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3章 异兽诞世,南海之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76
  第0993章 异兽诞世,南海之变

    灵性的汇聚,代表着的是从无到有的创生,是从概念级别,极端伟大的从无到有,从不存在到存在,从无生无死的状态,进化到赋予了生命的级别,这远比杀戮更为艰难,也更为伟大,堪称造化之能。

    卫渊刹那之间出现,冲入了院子里。

    担心浊世开明残留下的神话概念会本能暴动,会对娲皇造成伤害。

    虽然说那家伙已经被卫渊拍碎了神魂,击溃了真灵意识。

    理论上不再有过去的记忆,不再有过去的印象。

    但是。

    万一呢?

    卫渊可不敢去赌,身形一晃,出现在那里,撕裂前方涌动着的云气,袖袍一扫,已经有着一股流风盘旋,呼啸,将那边的白发少女保护起来,不使其落入危险当中,虚空之中,似由某种存在放声长吟,声音清越,如穿金裂石,铮铮然金玉之音。

    而后似乎穿越云气,张开獠牙,撕扯过来。

    如同双龙盘旋。

    卫渊面无表情。

    双手伸出,卡住龙首咽喉,然后猛地用力,重重地将其砸在了地面上,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气浪逸散,滔滔不绝,震颤,嘶鸣,怒吼的声音几乎在虚空中不断地震颤传递着,但是最终,那道人的双手竟然如同铁铸,竟是纹丝不动。

    慢慢的,挣扎的动作和嘶鸣声音也越来越微弱。

    最终归于安静,只余下喘息的地步。

    ……

    片刻后——

    道人以神通把刚刚的地面给恢复了。

    虽然没有办法用黄巾力士,但是对于这个事情,【回风返火】可以有很大助力。

    字面意思不过是让刮过来的风倒卷回去,以及让燃烧的火焰缩小回去。

    但是其能够名列三十六天罡无上神通的核心原因,是因为其神通的内核其实是使一定时间内发生变化的事物重新逆转,袖袍只是一扫,撕裂碎裂的大地,被掘开的沟壑,就已经统统地回归正常。

    而后道人端起一杯果茶,看着前面的白发少女,递过去,温和道:

    “没受伤吧?”

    白发少女摇了摇头。

    卫渊松了口气,看向前面的【造物】,嘴角抽了抽。

    两个!

    足足两个!

    而且……很诡异地帅气。

    可以看得出来,白发少女再捏这些东西的时候,考虑过了各种各样的动物,然后从这些动物里面,摘取了其中最为优美最为壮丽的部分,而后顺势将它们组合在了一起,最后靠着娲皇的天然顶尖审美,化作了两尊异兽。

    “这是……”

    白发少女把手伸到水盆里洗手,语气仍旧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什么波动和涟漪。

    “我看你,没有坐骑。”

    “给你捏一个。”

    手指顽皮地耍动水流,让那些水流成股成股地从手指上流淌过去,舒舒服服地眯了眯眼睛。

    “捏了两个,你可以选择一个。”

    卫渊神色越发温和下来,突然明白在赶路的时候,白发少女问过他喜欢什么动物,卫渊回答了许多,至于其余坐骑,因为某《山海经》,以及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白发红瞳颓废大姐姐的功劳,绝大多数的妖兽对于卫渊都处于那种见则震怖,四肢骇然无力的级别。

    能够不狼狈逃命,已经是训练有素,意志坚定了。

    不过……

    虽然我说了喜欢某些动物。

    但是你不要把这些动物的特点都糅合在一起啊。

    卫渊看向左边这个,似龙非龙,似麒非麒,似虎非虎,似鹿非鹿。

    但是麟头虎尾体如龙,鹿角比之于寻常龙角更为嶙峋壮阔,不甘心地踏足之时,足下竟然生出层层的云气,似乎只要一个不小心,这一只异兽就会直接踏着祥云千里,浩浩荡荡地离开这里,前往他处。

    显而易见部分继承了腾云驾雾类的神话概念碎片。

    另一边则是同样四拼八凑。

    但是偏偏贼帅气的异兽。

    这一次虽然也是龙身。

    但是却是虎头,头顶一根龙角独角,犬耳,狮尾,麒麟之足。

    不愧是同一双手捏出来的,风格都是统一的。

    一样是似龙非龙、似虎非虎、似狮非狮、似麒非麟。

    只是前者乃是龙爪麒麟头,气势更为威武雍容,后者麒麟足敦实,看上去沉稳不动。

    两者的组成特性虽然说是极为相似,但是凑在一起,却是风格截然不同,一者如在长空,飘逸绝尘,另一个则是足踏大地,沉稳厚实,卫渊指了指那个沉稳厚实麒麟足的,道:“这一只继承了什么力量?”

    白发少女洗干净手,想了想,道:“腾云驾雾之外,全部。”

    “大概是,认知方面的?”

    卫渊随手指了指前面那个什么都像什么都不像的,但是看起来更飘逸的,道:

    “这个叫什么名字吗?”

    白发少女沉思,幽深无光的眸子里似乎有一丝慌乱。

    开始后悔一千多年前被那个带着狴犴面具的少女教着读书认字的时候为什么没有认真去听,为什么都浪费了?然后神色稍微有些许的紧张,声音一顿,而后脸上又很快地恢复了原本那种没有多少神色涟漪的模样,道:“四不像。”

    卫渊忍不住笑出声来,道:“好好好。”

    “似龙非龙、似虎非虎、似鹿非鹿、似麒非麒。”

    “叫做四不像也是刚刚好。”

    “那另一个呢?长得模样其实也差不多,所以就叫做四不像2.0?”

    他玩笑着开口,伸手随意拍了拍右边这一只,忽而只见到这身披鳞甲,似撼天狮子下云端的异兽忽而低声咆哮,眼底闪过一丝神意,猛地身子一晃,竟然避开了卫渊的随意一拍,如同未卜先知一般猛地腾起云气来,一刹那直直地往外面飞去。

    刹那之间,化作流光灿烂,直飞向天穹之上。

    那一只新近诞生的异兽眼底都散发出了一种期待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忽而虚空凝滞,天地之间,森罗万象都陷入一种停滞的情况,异兽的眼底闪过一丝茫然和惊恐,而后似乎冥冥之中感觉到自己的背后,那白发道人眼眸微垂,面无表情,袖袍只是一扫一收,磅礴恐怖,无可匹敌的吸纳之力,如同旋风一般撕扯着回来。

    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狂风四起,旋即平复,而那一只巨大的异兽竟然已经缩小到猫崽仔大小,被卫渊提着脖子,扭过头去,不甘心地注视着他,一双黝黑的眸子微微亮起,似乎能够读懂这世上的一切玄妙,洞穿万物的规则和秘密。

    洞察!!!

    天生的异兽,具备神灵的力量!

    是坐见十方部分权能残留下的外部神话概念。

    足以来辨认世间万物,尤善听众生之心。

    区区一个白毛道……

    初出茅庐的异兽自信满满,看向前面的道士。

    旋即就双眼一闭。

    直接昏厥。

    窥伺元始天尊的心念,哪怕是开明一首都做不到,何况只是现在这一只异兽?

    可怜这以权能为核,娲皇塑性,接近于天生神圣的异兽初出茅庐直接撞上了世界BOSS。

    晕了个不明不白。

    卫渊失笑一声,提起这异兽,查看了下,道:“原来如此。”

    他伸手摸了摸旁边满脸紧张的少女白发,温和道:“不是你的技术出了问题。”

    道人可不会说‘不是你的错’这样的话,微微弯腰,指了指自己的袖口,里面一团流光晃动不休,散发出生死流转的死亡意境,道:“是你用的那一点材料,那一缕神话概念,恰好是有一部分和之前我杀死的浊世大地的道果碰到了。”

    “那家伙死在我的手上。”

    “沾染了祂的部分道果气息,再捏造而出的四不像2.0,自然是很畏惧我。”

    “想要逃跑,方才甚至于还给它逃了一缕浊世大地的气息,倒是不妨事,不知道能不能钓几只大鱼上来。”

    “坐骑的话,那我就选择那一只了。”

    道人俯身,视线和那少女平齐,噙着微笑颔首:“多谢你了。”

    白发少女点头。

    卫渊抬眸看着遥远的天穹,黄色云气翻滚流淌,负手而立,眼眸微垂。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

    等到这一件庆云法宝,由众生之念,铸造完成!

    ……

    此刻——

    神代外海。

    “啊!!!”

    一名高大男子猛地坐起身来,面色煞白,额头大滴大滴的冷汗不断滴落。

    心神不安,晃动不已,是听着那一下一下敲击着的木鱼声音,才慢慢地回过神来,转过头去,看到了那边高大的僧人圆觉正在敲击木鱼,而心宽体胖的忽帝老爷子正在那里大睡着,鼾声如雷。

    年少释迦打坐。

    光头上卧着一只碧色鸟儿。

    被这高大男子动静一惊,抬起头看了一眼,然后又低下头。

    “安心定神。”

    宽厚平和的声音徐徐响起,圆觉放下木鱼,平淡看向旁边身上纠缠因果煞气的男子,后者仍旧是一头乱发,此刻的释迦曾经给他剃度,但是第二天又长出来了,生灭之法的残留,便是如此可怖,圆觉敛眸,道:“睡觉不安,是心有杂念,何事?”

    喘息之后,高大僧人呢喃道:“我,我不知道。”

    “我,我看到了一只奇怪的异兽,它,它好像和我很亲近。”

    “告诉我,他在求我去救他。”

    “只是,只是似乎有个很可怕的人在它的背后……”

    “我被吓醒了。”

    圆觉疑惑道:“异兽?”

    “那么它叫什么?”

    “地藏?”

    “地藏!”

    僧人唤了两次,那由身躯骸骨诞生出灵智的男子才回过神来,道:“它,它的名字。”

    大地之力,为浊世大地之尊。

    听诸苍生,是昆仑三神开明。

    他呢喃道:“地,听。”

    !!!

    圆觉眸子微凝:“谛听?!”

    他沉默许久,道:“在何方?”

    地藏指了指一个方向,沙哑道:

    “……南海。”

    ……

    昆仑和大荒的交界——

    亦是靠近神代外海的区域。

    雷之大泽。

    此地有最古雷神之一,具龙相,声震数万里,响彻天地,亦是一尊战神。

    众人敬其古老,尊其实力,哪怕是由雷神血脉的后裔,也居住很远。

    而今日,此地却迎来了两位客人。

    伏羲手里一个小本本,上面写着雷部众神名单。

    嘴角微微勾起。

    “雷泽之神,老朋友来咯!”

    “还不出来见见面?!”

    声音远远传出,却毫无回应,伏羲嘴里咬着糖块,一双暗金色蛇瞳动了动。

    白泽被捆在旁边,嘴里塞了布条,还是剧烈扭曲鼻子里发出声音:

    说了你看,没人愿意的!

    “谁说不愿意?”

    “只是还没有谈啊。”

    “我可是文官始祖,最擅长的就是说服了,不相信的话,你看。”

    伏羲易容之后的脸上带着微笑,左手右手度微微抬起。

    易——第二十三卦。

    第三十五卦。

    第十四卦。

    山地·剥!火地·晋!火天·大有!

    十根手指相合,重重往下一按。

    第二十一卦——火雷噬嗑!!!

    “不要睡了。”

    四卦相连,变化无端,白泽嘴里被塞了布条,满脸惊恐呆滞看着天穹之上一道恐怖无比的赤红色雷火柱轰然一下,重重轰击在了雷之大泽里面,雷电火焰交缠,炎光雷霆冲天而起,直上九万重,伏羲袖袍衣摆剧烈震荡,看着一道道恐怖的火雷砸落,满脸放肆愉悦癫狂,大笑道:

    “好话听不懂是吧?”

    “滚出来!!”

    “给爷起来嗨!!!”

    “不然我炸了你这大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