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2章 元始开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17
  第0982章 元始开天

    塑像并非是多么了不得的手艺,可以看得出仍旧还具备有上古之年的人族风格,追求神意而不是外貌,经历过了许多岁月的冲刷,已经变得有些许斑驳,而历经了数千年的岁月仍旧还可伫立于此,毫无疑问当年的工匠们用了自己能找到的最好的材料。

    卫渊伸出手,那本该是石塑的云气流转而来,落于手掌之上。

    玄黄之气流转不休,仿佛还能够听得到众生的期盼和祭祀祷告。

    其中多有【后】的气息。

    卫渊五指握合虚空,把握因果,隐隐约约之间‘看到’了当年浊世之灾,海域化作了墨色,浊气侵染了清世,足足千万里的海域全部疯狂暴动,旋即被那面容柔美的女子压下,将那些被浊世浪涛席卷入了海里的生灵就出的画面。

    当时拯救这些人的因果,是卫渊背负了。

    所以理论上这一件云雾状的法宝卫渊是可以动用的。

    而眼前这黄色云雾当中,有着非常非常明显的厚重气息。

    “【后】的部分功体底蕴。”

    “还有这六千年来陆陆续续的众生愿力和感激。”

    “虽然说不算是强大,但是至少已经隐隐有化作灵宝的趋势。”

    卫渊若有所思。

    同时占据了【地】和【人】两个类别的纯粹力量。

    大地厚德载物之气,以及众生纯粹的愿力。

    能够同时对于【肉身】和【神魂】具备强大的防御能力。

    同时自然而然地拥有大小随意,变化无穷的神通。

    卫渊想了想,道袍一扫,袖袍当中飞出了一团清气,流转不息,只是可惜其中多出了一片裂隙,令原本的圆融流转不复完美,出现了不少的问题,正是天之碎片。

    只是可惜,当时和浊世伏羲交手的时候。

    被后者以神牢天劫强攻了一次。

    天之清气也承受不住,现在已经是被崩碎之后自我重新愈合的状态。

    道人看着一侧厚德载物,背负人望的黄色气息,看了看旁边无形无质,轻灵变幻的天之清气,自语道:“【天】,【地】,【人】,以道统之,融合起来的话,应该可以铸造一件宝物,以众生纯粹的愿力对抗【真实】的侵蚀。”

    域中四大,循环不休,自成一体系。

    将会远比之前只是大地厚德载物,众生纯粹愿力更为有效。

    相当于沿海百族六千年来的每一个祷告都可以看作一个锚点。

    足以在相当程度上抵御住真实。

    当然不可能完全制衡十大巅峰之一。

    但是在抵御住其权能的这一段时间,就已经足够卫渊一剑劈死那【真实】。

    卫渊伸出手,刚要收起这一件云气,云气才起,就感觉到脚下大地开始了剧烈的晃动,就仿佛是这一片土地都承受不住了,原本已经平复下来的浪涛更是刹那之间变得波涛汹涌,磅礴恐怖,似乎是要一瞬间暴动。

    卫渊动作顿了顿。

    看了看这一片黄色庆云,若有所思:

    “是因为众生愿力,以及【后】留下来的大地根基,压制住了这里的浊气海域?”

    他回身看了一眼这地方后面的城池,看到了里面的居民。

    现在这个地方之所以平安无事,浊气的海域无法侵袭进来,根本原因就是因为这里有着这一件宝物压住了气数,卫渊要是现在将此物带走,就相当于瞬间开闸放水,浊气浊浪会在下一个瞬间化作浪涛迅猛霸道地扑向前方,将一切的城池,山川,纳入浊世浪潮之下。

    最终将会导致大面积的浊气爆发和死亡。

    卫渊想了想,五指微微张开,天之清气逸散而出,朝着这黄色云气涌动过去,而后天之清气和玄黄云气呈现一种圆环状态彼此环绕,流转不休,并不能够糅合在一起,更不必说,是将其淬炼成一体。

    “……我只会捏陶器和做菜,这玩意儿,粹炼法宝,不是我的专长啊。”

    卫渊头痛。

    能够有资格淬炼这个东西的,恐怕只有祝融了。

    只有打败浊世,让祝融恢复正常。

    祝融才能够为卫渊淬炼这一件至宝。

    那么怎么样才能有把握打败浊世的真实呢?

    答,需要这一件法宝。

    这不绕在一起了吗?

    卫渊按揉眉心,一时间心中吐槽,旋即努力在脑海当中寻找有用的法子,过去的记忆,黑冰台的淬炼兵器技巧,显而易见不够格了;三国时期只是擅长符箓和部分道术,不行;大唐的时期……可恶,大唐时候的长安剑都是玄奘帮忙的。

    现代科技?

    不说现在根本出不去。

    现代科技对于寻常钢铁的铸造没有问题,重铸后的长安剑绝对抵达了神兵上层的水准。

    但是这是玄之又玄的概念,是以云气铸造兵器法宝,人间界对于这一项工程的进度还比较低,重新发展出能够涉猎这些特殊材料估摸着也还需要相当长时间的重新攀登科技树,这个时间耗费太长了。

    直到卫渊在脑海中搜索到了娲皇给他打包的记忆。

    神色微怔。

    而后眼瞳瞪大。

    嗯?

    这是……

    卫渊脸色闪过一丝讶异。

    竟然真的有!

    娲皇当然不擅长淬炼法宝,但是伏羲却不一样,先天八卦,奇门阵法,哪怕是后世的诸多神兵法宝,都少不得这些东西,卫渊的眼前浮现出了一幅幅画面,看到伏羲得意洋洋地对着娲皇开口道:‘阿娲,你可知道,这世上的诸多法宝淬炼?’

    ‘哼,祝融那小子,以万界之火,东海大壑之水来铸造法宝。’

    ‘穷究人神之力,已属不错。’

    ‘然而终究是后天所成,何为后天?以人力,以烈焰,以神灵之威,行种种不可思议之举动,以赋予兵器神通,耗时许久,或数年,或百年,终究成器;威力确实是不错,然而终究还是弱了一些。’

    ‘而先天之物,则是某件上等的灵物,自然化生,便不去管它。’

    ‘虽然说是天地所成,圆融无缺,但是过于随机,究竟是会诞生出个什么东西,谁也没有把握,甚至于有那种天地所成,只要拿在手中就永远不会炎热或寒冷,但是却无法战斗的刀剑;有一柄寒芒四射却只能斩无生命之物的断刃,谁也不知拿到手的物品有什么用处。’

    ‘先天后天皆是下下之选,你兄长我方才明白如何铸造自己的兵刃。’

    ‘真正的铸器之法,当以天地为熔炉,以阴阳清浊为火炭。’

    ‘以这万法万物诸多灵性概念作为铜铁。’

    ‘而后以我心代替天心,以众生万物诸天法则铸造……’

    ‘此物所铸之法,不属先天,不为后世,圆融无碍,诸法辟易,万法不沾……’

    伏羲在年少的娲皇面前装逼。

    洋洋洒洒说了许多,而后随手落笔,在一副白纸上写下了乾卦三之第一画,天穹万法,本来混沌一片,竟然刹那之间,从中间分开,声势浩大,伏羲一画开天,引来了彼时的天帝和浑天的注意,青年面色一僵,毫无半点兴趣,转身,伸手。

    把自家妹妹往胳膊下面一夹。

    溜了溜了。

    画面散去,卫渊嘴角抽了抽。

    这就是一画开天的原因么?

    在自家妹妹面前吹牛,妹妹不相信。

    于是为了证明自己是真的牛逼,所以干脆利落一画开天。

    来一发大的。

    惹来了当时的浑天以及帝俊注意之后再溜走。

    不愧是你啊,伏羲!

    为了逗妹妹开心连天穹都给分开一次。

    伏羲这家伙,真的是做事情毫无底线,不……不能这么说。

    只能说娲皇就是他的道德底线。

    娲皇在,伏羲就还是伏羲。

    娲皇若是出事……

    卫渊摇了摇头,没有在继续想下去,心中再次诚心实意地感谢了娲皇给的【上古知识大礼包·合集版本】,顺便也感谢了一下伏羲,而后转而看向前面的两道气息,心中自语:“……先天淬炼,因果糅合么……”

    道人似乎以及抓住了核心。

    双眸微敛,庞大的真灵神识不再控制,任由其铺天盖地地覆盖出去。

    ‘看到’了有父兄冒险在外不曾回来的孩子。

    ‘看到’了面对这恐怖的浊世气息而仓皇失措,不知该怎么做的普通人。

    ‘看到’了身体本来就不好,却因为这浊气入体,病痛再度恶化而绝望的人。

    ‘看到’了有许多因为受惊,以及浊气而走到生命尽头的人,听到了他们最后的愿望仍旧是希望这灾难早些过去,拉着床边亲人的手掌,说是希望还能看到白天的太阳,甚至于看到了对着天空怒吼的凶兽,看到了悲哀鸣叫着的群狼,看到了花草树木的枯萎,看到了蝴蝶的敛翅。

    卫渊眼眸微敛。

    哪怕是此时无悲无喜的状态,却仍旧有恻隐之心。

    道门的太上忘情,不是说不眷恋万物。

    正是平等看待万物众生,正因为大爱万物,故而舍弃了自我的小情。

    卫渊忽而明白了帝俊所说的大爱人间。

    忽而自语:

    “无宗无上。”

    “太上忘情。”

    “吾为元始天尊。”

    五指握合,袖袍一罩,两道气息全然笼罩入了袖袍,而后浊气涌动,海域波涛汹涌,浪涛腾起砸落,轰鸣如雷霆,似乎要席卷天地,道人踏前三步,太清,太上,玉虚,站立于天地之间,左手虚拈,象征“天地未形,混沌未开,万物未生”时的无极状态。

    右手虚捧。

    以征混沌之时,阴阳未判。

    嗓音平缓道:“且去。”

    天之碎片化作清气。

    大地玄黄紧随其后。

    天地之间,刹那之间轰然震动。

    南海,以及东海,西海的大部分区域,天穹已经充斥着无数的黯淡的黑红色流光,浊气流转,血雷漫空,忽而竟在虚空出现一道灿烂明亮的流光,迅猛而从容,遮掩了红色黯淡,压制了血雷,明亮温暖,而后整个南海,东海,西海的生灵,都下意识抬起头。

    听到了那如同九天之上传来,轻描淡写的声音:

    “且去。”

    而后,天地撕裂。

    道人袖袍翻卷,右手背负身后。

    玄黄色诸天庆云轰然展开。

    黄色的云气翻腾,撑住了浊世,往下镇住了海域。

    浩荡数千里,在浊世当中,重开一天地。

    道人立于其中。

    心神无悲无喜。

    忽而有所感觉,远远望去。

    ……

    浊气核心之处。

    【真实】正在皱眉沉思那道人,忽而神色微凝,看向那边的方向。

    忽而瞳孔收缩。

    一股恐怖的杀意跨越天地,直接锁定了他。

    !!!