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6章 是谁,扰我清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75
  第0986章 是谁,扰我清梦!

    卫渊看着指尖上的那一滴血,血液很快就已经消失不见。

    伤口刹那痊愈,刚刚发生的事情简直就像是错觉一般,但是卫渊却已经隐隐约约感知到了一种极大的不安,感知到了隐隐约约的示警,周围的因果在本能地躁动不安。

    像是周围的一切都在流转变化。

    白发少女道:“去吧。”

    卫渊看向她,少女双目幽深,却带着一丝自然而然,语气没有丝毫波动,但是卫渊也可听得到其中暗藏着的关切:

    “你很担心吧。”

    “所以。”

    她的手从道人袖口上收回来,落在青衫龙女的手背上,语气安宁无波:“献陪着我。”

    “去吧。”

    白发少女醒来后常常粘着卫渊。

    现在反倒催促起他来。

    道人深深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郑重道:“下次我再陪你。”

    “嗯。”

    “下一次,你再陪我。”

    白发少女点头。

    然后目送着道人消失不见,眼眸垂了垂,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桌子上的美食,一动不动,青衫龙女献叹了口气,伸出手揉了揉少女的白发。

    ……

    卫渊把握因果,一瞬之间出现在了安静之处。

    垂眸,心神放空。

    无宗无上。

    元始天尊。

    心神把握因果和岁月,瞬间远去。

    跨越时间长河。

    追逐着因果的来源而去。

    ……

    大唐·开元年间——

    江淮水系。

    波涛汹涌,磅礴至极的水流,轰鸣如雷,身穿黑红色劲装的少女足踏长风而来,发冠之前已经碎裂,而一头青丝却并未因着那流动的狂风而胡乱飞舞起来,反倒是仍旧安宁。

    周围佛光环绕。

    纯粹澄澈,带着普度众生的气韵,让江淮水系之上奔走轰鸣的水流刹那间变得缓和下来,周围居住着的百姓们争相出来,看着那边的身影,看到那女子虽然看不清楚面容,但是佛光之下,足踏流风,予人一种温和安宁的清丽之感。

    再加上那澄澈的佛光。

    让人们都齐齐被镇住,失神。

    唯独那位来自于西域异国的僧伽,即便是被弟子搀扶着,嘴角流出鲜血,可是看着那天空中流淌着的佛光,看到淡金色的光芒笼罩了整个天穹,双目当中同时充斥出了强大的不甘心和执着。

    “不……不该如此,不该如此……”

    “这应当是贫僧的,是我的!”

    僧伽一路来此,在此刻已经开始式微的那烂陀寺成名,之后行走过不逊于唐三藏的道路,来此东方,震旦大国,见到龙气流转,气运磅礴,知道自己的机缘来了,而后又见到了那位强者,从那位大神口中得知了奥妙之法,夺取四渎水神力量的法门。

    于是一路东来,显现佛门神通,收拢人心。

    可是未曾想到,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啊。

    “不可能,妖女,妖女啊!”

    僧伽心中怒意升腾满是不甘,竟然猛地站起来。

    旁边小沙弥惊呼道:“等下,师父,师父,不可啊。”

    “凡事大道为先!”

    “争,是必要争!”

    僧伽双臂猛地展开,身上佛光流转不休,震天动地,那少年沙弥被震得连连后退,跌坐在地上,痛得惊呼一声,捂着自己的屁股爬起来,却看到师父的佛光之上,隐隐然出现了些许杂色。

    自己怀中,当年老师送给自己的木雕如来。

    眼眶竟然留下血泪。

    “……师父。”

    高大的僧人不管不顾,执念一念而起,双手合十,声如洪钟,道:“好妖女,竟然敢于借我佛门之力,而来此装模作样,行那妖魔之举动,看我今日,前来收你!”

    “阿弥陀佛。”

    金色佛光登时猛地摇曳,只见得江淮两岸,波涛汹涌,磅礴无比,猛然炸开了千万重水波巨浪,冲天而起,一时间看去,竟然是要比两岸的高峰更为地高耸,堪称可怖,隐隐然地动山摇。

    “给我,起!”

    僧伽咬牙低喝。

    额角的青筋都要跳起来。

    而后波涛猛地砸落下来,众人都惊呼骇然,看到那几乎是要将两岸的山峦都给淹没吞入的波涛之下,隐隐显出金色鳞甲,几乎如同龙鳞一般地大小,伴随着波涛炸开,两条钢鞭也似的金须伸出,劈斩砸落下来。

    只是轻轻这么一扫,便让山石开裂,让山峰摇晃不已。

    滚滚青石轰隆隆地砸落下来。

    云气汇聚,黑云压得刹那间低下来,只见得雷霆奔走,本来在这个时代就已经是极为宽阔的江淮水系几乎彻底暴走起来,众人都站不稳当,直接坐倒在地,“江龙王,是江龙王出来了……”

    “江龙王恕罪,龙王爷恕罪啊!”

    那些寻常的百姓们面容惊慌绝望。

    面对着这般天地巨变般的伟力,只得拜下来连连祈祷。

    僧伽双手结金刚无畏印,高声呼喊道:“诸位放心!”

    “正如贫僧方才所说,此地潜藏妖魔,正要搅动风云,贫僧正是来此,消弭此灾劫的。”

    有人高呼问道:“灾劫,就是这波涛吗?”

    “这,这是什么恐怖的怪物啊?!”

    僧人心中一怒,已经不自觉犯了戒律,道:“这可不是妖魔。”

    “那女子,方才是妖!”

    “阿弥陀佛,释迦说法,有魔祖道,他要叫他的徒子徒孙混入佛祖的僧宝内,穿我佛门的袈裟,破坏我佛门的佛法。他们曲解佛门的经典,破坏佛门的戒律。”

    “以佛门的弟子身份,却去追求自己的欲望!”

    “虽然穿着袈裟,缠绕着佛光,却是最大的妖魔,佛敌!”

    堂皇正大,声如雷震。

    众人齐齐拜伏,为之说服。

    只有那被师父一下震得坐倒在地的小沙弥跪坐在那里,看着当年穿着布衣麻鞋,笑容温暖的老师亲自雕刻送给自己的如来佛陀像,看到佛像眼角血泪流淌不止,似在悲叹,自己也是泪流满面。

    师父啊师父。

    您没有注意到您自己就在做这些事情吗?

    僧伽双手合十,宝相庄严:“正如贫僧所说。”

    “此地妖魔,乃是南海观世音菩萨所察觉。”

    “是祂老人家亲自派遣贫僧前来,而诸位不必惊慌失措,更不必害怕畏惧,此刻这搅动风云,令江淮之水逆流的,不是旁的,正是南海观世音菩萨赠与贫僧的助力!”

    “乃是观世音菩萨在南海莲花池当中养大的一尾金鱼。”

    “每日里浮头听经,修成手段。”

    “特此为了这妖魔而来,临走的时候,在菩萨南海莲花池当中,咬一株菡萏,运炼九瓣赤铜锤作兵器,正是来此降妖伏魔!”

    轰然砸落的水流几乎诞出雷霆般的痕迹,此刻众人才见到了,那竟然是一尾巨大无比的鱼尾,而此刻这几乎将这个时代仍旧宽阔无比的淮水彻底占据的,竟然是一尾硕大无比,堪比山岳般的巨大金鱼!

    鳞甲反射阳光,灿灿黄金之色。

    鱼须长如龙须,动辄便是翻云覆雨。

    猛然自水中探出头来,撞破水流,只在那僧人背后腾云弄雨,玄妙不已,更是让人震动,丝丝缕缕水汽云气在鳞甲之上流淌,则是更添玄妙,僧伽吐气开声,并指一点那边少女,道:“且去拿下她!”

    这一尾几乎接近于化龙级别的金鱼瞥了一眼僧人。

    腾起了云海,直接吞噬那少女过去。

    珏双眸微垂,此刻她正在竭力和浊气进行制衡,用不出太多心力。

    只是右手手腕微转,而后轻轻压下,狂风流转,汇聚于九天之上,而后猛地将那一尾金鱼直接按回去了水流当中,砸出了大片的水波,长空中风暴流转,僧伽面色越发难看,眼前这少女,看上去年岁分明不大,最多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

    但是,但是怎可能有如此的修为?!

    可恶,这是谁家的女儿?!

    还是说,又是谁家的夫人?

    好不容易熬得玄奘死了,熬得那剑仙归天。

    怎得又出来这么一个年纪轻轻修为不凡的女子?!

    难道真是神州气运不灭吗?!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神州气运,当断在我的手中,以神州之气运,铸就我之金身!

    “阿弥陀佛……”

    双手合十,佛法流转。

    足踏于那金鱼头顶,佛法猛地朝着外面溢散,靠着手中佛珠所蕴含的历代高僧之加护,强行顶住了此刻的流风,虽面色苍白许多,但是见到自己顶住了那苍青色的流风,眼底大喜,声音庄严:

    “今日,便让你臣服于此!”

    水流猛地冲天而起。

    好一尾金鱼。

    修为何其可怖,硬生生地将这一片淮水水域强行逆转翘起,令这淮水水系悬于天上!化作一条碧水苍龙,摇头晃脑,腾空于青山群峰之间,爪牙长大,就朝着那少女撕扯过去。

    僧伽僧鞋轻踏,立于龙首。

    意气风发!

    堪比神佛在世!

    双手合十,法相庄严,低声诵唱道:“阿弥陀佛……”

    “善哉,善哉。”

    “看我神通!”

    这一声佛号却还没有落下。

    忽而,所有人都听到了另外一声噼里啪啦的声音,清脆地像是平地里起来一个惊雷,又仿佛是锁链的碰撞之声,惊得人心里都刹那一个停跳,让人面色煞白,旋即安慰自己,这世上怎么可能有单纯的碰撞就像是打雷似的锁链?

    若真有,那得有多大?

    若是真有,那却是用来锁什么的?又是谁能铸造?

    那水龙几乎已经要吞了那边的少女。

    忽而,巨大如同雷霆的声音猛地炸开,下一刻一只巨大的手掌猛地从被抽调了七八成水域力量的淮水里伸出来,巨大无比,上面覆盖了白色的毛发,指甲尖锐而呈现一种黑色的状态,一根根巨大恢弘如同上古蛮荒时代的锁链鸣啸不已,如同雷震。

    苍然漠然的声音炸开。

    “是谁?!”

    “扰我清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