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0章 娲皇想要捏点什么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22
  第0990章 娲皇想要捏点什么

    那少女画师站在阁楼旁边,眸子微敛,俯瞰下来。

    素净长裙微微浮动,白皙手掌按在栏上,眼眸开合的时候,神光流转。

    这般气势,竟然让人觉得很有压迫感。

    竟然能够忽略少女那不到一米六的精致身高!

    卧——

    水鬼头皮发麻,缓步往后。

    双手抬起来,道:

    “那什么,冷静,冷静……”

    画师少女,咬牙切齿道:“你还敢回来?!!”

    “我要的饭呢?!”

    “啊,饭,啊对对对,在这里在这里。”

    在博物馆主离开之后,连老板娘都不在了,最终结局导致连续吃了好多天兵魂老大哥的戚家军军粮1.0,戚家军军粮1.1之后。

    水鬼忍受不住,掀棺而起。

    他奶奶的,是可忍孰不可以忍。

    然后在连续吃了好几天可乐鸡翅,可乐鸭翅,可乐火锅,快乐水蛋包饭。

    以及用快乐水闷出来的米饭之后。

    贫穷好养,对于吃喝完全不在意的画师伏特加娘娘暴走。

    最终在吃了好几顿度数高到可以点燃的可燃乌龙茶盖饭之后。

    博物馆三鬼差一点抱头痛哭。

    发现自己离开博物馆主和老板娘之后,化作了废鬼。

    靠着最近入账的一大笔稿费,成功下单了大片外卖。

    而后发扬光大博物馆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

    为了再赚一笔,选择了由水鬼亲自接单。

    完美!

    水鬼连忙转身,把东西逃出来,道:“啊哈哈,那什么,你看,这不是一滴油一滴汤都没有洒出来吗?”他爽朗打开了自己的快递盒子,然后看到里面的美食,历经了漫长世间的冲刷,竟然变成了一摊黑色的煤炭。

    水鬼:“……”

    水鬼神色一下呆滞:“???”

    ……

    最终,博物馆三鬼坐在桌子上,面面相觑。

    桌子上放着三碗热气腾腾的泡面。

    伏特加娘娘面无表情:“老坛酸菜面,你的。”

    兵魂神色木然:“这跟火腿肠,你的了。”

    “你的快乐水。”

    “我们的了。”

    “开吃!”

    最终水鬼惨痛不已,掏出了私房钱,重新买了一份外卖,没能喝到酒吃到肉的伏特加娘娘怒气冲冲地走回去,还要开工。

    “可恶,蠢货,笨蛋,和一只没有脑子的猫一样。”

    “不。”

    “简直像是有一堆脑子结果每个脑子都在打架的家伙一样!”

    伏特加娘娘咬牙切齿。

    最后画画的时候,是以白泽和水鬼为模型的,她动作顿了顿,疑惑道:“奇怪,怎么感觉,这个博物馆里少了点什么?”她疑惑不解,未曾看到虚空中由伏羲随手留下的烙印。

    【天机烙印——消除存在感。】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渣蛇不知道以何种目的开发的手段。

    导致于白泽和一个小纸人的失踪未曾被察觉。

    而天机的流转甚至于彻底笼罩住了整个博物馆。

    足以消弭大部分的危机和灾劫。

    以及,伏羲的性格懒散,除非涉及到娲皇,否则的话祂能够躺平就绝对不会站着,理所当然地手段粗暴,无形之中磅礴天机流转变化,将这个博物馆当中所有存在的天机,因果,命数,全部遮蔽。

    视而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

    天机大神通——希夷。

    以及,各种原因上——

    卫大馆主少得可怜的客人,将会因为博物馆整个地存在感消除。

    而彻底归零。

    哪怕你不在这里。

    贫穷仍旧紧紧跟随着你的步伐。

    这正是来自于【亲舅舅】的背刺!

    明明只是一介寻常画师鬼魂的少女沉思许久,总感觉周围有点不对劲,但是却又说不出什么来,揉了揉眉心,随手给自己画的模特上色,也不知怎么得,下意识地提笔,在水鬼那里花了一笔。

    头发稍长,面容俊美的水鬼身穿执事服。

    微微躬身,一只手搭着白色毛巾,一只手端着放着高脚杯快乐水的托盘。

    画师少女移开笔。

    画卷上的水鬼双瞳泛着幽幽紫色。

    气质顿时变化。

    嘴角似乎,勾了勾。

    ……

    “被溜了。”

    卫渊看着前面那个骑着共享单车一骑绝尘的家伙。

    觉得对面简直像是在做坏事的时候遇到熟悉的人之后仓皇逃跑的味道。

    “可惜了……”

    卫渊垂下眸子,右手上已经有因果流转变化,刚刚以他的实力,竟然也看不穿那家伙周身环绕的力量,坐见十方,遮掩十方内外的查询,虽然说按照他自己所说,只是一介分身,但是这一手坐见十方的手段本领,可是比本体还要用得娴熟。

    其实本来想要试试看和其交手,看能否窥出其跟脚。

    但是那家伙也太过于滑溜了。

    卫渊本来还打算要继续去找一下珏,但是自己这一缕念头,是循着因果而来的,既然【珏受到伤害】这一个因果已经结束,这个时代的排斥力量就开始让卫渊的意识开始往后飞退,叹了口气。

    穿过时代,不算是难事。

    但是尝试穿过岁月,扭曲某些事情的原本轨迹,就会非常困难了。

    因为这其中涉及到了命运和因果。

    更不必说,是将旁人送到过去,扭曲转变巨大历史进程的事件。

    甚至于不止一次。

    就更是极端恐怖艰难的大手笔。

    卫渊此刻想想浑天曾经做到的事情,还是感慨叹息,再度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和曾经的天下第一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大,此间因果已了,只余下一缕青云雾气,散去无形,离去之前,五指微按,将之前交手时候的痕迹抹去。

    就仿佛从不曾出现在这里的交锋。

    昆仑山——

    九天门前闭幕端坐的开明猛地张开眼睛。

    !!!

    怎么回事?

    分出的一首怎么又消失了?

    不,似乎是没有完全消失?

    这,这是……

    开明脸上的表情几番变化,几多挣扎,有想要再度排除几个分身去看看分身是怎么消失的,但是又莫名极端警惕,担忧会不会出现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一个去送的情况。

    嗯?

    葫芦娃救爷爷?

    这个是什么?

    我脑子里怎么会出现这个形容的?

    开明揉着眉心,总觉得似乎是因为之前分割九首根基的原因,现在时常会莫名其妙地异常疲惫,微微垂眸,迷迷糊糊的竟然慢慢睡了过去,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忽而做了个噩梦,猛地抬头,周围竟然是一片空白。

    苍苍茫茫,大片的空白。

    简直就像是在一张纸。

    在一幅画面里。

    而自己身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手臂上搭着毛巾,一只手拖着托盘。

    托盘上有高脚杯盛放的黑色液体。

    “这,这里是……”

    开明心底悚然一惊。

    而后忽而抬头,看到了‘外面’,看到了身穿素雅长裙,黑发垂落的少女,双眸微垂,一只手握着一支笔,而后朝着自己的眼睛缓慢而凌厉地扎下来,动作从容沉静,高淼如天,苍茫壮阔,神态却写意,如在作画。

    笔落在眼睛上。

    “啊!!!”

    开明猛地起身,捂着自己的眼睛,剧烈喘息,面色阴晴不定。

    “这个梦是……”

    “外面那女子,从身高来看。”

    “是西王母?”

    “还是谁?还是天厉五残的分化之躯?”

    开明捂着眼眶喘息许久,最后做出决定——

    暂且不下山了。

    ……

    卫渊睁开眼睛。

    确定了珏没有出事之后,驾驭流风,赶向白发少女那里,最后还是和少女以及青衫龙女献吃了半蹲饭菜,而后慢悠悠地往外面走,一边散步,一边回家。

    青衫龙女献噙着笑意:“没有想到,天尊你动作很快嘛。”

    卫渊道:“总不能让她再失望了啊。”

    他看着前面几步走着的白发少女,想到大唐时候的经历,以及之前少女不顾自身的安危,强行动用了创生之力来帮助自己的事情,神色越发温和下来:“无论如何,我会保护她的,她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

    “更不必说,只是一起吃顿饭这样的事情了。”

    “哦?”

    青衫龙女献挑了挑眉。

    “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会满足?”

    白发少女忽而道:“我要那个!”

    她面无表情抬起手,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小摊,指了指上面在稻草人上扎着的糖葫芦。

    巧合之下,指了指刺穿腰子的那个。

    卫渊面色一滞,下意识回想起来之前糖葫芦凶器,下意识道:

    “不可以!”

    白发少女瞪大眼睛。

    道人咳嗽一声,双手按在她肩膀上,语重心长道:“乖,我们换一个,换一堆。”

    好不容易劝说下来,买了些其他的点心甜点,以及,卫馆主以自身残存的技能,找到了上乘的泥塑专用材料,这个也是白发少女自己想要的,卫渊想着,或许是娲皇的本能在发动了,总想要捏点什么。

    咳咳,这样的话,去人间界简直可以化做最顶级的美容师。

    不,

    是美容大师!

    而且堪称神话级别的原装。

    因为卫馆主只是失去了厨艺力量,对于陶器上的挑选还是没有问题的。

    让他稍微松了口气。

    回到落脚之处的时候,随意问道:“想要捏点什么?”

    白发少女一反常态地道:“保密。”

    语气没有什么波动,但是却似乎隐隐有些雀跃和开心。

    不愧是娲皇……

    卫渊心底想着,忽而白发少女拉了拉他的袖口,道:“你身上,材料。”

    “嗯?”

    卫渊疑惑,看到少女指了指他的袖口,伸出手往外掏,取出了一件件东西,有兵器,有杂物,甚至于还有短暂没法使用的厨具,看得青衫龙女献连连摇头,道:“你真的是,什么都往修口里塞,简直像是把家都给塞进去了。”

    卫渊道:“袖里乾坤是用来搬家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可是常识!”

    青衫龙女道:“我却没有听过。”

    卫馆主咳嗽一声,义正言辞道:“袖里乾坤是道法。”

    “我是元始天尊。”

    “我说它是用来搬家的。”

    “有问题吗?没有问题!”

    我元始天尊享有一切道法使用的最终解释权。

    道人理不直气也壮。

    青衫龙女都无可奈何。

    而那边白发少女在卫渊掏出来的一堆东西里似乎找到了自己要的材料,捧着东西和粘土哒哒哒地跑远了,卫渊袖袍一扫,把东西收回来,而后等了一会儿,石夷也来了,这才想起一件事情,道:“对了,我这里有个棘手问题,想要问你怎么处理。”

    “什么?”龙女献捧着茶。

    石夷颔首:“你说。”

    卫渊道:“也不是什么大事。”

    往外掏东西。

    “问一下,杀了开明一首之后,把他意识真灵粉碎,权能抽离。”

    “剩下的一部分神话概念得怎么处理才能干净的?”

    龙女献动作顿了顿。

    茶盏里面泛起涟漪。

    石夷沉默。

    石夷沉思。

    石夷同志采取了行动。

    面不改色起身,转身,走!

    “我不知道。”

    “不要问我。”

    “我不想听,也不想吃药。”

    “告辞。”

    转身就走。

    卫渊瞠目结舌。

    龙女献消化了这个消息,叹息道:“你不要告诉我,你花了半顿饭的功夫去杀了开明的一首,近乎于挫骨扬灰,粉碎其意识,还能在接下来回来吃了半顿饭,陪着阿娲散步逛街。”

    卫渊摇了摇头道:“其实发生了很多事情。”

    “耗费的时间更长点。”

    所以还是做了这些事情。

    龙女献叹了口气,放下茶盏,一只手撑着下巴,眼眸好奇道:“你用剑术杀了他?”

    “不……”

    卫渊神色古怪:“你或许不相信,但是祂死于一根糖葫芦。”

    献:“???”

    卫渊摇了摇头,继续寻找:

    “嗯?奇怪,我记得放在这里,怎么不见了?”

    “不应该啊。”

    “难道说真的是袖里乾坤里面太乱了?”

    ……

    与此同时——

    院落,另一处工作室里。

    白发少女搬来凳子,哒地踩上去。

    撸起袖口,把白发系成高马尾。

    一双眼睛幽黑无光,看着案板上的材料。

    上好粘土。

    以赋予部分灵性的材料。

    以及,开明仔残留的权能,被人间界捆仙绳捆得严严实实。

    嘴里还塞了一张符箓。

    剧烈挣扎中。

    满脸惊恐地看着前面。

    白发少女面无表情,缓缓伸出手。

    我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