其脚步刹那之间停滞。

    似乎凝固。

    而后一道细线直接蔓延下来,直接从中间裂开成为两片。

    浊世妖神的鲜血洒落大地。

    一股携带着污浊和惨烈之气弥漫而出,让其余的浊世神魔都顿了一下。

    而后沙哑苍茫的声音低沉地想起:“是无视了我吗?”

    “几千年了。”

    “战场,杀戮!”

    “我又回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恣意张狂的大小声音,随着法则狂风而舞动的乱发,以及无可比拟的杀伐之气。

    浊世神魔看到了一团黑影瞬间靠近,而后一个酒坛重重砸在了其中一名神魔的头顶,巨大无比的力量,直接把那个神魔的首级轰然下压,震碎了骨头和经脉,脑袋在这个过程中就已经开始崩碎破碎,最终直接把祂的首级给砸在了胸膛内部。

    轰!

    直接变成了无首状态的魔神连神魂都碎裂,重重跪地,然后倒下。

    残阳如影。

    他的兵器砸落,被一个身影掠过带走。

    刑天的首级用嘴咬住了那把青铜战斧,双目怒睁。

    努力啊。

    老子的斜方肌上侧!

    战斗啊!

    老子的胸锁乳突肌!

    收紧吧!

    老子的颈大肌!

    “哈哈哈哈哈,战斗,杀,杀杀!”

    “也就是没有了身体而已!”

    “砍杀诸神,岂是如此麻烦的事情?”

    放肆狂笑着的刑天咬着战斧,肌肉的膨胀震动空气,让空气直接压缩,以可怖的速度化作流光,寒芒如雪,掀起了阵阵癫狂的杀戮,倒不如说,只剩下了首级,反倒是让刑天的闪避率直接点满。

    我的肉身没有脑子都能打架。

    我可是脑袋啊!

    我会比他差?

    卫渊持剑猛地钉穿了那浊世之身影,袖里乾坤将刑天应对之外的所有敌人笼罩其中。

    而那浊世身影却突然放声大笑:“厉害,厉害!”

    “元始天尊,不愧是你,但是你还是不够,不够,你也只有你这一个身子吧?”

    “哈哈哈哈,你要自己镇守这里,那么千万里之外的地方,你还能够管得着吗?鞭长莫及,你可知道?我知道,你的弱点了!”

    浊世气息猛地逸散开,天穹之上,浊世的风暴猛地朝着其余方向掠去。

    而后天地之间似乎下起了雨水,雨水淅淅沥沥,旋即很快就变得极为地密集,变成了肉眼几乎不可能看到前方视线的暴雨,卫渊看到那些雨水落在地上,而后在地上一转,就便化作了一只一只狰狞可怖的妖魔。

    浑身散发出极为暴虐血腥的气息。

    这样的敌人数目极多,多得可怖。

    “现在,该你做选择了啊,元始天尊。”

    “究竟是你要继续驻守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这个阵法之内的其余生灵都死干净了?还是说,你打算要离开这里?”那浊世神魔身形散去,再度靠着整个南海领域之下的浊世气息重生,脸上带着平淡微笑,是攻心之计。

    下一刻,凌厉无比的锋芒直接洞穿了他的眉心。

    而后直接将其钉杀在地面之上。

    元始天尊眉宇凌厉:“愚蠢……”

    这个除去没有了功体之外,一切基准水准都无限逼近了道果境界的浊世神魔眼眸瞪大,看到的只有冰冷森然,毫无动摇的内心:“所以说,利用谋士和计谋来获取利益,拨动人心的人,才是最容易看不清楚局势的。”

    “你当作,你和我是什么关系?”

    “若是烛九阴在这里,若是那位白先生,或者说亮。”

    “或许还有利用你的心境和你周旋之心。”

    元始天尊忽而大笑:“哈哈哈哈,或许也会被他们笑做莽夫。”

    “可是元始对你,始终只有一字。”

    “杀!”

    右手握剑。

    剑气磅礴!

    天尊背后,笼罩了整个南海大部分区域的【黄天】翻腾着压低,云气翻卷浩瀚磅礴,无数的雷光开始流转变化,笼罩于天尊背后,而与此同时,那一个个已经完成了身周雷霆祭祀法坛,齐齐亮起。

    雷声震动,横扫大气。

    “不过是整个南海而已。”

    “贫道。”

    “护了,又如何?”

    女儿国中——

    大日金乌负手而立,看着天穹的浊气,看着无数的黑暗流转,压迫整个世界。

    吐出一口气,双眸微闭。

    “是时候,完成和元始天尊的约定了。”

    灿烂明净的流光亮起。

    大日,东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