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4章 且去南海,赦你无罪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24
  第1004章 且去南海,赦你无罪

    大荒——

    哪怕是还有南海封印的变化,仍旧还是诞生出了巨大的异象,整个天穹都涌动着浮现出了无数的黄色庆云,翻卷流转,绵延千万里不绝,几乎是要一口气地将整个天穹都要给覆盖,占领,乃至于代替一般。

    极其壮阔,非言语所能形容。

    引动元气乱流,变化万千,忽而似有无穷剑气弥散,明明肉眼不可及,却又分明感觉到了眉心当中的清晰无比的刺痛,似乎有着某种锐利无比的剑意流转不休。

    万法终末之地——

    曾经想要吞噬伏羲使其合道的天道终于在伏羲那孽障玩意儿跑了之后得以找到了另外一尊误入此地的倒霉鬼,成功占据其身体,正自看自身手脚,觉得此次踏入外界之后,便是天地高阔,任我遨游,先去挑战十大巅峰,以立威名!

    亦或者从十大巅峰之下也可。

    从四海先开始,娲皇不能碰,那就先从后土动手。

    哼,只要避开那伏羲。

    这世上还有哪里我去不得的?

    “哈哈哈哈哈,本座即是天道,本座,即是大道之化身,不入十大,亦不逊色分毫!”

    养精蓄锐,卧薪尝胆足足数千年之久。

    终于找到了那灾星不在的时候,大有那仰天大笑出门去的气魄。

    正自狂笑声中,一出门,就看到了天穹之上,万物如剑,玄黄奔腾,瑰丽恢弘的画面。

    忽而不知为何,心底感觉到一阵极端的恶寒。

    眉心的刺痛几乎要让祂的脑子都要疼起来。

    让祂一脚踏出了万法终末之地。

    硬生生没有办法落下来。

    这是谁?!

    为何,为何竟然比那伏羲都来得危险?

    为何比祂都来得克制自己?

    简直像是一剑落下自己就会被重新斩回元始状态一样。

    额头满是冷汗,就这样在原地硬生生僵持了足足一个时辰的时间,最后天道合道之身又缓缓收回右脚,缓缓朝着后面退去:“看来,这个外面还是太危险了,我现在出去,过于冒险,过于冒险。”

    “先回去,再冷静一段时间。”

    “再做打算。”

    “不是怕了你们,只是本座行事素来求稳。”

    “如是而已!如是而已!”

    而在此刻,那漫天流云,喧嚣壮阔,浩瀚蜿蜒的黄色云气,忽而散去,竟然化作了无数花朵从天而坠,落在了众生身上,落入了山川湖海之间,明明美不胜收,却犹如梦幻泡影,忽而就消散离去,散去无形。

    天帝山。

    帝俊伸出手,一朵朵的黄色花朵逆转方向朝着天上飞来,落入了由一轮轮纯粹星辰拖动着的巨大山峦之上,消散无形,唯独其中落入帝俊手中的那一朵,未曾散去化作梦幻泡影,而是缓缓旋转,呈现出一种同时存在于真实和虚幻之中的美感,美不胜收。

    帝俊若有所思。

    “……【真实】权能。”

    回过头,看到那边的禹王姒文命仍旧还是被捆着。

    然后像是往日遇到落雪满天下的日子一样,张开嘴,仰着头,用嘴接住了一朵一朵的花,然后砸吧砸吧嘴,遗憾不已道:“真的可惜,都没有什么味道。”

    “花,又要有什么味道?”

    禹王得意洋洋道:“哈哈哈,这就是你不懂了。”

    “阿渊以前可是用上百种花,加上蜜糖做出来过一种特比好吃的点心。”

    “可惜啊,可惜我也就只吃过那一次。”

    “你说这么多种花,从样子上来看,倒是和当年阿渊挑选出来的那些花特别特别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了,就是可惜,吃到嘴里还不如吃一口雪花儿,这个是真的半点味道都没有啊。”

    “欸你说,这些花会不会就是阿渊给的?”

    天帝没有回答,只是道:“这些花,你知道有什么来历吗?”

    禹王毫不在意挑了挑眉:“长在花树上的,味道不错,酿造出来的花蜜也很好吃。”

    “不过可惜。”

    “阿渊当时候连一只大荒的蜂蜜妖怪都不是对手,也难为他吃了那么多的山海异种,只是可惜,虚不受补,他的身躯根本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化开那些药物和药性。”

    天帝神色遗憾摇头。

    似乎觉得这个人族的王者实在是过于没有风雅。

    禹王张开嘴接着这些没有味道的花,似乎是觉得很好玩。

    又道:“至于来历,这些花大多都是一些部族在送别的时候用的。”

    “送别珍重之人,因为想要让旁人给部族的英魂们让开一条道路,人生总有一死,当死去的时候,肉眼就看不到人世间的道路,唯独用看不到的东西给他们引导道路,所以花香就是其中的一种,繁花所盛开的地方,便是送别者对于离别者的祝福。”

    “意思是天高地阔,任君遨游。”

    “我看到了有几百种花,被记录在山海经里面的部族礼仪都在这里了。”

    “应该是对他很重要的谁离开了吧……”

    禹王担忧地道:“不会真的是阿渊吧。”

    “啧,那家伙,不会哭吧。”

    天帝看着手中那玄妙万分,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的造物,平淡道:

    “我觉得,应当不会是他。”

    禹王扬起眉头,反倒不服气地道:“不是阿渊?你怎么知道不是阿渊的?”

    男人奇怪的胜负欲在这个时候成功被激活。

    “我和你说,这里的这么多花的类别,亲自观察过都不够,你是天帝,可知道谁才是最了解这些花朵构造的?”不等到帝俊回答,禹王就已经得意洋洋地抬起头,大声道:“那当然是——厨子!”

    “因为厨子要处理食材。”

    “要非常的了解,这些东西里面哪一部分是可以吃的,而哪一部分是不可以吃的。”

    “假若有一点错误的花,就有可能带来生命危险。”

    “为了防止吃错了东西直接嗝儿屁了,在我们那个时代,厨子基本上都是博学多才的,咳,至少是在辨认物种这一方面上,没有谁能够比他们更聪明的了,而阿渊就是这些人里面,最厉害的那个。”

    “所以,你看!”

    禹王仰了仰头,用下巴指了指漫天的繁花:“这许多的花,全部都栩栩如生,而且每一朵都符合过去部族里面告祭亡魂的要求,这个唯独只有亲自经历过那个时代,亲自游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族部落,并且还要清晰地了解到这些花朵模样和传说的人才做得到。”

    帝俊神色不变,却微微颔首:“……有些道理。”

    得意洋洋的禹王道:“所以和你说啊,不要小看我们家阿渊。”

    “这普天之下,还记得这些东西的,还能够做得到这些的,也就只有他了。”

    “虽然这里面为什么还有稻花和小麦芽?”

    终于又一次成功说服了帝俊的禹王后知后觉,道:“啊对了。”

    “你为什么说这不可能是阿渊做的?”

    “你以前也不是这样的性格啊。”

    然后他看到天帝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淡笑,语气平淡道:

    “此物介于真实和虚幻之间,唯独浊世特有之权能【真实】才可以做到。”

    “对了,那真实,是十大巅峰级别的水准。”

    “也就是实力尚且还在你之上的道果境。”

    “嗯,原来如此。”

    禹王若有所思,而后道:“所以呢?”

    旁边煮茶的神将无可奈何。

    您这不是什么都没有懂吗?!

    不要装出这样一副什么事情都堪破了的表情啊!

    天帝却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禹王的性格,平淡道:“若是此事当真是卫渊所作的话,那么也就代表着,他,已经击杀了【真实】,而且还是在南海此刻尽数都被浊世气机所封锁的极端情况之下。”

    “击杀了【真实】。”

    禹王仍旧还有些不明白。

    但是不知道为何,他隐隐然从那背对着自己,俯瞰着下方黄色祥云流转不息的天帝身上,感觉到了某种让他自己心惊胆战,让他都心惊肉跳的错觉,来自于莽夫的直觉甚至于让他觉得自己的头发都竖起来了。

    “所,所以呢?”

    天帝负手而立,平淡道:“我曾经追杀【真实】,让祂得以苟活。”

    祂垂眸看向禹王。

    禹王头皮发麻。

    看到了帝俊嘴角微微勾起:“真是感谢你啊,姒文命。”

    “本座对于和卫渊的决战。”

    “越发期待了。”

    “此心此念,已是数千年不曾有过的畅快。”

    禹王面色僵硬。

    阿渊,你听我说……

    他咳嗽一声,僵硬道:“咳咳,这个,我突然觉得,也,也未必呢?”

    “或许……”

    “或许你可以先和那个杀死了浊世雷神的家伙打一架再说,对吧?”

    天帝颔首,道:“你说的,有道理。”

    禹王干笑两声,道:“对对对。”

    “没错没错,阿渊说的,吃大餐之前,先得吃点其他东西开开胃。”

    “啊,哈哈哈,那个击败雷尊的,肯定也是极为强大的存在!”

    “先打他,再和阿渊打。”

    “总不至于,那个也是阿渊啊,哈哈哈。”

    天帝看着外面绵延蜿蜒数万里的黄色云气,平淡道:“若是如此。”

    “当是最好。”

    ……

    浊世——

    沉睡着的浊世大尊微微睁开眸子。

    “……【真实】,也已经陨落了吗?”

    祂眸子微看向遥远的清世南海的方向,在那无比遥远的方向,发生的一件件事情映照入眸子,只是那绵延蜿蜒,纵横一剑的黄天之势,却让他隐隐有些眼熟,让祂心中感慨,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右手。

    回忆起一千多年前,那一名单人独剑,杀入了浊世核心之处。

    并且朝着自己斩出一剑之后,从容离去的人间剑客。

    “阔别一千多年了。”

    “你终于也成长到了这样的级别吗?”

    浊世大尊平淡垂眸道:“你说,他会不会让我失望呢?”

    “浑天。”

    随意伸出手掌,五指微微握合,将一道天机传递而出,天机流转变化,跨越了无穷世界,出现在了神代四海之处一国的外面,那里,身着青衫,神色冷淡的浊世伏羲垂眸,面色冰冷——他奉命追杀寻找【浊世大地】的下落。

    但是不知为何,浊世大地的气息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他一路追来,未能立刻找到。

    看着这一处破落房子,眼前看到天机——

    过去的画面浮现出来。

    那是一位手持禅杖,平静行走的高大僧人,以及身宽体胖,侧着躺倒在青石之上,酣然入睡的胖大老者,年少澄澈的释迦,最后浊世伏羲的目光落在了那边似乎在做噩梦的男子那里,看到他身材高大,浑身散发出浊世大地特有的因果。

    青衫冷淡的浊世伏羲微微抬眸,嘴角咧开,露出了尖锐的牙齿。

    “找到你了……”

    “大地。”

    忽而耳畔传来了浊世大尊的声音——

    “寻找浊世大地的事情,暂且稍停。”

    冷淡的声音道:“【真实】已陨,祝融生变。”

    “且去南海。”

    “归来之后,赦你无罪。”

    浊世伏羲眸子微亮,平淡回应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