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9章 卫渊最特殊之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71
  第0999章 卫渊最特殊之人

    剑气浩瀚喧嚣,斩开了前行道路。

    【真实】神色微敛,悄无声息消失不见,那剑气恢弘,撕裂法则和概念,却未能够伤及到他,哪怕是再如何的物理类攻击,对于已经彻底展开自身权能的他来说,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只是【真实】抬眸看了看。

    看到在天穹之上,已经被隔绝在外的黄色庆云却仍旧还在翻卷转动,无数的气运流转不休,化作了璎珞莲花宝珠,纷纷落下,竟然仍旧残留了一丝的联系。

    “同为十大的根本法宝……?”

    “大地纯粹根源,岁月苍生之念,因果变化之气,天之碎片残留。”

    “不愧元始天尊,竟然如此豪奢!”

    只是随意扫了一眼,这一件庆云法宝其材料的绝世珍贵就把【真实】吓了一跳,哪怕是他都觉得离谱。

    “这家伙……”

    “不是据说才晋升吗?”

    “竟然如此富有!”

    “若非是他竟然狂妄到了独自冲进来,此物几可提升一成左右对我权能的克制了……”

    【真实】摇了摇头,拂袖。

    旁边身穿甲胄的夸霖双目已经失神,维持着冲杀的姿态,掌中附着有地之四极之力的神兵刺穿了女儿国的边界柱石之上,和整个国家的地脉角力,在挣脱一刹之后,就已经再度陷入了第二回的【保家卫国】当中。

    【真实】看了他一眼,垂眸平淡。

    “既然保家卫国。”

    “那么就在另一个世界,将这些人,都杀了吧。”

    ……

    与此同时。

    大日金乌在刹那察觉到了不对劲,周身的大日光辉全力爆发出力量,但是自身本就不是全盛前来,留下了大部分的力量在外维持诸天万界的日升月落,再加上同时承受住了十二地支女丑之毒和浊世气机冲击。

    面色一变,强运权能,张口便咳出大口鲜血。

    刹那之间,面如金纸。

    【真实】权能。

    他竭尽全力地克制住自己的本性本心,却也已经无力他顾。

    ……

    赵公明神色骤变,抬起兵器的时候,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个敌人,心慌意乱,背后的关云长和张文远刹那之间就已经陷入了陷阱当中,他自己独自保护着那受到重伤的大日金乌。

    但是谁知道,天庭符箓体系的加持被打断了。

    赵公明只得怒吼,掌中兵器抬起,不断地踏前厮杀,杀得筋疲力尽,杀得所见不知道何处,皆是敌人,气喘吁吁,掌中的两柄粗如儿臂的锏几乎已经抬不起来。

    背后大日金乌似乎要提醒他快走。

    但是赵公明只是死死挡在了他的前面,道:“不走。”

    前方残影闪过,一名强大得不可阻拦的存在刹那出现,掌中兵器撕裂流光,此刻早已经杀得力竭,又失去了天庭符箓体系加持的赵公明一咬牙,身子一晃,只来得及射出一箭。

    就如同之前大日金乌保护他那样,保护在大日金乌前。

    嗓音沙哑:

    “我已经逃避过一次了,所以,我绝不会再逃避了……”

    这些因果,不应该由你独自承担。

    我已经逃避了好几千年。

    我是自九大金乌执念之中诞生的全新的意志。

    我也是十大金乌之后的残留余晖。

    背后。

    面如金纸的‘大日金乌’微微勾起一丝弧度。

    眼底闪过奇异之色。

    未曾立刻出手击破,【真实】烙印,已落。

    ……

    “何方妖魔?”

    关云长看到的遭遇,和赵公明的类似,前方突然冲出来无数的敌手,只是关云长的心气更在赵公明之上,绝不相信自己会输,但是万万没曾想到,敌人越来越多。

    哪怕是关云长也开始受伤。

    作为现存四者最强战力,他的傲气,他的骄傲都不允许他后退。

    作为最前不断厮杀,承担了绝大多数的伤害和冲击,身上伤势越来越重,忽而暴喝一声:“文远?!”回过头的时候,却是发现,一路冲杀,尝试以自身为锋矢,刺破敌人的围剿,带着众人冲出。

    但是敌人太多太狠,冲得太过凶悍。

    竟然不小心和他们失散。

    “……冲得太过前了吗?”

    关云长低语,毫无犹豫,转身就要杀回去把三人带回来。

    但是他一路冲杀,再加上天庭符箓体系突然失去联系,如何能够冲得回去,突而一枚箭矢破空而来,这一箭好生狠辣,却也带着濒死的决绝,直接洞穿了甲胄。

    关云长身子一晃。

    眼前看到一个个敌人不断出现,一个个对手涌动。

    心中却想到了麦城那一战。

    一样孤立无援,一样地四面八荒,尽数敌人。

    义子战死,自己同样如此。

    “哪怕只有我一人。”

    “这一次,我也要杀出来……哪怕只靠我……”

    不甘低吼,右手握紧了青龙偃月刀,长刀鸣啸,煞气流转,就要再度奋起气力,就在此刻,虚空忽而传来了一声破空的声音,灿烂如同流光的箭芒洞穿黑暗。

    苍老的大笑声:“君侯素来傲慢,却也有今日?”

    “老将黄汉升来也!”

    东边一声喧嚣,手持长枪的银甲少年,身材高大俊朗的锦衣青年,长枪如同双龙鸣啸,撕扯出大片的空白范围,西方伴随着如同闷雷般的怒吼,一员大将手持丈八蛇矛:

    “二哥安好?”

    放声狂笑:“孽障们,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和爷爷一战!”

    “军师神机妙算,提前靠着白泽之力和先天阵法,将我等唤回来,其实也还要感谢军师的,若非是后人对他祭祀足够,我等或许也难以如此轻易地出现在这里。”

    “不过啊,这锦囊妙计的事情,怎么还是如此呢?”

    “明明都有了比木牛流马更为先进的机关了。”

    “还非要说锦囊,说是人设。”

    温雅的声音传来。

    关云长眸子瞪大,看到两只妖魔被斩杀,而后一柄长剑倒插在自己面前,前面身穿大汉的铠甲,战袍之上有着皇族纹路的青年,眉宇英朗,耳垂尤其大,带着温和的笑意伸出手,说出了那句话:

    “云长,大哥来了。”

    “大哥……”

    关云长伸出手,拉住了刘玄德。

    刘备将他拉起来。

    双手持剑,眉宇清朗,横扫左右:“难得你我兄弟,还能联手。”

    “共为炎黄而战。”

    “此次除去,再饮酒。”

    一如当年,丈八蛇矛,青龙偃月刀,雌雄双股剑提起,无声无息击在一起,于是堂皇煞气和无边战意重新暴起。

    关云长。

    陷入【真实】。

    ……

    “一个两个,全部都是求而不得的心魔……”

    “是人之所以强大,也最为弱小的地方啊。”

    【真实】平静踱步于无数执念所汇聚的另一处可能性当中,一个是压在心底的数千年的心魔,一个是平生最大的遗憾,不过也是意志力足够可怖的人,竟然要一步步铺垫才可能引爆过去的心魔,让他们坠入其中。

    万物大道,皆有其正反两侧。

    若是能够踏破这【真实】,自身心境堪称天翻地覆。

    再无半点弱点。

    但是因为【真实】本尊在这里,那么这就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了,因为还有最重要的敌人要处理,他没有在这个时候就立刻动手,将这几名人族的心神直接打破。

    没有扭曲其精神,破坏其神志。

    抬眸看向张文远。

    看到他的神志里面,一片沉闷,四处充斥着压抑无比的氛围,看到之前骁勇的张文远神色警惕至极,双手握着兵器,【真实】微怔,而后忽而听到了极为沉重的马蹄落地声音,听到了铠甲甲胄纠缠的声音。

    这是……

    肃杀的甲叶摩擦声音哗啦响起,【真实】看到了前方。

    一名骑乘着肩高足足两米有余恐怖战马而出,浑身重甲,单手握着一柄凤凰烙印的方天画戟,整体仿佛笼罩在了一种无可匹敌的压抑氛围当中,单手提起那柄夸张的兵器,指向前方,嗓音漠然:

    “文远。”

    “可已经做到了天下无敌。”

    “可能够无愧于心?”

    张文远额头渗出冷汗,而后却坦然地笑了,他握住了兵器。

    作为纯粹的武人,和自己心目中不可逾越的高峰交战的机会。

    若有如此的机会的话,那么即便是死,又如何呢?

    “就请,吕将军……不。”

    他道:“就让奉先你领教一下罢!”

    【真实】心中反倒是对于那高大霸道,散发着无可匹敌之强者气息的男子带着了一丝好奇,具备了天庭符箓体系破军星的张辽,其实力已经不弱,而能让他如此警惕的,难道说是清世的某个强者?

    他记录下来。

    打算提供给浊世那边,看是否能够策反。

    当年人间大劫,轩辕丘之战的时候,其中那些作为清气生灵却为浊世而战的,就是【真实】的手笔,而在这之前在这之后许多次的大事件当中,都有祂的身影活跃其中。

    而后他看向那立于【真实】权能核心包围处的元始天尊。

    后者双眸闭着,右脚抬起却不曾落下。

    周围因果已内蕴,被无数的真实权能解构,其中甚至于已经混杂了虚假的因果概念——既然无法抹去因果,那么就提供给元始天尊错误的,虚构而出的因果法则。

    这也是为什么,连帝俊都说自己会被侵染的原因。

    无论是如同苍穹一般浩瀚的意志。

    是如同觉悟者一般澄澈明净的内心判断。

    还是说独自站立于苍穹天地之间的战斗直觉。

    亦或者说无数次厮杀养育而出的本能。

    全部都无法堪破【真实】。

    因为那就是【真实】。

    诸天万界,古往今来,诡异第一!

    而这一次,面对着元始天尊,【真实】已经将自身实力全面爆发出来,抬头望向苍穹,看到连之前那无时无刻都在跟随着元始天尊的黄色庆云都停止了流动。

    毕竟,这一件灵宝既然能够被【真实】看出其构成。

    这本身就代表着,其还没有能够踏入【圆融如一】的级别。

    “你太自傲了,元始天尊。”

    “你此刻的功体,远不如当年的祝融啊,可是擅长杀伐,却也无法堪破,无法堪破,再如何擅长杀伐,也不过是给了我一柄刀而已……”

    【真实】施展道果。

    就如同当年对祝融所做的一样。

    构筑那个女子,就可以让祝融那般的寂灭都坠入温柔之地不愿回来。

    哪怕只是心中存了先说说话,然后再动手的念头。

    哪怕是十大巅峰级别,焚尽苍穹的心性,一旦柔软一次,就输了。

    一旦没有立刻动手,就再也无法成功了,只能一点一点沉沦下去。

    心中会出现巨大的裂隙。

    【真实】神色从容,隐藏于幕后。

    这一次,你又会看到谁呢?

    对于元始天尊最有意义的……

    但是无论是谁,那么,那就是真正的那个存在。

    无论是判断,还是言行,还是会说的话,都和真正的那个人完美契合,这就是,真实。

    卫渊因果存心,神色平静,固守内心,心中却也有一丝警惕。

    他本来想着的是,自身浑身缠绕因果。

    自己虽然破不开这所谓的真实道果,但是对面只要对自己出手。

    就随时准备反手挨一剑。

    极限一换一。

    和帝俊对【真实】的方式几乎完全一样。

    与此同时,心中保持最高级别的戒备,毕竟,只要迟疑了一次,就会输,十大巅峰级别,道果之争,错一步,便是死,他往前走,忽而看到了长空万里,看到了背对着自己的身影,微微怔住。

    元始天尊张了张口,几乎是呢喃出声:“……”

    “老师。”

    哗啦——

    风吹过了破旧的道袍,倚靠着九节杖的少年道人垂眸,九节杖上,黄色布料正在烈烈燃烧着,似乎在出神,而后回过神来,带着一如既往地笑意看着自己的弟子。

    “阿渊。”

    当然。

    最初将那一颗燃烧着的不甘之心,高远之志传递出的源头。

    道门护法黄巾力士降妖除魔概念的来源。

    以及,对卫渊影响最大的人。

    少年道人双目明亮,带着明朗的微笑着看着弟子。

    而后。

    双臂展开,指着自己的心口要害。

    一如既往啊……

    带着笑意,那眼睛里仿佛最初最为明亮灿烂的火焰——

    决然而清醒。

    他道——

    “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