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1章 大圣齐天,观世自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41
  第0991章 大圣齐天,观世自在

    在站在凳子上,好更轻松用力的少女开始遵循着娲皇本能开始捏造粘土的时候。

    大唐——

    开元盛世。

    无支祁周身缠绕锁链,遮掩了身形,踏在波涛汹涌的江淮水系之上,徐徐而行,淮水之下的那些群妖异兽,都不曾察觉,仍旧一如既往地尾曳清波。

    哗啦哗啦的锁链声音变得尖锐刺耳起来。

    水面下的鱼儿似乎受惊,一个摇尾钻入更深的水域里面。

    淮水祸君无支祁负手而立,嗓音沙哑:

    “就在此处吧。”

    “有什么话,现在就说无妨。”

    无支祁金色双瞳注视着周身散发佛光,面庞柔美的观世自在菩萨。

    右手垂下,那一根根巨大的锁链纠缠盘旋,简直像是用钢铁打造的一个巨大拳套,棱角分明,散发出巨大恐怖的气息,只要看到这个拳套分量的人,都不会怀疑其力量,足以打断山脉,撕裂川流。

    珏回过神来,看着此刻的无支祁。

    无支祁的实力在后世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降低。

    就是因为自开元年间到后世这么漫长的时间里面,淮水的力量都被分润离开,损耗了千余年的修为底蕴,那么自然也是需要同样甚至于更长的时间才有可能修复回来,就像是在重病未愈之时,身体再遭遇的损伤和亏空往往比之前的恢复更为困难。

    如果说能够在这个源头上将此事解决的话。

    那么无支祁就会瞬间恢复根基。

    但是珏尝试过,这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涉及到的因果过于沉重,联系到了淮水祸君,以及间接涉及到了水神共工,元始天尊这些位格,无法做到,而现在此地的香火已经开始转化了,珏思来想去,只剩下了一个法子,那就是自己先把这一份香火给无支祁暂存一下。

    简直像是在提前给孩子存钱一样。

    嗯,存压岁钱。

    少女心中默默补充。

    她想了想,捻起鬓角一缕长发,嗓音温和道:“这两个僧人已经将水君你的香火分开,哪怕是现在,我也不得再逆转,长此以往,水君实力或会受损不浅。”

    “我思来想去,或许有一个方法,可以为水君解决此灾。”

    无支祁放声大笑:“哈哈哈哈,你说你能解决,你就能够解决?”

    “哈哈哈,谁知道你会不会是骗本座的?”

    “未免太小瞧我了。”

    旋即放声大笑,笑声恣意而狂放,激荡风雷,让旁边山石上的小沙弥头痛欲裂。

    少女沉思。

    回忆卫渊是怎么和无支祁打交道的。

    若有所悟。

    而后朱唇轻开,语气平淡道:“你怕了?”

    狂傲的笑声戛然而止。

    无支祁双目怒睁,大怒道:“你什么意思!!!”

    “本座淮水祸君,执掌四渎,当年纵横天下,来去九州,莫能挡者!”

    “你区区一个小不点。”

    “本座一根小拇指就压死你!”

    “我会害怕?!开什么玩笑?!”

    珏沉思。

    而后微微颔首。

    语气温和道:“嗯,好,不怕。”

    “水君你怂了?”

    无支祁微怔,旋即大怒咆哮,额角青筋贲起,若非是身上神代锁链只是开了一个口子,还没法子全部活动开身子骨,早就已经愤怒到冲上前去了,此刻放声狂笑,道:“好,好,好一个激将法!”

    “说吧,有什么手段,老子看看如何!”

    珏伸手入袖,手指微取,将卫渊之前给她的信笺取出。

    此物是她在出发之前,写信询问卫渊是否有办法冲破因果的封锁,卫渊给她的回答,温和道:“那么,就以此为契约,需得要水君给出精血三滴,一滴入此信笺,以作为约定,另外两滴的话……”

    “一来,要取淮水之下的矿材,打一柄长棍。”

    “二来……”

    珏沉吟看了看篮子里的昆仑金鱼。

    看到祂落下来不少的鳞甲,都是被无支祁暴揍留下来的。

    想了想,道:“就以这鱼儿的鳞片,再搜集些矿材,铸造一具甲胄。”

    “而后以这一套甲胄和兵器藏匿于周围建立起来的庙宇神殿,代替你接受香火祭祀,因为里面也有你的精血气息,所以其实只是暂存于这两件东西里面,等到千百年后,水君自然可以前来打开,将这两件东西拿走。”

    无支祁思索片刻,道:“好!”

    珏屈指将那一封【元始天尊】亲自署名签署的信笺送向了无支祁那边。

    无支祁冷笑数声,不过是几滴鲜血,浑不在意。

    一滴滴全部飞出来。

    落在上面,留下烙印。

    而后珏又看向那边的僧伽和弟子,僧伽所追求的东西已经彻底化作了一片空洞,此刻跌坐于地,面色苍白,气如游丝,唯独那小沙弥,还是个双目轻灵的,珏道:“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那小沙弥愣了好久才意识到是在和自己说话。

    看了一眼师父,道:“老师陷入执着之中,小僧,小僧大概会在这里,住进之前准备的观音寺里面,好好修行。”

    珏没有为难这个被师父拉来的小沙弥。

    只是目送着无支祁签下了‘挑战书’,而后看着这位淮水祸君满是不满地转身,大步离开,锁链哗啦哗啦地鸣啸,珏看着手中有了无支祁的鲜血烙印的符箓,手掌微微一抖,下面流风散去,多出了一行行文字。

    代表着的是天庭符箓体系的风格。

    只是现在属于是那种单机模板。

    没有和整个天庭符箓体系联系在一起。

    还没有被激活。

    珏眸子温和,没有在上面写什么文字,打算等到回到后世时间线之后,让无支祁自己写。

    可以喜欢什么名号就写下什么名号。

    就在这个时候,忽而前面水波流转之声骤然暴起,化作了雷霆轰鸣,直接朝着珏的方向撕扯过来,却是无支祁隔空出手,大笑道:“想要和本座比试的话,你也要先拿出你的本事来,连这一招都接不下来的话……”

    珏五指微微张开。

    狂风流转,清浊合一之势爆发。

    刹那之间已经将水流龙卷包围撕裂,反向横斩。

    无支祁实力十不存一,一招之下立见颓唐之势,却也不在意,只是放声大笑,一步踏入水波当中,就此离去,而珏伸出手,五指张开,接住了空中飞扬的些许毛发,其中似乎是脑后的三根毫毛落在手中。

    无奈摇了摇头。

    而在无支祁回去了淮水之底。

    打算挣脱开这神代锁链,彻彻底底地外出恣意地掀起大水,纵横四渎的时候,就是这最后一次交手,让祂竟然落入了下风,锁链碰撞,旋即竟然恰到好处地闭合起来,尤其是刚刚解开的那个刻画着【渊】字的铁链链条,就碰了一下,就直接合上。

    无支祁面容凝滞。

    脑海中闪过两个念头。

    第一个是,早知道,不最后打一架了。

    第二个,却是想到了当年那个拎着陶罐砸在自己眼眶上的陶匠渊。

    面容扭曲。

    “渊!!!!”

    轰!

    命运的短暂干扰被平复,于是众生重新回到了既定的刻度上,非十大者,不可超脱。

    无支祁重重沉入水底。

    最后不甘低语:“命运!!!”

    ……

    长安城。

    那一尾来自于昆仑的金鱼,对于自己要做的事情没有任何的疑虑,能够在祸君这个暴躁水猴子的棍子下面活下来就已经是福大命大,出点鳞片,不算什么。

    至于铸造甲胄之术。

    那金鱼也会,淬炼了一根长棍,一套黄金锁子甲。

    交由那小沙弥留在江淮观音院。

    以此收敛气运。

    香火分流,但是也只是相当于把无支祁的部分根基保留起来。

    等到祂拿到兵器甲胄,就可以全然恢复。

    实力恐怕还要再暴涨。

    嗯,凤翅紫金冠、锁子黄金甲、藕丝步云履,再加上元始天尊亲自署名的天庭符箓。

    这不是真的成了齐天大圣了吗?

    珏漫无目的地行走,去了长安城中,长安城,已经是上元佳节,极为忙碌热闹,恰是烟火红尘最为喧嚣的时候,珏重又找到了自己的狴犴面具,踱步于这红尘当中,忽而脚步微顿,侧过眸子,想了想,走入了一间酒馆里面。

    “店家,一壶长安最好的酒。”

    少女的声音清朗。

    “好嘞,客官您等着。”

    少女落座,把自己新铸的刀放在一侧,清浊已经化去,短暂融合为一,看着外面的开元盛世的上元佳节,极为喧嚣热闹,上元佳节又唤做元宵节,而这里都是些回不得家的人,有腰肢纤细弧度诱人的胡女,也有来自于万里之外的商人,有北印的武士。

    还有些老迈且远离家乡的人们。

    至少这里还有些许暖酒,有一些同样不在家中的人,凑在一起,闲散聊天。

    还可以说是有几分家乡的温暖。

    “客官,您的酒来了,慢用!”

    酒肆的少女脚步灵巧,放下了酒,旁边有一碟切得细嫩的菜肴,还有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酒,酒里面漂浮着几枚元宵,那酒肆少女眨了下眼,笑着道:“听姑娘的语气,应该也是不在亲人旁边,这酒里面的浮圆子,权当下酒吃。”

    复又灿烂笑着叉手一礼:“上元安康。”

    珏回礼,她往日喝不得酒,现在好像倒是能行了。

    但是也没喝酒,只是想到了在几十年前,道人让他们从昆仑墟离开,自己出发的时候,说是要请她喝整个长安城最好的酒,看最是盛大的烟花,可惜,少女眸子微垂,周围的环境变得疏离,仿佛万象森罗,全部都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而后一名带着面具的男子出现,步步走入这里。

    坐在珏旁边的桌子上,嗓音沙哑:“果然,你没有这么容易就陨落,貔貅。”

    “发生什么事情了?”

    归墟之主?

    嗯,是之前玉佩丢失,加上面具碎裂,让归墟失去联系。

    可是祂竟然会来此地寻找失踪的镇守?

    珏沉思,考虑到归墟本身对于在此地发生事情的探查能力,所以只是隐瞒了部分重要事件,比如和无支祁相关的部分,比如清浊合一,比如长安城玄奘后手,剩下的倒是说了出来。

    说自己遇到了危险,而后又撞到了僧伽之事,有了类似于化身的手段。

    “化身……南海观世音。”

    归墟之主颔首。

    而后道:“既如此,那么恰好给你另一个任务。”

    祂嗓音徐缓,道:“正常时间之上,神代南海出现异变。”

    “外人不可入,内部不可出,浊气蔓延。”

    “你以【南海观世音】之身份。”

    “前去探查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