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7章 斩身为神,自在而化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34
  第0987章 斩身为神,自在而化

    伴随着苍凉长啸,怒吼出声。

    这一只巨大的手掌径直地伸出手去,直接死死攥住了水龙的首级。

    而后猛地一握。

    整条碧水苍龙轰然崩碎,砸落下来。

    僧伽面色骤变,那一句且看我神通的豪言壮语,才刚刚说出去。

    就又狼狈不堪地坠下。

    轰然砸落在了水中,沾湿了僧袍,面如金纸,嘴角鲜血不停流出,不敢置信地看着那站起身来的可怖白猿,眼底尽数都是骇然和惊恐。

    “不可能……不可能……”

    “那一位明明已经说了。”

    “明明已经说了的。”

    “淮水祸君无支祁,已经陷入了沉睡,绝无可能在这个时代醒过来。”

    一只巨大白猿缓缓起身,双目之中,金光迸射,浑身锁链捆缚,却竟然捆缚不住那巨大的体魄,其中锁链上有着【渊】的名字的那一环忽而微微亮起,不知是否是巧合,亦或者只是缘分。

    亦或者说理所当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了的,一个小小的错漏。

    轻轻打开来。

    巨大白猿得以短暂脱困,缓缓起身。

    一只手伸出,将旁边三百余米一根石柱握住,猛地用力。

    轰然拔出,如同一根巨大的石棍,转了一个棍花,发出轰鸣雷霆声。

    放声大笑,轰隆隆的声音响彻天地万物,双瞳之中的金色光芒冲天贯地:“浩浩长空,许久不见!!!”

    声音轰鸣咆哮,不少人直接就被震得晕死过去。

    而后金色双瞳看了一眼那边的少女。

    又看了看巨大的金鱼。

    淮水祸君无支祁仿佛随意,却又理所当然地选择了敌人。

    掌中石棍猛地朝着那边的巨大金鱼狠狠砸落,放声怒吼:

    “死!!!”

    棍子裹挟磅礴风雷般的气势,直接一下,砸得那巨大金鱼鳞甲崩裂,鲜血横流,若非是大部分的锁链和封印,以及神将庚辰转世之前又对无支祁有所压制的话,这一下足以把这一条金鱼砸成扁的。

    即便如此,也是将其砸得不轻,头晕眼花,踉踉跄跄一头撞到了石柱上。却又极为不甘,尾巴猛地一甩动,金色鱼鳞朝着内部收缩,竟是化作了一身的明光铠,气势雄浑。

    又以双手一握,把那所谓的莲花菡萏一分。

    化作了一对铁锤。

    那白猿大笑数声,来了兴致,反倒是不着急把这鱼儿给揍死。

    只单手拎着那根三百来米的石柱捉对厮杀。

    当即两个缠斗在了一起,彼此碰撞厮杀,一个是被封印了九成实力的淮水祸君,一个是不知道跟脚的金鱼化形,两个厮杀颤抖,搅动得淮水波涛汹涌,声如雷霆,让人粘不稳脚跟。

    只是看着这不逊色于山峦的猴子压着那金鱼化形的将领暴揍。

    如此画面,自然是狠狠的给在场诸人留下了巨大的印象。

    乃至于后世近乎于千年之后,这个传说仍旧还在流传,编撰入了杂戏曲当中,更是曾经有一名叫吴承恩的书生来此,听了故事,颇为向往。当即写入了故事当中。

    便连那僧人随口胡扯的。

    乃是观世音大士南海莲花池中一只听讲经说法的金鱼得道。

    偷偷下凡这事情都记录下来。

    取了个名号,是为灵感大王。

    是所谓短发蓬松飘火焰,长须潇洒挺金锥。

    口咬一枝青嫩藻,手拿九瓣赤铜锤。

    一声咿哑门开处,响似三春惊蛰雷。

    这等形容人世少,敢称灵显大王威。

    而现在,【机缘巧合】,【恰到好处】苏醒了的无支祁一边暴揍那一尾金鱼一边放声狂笑,只是片刻就把那鱼儿揍得鳞甲乱飞,鲜血横流,最终那鱼儿忍受不住,眼神先是茫然呆滞,而后从一片混沌里反应过来。

    发现自己竟然被某个白猿按着揍。

    眼神一下清澈起来。

    尾巴一甩,仗着自己的实力和无支祁此刻远非全盛,直接翻滚到那边去。

    僧伽见状,只以为这金鱼大妖灵感大王拼着受伤也要拿下那似乎陷入了沉思当中的少女,心中大喜,长啸道:“好!”

    “好勇力!”

    “我来助你一助!”

    尚未出手,却看到那巨大化的妖将猛地一拜,硬生生吃了无支祁一棍子,也要拜伏下来。

    众人大部分都已经惊呆,而还有些许胆大之辈,眼睁睁地看着这威严高大的妖神将军归于淮水之上,朝着那边的少女连连拜下,痛哭流涕,高呼道:“四姑娘,救我一救啊,救我一救!”

    僧伽面容刹那凝滞。

    众多村民们神色茫然看着那号称是南海观世音菩萨莲花池中得道的神将痛哭流涕道:“我乃是昆仑山中,太清池子里一尾金鱼,居住于陆吾大神的天之园圃之下。”

    “您年少之时来此摘取昆仑不死之花,也曾喂过我一粒莲花子,因此得道。”

    “我,我先前只是迷了神魂,请救我一救,救我一……”

    “嗷啊啊,水君,水君。”

    “大圣,大圣不要打了。”

    “再打要死了。”

    珏恍惚了下,嗓音柔和道:“……你方才,对我出手。”

    这一尾金鱼道:“我也不知道为何,方才像是失了神志。”

    “只知道随着命令行事。”

    少女心神之中浊气涌动,五指微微抬起,旁边的众人,已经听不懂这金鱼所说的话,可是一想到刚刚那大和尚所说的,‘这是南海观世音菩萨养大的金鱼’,又看到这金鱼拜下的模样,以及少女身边缠绕着的佛光。

    齐齐拜下。

    口中称颂神的名号。

    珏本来已经制衡那浊气,耗费心神十分巨大,但是这个时候,忽而一个恍惚,竟然感知到了一个虚幻却又可以依靠的锚点,那种浊气流转的感觉,一瞬间就减轻许多。

    这是……

    而这个时候,僧伽遭遇反噬,踉跄了两步,身上的包裹散开,一件件东西都散落出来,正是他这一路上所传教说法留下的东西,其中他一直以来,是要以自身作为观世音的转世宣称,而后汇聚香火愿力,成就今生的只在。

    可是此刻,竟然全部亮起佛光,齐齐升腾而起。

    “不,不该是这样的……”

    “不该是这样!”

    “这些是我的,是我的!”

    僧伽嘴角流着鲜血,不甘心地伸手要去抓取这些佛门物件,却是如同以双手触碰诸相皆空,像是要以声色所求如来,手指只是从虚空划过,什么都没有碰到。

    哗啦一声,有佛门的画像卷轴,里面是观世音这个身份。

    是一位面容极伟的男子模样。

    神色庄严肃穆。

    画像散开,化作了流转的佛光,汇聚为了同样的高伟男子的面容,可是此刻,佛门气息流转,少女双眸微敛,刹那之间突然明悟了玄奘所说的话,诸相非相,皆非我相。

    轻声自语:“长风观世,大化自在。”

    浊气流转不定,冲入了那些许佛门的气息当中,本身只留下了越发纯粹的清气,而眼前的浊世气息和佛门气息反倒是二者相互制衡,佛光流转,天穹之上仿佛落下白色花朵。

    地上流转金色莲花。

    众人抬眸,恰好看到了自魏晋年间流传的,雄伟大丈夫模样的观音菩萨缓缓变化,竟然从一个,其实和僧伽有几分相似的僧人,化作了面容柔美,双眸微敛的女子形象,和那少女珏也有一丝神态相似。

    珏吐出一口浊气,并指虚点。

    “是为观世自在。”

    佛光流转隐去,珏的浊气已然分出,看到那白猿还要出手,口中道:“水君?水君……淮水大圣?”

    “大圣。”

    珏看到那水君杀得兴起,上头了,根本听不到,只好袖袍一拂。

    流风刹那之间汇聚,竟然是比之前更为地顺心意,其中甚至于还带着层层的佛光,一下将此刻实力不到一成的淮水祸君无支祁控制住,水猴子双目通红渐渐散去,恢复了金色,看着那边的女子,道:“你是谁?!”

    “我是……”

    珏嗓音一滞。

    怎么说,渊和你的称呼。

    再算一下我的……

    少女面容凝滞了下,装作没有看到,道:“淮水大圣。”

    “念在他未曾犯下大错的份上。”

    “还请留下他一条性命,淮水水系,我会帮忙维系。”

    无支祁眯了眯眼睛:“算了。”

    “打得没劲儿,你若是要救他,就救走吧。”

    众人看到那少女立于空中,袖袍轻轻拂过,而后那已然化作了一名柔美女子的观音,亦或者说新的观世自在菩萨袖袍亦是一扫,那少女敛去了身形,而后看到那位观世自在菩萨眸子微微亮起。

    长风自袖袍当中流转飞出,在虚空中编织交错,化作了一只竹篮。

    而后这巨大的竹篮朝着下面一兜。

    无支祁大笑道:“你这和竹篮打水有什么区别?”

    “到底是会漏掉的!”

    化作观世自在的珏回答:“然而长风不漏。”

    而后竟然看到那一只风编织而成的篮子就这么轻描淡写,将那一尾金鱼兜起来,重新从妖将化作了金鱼,而后不知如何动作,在虚空中滴溜溜一转,便连带着那巨大金鱼一起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最终落入白皙手掌当中,跨在了臂弯。

    “菩萨,菩萨啊!”

    “菩萨显灵。”

    “菩萨显灵啊!”

    珏有些不好意思,微微朝着那边颔首还礼,想了想,长风流转将水势平息,而后又带着僧伽师徒二人离去,刹那之间,已然隐遁极远之处,无支祁耳畔也传来了少女温和嘱托。

    “水君大圣,且来此地。”

    “我有些话,想要询问你一下。”

    无支祁挑了挑眉,想了想,还是散去,随着那少女方向远去。

    而众人留在这里许久后,方才又怅然离开,僧伽伪作【观世音转世】一说,自然是要做全套,早已经打探到此地有大唐一名为吴道子的年轻画师,方才来此。

    这位画师今日正在此处,看到了这画面。

    怅然回去,翻看典籍,看着自己所画的观音菩萨,雄伟庄严,这自从魏晋以来,便是一直如此,他点燃一盏灯光,打算落笔,可是才落下一笔,动作便已经凝滞,再下不了笔,叹了口气,一下将笔抛飞。

    今日所见的一切,强烈震撼他心神。

    让他完全无法继续画下来。

    最后只得叹息:“观音菩萨啊……”

    佛门虽强盛,但是在大唐的威名之下,也只是一处教派。

    世人所知,观音菩萨,观音菩萨。

    却不知原本的【观世音】为何要去掉一个世字。

    只是因为天地之间已有了大唐李世民。

    为尊者讳!

    大唐天可汗的名号,远在菩萨佛陀之上。

    故而这哪怕是佛门第一流的菩萨,也不得不将这一个世字拱手让出。

    后世便称呼观音。

    只是小说家言,要唐太宗对观音下拜,却也不知道那原文中的观音菩萨,那一个世字是由何而去。

    吴道子翻来覆去,终究是难以落笔,怅然月余,踏上旅途。

    见到江河之壮阔,攀登山峦之绝美。

    终有一日,登鲁地少岱山,见到长风万里,旷达柔美,心有所悟,于少岱山原碧霞元君宫西、白衣阁内的北壁,留下了观世自在菩萨像,和往日魏晋刚健之风不同,却是一柔美女子之模样,衣袂飘飞,如同流风。

    因其炎黄画圣之名。

    上行下效,从者云集。

    自此往后,隋唐一改魏晋观音男相之风,转而为柔美女相。

    绵延一千五百年不绝。

    ……

    淮水之处。

    一道身影徐步走出,眼眸微垂:“……怎么会如此?”

    “无支祁竟然提前苏醒,而珏……”

    “昆仑四天女,她应该已经被我设计困住了才对。”

    “罢了,既然出现,看她竟然取巧斩出自我之【恶】,清浊既分且合,走出了另一条道路,若是不除去的话,恐怕是与我为敌……”他垂眸,阳光落下,只见得其双目泛着淡淡紫色。

    能够在陆吾面前,在昆仑之上。

    理所当然,从容不迫地带走一尾鱼的。

    自然只有他。

    开明!

    而得知无支祁原本状态,给出确切情报的,自然也是坐见十方。

    开明伸出手掌,五指微微握合,从容不迫,一柄可循着【坐见十方】,斩灭敌人的法宝飞刀缓缓浮现出来,散发出了磅礴霸道,极为可怖的力量,而后化作飞虹。

    飞虹刹那凝滞。

    温和清朗的嗓音悠然落下:

    “混元初判道为尊,炼就乾坤清浊分。”

    “太极两仪生四象,因果尚在掌中存。”

    白皙手指轻描淡写,夹住了飞虹,开明瞳孔骤然收缩,转头看到那边,一名道人夹住了那一柄十方内外,斩杀定灭的飞刀,眼眸漠然,鬓角白发,眼眸微垂,微微笑道:

    “又见面了。”

    开明道:“陈渊……”

    道人嗓音醇厚道:

    “错了,是元始天尊。”

    “不知道,开明九首。”

    “这是哪一个?”

    开明满脸警惕,瞬间拉开距离,道:“你要做甚?”

    道人眼眸微敛,袖袍微微鼓荡,遮天蔽日,微微伸出,五指张开。

    “不如何,只是有点好奇了。”

    “故而。”

    五指微垂,手腕转动。

    袖袍猛地一扫,于是因果流转变化,天地万象,森罗一切,皆在因果之中。

    浩荡磅礴!

    蔚为大观!

    道人立其中,巍然不动。

    语气平淡:

    “向阁下,借首级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