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死!!!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821
  第1001章 死!!!

    翻腾的因果,上千万人的执念和心魔,乃至于过去数万年数十万年间无数生灵,神灵的诸多最后都不曾圆满的遗憾,此刻以【真实】道果的运转方式,一一重现于此,并且彼此纠缠交错,化作了无数法则纷乱扭曲的法则之海。

    同时,是同时存在于虚幻和真实之间。

    卫渊右手的剑鸣啸,【真实】和他的因果纠缠已经浓郁到了卫渊随时可以给他一击沉重无比的攻势,但或许也正是如此,【真实】选择了退避,选择了大而化小,藏匿于万千世界之中,卫渊若是全力出手,或许将会直接在女儿国创造出巨大的血债杀孽。

    眼前的局面,已经是无法出手,不能强行出手。

    故而【真实】有恃无恐。

    这是祂最为擅长的保命手法,也是最后和敌人同死共亡的法子。

    之前面对帝俊的追杀,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正是以一整个世界的生灵性命,才活了下来。

    支撑到了浊世大尊的出手。

    面对至强的存在,能够活下来就已经是足以自傲的存在了,十大巅峰之中的差距本就是无比巨大,巨大得离谱,更何况是本就不擅长近距离正面战斗的【真实】和几乎没有短板,正面战斗实力恐怖的帝俊相比?

    至于【因果】?

    祂根本,根本不能够被分为擅长幕后卜算的类型!

    祂绝对是最擅长正面交锋的那种!

    【天机】,你坑惨了我啊!

    【真实】心中懊悔低喝,旋即看向外面持剑的道人:

    “哈哈哈哈,如何了?元始天尊?”

    “若是不愿意做下杀孽的话,不如你我各退一步?”

    “权当此次平手!”

    祂声音顿了顿,似乎担忧外面那道人心里的锐气太重,年纪轻轻年轻气盛不知后退,故而补充道:“你也不必觉得不甘心,强如帝俊也只是和本座打成平手,你也只是刚刚踏足十大巅峰,安能够和天帝争雄?”

    卫渊回答:“你猜对了。”

    【真实】凝滞住:“嗯???”

    而后面色骤变,看到那道人右手握剑,左手五指微微张开,天穹之上,忽而有轰鸣雷霆之音奔走不息,轰隆隆的声音当中,本来已经在刚刚开始停滞,不复向前的黄色庆云再度猛地翻卷,朝着前方以铺天盖地般的其实涌动而来。

    道人背后,黄色庆云弥密布。

    雷霆奔走。

    “我和帝俊,确实是有赌战。”

    “所以,我不打算让你活着离开。”

    在【真实】微凝的视线当中,黄色庆云已经稳定下来,彻底遮住了原本已经被黑红色气机所遮掩的天穹万物,其上雷霆奔走,青紫色流转不息,高耸悠远,竟然于盛怒之中,令雷霆和因果交错纠缠在了一起,让这一片黄色天穹和庆云隐隐然仿佛纯粹因果构成。

    雷光奔走于黄色庆云之上。

    照亮浊世遮掩的世界,照亮虚空,虚空之中浮现出无数细密的金色丝线,散发出纯粹明净仿佛晨曦般的流光,密密麻麻,哪怕是那一片【真实】所笼罩的虚假世界当中,同样存在,而且基于【真实】道果,每一道流光因果在亮起之后,微微一顿,就都全数指向了真实。

    元始天尊语气平静森然:“因果如此之重,你觉得你逃得掉?”

    【真实】面色骤变,不敢置信看着无数升腾而起,密密麻麻,指向了自己的丝线,自己避开了因果,但是却又因为此地的【真实】可能性当中生灵太多,足足上千万,那般多的因果全部指向了一处,而偏偏被指出来的那个方向上,没有一丝丝因果。

    【真实】的本体,就像是大团流光当中的黑暗。

    无比突兀地显现出来。

    “你,怎么可能看得到……”

    卫渊五指猛地握合,垂眸低声道:“又有谁说,元始天尊只能看得出自己的因果?”

    喧嚣轰鸣猛然暴起,上千万生灵的【真实】当中都闪过了暴虐的雷霆之声,震得他们心神恍惚,神色茫然,震得他们眼前泛起纷纷扰扰的流光,如同世界要崩塌,而下一刻,无数【真实】可能性世界当中的雷霆都同时炸裂。

    而后循着因果联系。

    毫无迟疑地轰鸣击打向了那隐藏起来的【真实】。

    堪称疯狂,暴虐,乃至于狂怒地鞭打下来。

    巨大的冲击,足足上千万世界当中雷霆法则的暴起,在不到一个刹那的短暂时间里齐齐轰击在了一点,巨大的冲击力和破坏力让【真实】面色煞白,身躯踉跄,几乎一刹那之间就显出身来,即便是此刻,身上仍旧还缠绕着丝丝缕缕细密的雷霆,不敢置信咬牙切齿道:

    “【雷霆】道果?!怎么可能,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面,你就已经掌握住了雷霆道果?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并没有施展雷霆的天赋。”

    “你的雷霆天赋根本就远远没有达到可以掌握道果的级别!”

    卫渊没有丝毫回答的兴趣,左手抬起,眼眸漠然。

    玉虚元始天尊敕令!

    天穹之上,诸天庆云流转不休,仍旧循着无数的因果,让雷霆轰鸣砸落而下,炫目的银白几乎让敢于直视着这雷光的所有生灵全部都陷入了几乎于目盲的状态,恐怖的频率,几乎像是雷光从不曾有过间歇,靠着如此手段,一点一点强行将【真实】的本体从那无数世界当中驱逐出来。

    轰隆!

    轰隆!!

    “你!”

    【真实】面容扭曲,可是即便是正面承受了这个级别的雷霆轰击,因果锁定,祂居然还没能死去,甚至于连重伤都很难说得上,只是那喧嚣霸道的雷霆强行地将其固定住,让其无法再如同之前那样散入诸多生灵的【可能性】当中。

    【真实】心中震怒疯狂,隐隐出现了一丝丝的恐惧。

    甚至于出现了对于自己刚刚挑衅元始天尊。

    挑衅祂说有胆量来杀我这句话的后悔。

    祂的本体被无数因果排斥,雷霆封锁,强行显现出来,其实更直接更根本的原因是——哪怕是祂能够承受的住这些雷霆的轰击,但是残留的些许雷霆气息,仍旧会让所有的生灵感觉到了本能的畏惧,会让他们的思绪凝固,哪怕是再如何美好的遗憾都会被震慑住。

    ‘只要让大脑只留下对于天地伟力雷霆之声的恐惧’

    ‘那么就没有其余心思在意所谓的遗憾和懊悔’

    既然以众生心中求而不得之物为养料。

    那我就以其他的东西暂且将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都引开,不就可以了?

    哪怕只有一刹那。

    这简直像是你既然要种树那我就直接把土都给挖走一样。

    粗暴!野蛮!毫无技术含量!

    疯狂而直接!

    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显得尤其有效果,至少在这一刹那,【真实】现形了。

    目前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唤起【真实】道果,编制更多的法则,使其纠缠化作甲胄和法则级别的防御,在防御的同时选择反向袭杀,倾尽一切,抛弃一切,去和元始天尊近距离厮杀。

    以一对一,彼此杀戮,同时引爆那些陷入【真实】道果的生灵的魂魄。

    借千万人的命魂之力。

    强行和元始天尊对招。

    而后找准机会,瞬间远去遁走,竭尽全力去寻找到祝融所在方位!

    但是这有诸多的危险,要强行和擅长剑术杀伐的元始天尊近距离战斗。

    【真实】只觉得先前脸颊一侧的伤口再度刺痛起来。

    这一剑已经能够伤害到祂的十大功体。

    于是祂本能地反对本能的放弃了这个选择。

    做出了第二个选择,自身的意志潜藏,大而化之,强行和整个世界整个天地本身的概念融合,并非是【虚构真实】,而是【真实】道果的另一种运用,和整个世界的大道规则纠缠不休,我即是大道,化身为这方世界的真实。

    是为【合道】!

    于是以四海之气运为血液,以大地为脊骨,以天穹为肌肉,以流风为皮肤。

    于是我,即是大道!

    而后毫无迟疑准备求援。

    此刻祂和这一方世界,和神代南海的大道彻底地糅合为一,心中方才安心下来,又有谁可以诛杀大道,诛杀气运?旋即却又暗恨不以,这种手段唯独浊世的十大巅峰,从浊世大道烙印之上诞生的存在才可以做到。

    但是同样代价沉重。

    可比起殒命当场,至少要好很多。

    但是卫渊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右手抬起,握着剑,看着眼前被逼迫到和气运和大道联合在一起的【真实】,看到祂雄浑而高大,散发出一种神圣威严的感觉,垂落眸子,看到在那无数个【可能性】的世界当中,存在有一批额头带着黄巾的人们。

    剑锋微垂,指向地面。

    卫渊右手握着剑,左手并指在剑脊上缓缓拂过。

    所谓大道气运而已,又不是没有杀过……

    不,至少,是看到过旁人杀过。

    卫渊垂眸,回忆起当年那病弱道人的最后一剑,回忆起那少年最后温和的低语,丝丝缕缕的金色流光,因果气机自真实构筑的那个世界当中浮现出来,丝丝缕缕,灿若晨曦,而后汇聚于卫渊背后,就在这个刹那,【真实】瞳孔收缩。

    看到卫渊背后,丝丝缕缕的虚幻金色因果汇聚,化作了一位少年道人的模样。

    借助【真实】之力。

    来自于老师的最后馈赠。

    唯独【真实】才可以看到,那少年道人背后,无数的人平静站立着,炽热的火焰来自于人心,升腾而起,黄巾之火,历数炎黄数千年,每一次的反抗,每一次的不甘,每一次的高歌,丝丝缕缕的因果开始燃烧。

    是。

    哪怕已经具备了众生之念,哪怕已经具备了大地之尊,哪怕已经具备了天之清气,已经具备了因果将其重铸联系在一起,却仍旧还差一丝才可以铸造完成的庆云,卫渊一直都等待着它的完成,而现在,最后的一环补充上了。

    人心之火。

    遍地哀鸿遍地血,无非一念救苍生。

    天上的清淡如同仙神的庆云突然剧烈地舞动着。

    【真实】瞳孔收缩,看着那自自己的权能道果当中残留出来的一丝丝念头,不甘,剧烈的不甘,让他低吼出声,神色癫狂:“不,不对,不对!”

    “你是我创造出来的!”

    “你是因我而生的!”

    “你怎么可以反抗我?怎么可以!你怎么敢!”

    那有着一点婴儿肥的少年道人懒散看着他,微笑回答道:“真实?”

    “我不会成为你权能的一部分。”

    “因为我是。”

    他像是少年时候一样垂眸,嘴角微微勾起,轻佻懒散地回答:“神州炎黄,千载真修。”

    “阿渊,这是最后的馈赠了。”

    手中九节杖提起,他眸子微垂,低吟:

    “苍天已死。”

    丝丝缕缕的火焰升腾而起,从一次次拯救神州陆沉之时倒下的人心底升起,微不足道,却又在始终燃烧,最终落入了云海当中。

    “【黄天】当立!”

    已经被淬炼到了最后一部的元始诸天庆云猛地剧烈燃烧起来,黄色云气疯狂旋转升腾,浩瀚磅礴,呈现一种盘旋状态,如同有某种腾龙在其中翻卷,代替苍天,以人族不甘之心铸造,自【云气】升格,以黄巾烙印于历史和传说的烙印作为锚点。

    【云气】已散,【黄天】已立。

    诸天元始庆云,升格铸造完成。

    炎为火,黄为天!

    黄天为火。

    浩荡磅礴的黄天代替苍天,卫渊立于天地之间,袖袍翻卷,玉簪束发,眉心金色剑痕。

    右手斜持长剑,脚下踏风驾驭苍雷。

    周身缠绕丝丝缕缕金色因果丝线。

    袖袍为气机所牵扯,微微朝着上方浮动。

    玉虚元始天尊。

    玉清境清微天!

    炎黄概念,最大覆盖级别扩大,捕捉范围——【天穹所及】

    捕捉精准度——【因果所见】

    卫渊不具备有【真实】的权能,未曾看到那少年道人,只是莫名感觉到了一股温暖的感觉,他微微按下身躯,背后的少年道人动作却似乎相同,眉宇难得出现了清朗之气,一师一徒,一者虚幻,一者真实,灿烂明净的光芒同时升腾。

    无数的法则明亮灿烂,逆着自那【真实】权能当中升腾而起。

    天穹之上,【炎黄诸天庆云】翻腾落下。

    化作了一柄一柄长剑,悬浮于虚空。

    ‘贫道张角。’

    “贫道卫渊。”

    【真实】面色骤变,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刺痛,道:“等一下,我认输了!”

    “我愿意投降!”

    “我,我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我可以赎罪,我可以赎罪!”

    “我的权能对你们很有用处!”

    “我服了!我服了!”

    卫渊的声音顿了顿,不复那少年道人的洒脱温和,锐气锋芒,煞气肆意,冲天而起,哪怕是天帝都不曾见到过的,最为暴怒却又极端冷静状态的元始天尊,背后苍穹翻卷滚动,我心即天心,我意即天意,锋锐霸道的雄浑剑鸣之生撕天裂地,浩荡磅礴!

    刹那之间,哪怕是在十大巅峰当中也同样算得是恢弘的煞气冲天而起。

    卫渊握剑的右手微微颤抖,煞气冰冷。

    漠然回答:“你,没救了。”

    “唯有——”

    “死!”

    袖袍猛地翻卷,纠缠着黄色雷霆的苍穹,整个【天】的概念猛地凝聚,而后化作了一柄无形无质的恐怖长剑,纵横三万里,上下十万重,上则斩日星,下则平山岳,浩荡磅礴,剑意恢弘,撞破云海,撕裂星辰,裹挟雷霆,奔走着人心如火,是所谓域中四大。

    天心为剑!

    斩断气运!

    撕裂大道!

    太平道最后的招式——

    “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