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6章 终将相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82
  第0996章 终将相遇

    红烛昏罗帐,远远还能听到隐约的欢笑声。

    一片美好青涩,带着些许朦胧感的氛围,让人忍不住心中沉醉其中。

    只是【真实】的瞳孔却骤然收缩,死死盯着前面的敌人,看着那一身婚服的青年,心中早已经掀起了波涛万丈,那一双眉眼,毫无疑问,就是元始天尊。

    等一下,这,只是神代外海女儿国的一名将军。

    为什么会和元始天尊有因果关系?

    为什么会幻化出元始天尊的模样?

    【真实】脑海中一个个念头起伏不定。

    几乎是瞬间意识到了另外一个要命的问题,一瞬间头皮发麻,这个可是元始天尊。

    执掌因果。

    一证永证,一得永得!

    这也就是说,哪怕是【真实】权能当中的幻象,哪怕是有同样是同等级别境界的自己的力量用来阻拦,却也未必就能够拦得住他!毕竟是同级别的权能概念,自己的力量足以在相当程度上遮蔽住因果,但是对面既然是同级别的层次,那么也自然可以尝试突破封锁。

    无法完全封住!

    也无法立刻出现!

    这是权能的制衡。

    几乎是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真实】不再犹豫,在这一处可能性当中显出身形来,右手一晃,掌中的那柄长枪猛地贯穿,撕裂虚空,直指那身穿婚服的青年眉心,而下一刻,那本该是在这一招之下瞬间毙命的,这个真实虚幻两种状态叠加之下的青年,竟然挡下了这一招。

    右手抬起,握住了长枪枪锋之下的枪杆。

    可是他脸上的表情却还是茫然无措,似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动作和行为。

    而后那茫然的情绪开始迅速收敛。

    明明五官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却莫名地散发出一股锐气凌厉,双瞳幽深,似是深渊,气质沉静稳定,【真实】神色不变,撬动这个虚幻之世,阻拦元始天尊的因果侵入,另一方面,倾尽全力,晃动掌中兵器,锋锐嘶鸣,缓缓撕扯,要在元始天尊定位这里的时候。

    一枪将这个介于虚幻真实之间的锚点洞穿,击杀。

    心中则是暗骂一声,该死的因果权能。

    因果,天机,命运,在锚点的感知敏锐度上,简直是无赖的级别。

    沾上因果,有些天命的交错,立刻就会被这三者联系起来。

    去他娘的因果权能,不擅杀伐。

    虚空中浮现出了金色的因果丝线和玄秘莫测的真实,不断开始纠缠,构建这一方天地的规则和秩序,而就在这个时候,忽而这一方【可能性】的世界剧烈震颤起来,而后开始径直地【空白化】。

    源头是那边本该来此的夸霖。

    她捂住自己的额头,神色痛苦,身上穿着的是大红的婚服,却也不像是寻常的女子装束,长袖宽袍,红色的玉环腰带,抹额之上同样是红色为底,绣着金色丝线,她的实力不弱,但是却也看不到作为这一方世界的主宰【真实】,注意不到那种因果和真实虚幻交错的碰撞。

    只是双眸看着前面身着红衣的青年。

    看着自己年少时的期待,看着年少时的欢喜。

    以及那本该是触不可及的梦境。

    在这种基于认知的构筑之下,是十大巅峰权能之下,最为诡异莫测的干扰之下,她已经下意识地伸出手,却在中途的时候收手,右手蜷缩收回,左手捂着额头,卫渊的一缕神念和真实冲击,此刻却感知到自己存续的锚点消失。

    叹息一声,看向那边捂着额头痛苦的夸霖。

    后者如同触电般地收回了手。

    捂着额头,踉踉跄跄后退。

    泪流满面:

    “……不对,不对。”

    夸霖嗓音沙哑:“我不在这里,我的国家和百姓还在遭受痛苦。”

    “我不该在这里。”

    她捂着额头,看着那只有一步之遥的大婚,眼睛似乎留下泪来,但是动作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喉中发出低沉的呜咽,梼杌的权能随之而动,周围猛地爆发,强行且短暂地排斥开了真实的干扰,右手伸出,在这个幻境里面白皙修长的手掌,多出了老茧,变得有力。

    那是每一年每百年,张弓射猎物,庇护苍生百姓的赐予。

    是一次次站在国家面前的回馈。

    耳畔传来那些呢喃和欢呼,灿烂的欢迎。

    听啊。

    “我不是夸霖。”

    拉住婚衣,猛地一拉,婚袍之下,是散发着森冷色泽的铠甲甲胄。

    泛红的瞳孔,伸出手,嘶鸣的兵刃回应主人的呼唤。

    背后梼杌幻形咆哮着升起,守护大地的地之四极,在被污浊为四凶之后,其中西极梼杌,再度爆发出了最初的凌厉,嘶吼咆哮。

    女子的声音沙哑而傲慢,肃杀而睥睨。

    “女子国护国大将军,夸俄之后裔,为人族苍生扛走山岳的后继者。”

    “这才是我。”

    “当年的大婚,是我不曾愿意离开这里,是我放弃了这个命运。”

    “你!”

    “陌生的神灵,是在侮辱我吗?!!”

    短暂的清醒。

    踏前,出枪。

    超越先祖肩膀扛走太行山脉的伟力全然爆发!

    丝丝缕缕蓝色的气机腾起,真实惊愕,却看到那位已经战至力竭的护国大将军身形暴起,梼杌的权能,代表着地之四极之一的异兽放声咆哮,女子长发扬起散落,远比曾经四凶之时的气焰更为醇厚,长枪暴起,仿佛长空,瞬间刺杀向真实。

    长枪洞穿了【真实】。

    右手猛地一转,夸俄氏族代代相传的神兵猛地爆发。

    【真实】猛地后退。

    而作为这一个可能性源头的夸霖,放弃了所谓的大婚之念,于是红烛罗帐,耳畔的欢笑齐齐地消失了,作为元始天尊的锚点的渊也散去无形,再加上同为十大巅峰的【真实】瞬间出手,锚点未能存续,缓缓消失,不复存在,只是看着那一往无前的好友。

    故国无存,独自朝着十大巅峰出枪的护国军神。

    看着她毫无犹豫地踏入战场。

    道人低语:“退吧。”

    而她回答:“战士的命运只有两个,站在国土上,收获民众的欢呼。”

    “或者,死在这里!”

    眉宇飞扬,灿烂明朗,肃杀凌厉,如同飘扬于长空之上的银铃。

    ……

    卫渊的脚步顿了顿,而后眸子里闪过一丝流光,一缕念头归来。

    可惜。

    竟然未能够击杀【真实】。

    但是也还好。

    夸霖还算是安全。

    而且……

    他伸出手,掌心之上因果纠缠。

    不好意思,你和我打了一架。

    道人五指握合。

    【因果·缔结】!

    坐标位置,已经确定。

    在他的背后,天穹之上的黄色天穹缓缓流动,隐隐雷鸣声炸裂滚动。

    ……

    靠近女儿国区域。

    “可恶,这位老祖宗力气还没有耗尽吗?”

    赵公明骑着黑豹在前面狂飙。

    这一只黑豹也是以天庭符箓体系力量衍化而出的,只是可惜,哪怕是这样的符箓所化黑豹坐骑,都陷入了一种极端的疲惫当中,背后的无首刑天,仍旧还是在挥舞着两把大斧头以恐怖的速度狂奔而来。

    “这都多少天了?”

    “那画面里面的年轻人到底是谁啊?”

    “这仇恨值拉得这么稳的吗?”

    赵公明无言以对。

    看着那投影画面里面的青年伸出一根手指对着刑天比划了下。

    语气轻蔑道:“就这?”

    但是似乎是这十天里面这个手段用得太多了。

    刑天都有了免疫力了。

    完全没有十天前那种,说了一句就直接火冒三丈的模样。

    但是即便如此,那仇恨值竟然还是拉得稳得要死。

    就好像要是能剁死这俊美青年,刑天完全没有丝毫的犹豫。

    绝对能够把他肥肉瘦肉碎骨三分都给你细细切做臊子,不见一点旁的在上面。

    就在这个时候,三位神将听到了这个画面里面似乎传来了一声咕哝,似乎是有谁在说:“这个没用啊。”

    “放心,有用的。”

    那俊美青年摇了摇头,然后突然神色郑重下来,先是对着旁边的一个方向深深一礼,郑重道:“姜叔,抱歉了,事到如今,不得不如此。”而后又看向画面那里,神色微垂,只是开口说了两个字——:

    “精卫。”

    “住口!!!!!”

    本来已经冷静下来的刑天突然放声怒吼。

    咆哮当中已经带着了疯狂和痛苦,带着决然的杀意和痛苦地撕扯向前方,而那青年也还在平静道:“当时,若是你将她带回来的话,她不会有事。”

    “住口,住口,住口!”

    刑天心中最后的痛苦,压在心底的心魔爆发。

    速度瞬间暴起,赵公明怪叫一声,和关云长,张文远一起冲入了旁边,绕开了原本的既定位置,而后三人面色骤变,看到周围瘴气浓郁可怖,侵袭肉身,怨念极重,赵公明脱口而出:“女丑?!!”

    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杀之——《山海经·海外西》

    很好。

    那赵公明是什么呢?

    大日之精,足足九只金乌灵性所化。

    仇恨值拉到满。

    财神第一次觉得棘手。

    只希望对面不要认出自己的气息。

    背后进入血怒,心魔,疯狂,状态的无首刑天咆哮冲锋。

    前方忽而传来了巨大的怒声:“大日?!!”

    我都变成财神爷了,都能认出来?!

    赵公明面色骤变,几乎脱口而出一句粗口。

    我这都是烧成渣之后的重组态了。

    两边儿的仇恨值都是满了的。

    谁,谁都好,来个人解决问题啊!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忽而面色呆滞,看到天穹之上大日流光暴起,那位起身的女丑,被大日所击,重重地倒下去,放声怒吼,极端不甘,却也无能为力,而在这大日流光之下,一位身穿金袍,眉宇俊美清朗的青年垂眸。

    似有所感,看向了那边,看向了赵公明。

    双眸冰冷。

    赵公明头皮发麻。

    ……

    神代外海——

    已经去各部族布置雷法祭坛打醮的精卫忽而愣住。

    她手上的动作忽而顿住了。

    下意识抬眸看向一个方向,旁边的中年男子不苟言笑,只是出于本能地关照孩子,道:“怎么了?”

    “没有。”精卫摇了摇头,然后又不好意思道:

    “是我突然好像听到了一个很熟悉的人的声音。”

    “在我小时候,一直都是他保护我,带着我,照顾我……”

    旁边黄巾军战将动作顿了顿,失去记忆的他也感觉到熟悉,似乎自己也曾经这样地保护一个孩子,也或许就是如此,他和精卫才会很有熟悉感,只是他却也已经不记得,那个孩子是谁,不记得他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也因此更是怅然,沉默了下,安慰道:“你们会相见的。”

    精卫垂眸,轻声道:“不可能啦。”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中年男子不解,只是沉默了下,问道:“那么,他叫什么名字?”

    精卫回忆记忆力那粗狂美好的曲调,神色温柔:

    “形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