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9章 斩灭一首,‘推心置腹’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74
  第0989章 斩灭一首,‘推心置腹’

    开明眼底瞪大,不敢置信地缓缓低头,看到了自己的神灵之躯,竟然被一根凡俗之物捅穿。

    上面还在滴着血。

    嘎吱嘎吱。

    那个带着个头盔,看不清楚面容的开明分身叹了口气,还漫不经心地转了转糖葫芦,让开明脸色的表情剧烈扭曲,越发狰狞起来,尤其是那家伙喝了口冰镇快乐水,打了个碳酸味儿的嗝儿,打嗝儿的时候手一抖。

    开明的脸色刹那更为难看。

    而那一只手拿着快乐水的开明分身则是带着唏嘘的感觉感慨道:

    “人生……”

    “啊不,猫生。”

    “真是寂寞如雪啊……”

    “你!!!”

    开明神色狰狞,周围的无数元气骤然变得剧烈浩荡,波澜壮阔起来,隐隐出现了时间和空间层次的交互和重叠,立刻就要把后面那开明给砸碎了,而在此刻,忽而一只巨大手掌从天而降,剑气如霜,却是卫渊已经出手,将其余分身,尽数斩除。

    轰然爆破,气浪翻飞。

    道人衣袂翻飞抖动。

    右手木枝,红尘为剑,昆仑为剑。

    背后纯粹由丝丝缕缕的金色气机构成了元始天尊,模样五官便是卫渊的样子,眼眸垂落,周围红尘,因果,昆仑,长风汇聚交错,化作了璎珞,莲花,变化不休,丝丝缕缕锁定了前方的开明。

    “把我忘了吗?”

    开明瞳孔骤然收缩。

    【坐见十方】!!!

    卫渊袖袍一扫,丝丝缕缕的因果不断交错流转,却都被坐见十方所剥离,开明嘴角的笑意浮现一丝,却刹那凝固,看到那些因果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却在自己周围盘旋环绕,连带着自身权能一切封锁起来。

    “我要收你,不需要和你有因果。”

    只需要确定其余一切和我有因果的便可。

    “与我有因果者,长存于世间。”

    “就代表着,驱逐无因果之物。”

    开明面色骤变。

    “南山之竹的六艺,御射无双。”

    卫渊五指伸出,长袖之中,昆仑为剑的一缕剑意,红尘万丈的一点流光,因果变化的一丝玄妙,而后是此身此刻保存着的浊世大地之力,重构域中四大,道天地人,而后五指伸出,平静回答:“绝地天通……”

    以元始天尊之力,因果流转,勾勒这个时代的天庭符箓体系。

    行绝地天通之局。

    人间界的特殊性,也是禹王曾经给人间留下的馈赠。

    开明面色骤变:“你怎么可能会这一招?”

    “绝地天通吗?”

    “颛顼的阵法。”

    卫渊右手按在开明头顶,语气平淡。

    “我教的。”

    开明面色骤变,下一刻,卫渊五指勾勒因果,外面的森罗万象全部和元始天尊有因果联系,而偏偏眼前的开明没有,是以类似于深海水压般的原理,是卫渊的手掌承载了整个人间的一切因果,沉重无比,一下压下去。

    开明的首级直接被往下压入胸膛。

    并且在这个过程当中就已经化作齑粉。

    彻底诛灭。

    连那个拿着糖葫芦的开明分身都打了个冷颤。

    卫渊垂手,语气平和:“帝俊诛剑首,契诛一智首,眼下再杀一次。”

    “开明九首,还有六首。”

    “那你是……”

    他看向那边的开明分身。

    开明分身头皮发麻,下意识伸出手按了按脸上的头盔,把自己的脸庞全部都遮盖住,或者说不愧是擅长情报勘察类的权能,哪怕是这个时候的卫渊也没法堪破这个头盔的遮掩,看到对方真容,不过,开明仔那张脸他都已经太熟悉了。

    嗯,难道说这家伙去整容了?

    以开明分身展现出来的性格,这事儿完全有可能。

    嘶——

    那得要多快的刀子才能够撕开开明仔的脸皮子啊。

    “咳咳,馆……”

    “咳,我是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你虽然不是什么窈窕淑女,但是元始天尊你也要冷静点,冷静点。”

    “大家都是文明人,不要动刀动枪,打打杀杀的多不好?”

    “要是撞到什么花花草草该怎么办?”

    “撞不到花花草草的话,不小心……”

    剑鸣之音升起,颤抖不绝,卫渊手掌中那氤氲着万丈红尘的‘剑’虚指着开明的眉心,道:“开明?”

    “啊对对对,是我,是我。”

    “那你是分身,还是本体?”

    “……”

    开明仔嘴角抽了下,道:“目前来说,还是分身。”

    “但是只要干掉现在的本体,那我就是本体了。”

    卫渊心中自语,果然如此,连番几次地出手,这个开明分身似乎总喜欢找目前的开明本体的麻烦,看来真的就是当年打开了九天门,然后冲进去直接就自己闯荡进入浊世大本营,结果被暴揍KO,勉强保住命却被侵染了的开明。

    “那你这个本体,是你故意设计的?”

    开明挠了挠头。

    手指在光滑的头盔上摩擦摩擦。

    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啊哈哈哈,怎,怎么可能嘛,我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本事?这个可是本……”

    剑鸣声中,卫渊掌中的剑指着开明仔。

    开明仔装模作样的眼神一下清澈了。

    面不改色,爽朗笑道:“啊哈哈。”

    “你看人真准。”

    “哎呀最近头皮痒痒的,搞不好长出脑子了啊。”

    卫渊徐徐道:“……所以,你故意设计,并且纵容你的本体,让他自己误以为掌控一切,然后犯下各种漏洞,借我的手,将他的首级一一除去,而后你再自然而然恢复力量,重新抵达本体原本的境界,悄无声息地恢复到十大巅峰的位格?”

    “是,也不是。”

    开明忽而道:“其实我的九首,还有陆吾的九尾,都不是最完善的姿态。”

    “九为极数,所谓九首九尾一方面指代我们的异状,一方面也是代表着力量升腾抵达了某个领域的极限,而极限自然就再也不可能突破到更强的境界里面,而这个时候,我忽而想到,坐见十方之权已经在我手中。”

    “既然已经发散到了极限,那么自然也该收敛为一。”

    “虽然被坑了。”

    “但是我很快就意识到,这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斩破过去,自极限回归到另一个极限,最终由简入繁,再由繁入简,因为是以另一个我为基础完成,如此抵达类似于清浊合一之境界,以求更高。”

    卫渊沉思,面无表情:

    “说人话。”

    开明仔面不改色道:

    “被坑了以后我得报复回来,而且狠狠的报复。”

    “以前对自己不大好下刀子。”

    “现在正好。”

    卫渊看着眼前的开明仔,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似乎很熟悉如何和对面交流的关键诀窍。

    忽而流光逸散,那崩碎的开明一首当中,一道真灵又猛地飞出去,但是这一次,任由其如何地努力,却也跳不出卫渊的右手笼罩,那边的开明仔分身随手一拉,将这一道真灵里面的核心权能给拽了出来。

    卫渊掌中的那一团光雾刹那之间衰弱黯淡了数倍。

    开明仔心满意足把这一道核心权能收了起来,美滋滋道:“剩下的那个,就有劳天尊帮我解决了,现在还不能给他察觉到什么,最好抹去意识和记忆之后就放出去就好。”

    卫渊不置可否:“剩下的这一部分力量,你不要?”

    开明分身扶了扶自己的头盔:

    “只是剩下了一点神话概念,正好纯化自我境界。”

    “好。”卫渊点头,然后干脆利落一掌拍下,将那一道残留光雾震碎,而后将其收入袖袍,缓声道:“之后我自会解决掉他,你这一身……”

    卫渊指了指他身上的衣服。

    开明分身挠了挠头,并不在意道:“啊,这个啊,我是代表着十方内外里面【未来】领域的分身。其实是在后世一千多年的时代里过日子,所以着穿着外卖的衣服,骑着一辆共享单车,也很合理不是嘛?”

    卫渊疑惑道:“你在用坐见十方送外卖?”

    “这可不,坐见十方抄近路捡钱可方,咳咳,我是说……”

    “我是有正经工作的,不过虽然说也有个工作。”

    “包吃包住也包水电。”

    戴着外卖头盔的开明仔叹了口气:

    “老板呢,做得也是正经营生,自己的门面,自己的买卖。”

    “更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就是可惜,老板的行业不景气。”

    “一个字。”

    “穷。”

    “穷得要死。”

    “好几个月都发不出工资了,没办法,我只好出去打工,补贴家用了。”

    开明分身叹了口气。

    卫渊不由由衷感慨道:“你也是难,竟然摊上了这么一个老板。”

    开明分身正在喝快乐水,被呛得不断咳嗽。

    卫渊道:“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强行拿走你的那部分工资,然后理所当然地辞职吧。”

    “毕竟你们老板虽然不坏。”

    “但是这么穷,也是世所罕见了。”

    “实在不行就先不要开店,想办法攒点钱。”

    开明分身剧烈咳嗽,语气古怪:“啊这,这个,嗯,谢谢你的忠告。”

    “我会告诉他的。”

    “那什么,我,我外卖要到点了儿,回见哈。”

    预感到再不跑路,眼前元始天尊怕不是会选择当场扣住自己。

    然后扒开头盔看看真容。

    他可太了解眼前这家伙的行为逻辑了。

    开明分身一个急速转弯甩尾,共享单车飞速奔走,直接席卷流风,简直象是两个风火轮一样直接穿破世空,以坐见十方特有的权能离开了这个时间线,刹那之间,风云变幻,万物瞬间沧海桑田——

    人间界。

    一条彪形大汉坐在卡车上,怒道:“可恶啊!!!”

    “为什么,共享单车明明定位在这里!”

    “怎么又找不到!”

    “上一次是被骑到澳洲,上上次是骑出来高铁的速度。”

    “为什么这一次又是位置对了看不到?”

    “他奶奶的,到底为什么?!”

    开始融入人间界的山海异兽举父愤怒了,他的单车回收员身份再度地迎来了一次挑战,自从钦原大姐头跟着那死扑克脸跑了,他们的日子就越来越无聊了,正在他抽烟开始怀疑兽生的时候,咔擦一下,他看到眼前直接出现了那辆共享单车,而后一个大夏天带着头盔穿着马甲严严实实的男人骑着上面,高速骑乘。

    “卧槽,你谁?!”

    “我?”

    男子骑着共享单车,眸子微垂,唏嘘忧伤,道:“请叫我,外卖侠!”

    举父呆滞。

    看到那家伙嗖一下骑车奔远,传来高唱的声音:

    “新的风暴已经出……啊呸。”

    “新的本体已经出现。”

    “怎么能够停滞不前。”

    “穿越时空,竭尽全力”

    “我会来到你身边。”

    “嘎掉腰子,不打麻药。”

    “我会来到你身边。”

    举父呆滞,然后愤怒道:“卧槽!”

    “你超速了!”

    “共享单车时速不能超过八十。”

    “给我停下!”

    ……

    吱呀!

    共享单车猛地一个甩尾,擦着下水道用后轮带摩擦过弯漂移,稳稳停在了老街里。

    外卖里面一滴汤都没有洒。

    外卖骑手伸出手,卡擦一下把头盔摘下来,而在摘下来的时候,这个代表着坐见十方逆向运用,足以瞬间掐断十方内外一切探查的权能散去,露出一张面容俊美但是浑身上下屑得流脓的面容,瞥了一眼后面。

    哼!

    靠着老夫暴力摩托的精准造诣,一口气就甩开了那家伙的追捕。

    这游戏。

    三十年的功夫。

    你追得上吗?

    旋即男子脸上得意的微笑缓缓凝固。

    陷入沉思。

    等会儿……我不是在送外卖吗?

    我为什么会和别人开始比赛骑车?

    为什么给别人的快乐水被我喝了?

    卧槽不会是鬼上身了吧?

    嗯,等下……

    好像我自己就是鬼啊。

    那没事儿了。

    水鬼放弃思考,挠着头打算回去拿一瓶自己的快乐水补充进去,忽而感觉到了什么,亦或者是凑巧,下意识抬起头,微卷的长发垂落,博物馆阁楼窗前,身着浅色长裙的画师长发散落,居高而下看着下面,眼眸微垂,眸光清淡而漠然。

    背后一片幽黑深邃。

    如窥天下。

    如见苍生。

    水鬼动作刹那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