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天庭第一军火制造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60
  第1006章 天庭第一军火制造商

    珏眨了眨眼睛,那边的白泽其实早就在少女出现的第一时间变化了模样,毕竟也躺平摆烂了这么漫长的时间,祂总算还是恢复了不少的力量,白泽刹那之间变化气机模样,化作了一身材高大,慈眉善目的头陀模样。

    不单单的外貌变化。

    就连其气机,天机,命数,因果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单单论这一点,完全不比伏羲逊色。

    渣蛇看了一眼,讶异,默默传音询问道:“嗯?这一手哪儿来的?”

    白泽道:“和博物馆的大和尚学的。”

    “诸相非相,是所有相。”

    “我觉得对于溜号摸鱼……咳咳咳,我是说,颇为玄妙,就学了。”

    伏羲挑了挑眉:“哦,佛门的手法?”

    “什么级别?”

    白泽面不改色地说出一个足以把大和尚一颗禅心给震个十七八回的回答:

    “千人千相,我即众生。”

    “那什么……”

    “毕竟我是通万物之情的,你懂。”

    “练这东西,天生都比较顺手,咳咳,比较顺手。”

    伏羲看了一眼白泽,就像是白泽诚心实意感慨祂是人渣蛇渣混合体一样诚恳地道:

    “你真特么浪费你这一身天赋。”

    两人的交换眼神只是刹那的事情,遍即伏羲把刚刚打算下黑手的手面不改色藏起来。

    噙着温和微笑对着前面端庄的少女道:“原来也是天庭的道友,在下雷部玉枢院真君,这位是……”白泽面不改色:“在下紫微宫博闻星君,见过……道友。”

    你又没有人追杀,你怕个毛线?伏羲瞥了一眼。

    你要是带薪摸鱼出来耍的时候撞上老板娘你慌不慌?白泽面不改色。

    两个渣滓对视一眼。

    达成共识。

    珏眨了眨眼,看了一眼白泽,古怪点头道:“见过两位……”

    伏羲本来打算含糊两句应付过去,旋即顿了顿,传音白泽道:“等一会儿,你说这个是谁?老板娘?你老板谁?”

    白泽沉思。

    而后问道:“这要看你问的是哪个老板?”

    伏羲不屑地啧了一声。

    而后感慨叹息道:“渊那小子吗?”

    “太浪费了啊。”

    伏羲的眼神毒辣,一眼看得出眼前少女曾经和娲皇有过善缘,所以态度也缓和许多下来,闲聊寒暄了一会儿,道:“不过,尚且不知道道友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呵,我二人虽然不擅长征伐,但是对于些请报消息,倒也还算是知道的。”

    珏迟疑了下。

    但是这两人身上,那种来自于卫渊的【天庭敕令】却也清晰无比。

    更重要的是,此刻得到了玄奘赠予,以及最为精纯的浊世根基之后,佛门的法门在相当程度上,对于珏来说是形同虚设,佛门所修不过是自我,所求不过是空性,变化外相,如何能够满得过【观音自在功体】的佛眼佛心?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白泽在摸鱼。

    但是他既然伪装了模样。

    那应该是有什么苦衷的。

    所以我也装作不知道好了。

    但是白泽在,就代表着这个是可靠的。

    尤其是这个玉枢院真君,似乎诚恳得很,珏的本性告知她,这位对她似乎颇为善意,想了想,觉得什么都不说有些不大合适,于是隐瞒了前往南海的归墟任务,只是道:“我来这里,是为了给一位朋友送来甲胄兵器。”

    “哦?法宝?”

    伏羲挑了挑眉。

    而后袖袍之下五指微做演算,微笑道:

    “可否让我一观?”

    珏袖袍一扫,于是之前已经凝聚了人世间对于淮水的香火,以及对于【齐天大圣】这个概念的认知聚集体的长棍和甲胄汇聚,散发着淡淡的金色,流转不朽,伏羲手指摸索着下巴,道:“嚯,是类似于上古神农鞭之类的神兵铸造方式,人道风格的兵器。”

    “颇具巧思,而且汇聚了极为浓郁的力量。”

    “不过可惜,还是差了不少。”

    “材质上面太差了点。”

    曾经一画开天的伏羲遗憾摇头。

    上古至今,任何的法器灵宝都少不得天机八卦,诸多阵法的加持,毫无疑问,伏羲也是铸造灵宝的个中翘楚,其手法和技巧,亦是一绝,噙着微笑道:“不过,你身上倒是还有另外一件难得的宝物,且来。”

    他招了招手。

    珏的袖袍一抖,伴随着哗啦的锁链声音,一道道巨大如同山岳的锁链猛地传出,上面镂刻有百族之长的名号,缠绕盘旋,萦于天穹之上,缓缓摩擦的声音散发出了极为强大的威势,其中一节锁链便有数里之厚,有着太古蛮荒时代的恢弘壮阔。

    “这是何物?”

    白泽回答道:“上古时代人王禹王,率领天下百族,昆仑诸神,封印共工,镇压无支祁所用,可以说是代表着【禹王治水】这个概念和功绩最为知名的造物之一。”

    伏羲颔首:“那么,此物熔铸于长棍当中。”

    “当可以铸造一件基于【人皇治水】【齐天大圣】两类神话传说概念的神兵。”

    “再去大泽龙神那里讨要一些雷神褪下的逆鳞,编制一套甲胄。”

    “由我来亲自铸造,如何?”

    伏羲脸上噙着温和的微笑。

    一则是为了感谢这小姑娘和阿娲的关系。

    二来。

    和外甥媳妇打好关系,从旁侧击,我曲线救国,让阿娲开心。

    以及,把那个渣得流油的外甥给打成家庭弟位。

    于是他带着珏又回返了雷泽当中,成功地从雷泽大神那里又要来了一些鳞甲,而后微微踏前半步,五指握合,神色平静,嗓音温和:“地火·明夷。”伴随着炽烈的火焰气息,纯粹由先天八类概念汇聚而成一座巨大无比的可怖铸造炉。

    伏羲眸子微敛。

    袖袍一扫,将那禹王治水所用,百族所成,昆仑诸神助力完成的巨大如同山岳般的锁链直接抛入其中,以恐怖的雷火交淬,不断铸造,最后方才将那一根聚集了庞大气运的长棍扔入其中,只见到那一根长棍几乎是刹那之间就已经粉碎。

    其中出现了一道道裂隙,猛地碎裂!

    轰然爆裂而出,而后金红色的气运反倒是轰然膨胀,容纳了已经被先天八卦熔铸的人皇锁链,也因为那锁链当年乃是天下百族最精锐的铸造匠人出手,是昆仑山海之间诸多山神武神协助而成,所以其巨大恢弘,仿佛一座上抵三十六重大罗天,下抵九十九重地幽冥。

    缠绕雷霆,晃动因果,上有风火之激荡,下有气运自徘徊。

    通体墨色,有星斗铺陈,密布花纹和龙纹凤篆,妙不可言。

    伏羲随手一指,落笔要写下自己的名字。

    最后顿了顿。

    想到自己正在被通缉。

    最后还是写了自己的马甲。

    禹王治水之神铁。

    太上道德天尊亲铸。

    完美!

    顺便暗搓搓给里面加了一点这根棍子要打元始天尊的小开关。

    等到铸造完成,随意一拂袖,长棍猛地变小,朝着珏那边飞去,闲散道:“拿去吧,这一身甲胄,一把长棍,再加上上面激荡的气运,以及天庭符箓的加持,应该足以短暂塑造出一个十大巅峰之下斗战无双的战力。”

    他算了算天机,微微皱眉,道:“此地距离南海颇有些时日。”

    “你要速速前去。”

    “尽早交给那猴子。”

    这一铸造花费了足足数日功夫。

    珏道谢之后,有些好奇这个玉枢院真君是谁,但是后者不说,只是懒洋洋喝酒。

    少女微微一礼,清雅安静,神色真诚道:“多谢真君。”

    “你真是个好人。”

    “渊也会感谢你的。”

    于是道德天尊差点被大泽的酒给呛死。

    咳嗽了好一会儿。

    一直被骂蛇渣,现在突然被夸奖,还有点感觉不大对劲儿。

    反倒是有点被骂了的感觉。

    你是个好人。

    他奶奶的你为什么骂人?!

    伏羲陷入沉思,难道我出了什么问题?

    沉思许久。

    总之无论如何,肯定是卫渊的错就对了!

    珏带着兵器离开,而伏羲懒洋洋地看着自己的外甥媳妇离开,也再度和大泽雷神告辞,嘴里咬着一根杂草,道:“看来也是南海,那边越来越乱了啊。”

    白泽古怪道:“我是没有想到,你这么渣都愿意帮忙?”

    “渣?”

    伏羲瞥了祂一眼,道:“我渣吗?”

    “我一点都不渣好吗?”

    “再说了,这天机……啧啧啧,乱成一锅粥了。”

    伏羲翻手,手掌之上,气机纠缠不休,恐怖至极,杀劫弥漫。

    “这个时候,你猜该怎么办?”

    白泽迟疑道:“解开劫难?”

    “啧啧啧,天真。”

    伏羲垂眸,道:“解劫?这个时候,当然是再往里面添一把火。”

    “局势越加混乱,我等就越发有利!”

    “这些死劫应一半,剩下的不就好解了?”

    “而那个素来斗战无双,号称淮水祸君的猴子,就是最好的一员。”

    白泽悚然一惊。

    伏羲淡淡道:“否则的话,我为何要将这棍子铸造成这个样子?”

    “放心,比起传说,只强不弱。”

    “我很期待,远超过传说中的【齐天大圣】这个神州神话概念出现在战场上是什么样子……呵,她最好能够在那猴子自己去南海之前把这些东西送过去,否则的话,祂怕是有死劫了。”

    袖袍一甩。

    “而我,自然是要去看点乐子了。”

    伏羲大有从容不迫,俯瞰棋盘的持棋者风姿。

    白泽嘴角抽了抽:“不要忘记老不周。”

    老不周三个字。

    瞬间就已经把白泽的提醒清楚地传递过去。

    伏羲自信大笑:“我可不是他。”

    白泽最后还是忍不住吐槽:“老不周当年也没有想到自己变成乐子。”

    “再说了,你去看乐子,你带着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去做什么?”

    “这,这不对啊。”伏羲看着他,道:

    “这一次带上你,自然是我很好奇你当年离开轩辕丘前往南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白泽面色不变:“我?我什么都没做啊。”

    伏羲回眸,道:“哦?是吗?”

    “那么,当年那一句‘左右不过将一尊十大巅峰拖下马来’,是何意?”

    白泽面不改色。

    伏羲伸出手,指了指白泽的心口,笑意温醇无害:

    “以及。”

    “堂堂上古双奇,明幽见远。”

    “轩辕黄帝年少之时的护道者。”

    “天生神圣。”

    “为何,竟然没有功体呢?”

    白泽瞳孔收缩。

    当年的回忆不可遏制浮现出脑海。

    ……

    女儿国——

    在卫渊逆转了【真实】道果,解开了被干扰的众人的幻象之后,这些陷入了真实可能性的人们,逐渐挣脱而出,恢复了正常的睡眠当中,大日金乌神色复杂地看着那边的卫渊,许久之后,还是捂着心口缓步上前。

    最终沉默许久,唯独拱手微微一礼:

    “……见过,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