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 千载真修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15
  第1003章 千载真修

    纯粹的温暖流光,如同梦幻一般的星辰光雨,代表着的是【真实】某些法则的逆向流转,众生逐渐复苏,而卫渊却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方出现的少年道人,下意识往前几步,却又止住,似乎堂堂玉虚元始天尊,竟然在这时候感觉到了些许的畏惧。

    畏惧着什么?

    畏惧着眼前的一幕其实不过只是虚幻,只是幻梦一般的泡影?

    还是说畏惧自己只是往前,眼前所见到的一切就会散去无形?

    那少年道人安静看着卫渊,看着他背后以彻底摧毁真实部分神话概念唤来的千万人的复苏,嘴角噙着温和的笑意,道:“做得不错啊,渊。”

    卫渊低语:“老师……”

    他看到了眼前少年道人袖袍翻卷,看到他的身躯在光尘流转的时候,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彻底展开的【真实】神话概念形成的领域。

    相当于一个短暂实现的真实世界。

    眼前的少年道人,只是如此的产物,是因为卫渊将这一道神话概念彻底扭曲破碎,因而误打误撞地让他现形而出,这也就意味着,当这些真实神话概念的法则耗尽的时候,眼前的少年也将随之离开。

    少年张角手持九节杖,一步步往前走去,身形飘摇如同雾气,卫渊心中有无数的话想要说出来,但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听到那少年道人稍微有些懊恼恼怒道:“不过,你刚刚那一剑,可是丝毫都不曾留情。”

    “到现在都还在有些疼。”

    少年道人看着自己的弟子。

    他和卫渊并肩而立,在这个时候,无可匹敌的元始天尊仿佛又变成了当年那个孱弱的孩子。

    卫渊道:“老师,你……不能留下来吗?”

    少年道人摇了摇头,洒脱道:“此身不过是一介幻梦,渊啊,难道你还看不清吗?”

    他指了指天穹,微笑道:“当然,道门的职责我也会尽到。”

    “我最后的力量,会陪着你一起。”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老师也要去找自己的‘道路’了,至于这个时代如何,我也已经从那位神灵的权能释放之时,有所感应,可惜啊可惜,若是能够生在这个时代的话,那么我去开一家医馆,收几个徒弟,然后再从这些徒弟里面,筛选出一两个继承道统,治病救人的事情就可以完成了。”

    少年道人带着一丝向往,感慨道:

    “欸你说,老师我去那什么大学里面做个小小的讲师,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嘿嘿,其实每天够吃够喝,能多教导几个弟子就可以了。”

    少年道人絮絮叨叨。

    “来坐下来慢慢聊一会儿。”

    他听弟子说这个时代的故事,听弟子说在他死后的黄巾军,听他说后人称呼这些想要夺回自己种下的粮食,夺回自己劳动果实,活不下去的农民为【贼】,说现在这个时代的变迁,说现在这个物产越发丰富的时代。

    少年道人脸上毫无遮掩地浮现出那种向往的神色。

    那双眼睛里面灿烂地像是住着星星。

    卫渊脱口而出道:“老师你可以留下……”

    张角大笑道:“留下做什么呢?”

    做你想要做的事情。

    卫渊没能开口,张角只是大笑数声。

    他站起身来,带着些婴儿肥的脸上已经满是心满意足。

    陈胜吴广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过是不满意自己被欺压。

    他们的目的是成为新一批的王侯将相。

    而这位一身道行,十数年传道,门人弟子信徒之中不乏达官显贵。

    却一生不曾骄奢享受,不曾娶妻,没有留下后裔,被数千年来称呼为【贼】,死后下葬也如薄薄一口棺材再无半点陪葬之物的道人,提出的却是,天下大吉,想要让百姓取回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此刻仿佛已经得到了自己最为期望得到的东西。

    朝闻道,夕死可矣。

    他拍了拍卫渊的肩膀,往前迈步,九节杖抵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声音,卫渊垂手垂眸,张了张口,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什么也没有去做,未曾挽留,只是心中堵塞许久,听着那脚步声和九节杖的声音消失不见。

    大道如青天,而今终于得见。

    卫渊垂眸,心神黯淡。

    忽而一只手掌从天而降,按在了他的头发上,然后用力地揉了揉。

    少年道人温和的声音传来:

    “不要老是这么没精打采病恹恹的样子啊。”

    “小家伙。”

    元始天尊盘坐在青石之上,垂首垂眸,鬓角白发垂落下来。

    身上的道袍之上,以纯粹的因果勾勒化作了金色的纹路,变化万千,玄妙华贵。

    背后持着九节杖,身着破旧道袍的少年道人微微躬身,按着弟子的头发。

    少年道人语气里面有些头痛的感觉,道:“呵……总是这样。”

    “让我猜猜,这么多年来,没有人再安慰过你了吗?”

    他破旧的道袍袖袍垂落再卫渊的黑发上,一生转战至此,斩妖鬼,除邪瘴,上斗诸神,下斩群妖,一剑纵横三万里玉龙雪蟒,锋芒毕露,唯进不退的元始天尊,张角拍了拍他的头发,嗓音温和,噙着温暖的微笑道:“嗯,老师来夸奖你一下。”

    “阿渊你其实已经做得很好了。”

    “很辛苦了,也很了不起。”

    “受伤的时候也很疼吧?”

    “嗯哼,让老师来看看,长得很结实了。也已经算是千载真修咯。”

    他拍了拍卫渊的头发,动作顿了顿:

    “老师觉得,我这一辈子能够收你作为徒弟,实在是太好了。”

    元始天尊蕴含因果流转的道袍微微拂动。

    唯一一个会去安慰和夸奖元始天尊的人。

    世人尊我敬我畏我者无数,

    可是能够这样的却又有几人?

    破旧道袍收回,张角提着九节杖,解下了背后的包袱,解开了腰上的褡裢,宽大的袖袍罩住了风,大贤良师口中吟诵太平经,收回右手的时候,缓缓散去化作光尘,混入流风,步步踏出,微笑着自语道:“此生圆满,虽有遗憾,却也别无所求。”

    “我或许,也可去寻道而去了。”

    卫渊抬起头,看到那少年道人身上由无数百姓百家衣修成的破道袍散去,黄色长巾烈烈舞动,汇入上空,而那少年道人只是木簪束发,蓝色道袍,竹杖芒鞋,一手提杖,步步虚空,一步一步,散去无形,却也自有一番平静。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却也是大贤良师的大凶。

    何得安宁?

    孰得安康?

    卫渊沉默许久,缓缓躬身,朝着那少年道人消散的方向拱手,许久不曾起身。

    天穹之上,黄天庆云翻滚不休,浩瀚磅礴,仿佛化作了一个个身影,仿佛也只是错觉,而跨越了数千年的岁月,当年那在炎汉末年的时代里,最为决绝的少年道人,终于迎来了自己最后的宁静和归宿。

    ……

    片刻之前。

    头顶那黄色云气的变化过于浩大壮阔,那般气势,几乎是像要整个天穹都倒转过来,而后一口气疯狂地砸落下去一样,云气的流动呼啸成雷霆,抬起头,就只能看到云雾和整个苍穹一起飞速地变化流动,让任何生灵都能够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刘牛抬起头,忽而怔怔地呆滞住。

    而后失去了记忆的他忽而下意识地踏前一步,下意识的高呼道:“苍天已死!”

    “黄天当立!”

    凄厉决然的声音将旁边的精卫吓了一跳,她一下转过身来,看着那仿佛疯狂了的男人,看到这个已经失去记忆超过几千年之久的男人突然提起兵器,像是要参加什么战斗一样,几乎是本能地怒吼道:“走,走,全部往后面走!”

    “大贤良师已经走了!”

    “你们不能都呆在这里,冲出去,冲出去,总能找到活路!”

    “走!”

    他不断地奔走,不断地让所有人都站起来,像是一只突然被惊醒的猛虎,像是从沉睡了几千年的睡梦中终于苏醒过来,疯狂地询问每一个人:“你们见过水沟子么?他在哪里?司隶,司隶他在哪里?!”

    “他在哪里?!”

    “他身体不好!让你们看好他啊!”

    “不要死啊!全部都拿起兵器,都不要死!不要死在这里!”

    他的动作突然凝滞,忽而右手高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放声怒道:“黄巾军!!!”

    “进军!”

    长枪之上缠绕着的黄色猛地招展,像是烈烈的火焰,像是几千年都没有熄灭的反抗之心,最后垂落下来,这样简直如同癫狂一般的模样,将所有人都吓住了,没有任何人回应,只有那一柄长枪孤独地伫立在这个时代。

    像是早已经被抛弃的弃子。

    刘牛剧烈喘息着。

    精卫克制住自己的担忧凑上前去:“司隶大叔……你醒了?”

    她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看到那为神将脸上不知不觉早就已经泪流满面,墨色的眸子泛红,哽咽道:

    “大贤良师……”

    ‘嘿,我叫张角。’

    ‘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可以吃饱饭哦。’

    ‘大家都吃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