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5章 大婚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86
  第0995章 大婚

    只见到那些来自于女儿国的战士们神色疲惫,甲胄之上多有裂隙,有些人的兵器都出现了丝丝缕缕的缺口,连足以释放雷霆,产生火焰的法器都出现了灵韵流失,保护好了老少病弱,只是卫渊神识扫过,却并没有发现那位故人的身影。

    浊气以海外为基底,以南海为核心爆发的浊气封印。

    寻常女儿国战士们虽然强大,但是想要在一处核心级别浊气爆发之下,护送着这些并没有多少战斗能力的老弱们冲出来,绝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做到的。

    卫渊一瞬间只能想到一个可能。

    得到了四凶之一梼杌权能后,在此地具备有曾经的山海四凶之一实力的夸霖断后。

    而现在这样的情况,断后,绝对没有什么好的下场。

    跋涉而来的女儿国队伍数目极多,为首的是一员身材修长健美,穿着铠甲,额头护额的女子将军,只是此刻脸上满是疲惫,连双眸都失去了流光,只能够竭力维持住背后同胞的安全,一路疾奔赶来此地。

    远远看到了一处黄色云雾,腾于高空之上,流淌气运落下,清净自在,屏去了浊气。

    她的眸子里稍微亮起了一丝光。

    就在这个时候,忽而感觉到不对,瞳孔收缩,看到周围刹那之间化作了白茫茫一片,如在云端之上,而前方一名道人出现,这位女儿国将领神色骤变,道:“谁?!”

    刹那之间,杀气纵横。

    手中那柄以特殊材质打造的兵器拔出。

    就要瞬间斩出雷霆和剑气。

    但是旋即她发现,自己的剑竟然无法出鞘。

    不必说出鞘,甚至于是连自己的手掌都动不了!

    无法动力。

    对眼前的道人,产生杀气,是不被允许的,是因果之上绝不可能诞生下一步结果的事。

    一时间竟然有种,纵然修行数十年,可以搏杀妖兽,斩灭山川,却无能为力的茫然。

    道人右手按住她的剑柄。

    刹那之间,长剑鸣啸雀跃,竟是前所未有的清越。

    “不错的剑。”

    他赞叹了一声,屈指叩击,长剑连鞘飞出,落在一侧,入地三寸,在那位将军挣扎不已的时候,忽而动作一松,已经可以随意活动,然后听到了眼前道人的声音:“抱歉,贫道和夸霖将军是旧识,却不见她,不知发生了什么?”

    夸霖将军?

    哪怕是在此刻这样的境地里,那位女将军听到了这个名字,却仍旧还是心神一黯,脸上下意识浮现出了悲痛欲绝之色,而后在卫渊无意识的因果释放之下,下意识地吐露出心声:“将军,夸霖将军她……”

    “她为了我们能够安全离开,一个人拦在了敌人前面。”

    “可是,即便如此,即便如此,我们逃出来的也只有这一部分而已,我,我对不起将军……呜——”

    那女将忽而咬牙哽咽。

    道人眼眸微敛,道:“是什么敌人?”

    女将摇了摇头,脸上神色极端痛苦,道:“不知道,我们甚至于没能够看到他,就像是正常时候一样生活,哪怕是天地突然一片昏沉,我们也只是正常生活,突然大部分人就像是陷入到幻境里面了,突然开始砍杀周围的人,或者一睡不醒,或者大哭大叫。”

    “将军独自面对那些发狂的百姓和修士。”

    “可是,可是那种让人发狂的力量还在,我不知道她能够支撑多久。”

    “我真的不知道……”

    忽然发狂。

    如在梦中,行为举动,极端异样。

    卫渊敛了敛眸,心中自语:“……【真实】。”

    袖袍微动,五指握合,没能感知到真实的存在和因果,卫渊并不奇怪,如果说之前对方都吃了一次大亏,结果之后都不知改变的话,早就死在哪个地方了,只是,真实在被自己逼退之后,竟然去了女儿国?

    不,恐怕不是。

    时间上对不上。

    是分身?

    还是说,【真实】的权能没有空间范畴的限制吗?

    卫渊垂眸,定下心神,对那女将指了指后面的黄色庆云笼罩的部分天穹,嗓音温和道:“一路而来,辛苦了,可以去那一片庆云之下,足以庇护你们到这一次大劫的结束,诸位先去那里,稍事休整一下吧。”

    道人袖袍一扫,那女将军只觉得晕晕乎乎,摇摇晃晃,忽而往后面踉跄了一步,竟然直接坐倒下去,坐在一片祥云之上,恍恍惚惚,如坠梦中,好半晌回顾周围,才发现自己的视线陡然拔高,已经是和山峰的顶部齐平,抬起手臂,就能够摸到云雾。

    而后才惊觉,这竟然是一只巨大异兽的背上。

    其似龙非龙,似麒非麒,似虎非虎,似鹿非鹿。

    足踏祥云。

    模样威严壮阔,散发出一种浩瀚的神性气息。

    女将心中一惊,连忙抓住这一只异兽的背部鳞甲,然后抬头望去,刹那之间神色凝固,看到了自己带出来的数万女儿国幸存者,竟然全部都坐在了这一只异兽的背上,异兽发出厚重苍茫的低吟,巨大无比,仿佛山岳,足踏祥云,朝着那道人亲昵地低头。

    这,他,他是……

    女将说不出话来,只余茫然。

    而后忽而便生出了终于到了安全之处,终于能稍微歇一口气了的轻松之感,一口气呼出来,便是疲惫齐齐涌上心头,觉得头晕眼花起来,腿脚发软,站不起来。

    道人负手而立,只是点了点头,嗓音温和:“去吧。”

    巨大异兽再度长吟低咆。

    懒散抬头,迈开脚步,刹那之间就已经远去了。

    头豸尾体如龙,足踏祥云至九重。四海九州随意遍,三山五岳霎时逢。

    卫渊看了看天穹中的庆云,云气翻卷流转,妙不可言,以众生的愿力淬炼此物,却总还是觉得差了一步,火候总也不到,如果说对抗【真实】的话,元始诸天庆云是必要的,用来罩住心神,制衡其权能的灵宝的话,那现在就还是个半拉子。

    顺便为了淬炼此宝。

    卫渊的天之清气碎片也放入其中,短暂不能动用。

    但是,该要去,还是要去的,夸霖和他,和禹王,和女娇都是故交,严格意义上认识了几千年的朋友,再来女儿国的诸多百姓,出来的竟然只有万余人,毫无疑问绝大部分人都被困在了那里,不可能视若无睹。

    最后——

    虽然我不知道【真实】打算做什么。

    但是只要跟着他对着来就没问题。

    只要你不开心了。

    那我就会很开心。

    《文官鉴别法》!

    况且,诸天元始庆云已经淬炼到了最后的地步,将女儿国这些人都救出来,自然可以将此灵宝淬炼完成,卫渊看向西海女儿国的方向。

    然后。

    把【真实】,留在那里。

    卫渊拈了一道法决,给石夷和献留音,自身则是收敛心神,朝着女儿国的方向过去。

    ……

    女儿国——

    在这个时代最早和炎黄联盟的神代国度。

    内部甚至于有来自于神州的团队,来帮助这里进行技术上的革新。

    以及,学习这里在数千年间,在修行,材料,法宝淬炼和铸造,以及铭文上的知识积累。

    此刻,本来已经极端繁华的女儿国,已经陷入了一片绝望且安静的死域,庞大恐怖的权能,直接笼罩住了整个国度数千万人口,乃至于异兽都陷入了类似的状态,【真实】负手而立,眼眸平淡俯瞰着这个国度。

    “可惜,斩断了前往诸天万界的通路。”

    【真实】权能,一旦陷入其中,便可以助长【真实】权能的力量。

    那甚至于无法被形容为幻境。

    那是另外一个时间线。

    是另一种概念上的【真实】。

    亦或者说,代表着的是和现实这个基底不同的可能性——

    你绝不可说可能性是虚假的。

    大部分,亦或者说是包括人间界的科技使团在内的一切生灵全部都坠入了真实的可能性,唯独前面那个眉宇英武的女子,竟然未曾踏入其中,竟然还可以苦苦支撑,让【真实】都陷入迟滞感慨,哪怕是将【梼杌】权能发挥到了极限,也只是勾到了十大巅峰之下第一阶梯的边缘。

    在保家卫国这个念头的支撑下,居然苦苦支撑了这么就的时间。

    也是难得了。

    【真实】本体意识出现。

    带着冷淡,啪地打了个响指。

    而后那位眉眼英武,金环马尾的女将军意识逐渐昏沉下去,再也支撑不住,手中的长枪哐啷一下,跌坠下去,双眸逐渐昏沉黯淡,而恶趣味的【真实】毫无半点迟疑,踏入了夸霖的【真实】,看向其【可能性】——

    红烛高照,微幕低垂。

    “唔……这是人间界大婚的场景?”

    “有意思,有意思。”

    “明明是海外诸国之人,却过人间界的大婚?”

    【真实】带着那种恣意嘲弄的心态,俯瞰苍生万物,觉得众生皆愚蠢的心情,自笑着解闷:“原来堂堂护国大将军,最后也是如此软弱吗?哎,我还以为,你能给我点乐子呢……哈啊哈哈——”

    将众生美好期冀之物踩在脚下!

    踏上污泥,使其碎裂。

    破坏美好,扭曲心意,肆意嘲弄着一切强者心中柔软的部分。

    并且以此为乐,以此为荣。

    【真实】毫不在意自己的行为,只是大笑着,隐隐还带着些狂妄。

    似是从这等行为当中,重新捡拾起某种信心,而后祂带着戏虐,右手一握,多出了一柄长枪,是夸霖的长枪,打算要在夸霖面前,一枪杀死她的夫君,杀死她求而不得的之年,而就在这个时候,祂看到了那帷幕之下的身影。

    双眸幽黑,神色平和。

    一身红衣,却也不掩眉宇间的锋芒。

    !!!

    元始天尊!!!

    【真实】动作戛然而止,心脏疯狂跳动。

    本该刺出的长枪,就这么握在手中。

    浑身冷汗冒出。

    竟然,一动不动。

    天尊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