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0章 胜负,生死,弑师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49
  第1000章 胜负,生死,弑师

    明亮的双瞳里,仿佛燃烧着炽烈的火焰,毫无丝毫的迟疑。

    【真实】的权能,创造出绝对的真实,无论是法则,还是概念都足以媲美真正意义上的世界,也就是说,现在出现在卫渊面前的身影,正是和历史上那位一己之力掀起了黄巾之火,却又在起义的前期就病逝,黄巾军最终溃败的大贤良师,并无区别。

    卫渊定定地看着自己的老师。

    而后微微垂眸,右手五指张开,凌厉的剑气纠缠交错,眉心的金色剑痕流转不息。

    长安剑出现在他手中。

    身躯微微下压。

    右手持剑,剑刃与眉眼齐平,而后左手同样握住剑柄。

    “啊,自然如此……”

    “是老师的话,一定不会被【真实】欺骗。”

    “无论如何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卫渊吐出一口气:“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弟子渊。”

    剑鸣之音清越而悠长。

    “拜见老师。”

    身形化虹,纯粹的剑芒瞬间和大贤良师的身影交错,毫无疑问,那少年道人没有丝毫的反抗,只是带着赞许的目光注视着自己最为年幼的弟子,作为人世间神兵的九节杖喀拉一下,落在地上,弹起的瞬间就浮现出无数细碎的白色痕迹,而后化作流光,崩碎散去。

    张角温和看着弟子,嘴角鲜血不断流出。

    手掌按在道人头顶揉了下。

    灿烂微笑:

    “谢谢你。”

    “渊。”

    那张面容上浮现出丝丝缕缕白色痕迹,而后瞬间碎裂。

    化作无数细碎的光尘。

    卫渊下意识猛地伸手抓出去,最后却什么都没能抓住,右手五指张开,空空如也,既然只是【真实】虚构,自然不存在所谓的真实因果,道人垂眸立于原地,站在老师刚刚出神的地方,看到了山下的喧嚣红尘,看到了遥远地方生长茂盛的庄稼,随风波动,如同麦浪,看到人来人往,笑容开心。

    元始天尊握剑的右手垂落。

    “老师……”

    周围的画面刹那之间开始出现剧烈的波动,前所未有的剧烈波动。

    一切画面,以大贤良师张角为核心开始崩碎。

    以及,那大贤良师出神许久的画面一起散去。

    ……

    【真实】本来已经靠近了元始天尊。

    祂的气息放得很平和,祂的动作轻柔,一切都很慢很缓和,哪怕是天帝,亦或者说是大尊,若是毫不加以防备地踏入祂的领域当中,也难以避免地会踏入【真实的世界】,元始天尊,功体未成,自然也是难以幸免。

    如此,只需要在祂心中种下一丝裂隙。

    呵……不必要现在就杀了他。

    那样很难,因为即便是一开始给他种下了裂隙,堂堂元始天尊,也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扭曲了心神,没有那么容易就坠入浊世,哪怕是天帝的妻子羲和,也是在经历过漫长的时间,加上浊世伏羲的帮忙,最后还要犯下了哪怕是她都无法面对的巨大罪行。

    这些东西全部都累加在了一起。

    最终才成功地将大日之母,女神羲和逼迫地发狂。

    最后不得不被帝俊亲自囚禁封印起来。

    至于元始天尊。

    那么只需要一开始在他的内心中留下一道巨大的裂隙,然后慢慢的操作,慢慢的影响,不知不觉,一步步让他彻底踏入到癫狂当中,不,甚至于不需要立刻癫狂,而是在特殊的某个时候陷入狂乱。

    让他亲自杀死朋友。

    杀死兄弟。

    杀死最为眷恋的爱人。

    最终让他无法承受这边的痛苦,或者主动或者被动地陷入另外一个真实的世界。

    一步一步沉沦。

    只要想想元始天尊亲自将自己的剑刺入他爱人的心口当中,【真实】便觉得心中兴奋地颤抖,巨大的悲怆,无与伦比的快……

    忽而。

    【真实】的面色一变,刹那之间,几乎有自己的心口被一柄无比锋锐的长剑刺穿的错觉。

    剧烈的撕裂感让祂脸色刹那苍白。

    嘴角甚至咳出鲜血,额头渗出大滴大滴的冷汗,不敢置信地缓缓低下头,看到自己的胸口出现了一道剑痕,毫无征兆毫无预料,却又无比地真实,自那剑痕当中倾泻出了金色的纯粹流光,像是从云海当中流出的晨曦,却又带着无可匹敌的锐气。

    “不可能……”

    “不可能。”

    “元始天尊他功体未成,实力方面擅长杀伐,但是对于法则概念的领悟还不够。”

    “不可能。”

    “哪怕是天帝和大尊都无法这么快。”

    “不可能……”

    祂忽而有所感应,眼前出现了张角自己选择赴死的画面,面容凝滞,而后猛然扭曲:

    “不可能……人间界,不可能有这样境界的人会主动放弃性命……”

    “不……”

    脚步声响起,而后【真实】面色骤变,猛地身形变化,以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朝着自己劈斩而来的凌厉剑气,看着那散发着淡金色寒芒的剑意斩落,撕裂法则和规则,让一条条因果概念或者彼此收缩,或者自行崩溃,引动了各类元素的爆发。

    【真实】的身躯重新浮现。

    却觉得脸颊刺痛莫名,下意识抬手触碰,瞳孔收缩,看到自己纯粹由这【真实】法则和道果编制交错而成的身躯,竟然出现了一道狰狞的伤口,伤口之上鲜血淋漓,这一具身躯是纯粹由法则编制而成的【功体】。

    特性其为特殊。

    在【真实】的道果权能展开的时候,相当于同时处于真实和虚幻两种状态当中。

    是真实和虚幻的叠加态。

    理论上而言,想要在真实权能展开之后的范围内伤害到祂的本体,唯独自身已经踏入了【真实】代表的那个可能性,但是又因为这一功体同时具备有真实世界的特性,先不提进入【真实道果】代表的可能性后,还有没有本事对【真实】出剑。

    哪怕是可以出剑,也无法伤害到祂,无法伤害到同时具备有真实和虚幻两种特性的功体。

    “这一剑,已经能同时斩过真实和虚幻了?”

    “可恶,怎么可能有这样离谱的剑术?”

    “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把剑术修行到这个程度吗?这太离谱了……”

    【真实】伸出手触碰伤口,忽而一痛,下意识收回了右手,感知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煞气和杀机,就这么附着在了剑痕上,这种强烈的煞气和杀机当中,甚至于还附带有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悲怆,是祂之前和元始天尊相见的时候,从不曾感受到的。

    糟糕!

    【真实】瞳孔骤然收缩。

    心底的直觉在疯狂地预警。

    恐惧,戒备,懊悔。

    就好像。

    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事情……

    似乎,自己是将某个了不得的怪物,放了出来……

    心中之念只是转瞬,前方无数概念的断痕层层叠叠地被分开,哪怕是【真实】构筑的虚幻世界,同样如此,袖袍垂落翻卷的声音细碎地响起,一柄剑抵着地面,一道身影缓缓走出,周围的法则线无论是真的还是虚构的,世界在锋芒面前也要寸寸破碎,全部都仿佛恐惧一般避开。

    【真实】嗓音沙哑:“元始天尊……”

    卫渊抬眸。

    双目略有些泛红,身上杀气浓郁至极,前所未有。

    不发一言,剑气如虹,已经裹挟足够恐怖足够巨大的凌厉气息朝着【真实】本体前撕扯过来,【真实】面色微变,功体流转,一层层的虚构法则概念汇聚在前方,这里毕竟是他的主场,在此地交锋,自然具备有天然的优势。

    一个一个和现实世界层次近乎于相同的【真实世界】出现。

    而后在剑气寒芒之下寸寸崩裂。

    山川大地,地水风火。

    尽数撕裂。

    “……元始天尊有灭世和开世的经历?”

    “谁?是谁训练出来的?!这绝不可能是他自己去过去做到的!”

    “可恶,单纯的剑术就撕裂法则,哪怕是虚构的法则,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离谱的招式?”【真实】捂着自己身上的伤口,连连后退,不断在不同的世界当中出现,而后被恢弘的剑气撕裂,他出现在某个女儿国百姓的可能性里,出现在了女儿国最知名的风景,一座巍峨青山的山巅。

    无形的剑气如同风暴般撕扯而过。

    强行将这个由无数的法则,因果所构筑的真实的可能性搅碎。

    于是这个【可能性】的世界层层崩碎。

    【真实】身形一晃,再度出现,却是人间界繁华的都市街头。

    钢铁丛林一般的城市,高耸的建筑,在暴雨之下仍旧呈现出一种明亮的灯光点点,大道上车水马龙,红绿灯的灯光在地面的积水里泛开,人们开始走上人行道。

    道人掌中的长剑猛地刺穿,而后真实脚步一点,猛地朝着后面穿梭倒下,刹那之间,本应该是平缓着在大地上铺展开来的现代建筑忽而折叠,像是化作了一个一个四方形体的回廊,然后猛地朝着下面延伸下去,像是魔方一样扭曲,变化。

    呈现出一种时间和空间的扭曲错位感。

    剑气撕扯而出。

    【真实】被刺中,一咬牙,飞速坠下。

    落入在此地超过千万人口级别的女儿国百姓们无数的【可能性】交错汇聚的,无数法则的海洋当中,这一片海域当中,充斥着无数生灵求之而不可得的心魔,充斥着他们心中的遗憾,心中的叹息,心中的绝望,以及那些深埋心底,已经再也无法弥补的过往。

    这是上千万人的执念。

    乃至于在此之前数万年,数十万年,无数生灵乃至于神灵的执念所化。

    是他们全部遗憾所汇聚的心像风景。

    是由此编织而成的,浩瀚恐怖的,如同汪洋一般不可测度的存在。

    卫渊甚至于看到了其中有自己熟悉的面容,看到了关云长,看到了赵公明,看到了张文远,以及夸霖,以及来到女儿国的人间界特使团,而他们也只是沧海之一粟,如同四海当中的一滴水,足以可见卫渊眼前所见之物的庞大和可怖。

    “元始天尊,好剑术。”

    “论及杀伐,我确实是不如你。”

    “但是论及这权能的手段。”

    “你,还差得远!”

    【真实】藏匿于众生当中,猖狂的笑声不断回荡着:“哈哈哈哈,想要杀我吗?来啊,本座也不退了。”

    “这里是所有人心像风景的汇聚,是他们的神魂和识海共同存在的地方。”

    “以你的实力,以剑术斩灭这些不算是什么难题。”

    “上千万人一起为我陪葬,虽然说还是少了点,但是也算是有了那么一点意思。”

    “而若是能够让元始天尊你亲手犯下杀戮千万人的罪孽,那么,就是在你的心底留下了一道不可弥补的巨大裂隙,而你只要心境有了裂隙,那么就是存了败亡之念,你我谁胜谁负,犹未可知!”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来吧,来啊,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