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8章 再来一次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66
  第1008章 再来一次

    在祝融之国,这一处潜藏起来的地方。

    面对这故人。

    眼前白发男子只是微笑颔首,接过这一碗面,夹起一筷,放在嘴里,慢条斯理地吃着,吃得非常认真,似乎完全不在意外界发生的事情,也不在意那化作三千世界烈焰锁链将自己锁住的气机,而后忽而开口道:“我感应到,【真实】死了。”

    “是谁杀了他?”

    白泽把吃完之后的碗筷平正放好。

    祂有些好奇,微笑温和,感慨叹息道:“是我当年设计他进入死局。”

    “然后故意设局,引诱天帝杀他。”

    “哪怕是这一,他都能逃了性命,现在反倒是殒命。”

    “倒是也让我颇为讶异。”

    ‘白泽’咬着筷子,眉头皱起来,道:“所以,我也很是好奇,到底是谁杀了祂呢?”

    祝融不答。

    白泽看着祝融背后的那一个院落,缓声道:“我当年设计后手,让你得以保持理智,并且以我的能力在外面伪造出了另外一个你,用来迷惑【真实】,让你得以骗过真实,他大概也万万没能够想到,在祝融之下,还有一个祝融,那才是真正的你。”

    “只是,祝融,你所求的事情,当真是值得的吗?”

    “你反向借助真实,对峙利用浊世大尊之力,创造出了这样一个如梦似幻的院落,又有什么价值呢?这几千年来,你也不过只是陪着那女子一次次地在这虚幻之界当中‘转世’,她的那一碗面,当然挑剔,但是这一碗面,你也已经做了足足数千年。”

    “再挑剔的人,都没有办法挑出毛病了啊。”

    “她渴望见到太子长琴,可望等到天上的阴云散去的那一天,等到天晴的时候。”

    “只是可惜,天晴的那一日,是永远不会到来的。”

    “你所求的,又是什么呢?”

    祝融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取出酒来,自斟自饮,神色平淡,道:“我要做的事情,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何必还要多次一问。”

    白泽摇了摇头道:“是知道了。”

    “却也还再好奇,也想要询问,你是否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可惜了,如果在这里的是我的本体,那么他的性格肯定会愿意陪着你胡来一次的。”

    祝融眯着眼看着眼前的‘白泽’,道:“本体,那你现在,算是什么?”

    白泽笑容温和道:“怎么说呢。”

    “上古之时候,人间轩辕丘的那位玉虚道人,曾经口述了一遍道藏,由仓颉那家伙在临死之前写完了,这一卷道藏最后是交给我来保管了。”

    祝融思绪微顿,而后缓声道:“……你看了?”

    白泽理所当然道:“难道那个东西放在你手里,你会不看吗?!”

    “你会不看?”

    “何况是我的本体。”

    “里面所记载的东西极为繁多,星辰卜算,神通术法,天机命格,剑术食气,可以说是包罗万象,无所不有,而其中有着一种特别有趣的道门神通,叫做【斩三尸】,本意是将自己之杂念斩处去,以令自我越发纯粹,以臻至至圣的心境。”

    “这一门道法神通很难。”

    “堪称是那一本道藏里面最为困难的神通。”

    “又命之为,一气化三清。”

    祝融道:“……你学会了?”

    白泽仍旧温和道:“是的,虽然很难,但是不是无法掌握。”

    “但是最后他斩出的却不是善恶。”

    “他选择将自己最可靠的部分斩出来化作了分身。”

    火神祝融惊愕,旋即似乎是明悟了什么,嘴角抽了抽。

    不……

    不会吧?

    不,不至于,哪怕是当年那个白泽,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白泽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下巴,而后噙着微笑点了点头,道:“是的,正如你所想的那样,他对于所谓的通天贯地的大法力毫无兴趣,对于那种以神念寄托的手法更是看不上,他毕竟是天生神圣。”

    “所以他选择,将可靠的部分斩出来。”

    “所有的麻烦都交给这个分身,而他自己,则是可以摸鱼摆烂。”

    “只是这其实一直都只是一个虚构的手法,只是构思的手法,他没能下定决心,只是数千年前那一战,开明也出了问题,原本的上古双奇组合,只剩下了祂自己,既要尝试把你从被真实的控制当中救出,又要设计引来天帝之力,诛【真实】,引开【浊世大尊】,应对【开明】。”

    “周旋于南海,大荒,昆仑,浊世之间。”

    “以寻求那唯独一丝的平衡,而面对最后的决断,无可奈何之下,最终祂选择我分化而出,将功体留存于此。”

    白泽,亦或者白泽功体。

    不是颓废白发红瞳大姐姐而是温和可靠君子如玉上古第一人皇护道者这一面的白泽。

    喝了口酒,道:“所以,祝融,你可以告诉我,最后你囚禁我于此,是为了什么吗?”

    他晃动了下身上的锁链,道:“还是那样执迷不悟吗?”

    祝融缓声道:“此事,是我对你不起。”

    “待到此事之后,你就是要我的功体和道果,也可。”

    “至于为何,我只是觉得这天地大道,似乎缺失,似乎并不够完满。”

    白泽·可靠版本挑了挑眉:“是因为你的妻子死去,却无法带回来吗?”

    “是,也不是。”

    身穿赤红色劲装的火神祝融缓声回答:

    “只是我寻找了诸天万界,却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唯独强者,才可以真灵不灭,神灵同样具备这一资格,只要是生而为神,只要生下来是强大的生灵,哪怕是再如何骄纵傲慢,在死后,强大的真灵对抗天地熔炉,也可以有转世之机。”

    “而其余生灵则不然,哪怕是人族,对于这浩浩天地之间,不过是朝生暮死。”

    “我一开始为了寻找复活我妻子的方式而奔走。”

    “后来却越发觉得不对。”

    “为何,强者便可以垄断一切,万古长存;为何,弱者便朝生暮死,一世凋零。”

    “强者真灵轮转,一世一世,只会越来越强,而后他的真灵也会逐渐淬炼地越发锋利坚硬,更加能够面对这天地洪炉的冲刷,这也就是代表着,从长时间来看,等到时间的尽头,那些生而为神的,终究会亘古长存,而其余生灵,则不过是纪元变迁的劫灰。”

    “我总是觉得,当一个规则,永远倾向着强者的话,那么这是否是公平的?”

    “是否是正常的?”

    白泽的神色微微凝固。

    瞳孔收缩。

    他终于明白了眼前的火神究竟想要做什么。

    终于明白祝融的野望,从来不只是将自己的妻子带回来。

    他,这个人族的火正,代表着寂灭之力的神灵,想要做的事情,比他想的更大,更大!

    “你要做什么?!你不是要让你的妻子自真实中归来吗?”

    “是,却也不至于如此。”

    祝融嗓音温和平静:“我只是想着,是否可以以【真实】之道果,汇合白泽知晓天地万物万事之权能,在这南海之域,创造出一种有别于九幽,生命和死亡的归宿,轮转变化之地,以我劫灭之火,对抗天地烘炉。”

    “让天地众生,皆可以有限次地轮回转世。”

    “让曾经的遗憾尚且可以弥补,让不可见之人终究重逢,让众生多出见证大道的机会。”

    白泽瞳孔震动,反驳道:

    “你这样会创造出另外一个,死亡的世界,死者的阶级压迫。”

    祝融摇头:“不会,因为无论是什么样的众生,我都会一视同仁。”

    “并非是所谓人世间传闻的地府,也没有审判者,世上众生平等,身为神灵也不可审判一个人的生命,未曾经历过一个人的经历,就没有资格去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来做出判断,除非是一些过于极端过于恶劣的行径,方可以雷霆,以真实道果来进行剥离。”

    “所以不会出现所谓的阎罗不会出现判官,不会出现鬼卒。”

    “我所构思的,只是抗衡着天地烘炉的,一处生死交汇之所,真实和虚幻共存的区域。”

    “仅此而已。”

    !!!

    白泽猛地起身。

    哗啦!

    锁链绷紧,让白泽面容痛得抽了下,身上流出鲜血,惊骇道:“你是要以自身神话概念和道果对抗天地的烘炉吗?那不是所谓的天道,那可是最基础的无数大道规则自然而然地汇聚,是无数的规则无数众生自然而然选择而出的规则,你一己之力抗衡他们,你当你是谁?”

    火神回答:“万物追逐强大,但是这个世界,并非只有强才是唯一。”

    祝融抬眸注视着白泽,声音低沉询问道:

    “天有病!”

    “你知否?!”

    “你!!!”

    白泽惊愕,看着祝融拂袖起身。

    看到他嗓音平和道:“强者未必永存。”

    “而弱者亦非蜉蝣,不该朝生暮死,亦应该有尊严,有机会。”

    白泽道:“你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承受住了浊世气息?”

    “你做这种事情,甚至于自愿和真实交易,甚至于不惜借助大尊的力量,与虎谋皮,与虎谋皮。”

    “整个南海局势都……”

    祝融摇了摇头道:“南海已乱了,但是我会把你送出去。”

    “我是为了我的妻子,因为我是她的丈夫。”

    “但是我不止是为了她,因为我是火神。”

    白泽的功体颓唐坐倒,道:“胆大包天啊……”

    “彻底扭转生死,清浊,让哪怕是寻常的人族都可以有至少一次的转世机会。”

    “让众神和那些神血族裔,少量豪杰才拥有的转世资格直接传递给众生。”

    “打破诸神的特权和神之所为神的特性之一。”

    “胆大包天,胆大包天,哪怕是其余神灵都会不满你,到时候清浊两界……”

    祝融只是平淡道:“胆不包天。”

    “如何能只手翻天?!”

    “本座,要为众生求一个【再来一次】!”

    火神抬眸,看着颓唐的白泽,似乎忽而又从他脸上看出了自己熟悉的那位文士的模样。

    火神的声音顿了顿。

    脸上浮现出了当年那样的温和微笑,嗓音和煦:

    “因为我见过很多人。”

    “所以我知道,他们值得。”

    “此战之后,我若身死,锁链会消失,我的道果交给你,你交给长琴,说父亲对不起他,实在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说他的母亲一直都很想着他。”

    “而此战之后,我若还活着,也会来把你放出。”

    “只是,我的目的一定会完成。”

    “那么告辞了,白泽先生。”

    他端起碗筷来,而后站起来,转过身的时候,脚步顿了顿,背对着背后颓唐的白泽,道:

    “最后说一句。”

    “愿炎黄不灭,薪火不绝。”

    “勿要忘记啊,这句话的最初……”

    火神侧了侧眸子,微笑道:

    “我,即是火!”

    祝融点了点头。

    于是炎黄一族的火正转过身,平静走出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