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5章 足踏佛光,因果示警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68
  第0985章 足踏佛光,因果示警

    佛光流转,澄澈而安宁。

    佛门主求空性见性,观遍世间万象,诸多法门。

    见众生相,见天地相,见到诸相非相,得见于我。

    如果说是寻常的僧人,说这句话无疑是两个字——放屁!

    但是真正意义上行走过十万里路,见过天地,见过众生,最终开辟一个学派,青灯古佛,见过自己,而后坦然圆寂的玄奘来说,这一句话就不再是一句空话了,纯粹的佛门气机,亦或者说更重要的是佛门那种专门针对于明心见性,诸相非我的力量,帮助珏短暂压制住了浊气对于自我的扭曲。

    “玄奘……你,你不是……”

    珏手指按揉眉心,不敢置信地询问。

    “阿弥陀佛,玄奘自然是已经坐化了,此身所见,不过是最后一点念头罢了。”

    玄奘垂眸微笑,伸出手指了指大慈恩寺的佛塔。

    他的顶骨舍利就在那里。

    僧人转身,示意少女跟着,珏御风藏匿了身形,然后跟在灰衣僧袍的僧人后面,玄奘双脚仿佛云气,浑身并无寻常魂魄的阴冷之气,踱步往前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贫僧尚且还看不出你的跟脚,也不知道你的来历,只当作是当时颇为嚣张的贼人。”

    “后来总算是修为渐长,稍微看出了些许。”

    “当然,彼时也只是能隐隐约约看得出你并非是凡人,浑身清气缠绕。”

    “不过,谁能想到,你竟然是从后世前来的呢?”

    玄奘的这一点灵性意识漫不经心轻描淡写地便说出了这句话。

    !!!

    珏的神色微变。

    僧人大笑着道:“早就想要和你说一下这句话了,果然是把你吓了一跳啊。”

    “哈哈哈哈。”

    “不过,贫僧之所以能够看到你的跟脚来历,却不全部因为我的修为。”

    “是因为庚辰施主,曾经带来一名为河图洛书拓本,记录了所谓的人世大劫,也因为在河图洛书当中见到的画面,渊才决定要跟着庚辰前往昆仑山,最后送他转世吧……”玄奘所说的事情,正是当初神将庚辰第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发生的事情。

    “渊在其中,看到了万物劫灭的一幕。”

    僧人笑了笑,道:“在那画面当中所看到的渊,其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贫僧的认知,传说当中的神佛齐出,大概也不过如此了,而那时候,他用的兵器竟然不是剑。”

    “而是一柄战斧。”

    “战斧的斧柄,似乎是以类似战旗的法宝席卷而成。”

    “而那一幕所出现的还有一个标准,是你的死亡。”

    玄奘止住脚步看向珏,道:“当时的渊,还有庚辰更为看重的是劫灭本身,我也是同样如此,但是后来我忽而想到了,一叶落而知天下秋,某些事情的出现,也或许是引发这一大劫的征兆,所以,贫僧留下了一些后手。”

    “若是大劫前来,或许可以庇护一二。”

    “这是于公的。”

    珏道:“所以说,你这一缕神念,本来是为了应对大劫,为我而出,实在是太浪费了。”

    僧人单手树立胸前,长笑道:“这却是错了。”

    “为众生所留下的是力量,不曾动用。”

    “而贫僧这一点念头,却正是为你而来。”

    玄奘双手合十,道:“你若身死,于渊而言的痛苦,和天地劫灭其实并无二致。”

    “作为兄长,解救弟弟的大劫,不也该是理所当然的吗?”

    “若也可以救你,那便是又救了一人。”

    珏道:“这……”

    玄奘笑着安慰道:“就当作是我为了拯救渊的世界,故意留了点私心吧。”

    天女道:“大乘天也会有私心吗?”

    玄奘道:“大乘天是不会有私心的,佛陀也不会。”

    “因为那是无数信众和民众所幻想出来的,完美无缺的形象。”

    “自然是高大的,明智的,聪慧的,也是没有缺陷和错误的。”

    “但是唐玄奘会,释迦牟尼也会,因为玄奘也不过只是肉体凡胎,是有血肉亲情,有着家国百姓的凡人,是凡人怎么可能会没有私心呢?你刚刚是不是要劝说我,留着力量应对大劫,不应该去分在你的事情上,天之清气,心境无我至此本是好事,却也少了一丝执念。”

    老和尚含笑道:“人怎么可能是没有私心的?”

    “你啊,仙气太重了,和一片风似的,轻飘飘的好像立刻就走了。”

    “这不好,凡事争一点无妨。”

    珏看着人来人往,热闹繁华的长安城,道:“佛门也要争吗?”

    玄奘道:“佛门道门不过是寻找一个解决生死,解决世界的理念,道门逍遥,佛门空性,但是其实还是要争,争的时候,又要不可以有执念,否则的话,只知争斗忘了自己,而若是不曾入世大争,就说是要放下,要超脱,要清净自在,要逍遥洒脱,那是逍遥吗?”

    “贫僧觉得,你还是可以争一争的。”

    他手掌微微抬起,流淌着的佛光安宁,嗓音宽和道:

    “你的修为和功体,其实已经在我之上了。”

    “贫僧所能做的,只是给你留一点提醒,留一点机缘,切记不可为外相执迷,维持本心。”

    “你的功体是风?”

    玄奘噙着微笑道:“心如长风,不如心如长空。”

    他伸出手指了指天空,指了指那云气厚重,道:

    “清气浊气,不过是天上的云雾。”

    “时而白云万里,时而黑云压城,偶尔还有祥云绵延不绝。”

    “但是长空仍旧还是长空。”

    “不会因为是白云亦或者乌云而有丝毫的变化,无论如何,这些东西都是你的力量,去驾驭它们,而不要被反向地干扰和影响,当然,云气聚散,会下雨,会起风,会有雷霆奔走,这些也都是正常的事情,但是本心不可动摇。”

    僧人语气温和,伸手虚托。

    佛门气息在珏的掌心留下了一道金色纹路。

    玄奘看到少女气息逐渐恢复了原本的沉静清冷,双手合十,注视着开元盛世之年仍旧繁华的城池,叹息道:“长安城啊,还是一如既往。”

    珏还礼道:“多谢大师相助。”

    唐玄奘摇头温和笑道:“临到头了,不若和渊一般称呼。”

    珏动作顿了顿。

    叉手一礼,道:“多谢大哥。”

    僧人含笑点头,想了想,指着一处方向,平和道:“佛门气息只能压制住一时。”

    “你且去这个方向,一路而行。”

    “你能否压制住浊气,维持自我,缘分和劫难就应在那里了。”

    而后他转过头,看着这大唐最后的光辉盛世,在大慈恩寺留下的后手仍旧还存在着,唯独真的到了危机来临的一刻,方才能够爆发出啦,此刻只是平静看着这一座自己出生成长的国家,双眸闭上,双手合十,十指触碰之时,身形如梦幻泡影,消散不存。

    珏定了定神,朝着玄奘散去的方向再一拱手。

    旋即认清楚了玄奘刚刚给指出来的方向,驾驭流风,趁着自己的理智还清醒着,全力而去,狂风流转,遁速远不是过去所能够比的,只是刹那之间就已经跨越了极为漫长的距离,而在远离了长安城之后,珏只感觉到自我意识再度开始受到了浊世的冲击。

    只是现在尚可以控制住。

    不像是之前那样强行与之对抗导致神魂内耗。

    一路驾驭长风而来,逢山过山,遇水过水,待得神魂再度感知到了浊世气息不甘反扑的时候,珏忽而注意到了耳畔波涛汹涌如同雷鸣之声,竟然是来到了一座大江旁边,稍一辨认,立刻认出来,这里竟然是四渎之一的淮水。

    淮水祸君无支祁的领地。

    再往前看,恰好就看到了一名高大僧人徐步而来,旁边跟着一个小沙弥。

    ……

    高大僧人缓声道:“此地便是淮水么?”

    “果然啊,一如我所预料,此地的神灵都已经沉睡,但是周围偏生还有对其的祭祀和供奉,整改由我等,将这祭祀给淮水祸君无支祁的力量牵引入我身,重塑金身,踏足佛陀之境界……”

    小沙弥还有些迟疑,道:“大师,这样做,是不是不大好?”

    那高大僧人道:“哼,没有什么不大好的。”

    “当年那唐玄奘,不也一人挑翻了整个佛国?他一人辩经辩佛得来的舍利子有多少?”

    “若非如此,这中土大唐,怎么可能有如此之多的,佛祖舍利?!”

    提起此事,这高大僧人咬牙切齿。

    显然极为不甘。

    道:“他既然能拿佛祖释迦摩尼的舍利子,贫僧为何不可拿淮水祸君的香火?”

    “况且,这可是贫僧从一神灵口中得知的妙法,有何错哉?”

    小沙弥想要反驳,这是当年的习俗,辩论经文相当于大道碰撞,败了的甚至于还有自杀的,玄奘是按照当年习俗堂堂正正拿来的舍利子,可是你这却是偷偷摸摸的,故意欺骗旁人,引导香火。

    尤其是看旁边带路的村民仍旧热情,想到这些时候村民的热切招待,心中更是不忍。

    可是那名为僧伽的大和尚自己也反抗不得。

    此刻那高大僧人神色庄严道:“阿弥陀佛,此地果然是有要挟,乃是上古之年一尊巨猿,而今似是要兴风动雨,怕是有一桩大危机。”村民们面色一滞,不敢相信这居然会有灾难,但是这个僧人之前也已经展现出了巨大的神通。

    他连忙道:“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们村子虽然贫穷,但是也可以凑出不少的钱来。”

    谁知道那僧人却宝相庄严道:“贫僧可不要你们的钱物。”

    “只是要让诸位齐齐来看,佛法无边。”

    唯独众人都看到了佛法降伏妖猴的一幕,方才可以牵引香火,吃了这淮水祸君的香火,塑造成自己的佛门金身。

    呵……为了弟子的修为。

    祖师,就要借你的名号了。

    借你的名号,汲取那水猴子的力量,成就我的身外金身。

    这和尚不要金钱,让那些村民们都惊住,见到波涛汹涌,连忙问道:“不知是谁?有此大法力?”僧伽双手合十,庄严道:“阿弥陀佛。”

    “正是南海观世音大士。”

    众人一阵阵惊叹。

    话音落下,僧伽正要出手人前显圣。

    忽而察觉不对。

    感知到了纯粹无比的佛门流光瞬间使得自己的手段瞬间无效化,就连故意激荡起来的波涛汹涌,都被流风抚平了,而后禅宗低吟之声萦绕不休,意图染指无支祁底蕴的僧伽面色骤然变化,佛门气机交锋,刹那之间,佛珠寸寸绷断!

    僧伽后退,口中咳出鲜血。

    众人抬眸惊呼。

    “那,那是!”

    “真的显灵了,显灵了啊。”

    众人齐齐拜下,却被长风托住,没能拜下去,更是因为这一变化而神色激动。

    浩瀚苍穹已经彻底被淡金色的光芒所遮蔽,长空为上,祥云漫天,而后金色佛光流转澄澈,黑发垂落,面容清冷秀丽,绝世无双的少女脚踏长空。

    步步落下金莲,袖袍微微席卷,堂皇而来。

    双眸幽深,神色清淡。

    佛光之盛,远非僧伽所能比拟。

    僧人口中喷出鲜血,不敢置信,呢喃低语:

    “南海……”

    “观世音?”

    ……

    此刻——

    神代,南海!

    “总之,这东西还是很好吃的。”

    “咳咳,虽然比不上我自己做的,当然,这也是很好的美食了。”

    卫渊笑着拿了筷子。

    筷子也是禹王时期发明的,因为禹王那家伙伸手取肉会被揍,又忍不住一出锅就吃。

    于是最终逼急了的禹王选择砍下树枝夹着吃。

    筷子应运而生。

    他先是给白发少女递过去一双。

    而后自己取筷的时候,动作突然微微一顿

    手中竹筷碎裂,其中一根竟然刺破了他的手指。

    白衣少女道:“这么不小心……疼么?”

    道人看着从手指指尖沁出的一滴血,动作却微微凝滞。

    元始天尊会被一根木刺伤到。

    不可能。

    除非是……

    道人神色微变,明悟过来。

    “……不对。”

    “有谁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