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章 谁越此界,死!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59
  第1013章 谁越此界,死!

    恢弘剑气,刹那生灭,一剑之下,阐述先前自浊世大地道果之中领悟而来的生死轮回,却也和涛涛烈焰,和那代表着火神祝融数千年独立支撑,创造生死之基的沉默相制衡,剑气森然寒意,而烈焰寂灭亦是丝毫不弱。

    双方终究没有动用彼此最强的权能。

    但是即便如此

    那可怖的交锋,限制于双方周围,却仍旧还是导致了法则的剧烈纠缠。

    导致了短暂的法则碰撞构筑了小世界雏形,而后这些小世界的雏形就在无尽烈焰之下化作灰烬,亦或者世界之基,万物法则尽数被那一剑斩断,让刑天看得失神许久,旋即又有许多的惆怅,有了喝酒的冲动。

    看来,那一罐子盐巴是没法子还回去了。

    刑天想要喝酒,大醉一场。

    可是不管是他喝了多少酒。

    喝进去多少,就咕嘟咕嘟地流出来多少。

    竟然是连醉酒都做不到了。

    与此同时,涛涛烈焰,被一剑寒芒斩开。

    而后那一柄长剑流转变化,长安剑之上剑气流转,化作了一条苍龙,摇头摆尾,剑气纵横,镇压烈焰,而在下一刻,道人猛地踏前,右手微扣住,和浑天,后土一同论道时候创造的域中四大流转变化,周身剑气流转,旋即撕裂那无尽烈焰,出现在了祝融面前。

    !!!

    祝融瞳孔收缩。

    似乎完全没有想到,这位毫无疑问是以因果和剑术为主的道人竟然贴身近战?

    他疯了吗?

    因果之速,何其可怖。

    更在祝融电光石火之速之上。

    祝融只来得及双臂交错,无尽烈焰内敛,将一个个法则焚烧固化为了纯粹的概念级别防御,旋即下一刻,那一掌直接砸在了祝融的双臂之上,层层叠叠的概念级别防御被击穿,被凿穿,极其沉重,极为霸道,隐隐有类似于不周山周游六虚之力的迹象。

    轰!!!

    无尽的气浪猛地朝着后面逸散,爆发。

    祝融稳稳拦住元始天尊一招。

    “不周山的招式……?”

    就在这个时候,那道人手腕一动,右手直接向上托起,五指张开,【天,地,人,道】域中四大猛地散开,化作了先天八卦之力,流转不息,卫渊左手拉住祝融手臂,右手化章,先天八卦之力狠狠地击打在祝融的下巴上。

    而下一刻,祝融的右脚猛地抬起前踏。

    万火汇聚,苍茫流转如同轮盘变化,熄灭寂灭是火,万物诞生是火。

    以万火生死寂灭之力狠狠地砸下。

    卫渊闷哼一声,和祝融齐齐后退三步。

    让刑天都一时间茫然,一时间停滞了下来。

    平手……

    哪怕没有动真格的。

    哪怕只是类似于辩论之类的就切磋。

    但是,那是火神啊。

    执掌寂灭杀伐的火神,平手?

    刑天茫然。

    忽而想到了当时被自己等人在真实梦境当中磨砺的那个家伙,一时间不敢置信,有种如同坠入梦中的感觉——什么时候,当初那个在自己等人联手之下狼狈应对,常常会被搞得灰头土脸的家伙,竟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一时间竟然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伏羲,一画开天的内蕴,化作招式当中。”

    祝融手指擦过嘴角的金红色鲜血:“够杂的……”

    “看来伏羲那渣滓也调教过你。”

    “我们两个,算是彼此互殴的关系。”

    卫渊看着肩膀上不肯散去的可怖火焰劲气,生死轮转,不死不休,故而完全无法消散,无法褪去,哪怕是因果都要承担着不断生死轮回不断壮大的火焰变化,感觉到了炽热干燥的痛苦,道:

    “从原本的寂灭当中,诞生出了复苏之理,大家都小看你了,祝融。”

    所谓祝融者,光融天下。

    故而,是为融。

    卫渊忽而道:“只是当年,你我,还有共工为长琴封印火劲的时候。”

    “倒是没有想到会有今日这样的局面。”

    “若是可以的话。”

    “真想像是当年那样,再来一次啊。”

    祝融微微敛眸。

    “如你所愿。”

    刑天突而觉得有些不明白,觉得这一句话,似乎和刚刚卫渊决然的态度不同。

    祝融没有说什么,只是再度平静往前行走,无数的烈焰浮现而出,道人将因为炽热而微微颤抖的左手手掌背负在后,右手伸出,长安剑落入手中,旋即二者似乎真的打出真火来,剑气刀芒,因果寂灭齐齐地爆发。

    而在此刻——

    祝融之国外。

    浊世气息缓缓流转变化,隐隐化作了一位肉眼无法看到的身影,祂不带多少感情地看着祝融和元始天尊的交锋,看着在无尽刺目的烈焰当中,元始天尊和火神祝融打出了真火,冷淡笑着俯瞰着那几乎已经无法以视线看清楚的战局。

    “愚蠢啊……”

    “在这个时候,竟然还在搞内讧。”

    “实在是愚蠢啊。”

    “不过,清世之强者,着实是短视啊。”

    祝融在这数千年里面和浊世相当于是彼此利用,只是靠着沉睡和那位【白先生】,而拖延了浊世的计划爆发,换句话说也是以此计策来强行拖住了浊世,但是这也只是缓兵之计,此刻整个南海区域,连带着大片的西海和东海区域都被笼罩其中。

    浊气如此强盛,笼罩范围如此巨大,自然不可能毫无后手。

    这个身影注视着那正在交锋的两人。

    “人间界有句话,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看来今日我也要做一次渔翁了,而后,将整个阵法封印范围内,全部沉入浊世!”

    “化作一个巨大的清浊通道,打通两界!”

    身影刹那之间,以某种极端玄妙之法靠近,无声无息,将自身的天机和因果都遮掩住,直接联络了整个天穹的浊世,是类似于人间界符箓天庭体系的手法,浊世自然也不会缺少类似的秘法。

    以整个被浊世笼罩的范围为核心,为外天地,为外丹田。

    而后以吾为主。

    短时间内足以抵达暗中偷袭威胁到十大巅峰的层次,而后刹那之间,逼近了彼此已经刀剑相向的二者,就在这个时候,本来似乎是在吃瓜看戏喝酒的刑天忽而张口,大口大口将三苗国的烈酒吞入口中。

    这酒壶里面自然而然也是有着【袖里乾坤】的法门。

    直如一个巨大的烈酒龙卷一般被吸起来。

    而后,猛地一吐长气。

    这一道酒龙卷,竟然爆发出了极端可怖的气势,如同一道神通一般,直接撕扯向前,而后因为外面的高温,猛地燃烧起来,仿佛怒龙一般直接撞击在了那浊世身影的身上。

    哗啦一下。

    极致的高温,蔓延着的酒香,瞬间将那浊世身影给现形出来。

    !!!

    刑天放声大笑,张狂至极:“这么浓的杀气,你当老子是瞎的吗?!”

    “还是说,你以为,我只有一个脑袋,就什么都做不到?!”

    “放屁!”

    真正的文官。

    就连脑袋上都必须满是肌肉!

    用肌肉跳舞,用拳头高歌!

    你!

    浊世身影神色狰狞:“你示弱?”

    “不!是你他娘的太小看老子了!”

    刹那之间,前方的剑气风暴,烈焰旋风忽而猛地散开,就在浊世身影在这一刹那之间被刑天的攻击而导致了一瞬迟滞之时,本来已经刀剑相击的卫渊和祝融忽而动作一变,铮铮然的鸣啸声中,长安剑和赤红色的火神之刀猛地逆转。

    几乎是平行着猛地刺出。

    一刀一剑,同时刺入了那浊世身影的胸腹。

    直接刺穿。

    道人右手握剑,祝融左手控刀。

    双臂齐齐抬起。

    道人道袍和火神的袖袍翻滚落下。

    “你,你们……”

    浊世身影不敢置信地低下头,看着刺穿了自己的刀剑,锐气锋芒,烈焰寂灭。

    卫渊道:“……既然知道了此刻的浊气,怎么可能会不对浊气有忌惮?”

    “你真的当我们会在这个时候真的打出火气,自相残杀?”

    祝融抬了抬眸,语气平淡:“阋于墙,外御其侮,如是而已。”

    刑天大笑着高声问道:“那个什么封印长琴的火劲,是什么意思?”

    卫渊嘴角勾了勾,回答:“我们当时联手了。”

    刑天怔住。

    回忆方才,道人说,真希望重新再来一次。

    想到祝融沉默之后的那句如你所愿。

    眼眸瞪大,越瞪越大。

    在那个时候?

    而后放声大笑,只觉得畅快淋漓,最后道:

    “终究是涂山氏!”

    卫渊右手一动,长安剑猛地横斩,剑气纵横,道袍袖袍拂动,看着被这个浊世身影所引动的浊世封印,看着那无数的浊气涌动,看到对方神色上的狰狞和不甘,从容不迫道:“不拿着元始天尊的性命和破绽作为诱饵,如何能够钓上如此大的鱼儿?”

    “祝融。”

    卫渊道:“就靠着你自己的话,最后只不过是和这浊气的布置同归于尽。”

    “现在,这里交给我。”

    “火正,做你自己的计划吧。”

    祝融怔住。

    道人回眸,噙着微笑道:“让我来告诉你,你的傲慢在哪里吧,祝融。”

    “我经历过许许多多的轮回,许许多多此的相遇,也有许多次的离别。”

    “人类是孱弱的生灵,按照现在的说法,是社会性的生命,一个人难以在世界上活下去,所以,要懂得相信同伴,所以,我们始终在相遇,而命运无常,我们也总是在离别,但是,至少在相遇和别离之间,我们可以彼此信赖。”

    “虽然是很俗气,可人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

    长安剑抬起。

    锋芒毕露。

    “想要独自一人去承担一切,想要独自一人去改变一切,这本身就是一种傲慢。”

    “所以,祝融,就当作是给我一个机会。”

    道人带着一丝笑意,眨了眨眼睛:

    “要不要试试看相信我?”

    祝融沉默许久,收回了刀,缓声道:“那么……”

    “涂山氏,交给你了。”

    “不必客气,火正。”

    于是轩辕时代的火正,禹王时代的史官。

    彼此擦肩而过。

    袖袍翻卷,道袍和赤色的神纹交错。

    火正祝融得以全力完成这几千年创造生死之界的最后一步,将自己和那位白先生这数千年的准备全部在这最后短暂的时间内激活,引动,勾勒完成。

    祝融之前对卫渊所说的那一项一项的困难,在这六千年间,就只是靠着祂和白泽,就这样在浊世的眼皮底下,甚至于是部分利用浊世而一步一步,艰难地完成了。

    现在,就只剩下将其彻底引动完成。

    那会创造出违逆目前规则的生死轮转。

    这也会彻底让浊世明白,这几千年来的利用和侵蚀只是一场骗局。

    所以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将会迎来浊世疯狂的反扑。

    究竟是在此重开轮转之机,还是说南海沉入浊世?

    就要看这一战。

    天地之间充斥着,弥漫着彻底爆开的浊气。

    石夷抬眸,神色冰冷。

    周身权能已经彻底展开,以时间和岁月,在周围营造出了一个时间差这个原理的防御。

    站在了娲皇的身前。

    刑天的身躯速度不断提升。

    连带着背后的百族黄巾军也紧随其后。

    目标——浊气最疯狂的地方。

    大日金乌抬眸,看到了浊气已经开始了彻底的暴动,哪怕是被黄天保护的那些生灵都感觉到了种种恐惧和不安,仿佛某种紧绷着的东西终于到了爆发前的临界点,像是一根拉紧的弦,马上就要绷断,马上就要彻底地炸开。

    卫渊踏前半步,袖袍翻卷下来,右手握剑,左手道决。

    微微抬眸,等待着前方的真正敌人,浊世在这南海之局的最后底牌,看到一尊尊神魔也已经开始出现。

    单人独剑,代替祝融。

    面对这浊世数千年来最后的计划和底蕴。

    心中却猛地升腾出一种说不出的狂意。

    石夷动作微顿,抬眸看去;娲皇同样,大日金乌,乃至于是刑天都下意识抬头,看到了一道劈斩而下的黄色剑意,猛地横扫,于是天地玄黄,化作一剑,上绝群星,下斩山海,在前方的空间和诸多法则之上,留下了巨大的【剑痕】,浊气弥漫,不能往前丝毫,

    长安剑鸣啸冲天而起,道人声音平淡,如自九天而下。

    “谁越此界。”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