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猛虎蔷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00
  第1010章 猛虎蔷薇

    夸霖将卫渊交出来的符箓在女儿国现在每一座城池里面都施展出来,流光灿烂掠过一座座城池,而后勾勒上空的天庭符箓体系,散发出了强盛却也温和的光芒,将浊世的干扰一点一点地压下去,让那些居民一点一点陷入了安然沉睡当中。

    进入了极为难得的无梦深度睡眠。

    灵气滋养着生机,而在同时,这些生灵魂魄内部也有淡淡的赤色火光散发暖意。

    女儿国·核心区域。

    一位短发,身穿黑色作战服的青年猛地惊醒,双目怒睁,眼底都是血丝。

    周围也都是这样打扮的人,都是从神州来到这里的技术员,全部都是神州作战序列的大军区特种战士,每一个都具备有军区比武冠军的履历,经历过诸多特训,拥有钢铁般的意志力,强行在这个阶段自然苏醒。

    “……果然出事了。”

    那名青年捂着额头,强忍着睡意,打开了一个盒子,里面是一个和人间界联络的特殊法宝,但是此刻那一件九宫八卦玉符却已经失去了流光,显而易见没有了效果,他叹了口气,道:“……原来如此。”

    这一件法宝会固定频率朝着朝歌城方位传递法术流光。

    以及部分加密的天机讯息。

    根据频率变化以传递不同的情况。

    而现在,彻底断绝,也代表着是某种情报。

    当情报讯息的传递失去了即时性和隐蔽性,情报战场的经验不再适应于这种情况,古老的战术思想将会重新展现其特性,而现在,负责对大荒战术情报综合工作的人是……

    “拜托您了,武侯。”

    “一定要判断清楚,这里的局势。”

    那位战士再也克制不住【真实】残留的影响和符箓干扰,晃了晃,倒下。

    夸霖到了最后才为女儿国国主疗伤,右手轻轻抬起,让那位容貌同样绝世淑丽的女国主恢复过来,脸上仍旧还带着些倦意,靠坐在床铺上,夸霖右手收回,身上甲胄沾染血迹,面色苍白,唯独一双眸子仍旧是墨色幽深。

    “……原来如此,我们又卷入了灾劫里面啊。”

    女儿国国主从夸霖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神色疲惫,回忆那个真实不虚的梦境,自己的父母尚在,自己也不需要作为国主而生活的时候,她看向自自己年少的时候,就如同现在一般骄傲美丽的护国大将军,道:“将军,你在那个所谓的梦境里面,看到了谁呢?”

    她看到夸霖神色的变化。

    便已经猜测到了什么,嗓音温和道:“你还在后悔当年的那件事情吗?”

    夸霖伸出手,似乎握着虚空中某种早已经不可触及的东西,倚靠着门扉。

    铠甲上染着血,黑色的高马尾垂落在甲胄上,眼眸大而明亮。

    最后摇了摇头,道:“不后悔。”

    她垂眸:“若是我当时不顾一切要把他留下来,或者说我离开了我们的国家,去随着他们去四处旅行,确实是会有一段很开心很开心的日子吧,我们会一起去各个部族,会去见识许多许多在女儿国永远都见不到的风景,遇到更多的人。”

    “会开心地大笑,会笑到流泪,也会被气哭,会看着天上的云彩失神。”

    “但是,也终究会离别的,他只是个凡人,会衰老,会死亡……”

    “我始终还是不喜欢离别。”

    “不愿意看着他离开我,不愿意看着他死去。”

    “但是他如果没有和我相遇的话,他,最后会回到涂山部,会认识珏,他,会吃下不死花……他会一直,一直,一直活到现在,我还可以再见到他,我不会经历离别,不用亲手送别他,不用去忍受那么漫长的悲伤,他可以拥有现在这样强大的未来,多好。”

    风吹拂过来,夸霖的马尾微微晃动着。

    她背对着女儿国国主,倚靠着一侧的窗扉,双眸看着远空。

    惯常于厮杀的面容似乎染上了一丝温和,眼底倒映着天光,美丽地惊心动魄,连女儿国主都会觉得恍惚,她似乎是不甘心自己一直都心中崇拜着的,女儿国的支柱如此,忍不住低声道:“可是,您,您不喜欢他吗?”

    夸霖垂眸道:

    “我正是眷恋着他。”

    “所以,我才希望他好……”

    女儿国国主道:

    “您其实可以走的。”

    夸霖的右手轻轻敲了下国主的额头,让那绝艳天下的美人都皱了皱眉,她嗓音温和道:

    “怎么,难道要我因为这样的事情就哭吗?”

    “我可是这个国家的将军。”

    “我看着这里慢慢正常起来,看着你的祖先长大,送别她们离开,这里对我来说,是无数的记忆堆积的东西,是我的承诺,也是我的未来,终有一日,你也会衰老,会离去,而我会带着你的后裔,像是当时教导你一样,把代代的经验传授下去,让她也懂得处理政务的方法。”

    “我也会代替你们,看着千年之后的未来啊。”

    女儿国国主低声道:“可是,您不会寂寞吗?”

    夸霖微微抬了下头,眼角正红色的眼影,明朗大气,带着一丝微笑,眼神看得遥远,道:

    “会的。”

    “我有我的家国天下,他也有他的逍遥天地,长空万里。”

    “若是想他了的话,就只要抬头看一下就好。”

    她的眸子倒映着天穹之上的黄色云气,绵延蜿蜒,雷霆不休,浩瀚磅礴,已然是凌驾于诸神之上的浩浩长空,气象恢弘,脑海里想到的却是当年那个背着年少的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弱小家伙,怔怔了好一会儿。

    “看一下,元始天尊在的天空。”

    ……

    卫渊已经远去,确定了刑天正在和女丑之尸,尤其是女丑具有浊世的气息,再加上数千年的怨气和恨意,现在的棘手程度,绝对是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虽然大概率只是摸到了边儿。

    可是刑天现在也是没头脑的状态啊。

    大概率直接莽上去。

    战术?

    战术就是冲锋,冲锋,还是他娘的冲锋。

    真·无脑冲锋。

    偏偏女丑之尸现在还是以神魂之毒为核心功体的状态,以前刑天和神农氏一起的时候,直接无视了这些东西,莽过去就可以,可是现在,神农氏不再,刑天也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完全状态。

    真正原因上,刑天加神农氏。

    那就是相当于刑天开了锁血挂,不需要考虑防御,直接莽上去就行。

    卫渊把握因果,迅速寻找到了前方因果之所在,但是旋即立刻察觉到,前方的因果深重,来自于是女丑之尸,而并非是刑天,这位上古之时,饱含怨恨而死去的女神浑身缠绕着怨气和煞气,眉宇之间,浊气亦浓厚。

    却没有刑天。

    卫渊一阵头痛,那家伙,现在又跑哪里去了?

    还是说被什么东西吸引了?

    而此刻女丑之尸身上极为狼狈,多出许多的撕裂般的伤口。

    连那怨气和煞气都有被彻底撕裂彻底扭曲的趋势。

    显而易见是在面对发狂的刑天,哪怕是无脑状态下的,女丑之尸都被逼迫逃遁,不愿意和那个加持了各种buff的莽夫一对一的正面死磕,嗯,和刑天死磕,轩辕帝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但是刑天现在去哪里了?

    卫渊微微皱眉,而这个时候,那本该受伤回归原本方位的女丑之尸忽而脚步顿住。

    抬眸,一双完全没有眼白的墨黑色的眸子死死地锁定住了卫渊。

    嗓音沙哑低沉,阴冷诡异:“是你!”

    “当年那个背着夸俄后裔的那个人族?”

    浓郁的因果浮现。

    卫渊脚步微顿。

    ……

    与此同时。

    神代四海之一——

    “司隶大叔,你好些了吗?”

    精卫看着那泪流满面的刘牛,看着他情绪逐渐平复,不那么激烈,又用了家传的安神凝神的手法让他彻底冷静下来,道:“你,你记起来过去的东西了吗?”

    刘牛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镇定下来,摇了摇头,脸上神色仍旧还是痛苦挣扎:

    “我,我不知道。”

    “我不记得了。”

    “黄巾,渊……不……”

    刘牛突然是记起来什么,脚步踉踉跄跄,奔向了打醮的祭坛,看到上面的那一副雷部众生的名录,手掌颤抖,打开之后,看到其余名号都在,唯独是自己之前所写下来的大贤良师四个字,开始缓缓散去。

    就仿佛是因果已了,不拘于形。

    刘牛不断用力想要重新把这个名号写上去,但是却完全无法做到。

    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四个名字散去。

    “不,不对……”

    他抬起眸子,似乎看到前面有那个少年道人看着自己,看到那道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然后从那一柄九节杖上,摘下一根黄巾递给自己,就像是当年那样,而后带着遗憾又洒脱的微笑消失不见。

    刘牛下意识伸出手。

    猛地一抓。

    却终究是什么都没能抓到。

    就在这个时候,忽而远处传来了人们的惊呼和恐惧的喊叫声,大地在震动,山峦被分开,被撕裂,有这些部族的人们组成的精锐城卫队高呼着,然后忽而一下就像是落叶一般被狂涌的气浪扫飞,扫得四面八方。

    但是气浪却只是将他们击飞。

    落在树上,摔倒水里面,虽然狼狈,但是没有太大的伤害。

    但是即便是如此,那种将众人扫飞如同扫尘般的从容。

    那种让天地都怒吼,如同奔雷的喊叫都让人的心底颤抖,让腿脚发软,仿佛上古的传说重现人间,如同过往的神话化作了现实,让众人的身躯颤抖,让他们的大脑一片空白,而刘牛抬起来的时候,就看到精卫毫不犹豫地冲向前方,手掌提着剑。

    !!!

    刘牛猛地拔起了旁边的长枪。

    脚步踏出。

    身形拉出的残影之上甚至于裹挟了雷霆。

    轰!!!

    长枪几乎被一瞬间砸弯,几乎一瞬间化作了两截。

    但是刘牛仍旧抵挡下了这一招。

    双手握着长枪,几乎被压得半跪下来,但是膝盖没有弯曲下去,咬紧牙齿,周身缠绕着雷霆,怒视着前方的存在,额头一根方才还不存在的黄巾烈烈燃烧着,周身雷霆缠绕,而在他前面,没有首级却仍旧比刘牛还要高大的存在,单手握着一柄战斧。

    两人的交锋刹那之间,就在精卫的前面。

    只用单手,就有如此之力?!

    刘牛几乎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碎裂,面容涨红,从牙关里挤出声音:“……走!”

    “走啊!”

    但是那位文静秀美的少女却没有听他的话。

    只是呆呆站在那里。

    刘牛正觉得焦急,忽而感觉到兵器上的力气大幅度收敛,他终于得以卸去了一部分力道,后退半步,正要调整架势,却看到那少女双手捂着嘴唇,似乎不敢相信,而那赤着上身,只着裙甲,煞气可怖,推山倒海,呼声如雷的存在却松开右手,让兵器轰然砸落在地。

    他半跪在地,让视线和那少女齐平。

    煞气缠绕,声音却悲怆而柔软:

    “女娃,精卫……”

    “我终于,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