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2章 请火神回头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43
  第1012章 请火神回头

    一身青衫白发,气质幽深温和,倚着栏杆,迎风看花,右手提着一个酒壶,噙着一丝笑意,就和当年祝融尚且还在人族作为火正的时候,在轩辕丘最平静从容的日子里遇到的那个道士一样。

    卫渊一抛,手里的酒壶扔给祝融。

    而后自己也拿着另一个酒壶往嘴里灌酒。

    祝融喝了口,眉梢微微缓和,道:“是三苗国的酒,你从哪里弄来的。”

    “来的时候,随意买来的。”

    卫渊回答。

    祝融道:“这个国家在戴国和厌火国之间,距离这里很有些距离,你这个顺路可是顺得挺远的。”卫渊干笑几声,道:“没有想到,你居然能够一下喝出来这里是哪里的酒。”

    祝融平淡道:“你当我在南海海外,呆了有多久?”

    “你虽然说写下了【山海经】。”

    “但是对于这南海,我比你,更为熟悉。”

    “这样的酒,只有在三苗国,用那里回旋着的水才有可能酿造出来,去了其他地方,哪怕是所用的材料都一样,手法也相同,酿造出来的酒都没有办法具备三苗国的风味,若是能够配着从三苗国旁边的那一条赤水分支里钓上来的鱼儿,味道最好。”

    祝融怔怔失神,而后平淡道:“这一次,你总不是来找我叙旧的吧。”

    “涂山渊。”

    卫渊倚靠着栏杆,仰起脖子喝酒,沉思该药如何说服祝融。

    是从旁侧击。

    还是说徐徐诱之?

    亦或者如同夫子的那几位弟子一样,旁征博引,滔滔雄辩?

    奇门遁甲之嘴遁之术。

    最后元始天尊喝了口酒,面不改色道:“我知道了你的计划。”

    嘴遁这个玩意儿……

    还是阿亮比较擅长啊。

    卫渊靠着栏杆,仰头看天:“所以,想要来这里阻止你。”

    “如果能够解决的话,我们就好好说,如果非得要做过一场,打架之前喝杯酒叙叙旧,这样流传下去的话,也觉得足够英雄洒脱了。”

    画风比较好!

    可惜啊,虽然有点交情,但是这个交情非常明显地不够啊,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劝祝融。

    卫渊心中遗憾。

    可惜共工没来。

    不过,以共工那个家伙的性格,见到现在的祝融,搞不好就是直接开打了。

    所以之前的因果卜算,才不能让共工也来吗?

    想一想,想一想,还有谁能劝说一下祝融?

    他的妻子?还是说阿玄?

    “啊对了,差点忘了这个。”

    卫渊忽而抬起手拍了下头。

    然后把酒壶放在旁边,伸出手到自己的袖口里面翻了半晌,让本来已经打算开口拒绝,让眉宇神色已经有几分冷锐的祝融动作一滞,而后当看到卫渊直接抓住一头杂草般旺盛生长的头发,拔萝卜似得噗一下把一个脑袋抓出来后。

    哪怕是这位火神祝融都一时神色呆滞了下。

    元始天尊大笑:“说起喝酒啊,差一点就忘记了你了!”

    祝融认出了那个脑袋,脱口而出:“刑天?!”

    那正是被封印的战神刑天首级。

    是卫渊从开明仔那里拿回来的。

    原本是打算要给刑天送回去的,可是遇到了女丑,而后得知了祝融的情况,在把握因果,确认了哪一边的情况更危险只好,转移方向,一路前来此地,希望阻拦祝融,所以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将刑天的脑袋送回去。

    此刻刑天双目紧闭,陷入沉睡当中。

    卫渊并指点出,口中道:“醒来!”

    气机流转,因果随行,祝融的动作都迟滞了下,双目看着那位故人。

    而后道门气息散去。

    刑天仍旧还是死死闭住双眼,一动不动。

    卫渊:“……”

    再运法力,并指一点,口中喝道:“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气机流转变化,但是仍旧还是毫无半点的变化。

    祝融摇了摇头。

    正要劝阻卫渊,告诉他这上面有着昆仑一系的封印,单纯封印没有办法那么容易苏醒的时候,看到卫渊相当熟络哐哐两下砸在刑天脑门儿上,从袖袍里面取出一壶酒,轻轻放在了刑天的脑袋旁边,而后俯身打开了酒壶,语气温和道:“刑天,你要是再不醒的话。”

    “那么待会儿是酒还是其他什么东西,比如盐巴,比如龙息辣椒面之类的。”

    “我可不敢保证了啊。”

    !!!

    本该在封印当中的刑天首级,猛地睁开眼睛。

    一双眼睛里面满是惊恐和某个白发道人对视。

    心脏骤停!

    白发道人笑着道:“你醒了?”

    “手术很成功,你现在只有脑袋了。”

    祝融:“……”

    看着卫渊反手提着刑天的首级放在那边,然后给他开了一壶酒,放在旁边。

    看到刑天破口大骂了好一会儿,最后也还是拿着卫渊虚空造物创造出的吸管喝酒。

    上面咕嘟咕嘟地喝。

    然后从脖子下面的端口处咕嘟咕嘟地往外流。

    祝融忍不住放声大笑。

    刑天咕嘟咕嘟地喝酒,长呼口气,也不在意自己喝多少往外面露出来多少。

    没关系!

    能够过个嘴瘾就可以!

    这样反倒是更好。

    又不会喝胖,又不会喝饱!

    想吃多少都可以,想要喝多少也可以!

    姬轩辕他做得到吗?!哼!

    “所以,你们两个这是要做什么?”刑天吐出一口酒气,抬起头看着天空的浊气氤氲,作为上古时代的人族战神,基本上在战场上纵横往来,属于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之境的战神刑天也意识到了什么。

    “祝融,你和浊世联手了?”

    “并非是联手,亦可以说是联手。”

    祝融平淡道:“那个时代,如何的手段,并不重要。”

    “最终能够支撑过那个时代,才更重要。”

    “而我成功完成了这一点。”

    祝融单手握着刀,一只手握着酒壶,慢慢饮酒,卫渊道:“你想要扭转生死,创造出生死轮转的机会,这样的事情,我可以帮你。”

    “这件事情,你也不必独自支撑。”

    祝融仰脖喝酒,平淡道:“这就是所谓的一叶障目了。”

    “涂山渊啊涂山渊,你难道真的觉得,创造出生死轮转的机会。”

    “给予包括万物的众生,至少都有一定的转世机会,有再来一次的可能,当真就是所谓的神灵所说的一句话,就可以做到吗?”

    身着红衣的神灵看着天穹,缓声道:

    “那要创造出一片能够容纳清气世界生灵的土地,要切割这一片土地,要足以稳定拉着这一片土地进入非生非死之境,要足以遮蔽抵御浊世,要将生与死的两类法则,以及伴随其的所有法则全部都重新解构,需要足以保证脆弱的魂魄和真灵也不会在这个过程当中受到损伤。”

    “要抵御清气的天地烘炉,抗衡浊世的疯狂压抑。”

    “要给南海的其余众生找到另一处生活的所在。”

    “要保证这个过程不会引来法则的暴动,不会引来大地的撕裂,不会在清世带来灾难。”

    “那是需要神灵和全知付出至少五千年岁月的演算。”

    “是要从无到有创造出一个可能,是在这错误的苍天规则之下,重新增加新的一笔。”

    “要在这一切的时候,隐瞒过浊世,并且支撑清世的稳定。”

    “万物万法,不可以一蹴而就,唯独一步一步,走到如今。”

    祝融饮酒,平淡道:“只有你也理解并且完成了这一切。”

    “你才有资格,说你理解了我。”

    “那并非是轻描淡写的言语,五千年的行为,我早已经和浊世的力量相互交错,彼此利用。”

    “苍茫云海,巍峨大观,其势已成,涂山渊啊涂山渊,我在觉得天穹有错的时候,你在何处?我在制衡浊世的时候,你在何处?我在编制法则的时候,你又在何处?我在创造清浊生死交错之地,而和浊世时而交锋,时而利用的时候,你又在何处呢?”

    “现在,你和我说,你可以理解我,帮助我。”

    火神祝融嘴角微微勾起,语气平淡:

    “天尊的理解,可以如此淡薄吗?”

    我了个去。

    老好人发火了。

    刑天头皮发麻,神色僵硬。

    只是可惜没法转头看向旁边那个比起自己都不擅长言辞的水沟子。

    却听到了卫渊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淡薄吗?”

    “那么我且问你,堂堂火神,居高临下,见诸天万界,可曾轮回转世?”

    “可曾明悟遗憾终究不可能满足?可曾亲身经历一次一次的相逢和一次一次的离别?”

    白发道人眸子抬起,平淡看着五千年独自创造生死轮回之基的火神祝融,右手五指握合,金光流转,长安剑连鞘浮现,手指叩剑,道:“在你制衡浊气的时候,我在先秦的人间界流离失所,见到夫子,送别老子,看到最亲近的师兄子路被砍做肉泥。”

    “在你维持清世的时候,我在战国的乱世,纵马千里人间,扬帆万里,斩神灭鬼,然后看到国破家亡,看到一个个人死于乱世,再看到乱世的废墟当中,那个代表着炎黄的国家再度重生,而我在这个路上就已经死去。”

    “在你尝试努力结构轮回和生死的时候,我在三国的乱世,看到乱世人命如同猪狗,看着董卓恣意妄为,看着白骨露荒野,我失去自己的老师,失去自己的长辈,失去自己的弟子,最后看着弟子的弟子为了那个虚幻的梦去死。”

    “在大唐,在大明,在如今。”

    “你不曾经历过轮回,又如何知道轮回之苦痛?”

    元始天尊的剑抬起,平淡反问:

    “火神祝融的大愿,也带着神的高高在上吗?”

    天尊的理解,如此淡薄。

    火神的大愿,却也傲慢。

    看了看白发提剑的卫渊,又看了看右手持刀如同烈焰的火神。

    刑天头皮发麻。

    卧槽,卧槽。

    这是理念大道之争啊。

    卧槽。

    你们是什么鬼,为什么刚刚还在喝酒,现在就这样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

    你们也是文官吗?!

    不行,我得把你们分开。

    刑天努力。

    而后刑天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手啊!

    卫渊你小子为什么不把我的头给按上去!

    卫渊单手握着长安剑,微笑着道:“看来,我们没有办法在言语上说了。”

    “也还好,我们还有一个比较古典的说服方法。”

    “既然火神觉得我的道路淡薄,那么,就请你感受一下吧。”

    道人右手抬起剑,手腕一震,剑鞘猛地飞出,神色平淡,身躯之上,生死轮转的浊世大地之因果流转变化,气机越发雄浑,因果为主,兼具生死变化轮转气机,道人剑锋指向了火神祝融,嗓音平淡道:

    “火正,不肯回头吗?”

    无边寂灭的金红色火焰之下,是焚毁一切的黑色火焰,火神祝融道:

    “若我不同意呢?涂山渊。”

    六千余年的积累,六千余年的独立支撑,苦心孤诣。

    若是如此地便被说服和改变。

    无疑是一种侮辱和对于过去的背叛。

    “若是如此……”

    丝丝缕缕森然的剑意升腾而起,白发垂落,玉簪束发,而剑意冲天而起,却又带着了过去不曾具备的,照破轮回,见证生死的意味,直接指向了前方的火神祝融。

    “那就请叫我玉虚执宰,元始天尊。”

    袖袍一卷,将刑天的首级和真灵席卷,送到身后。

    刑天耳畔传来了熟悉而平淡的声音。

    “退在我身后。”

    !!!

    刑天瞪大眼睛,正要开口,就看到无边烈焰腾空而起,看到了天地之间,一片赤红翻卷,焚天煮海,万法寂灭,而如此可怖的高温却被剑意撕裂长空,自中间裂开,道人左手背负身后,右手长剑斜持,袖袍翻卷,一步一步,脚踏虚空,背后白发垂落流转,立于这万丈烈焰之中,竟自有清净自在。

    而后持剑右手微转,锐气猛然爆发。

    一剑——

    分生死,显轮回!

    道见万物灭,众生苦,杀生始元。

    元始,生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