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8章 红尘为剑,浑沌翻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37
  第0988章 红尘为剑,浑沌翻天

    温和的语气,但是神态和气机却都森然冰冷,直直锁定了开明,开明神色扭曲变化。

    而后毫不迟疑,猛地后退。

    他为了将清气开明残留的影响全部都驱逐出去,将自身九首根基斩出了九个分身,是为开明九首,和原本的十天门联合在了一起,形成了根基雄浑壮阔,气象万千,凌驾于寻常十大巅峰第一阶梯之上的层次。

    在那些实力不如他的人眼中。

    其实力根基,本来就已经抵达了十大巅峰。

    一样地雍容。

    但是若是和真正的十大巅峰相比的话,这所谓的无敌气象,不过只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只是表面热烈而已,此刻迅速后退,坐见十方之权能展开,身法诡异莫测,迅捷凌厉,总可以在忽而之间避开那丝丝缕缕的金色因果。

    不入俗尘,不沾因果。

    开明怒道:

    “此地是大唐,距离昆仑山亦不远。”

    “你这一身也不过只是一介魂魄意识短暂前来。”

    “即便是你,只要我不沾因果,你也未必能够在陆吾醒来之前杀了我!”

    卫渊垂眸:“要不然,试试看?”

    他之前把握因果,冥冥之中感应到了会对珏产生危机的敌人,结果一出来就看到了开明兽在打算搞事情,确实也是,他此刻只是短暂的一缕分魂,实力远不及本体,至于肉身,他这个时代的肉身早埋了。

    总不能挖出来做个骷髅剑圣吧。

    我特么揭棺而起。

    和刑天的分头行动都有的一拼了。

    剑仙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

    随手一剑刺出,亦是恢弘壮阔,浩荡磅礴,却被开明五指握合,无数因果,浩荡剑气,分化于十方之外,自身不沾染分毫些许,清净无碍,两道权能的碰撞,竟然是难分上下,开明缓缓缓过神来,意识到对放并非是本体前来,而是一缕念头。

    即便是剑术卓绝。

    但是强得有限。

    心中微动,生出来绝杀之念,杀机一动,旁边数座青锋被霍然拖动,裹挟风雷,以极为夸张的速度朝着卫渊那边撕扯过去,剑气寒霜,径直将这两座山峰撕裂,青峰被开明的法力和权能加持,相当于过去现在,这两座山所有时间段的概念重叠。

    沉重无比,不可计量。

    剑气寒芒将其搅碎,气浪猛然逆着席卷。

    开明刹那突破云气气浪。

    手臂微抬,一掌狠狠地拍砸下来。

    卫渊身前一层层因果勾勒交错,强行化作一盾。

    开明动作一滞。

    忽而气浪震颤,背后显出九首人面,猛虎天神之相,猛然嘶吼咆哮。

    气力暴涨!

    因果之盾寸寸崩碎。

    但是下一刻,森然剑芒直接洞穿了开明右手,冲天而起。

    令其背后雄浑巨大的本体虚幻之相忍不住剧痛,嘶吼咆哮出声。

    却又强忍住剧痛,另一只虎爪猛地朝着卫渊砸落。

    剑气寒芒,神灵本相,一个是念头重临,一个是九首之一,双方数次交错,竟然是难分上下,开明慢慢从几十年前,那道人在昆仑墟舍弃一切的一剑留下的浓郁阴影里走出来。

    “不过只是一具残魂,一缕念头。”

    “剑术虽强,功体不全,你拿什么赢我?!”

    而后猛地后退,拉开了距离,双手十指交错,背后巨大化的开明本体猛然变得越发真实不虚,散发出震慑万物的气机,十方流转,刹那之间,已经将卫渊封锁,断绝了和未来的一丝联络,相当于彻底地将卫渊这一缕念头和本体斩开,留在了此地。

    “没有了后世元始天尊位格的加持。”

    “你拿什么和我斗?!”

    卫渊五指握住,感知到了自己过去被切割,明悟这就是坐见十方的用法之一,一般来说,几乎是克制一切十大巅峰以及之下级别的对手分化出的念头,斩断和未来和过去的分魂,虽然说是有所依仗,但是卫渊还是有些惊叹,十大巅峰,没有一个好相与的。

    不过,这也是他有意想要看看开明的手段。

    积累应对其余九首,以及本体的经验。

    不过,开明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选择了把九首分开?

    位格都跌了不少。

    心神动处,五指握合,反手拉扯住了开明斩断过去未来一点联系的权能。

    “你是不是弄错了一点。”

    卫渊面色古怪:“这里是神州,是人间界。”

    “是号称是老子后裔的大唐朝。”

    “是道门鼎盛到了朝堂不得不扶持佛门以进行制衡的时代啊。”

    开明捆缚住卫渊:“那又如何?!”

    卫渊指了指自己:“我是谁?”

    “元始天尊。”

    “这里是什么时代?”

    “唐朝……”

    开明思绪微凝,而后面色骤变,道人右手五指握住了那一根根权能,笑容灿烂道:

    “把元始天尊囚禁在了道门鼎盛的大唐。”

    “厉害,厉害啊。”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

    丝丝缕缕金色的气机猛地升腾而起,死死纠缠不休,开明猛然后退,卫渊仍旧没能够和未来的自己联系上,五指握合,不知从何处而来,出现了一根树枝,笔直如剑,上面更是没有丝毫弯曲的地方。

    卫渊远远望去,长安繁华,灯火如昼。

    “快要到上元了啊……”

    他洒脱一笑,手中的树枝微微一点,而后便似乎牵引住了那一点红尘,手腕一抖,整个人世刹那之间,灯火如昼,红尘万丈,越来越壮阔,越开越繁华,最后引入手掌的木剑之上,道人身前是长空,背后是红尘。

    手指一指,便是涛涛万象。

    “这一剑,才是真正的长安。”

    “贫道以红尘为剑。”

    “请君一观。”

    手腕微转,一剑红尘万里,开明瞳孔收缩,刹那之间鬓角黑发扬起,眉头,眼角齐齐崩裂出伤口,耳畔传来市井之音,伤口当中洒落下来的,竟然是灯火鱼龙舞时的金红色火花碎屑,眼前所见万丈红尘清冷高峰不断交错。

    针对神魂的一剑?!

    类似于【真实】的手段?

    怎么可能?

    他和【真实】打过?

    而且只是战斗过,就把握住了真实的一缕神意,化入剑中?

    不可能,不可能,这种精细化的操作,他不可能做到的。

    他……

    开明看到道人背后,红尘万丈,要以人间压他的时候,不得不提前做出针对,五指握合,概念交错,硬生生将卫渊的人间概念全部剥离,而下一刻,道人五指微张,朝着西北隅之处,五指微曲。

    一股森然的气机出现在了开明眉心。

    让他瞳孔骤然收缩。

    不对!

    道人悠然开口:“昆仑……”

    清越剑鸣声冲天而起,整个天穹刹那之间化作一片清澈,星光洒落,人间界的昆仑山剧烈晃动,似乎转瞬之间就要化作三千里的玉龙雪蟒,腾空而来,收敛含义化作一柄长剑,落入卫渊的手中。

    开明眉心刺痛地仿佛已经被一剑凿穿。

    再度出手,这一次将卫渊的四方上下过去未来全部都封锁起来。

    于是道人就和开明一起处于了无上无下,无有四方内外,更无过去未来的环境当中,混混沌沌,无宗无上,双瞳紫色流光内蕴的开明一开始就已经被拉着节奏走,强行封锁住了元始天尊一缕念头,断绝了其和人间的联系,断绝了其和其他时间线自我的联系。

    正要出手击杀。

    却看到那道人右手张开,向上撑起。

    如同支撑天地。

    支撑世界万物。

    而后,五指微张,手腕转动。

    刹那之间,仿佛天地倾覆,浑沌再开,天倾西北,地陷东南。

    一掌翻天。

    猛然砸在开明额头,巨大无比的力量,域中四大流转不息,若非是开明瞬间展现出了神灵本相,这一下几乎要将开明彻底爆头,即便如此,那巨大的九首天神本相同样是痛苦嘶吼,摇头晃脑,踉踉跄跄地后退。

    卫渊收回手,神色古怪。

    无上无下,无有内外,不见过去未来,是为无宗无上,浑沌之态。

    是,很厉害啊。

    可他不知道我和浑沌是至交好友吗?

    不知道我曾经撑过天吗?

    开明仔你一直这么勇吗?还是说……

    开明踉踉跄跄后退,紫色眸子微垂,权能再度爆发,避开了卫渊的追击,喘息急促,却仍旧死死盯着卫渊,咬牙切齿:“有点本领,但是你仍旧是中了我的计策,坐见十方……”

    开明权能展开。

    天,地,四方,过去,未来,生,死。

    是为十方。

    十方内外,尽数诛杀,是为——

    “十方俱灭。”

    开明五指握合,双眸幽深。

    卫渊神色平和,身后出现了丝丝缕缕的金色气机,因果为核心,牵扯人间道观香火,众生愿力,昆仑长剑,红尘万丈,化作元始天尊本相,语气平和,道:“哪怕是一缕念头,功体不全,只有剑术,四拼八凑,但是……杀你,足够了。”

    “开明的权能已经体验过了,下一次杀你其他首级的时候,会轻松不少。”

    “多谢你提供的情报。”

    开明冷笑道:“狂妄!”

    虚空中出现一道道裂隙,而后过去现在未来诸多时间线上的开明出现,或者手持长剑,或者手持战刀,气焰磅礴,眼底泛着紫色流光,而后指着道人,道:“杀了他!”

    嗤!!!

    下一刻,刀锋刺穿血肉,撕裂禁锢的声音无比地清晰。

    卫渊怔住,背后显化的元始天尊本相都凝滞住。

    滴答,滴答。

    一根带着血的糖葫芦直接从后腰子上捅穿了开明。

    一滴滴金红色的鲜血流淌下来,滴落云端。

    另一个开明戴着黄色头盔,穿着一个黄色马褂,上面写着【XX外卖,送啥都快】。

    挎着一辆蓝色共享单车,一只手捏着糖葫芦,一只手提溜着一瓶快乐水。

    下巴微收三十五度。

    喝了口快乐水。

    吐出一口还带着冰镇碳酸味儿的嗝儿。

    然后以一种忧伤忧郁的气质和语气道:

    “但是,我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