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4章 雷部名单,文官表率,女儿国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75
  第0994章 雷部名单,文官表率,女儿国

    喧嚣可怖的雷火,一下一下疯狂暴躁地砸落。

    每一道雷火柱都仿佛一座山岳那么粗。

    白泽被捆成一坨,倒在地上,嘴里都塞了一大块白布,满脸惊恐地看着那堪比人类科幻小说里面超功率歼星炮的玩意儿以恐怖的频率不断轰砸下来,而前面借助一道天庭符箓,以及博物馆纸人依凭出来的伏羲双臂展开,袖袍招展,放声狂笑。

    草!

    反派气质直接拉满!

    白泽满脸扭曲。

    伏羲满脸张狂,放肆狂笑道:“还不出来?!”

    双手十指再度变化。

    第五十七卦。

    第四十二卦。

    第二十五卦。

    三卦合一!

    巽为风,风雷益,天雷无妄!

    方圆三千里,天穹之上已经彻底化作了青紫色的雷光,无数雷霆之光侵染云气,占据苍穹,掩盖云海,杀伐恐怖,却又不沾丝毫的因果,无尽的狂风随之而起。

    天雷,无妄。

    杀灭苍生,尽数无妄,不沾因果。

    卧槽,卧槽,这老头子。

    卧槽!

    白泽头皮发麻。

    双腿被捆起来,屁股拱起,肩膀顶住。

    腹部屈伸涌动。

    仿生猫猫虫模式,开启!

    白泽一屈一伸,尝试离前面那个疯狂的男人远一点。

    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麻了。

    难怪卫渊的性格会是这个样子,真的麻了,比起这个暴躁的玩意儿,卫渊卫馆主几乎可以说是温润如玉,刑天都是好脾气,上古五大莽夫身上的铠甲一下就变成了长衫,手里的斧头一下就变成了乐器,就连脸上的狰狞微笑都变得儒雅而由风度。

    只有上古双奇,才知道。

    伏羲的先天八卦,后人文王看出了伏羲留下的隐秘符号,拆解出来了六十四卦。

    这东西在旁人手里只是卜算万物。

    在伏羲手里。

    这玩意儿就是八类先天大道,六十四类基础神通。

    以及随意组合出数量繁多的可怖神通。

    全都是攻击型。

    统称之为颠倒阴阳。

    正当白泽要溜出去的时候,那边似乎正在疯狂轰击大泽,正是上头了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伏羲,忽而微微转过头,冰冷的暗金色蛇瞳锁定了白泽的后背,白泽背后一凉,面不改色,又一曲一伸,转了回来。

    猫猫车,转向!

    “好了好了,够了够了!”

    “再这样下去,我的大泽都要被你给砸碎了。”

    无可奈何的叹息声,雷霆大泽之中磅礴的气息升腾而起,最终化作了一股同样精纯的防御力量,彼此交错勾连,抵御住了那几乎要轰击砸落下来的无双雷霆,一位身穿简朴衣物,龙首人身的老者走出,龙须洁白,无奈叹气:“几千年不见,一见面就砸我的家。”

    “你还是一点不变啊。”

    “今日这是何事?”

    “大好事啊。”

    伏羲微笑着颔首,道:“我给你找了个活儿,要不要试试看?”

    雷泽之神是上古年代的古神,其神话流传至少也已经有万年之久,只是素来温和,不与人争斗,故而不是十大巅峰级别的雷神,没能走出那一步,但是却也绝非泛泛,摇头道:“我老头子没有这个兴趣。”

    伏羲挑了挑眉,道:“哪怕牵涉到了这一次的最终纪元大劫?”

    雷泽之神动作凝滞。

    “!!!”

    “万物凋敝一切重来,归于最初的劫灭。”

    伏羲语气温和雍容:“妄图不沾因果,独善其身,就可以自这大劫之中脱身。”

    “甚至于放弃了十大巅峰的道果,不肯更进一步。”

    “就是为了既可以自保,又不必牵扯过于重的因果。”

    “但是,当真如此吗?”

    大泽雷神神色隐隐变化。

    白泽古怪看着那边的伏羲,等下,这事情和大劫根本没有关系啊!

    卧槽这不是你为了去救你妹妹吗?

    这和大劫有半毛钱的关系?

    伏羲微笑着往前踏步,嗓音温和玩味:“况且,退一万步来说。”

    “就算你能在清浊倾轧,万物劫灭,以及最终的一切纪元的终结之劫面前,存活了下来,并且靠着无数雷光击打阴阳,支撑到了下一个大纪元,那么足够吗?你的好友,你的故交,你的晚辈,当年和你一同降妖除魔的好友死于某一座山下,你的故交化作了齑粉和石塑,而你的后裔晚辈,也全部在你面前魂飞魄散。”

    “那么,雷神,你是活着呢?还是死了?”

    “是如同蝼蚁一般苟活着?”

    “还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哦对。”

    伏羲颔首,带着抱歉的笑意敲了敲额头:“蝼蚁尚且惜命。”

    “我倒是可以理解。”

    “是我冒犯了。”

    白泽:“……”

    嘶!!!

    头皮发麻。

    突然想到了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博物馆主最擅长的技能就是挑衅。

    这玩意儿都是一脉相承的?

    雷泽之神沉默,只是周身已经隐隐约约有雷霆奔走,木着面容,缓声道:“你和我说此事,并无关系,大劫当头,纪元湮灭,我自己尚且不知道能否存续,更何况其余人?”

    伏羲眸子微敛,微笑从容,迈步上前,道:“今日本座给你一个因果。”

    “也是给你一个趁势出山的理由。”

    他袖袍一扫,手里面的卷轴哗啦一下展开来,徐徐悬浮于长空之上。

    上面有一个个散发着蓝色雷霆的名号——但见其上有振威大神,典雷大神,引领大神,六目电光神,又有上清司命玉府右卿南宫上卿,四明公宾元君,雷公火云元帅,皆闪耀雷霆之光,散发磅礴气运。

    “你出山。”

    “本座可以给你二十个名号。”

    “上此榜单,可抵大劫。”

    白泽:“……”

    此物隐隐勾勒了天庭符箓体系,也就是说,这个是元始天尊所做,天机之尊所成,哪怕是上面的名号,那都是拿着清浊雷霆道果写出来的,自然而安地因果极重,雷泽之神沉默,缓声道:“我要六成名号位置。”

    卧槽卧槽。

    白泽张了张口,下意识都要说出可以!

    只是被塞住了嘴巴。

    最后也只发出了呜呜呜的声音。

    伏羲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不可,不可,太高,太高。”

    “三成。”

    大泽雷神缓声道:“五成。”

    “我愿意帮忙,寻找其余有资格承担职位之人。”

    伏羲作势迟疑,许久后,带着温和微笑感慨道:“好吧,五成,谁让你我是故交好友呢?”

    大泽雷神缓声道:“……此恩铭记于心。”

    白泽瞠目结舌。

    空手套白狼。

    还可以这么玩?元始天尊你的名号被人拿去骗人了你知道吗?

    他古怪地打了个眼色。

    为什么不多要一点?

    伏羲垂眸看了白泽一眼,声音平淡,在白泽的心底响起:

    “一共两百多个名号,剩下的一半,需要是人族名录。”

    “只是可惜。”

    “或许还要千余年的发展,才能够凑齐。”

    白泽看着伏羲所化的玉枢院真君微笑着和大泽雷神闲聊,语气温和,心中叹息,神色古怪看着这个浩瀚壮阔的神代雷泽,忽而脑子里一抽,白泽权能发动,先天八卦演化而成的六十四卦详细解读出现。

    最后一卦。

    【雷泽归妹】

    白泽面容呆滞。

    虽然说这一卦其实是用来卜算嫁女这一件事情,但是,但是为什么这一瞬间。

    白泽忽而觉得,这一卦是直接以字面来解释的。

    《彖》——雷泽归妹,天地之大义也。

    这一次是为了救娲皇。

    所以……

    白泽看到那边含笑温和,气质儒雅,温润如玉的伏羲微微垂眸,暗金色的蛇瞳不带有丝毫的笑意和温暖,看着白泽,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抵着嘴唇,微笑着嘘了一下,眼底幽深无光,完全没有丝毫的笑意。

    白泽连连点头。

    表示自己不会说出去的。

    看到那男子温雅微笑,道了一声真乖。

    却让白泽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心脏怦怦怦狂跳。

    伏羲……

    是人渣啊!

    极恶的那种,只有娲皇才有可能克制得住。

    要是娲皇出事,这家伙……只要一想想,白泽就觉得头皮发麻,卫渊你可保护好。

    这家伙,不比浊世那边安生。

    白泽身上的伏羲特制捆仙索解开,摇晃了下手腕,忽而又想到,这样似乎是,卫渊那小子是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的本体,嗯,如果说按照伏羲最初的卦象之名来说,而不是根据后人拆解附会的解释的话,那家伙和昆仑天女之间,一者为雷霆刚正,一者是流风无形。

    “嗯,雷风恒,风雷益。”

    “雷于风为恒,风对雷大益。”

    “果然是上佳。”

    白泽装模作样算了算,后又遗憾感慨,“可惜,不如天。”

    “天雷无妄!”

    “雷天大壮!”

    “不是更好?”

    “可惜,可惜,长风不是长空。”

    “除非真有一境界高邈的觉悟者点破此障,不过,哪儿有呢。”

    他摇头晃脑,跟着伏羲踏入雷泽,准备忽悠,阿不。

    说服,是说服大泽雷神。

    ……

    庆云弥散,不断在朝着外面扩张。

    卫渊倚靠着新的坐骑,看着那黄色庆云往外弥散,这许多天过去,许许多多的人已经察觉到了那边是安全区域,能够隔绝掉浊世气息的侵染,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还会有后面的问题,但是现在浊世的危机就在眼前。

    也是由不得他们再迟疑再斟酌。

    只好齐齐地往那庆云之下而去。

    虽然说也出现有些豪强打算借此获利的事情,但是卫渊留下了一道道雷霆,敢于做这些事情的都遭遇了或强或弱的雷霆轰击,现在大多数人都已经被笼罩入其中,遮蔽住了浊气的影响,众生愿力也淬炼这庆云逐渐成型,只是这一日卫渊在等待时机的时候,忽而察觉到了有熟悉的气息出现。

    “女儿国的军队……”

    “女儿国也被浊世的范畴笼罩住了?”

    “嗯,还是避一避吧。”

    道人的思绪微顿。

    注意到了这些女儿国精锐身上甲胄多有破碎之处,注意到她们身上缠绕着浊气,神色都疲惫不堪,将老弱保护在了中间。

    “他们……经历过大战?”

    “这是,浊气,女儿国也是一个节点?!”

    卫渊神识一扫,却没有发现过去故人的身影:

    “夸霖怎么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